任何怪诞都逃不出我的手册

第29章 地下室二层

下不下去?

这个问题在林灏摊开夹在腋下的事件册后被解决了。

1、捉迷藏(收容):我有一个看不见的朋友,要和他一起捉迷藏吗?危险等级:F【已完成】(奖励将在全部支线完成后发放)

2、福尔马林之下(收容/搜寻):在充满福尔马林的池塘里能不能钓到鱼呢?危险等级:E-【是否接受】

......

E-,虽然是带了个减号,但这也是E级了,对于这种级别怪诞,林灏没有任何经验。

然而他几乎没有犹豫,在看到这任务内容之后,立即在脑海中选择了接受任务。

有经验也是从没有经验来的,从E-开始,是最好的了解E级的机会。

在任务信息变成进行中之后,这条子任务之下多了些文字。

[如果池塘里可以钓到鱼的话,那福尔马林的池塘里能不能钓鱼呢?]

[到第九病栋地下二层去,找到合适的鱼竿以及钓饵,在标本池中钓鱼。]

[任务提示:想想它最爱吃什么。]

“要我去钓鱼?”

林灏看着任务的内容,这些东西挺值得玩味。

看起来任务的怪诞就是藏在地下的标本池里,而他可能只能通过钓鱼才能捕捉到。

“先下去看看再说!”

确定只有这个任务触发之后,林灏把事件册扔进了背包里,转身走进了电梯中。

他刚进电梯准备按下地下二层的按钮,但是电梯却如之前一样,自己开始运作,地下二层的灯凭空亮起,电梯枢纽轻微的轰鸣声在他的耳边响起。

电梯里有一股淡淡的福尔马林味道,林灏现在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这到底是谁在钓鱼?

虽然林灏才是那个要去地下室钓鱼的家伙,但现在的情况,更像是地下室里那个玩意用一个自动上升的电梯,把林灏钓到了地下室里。

E级的怪诞,果然花样多了起来。

他虽然有些把握,但是难免还是略有些紧张,手掌心不自觉地冒出了汗。

电梯很快就到了地下二层,再次铃响,林灏的面前出现了一条漆黑的通道。只能在前面半掩的金属门背后看到一丝透出来的光,过道中弥漫着十分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

“门是半开着的?难道有人来了?”

这对他来说既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虽然找到人了,可是看来真的是有人遭到怪诞的袭击了。

林灏靠近金属门,缓缓推开,地下室里发出一声极其难听的合页摩擦声。

门被打开了,林灏看到了地下室内部的场景。

地下是一个规整的房间,雪白的粉刷墙壁,似乎是因为年代久远,有些发黄了。房间里没有打任何隔断、任何玄关,只在角落里陈列着一个个空的大玻璃罐子,和十几个同样是摆着小的瓶瓶罐罐的架子。

大罐子都是破开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打破了罐子的阻碍,从里面钻了出来。架子上的小罐子倒都是完好无损的,里面存放着各种人体器官标本。

林灏一眼看过去并没有进来的人。

“人去哪了?难道被这些从罐子里出来的东西带走了?”

林灏做着推断,同时沿着那些大罐子一个一个地查看。罐子的破碎方式,都是从罐子上的某一处开始,然后向外完全裂开。

这说明了一件事,这些罐子确确实实是被什么东西打破的,而不是罐体因为结构老化自己破碎。

那里面的东西去哪了?

罐子破了,地上还留有某种粘液干涸后的痕迹,但是地上却任何东西都没有。总不可能是凭空消失。

忽然,在墙角处的一个架子引起了林灏的注意。

并不是因为这个架子上陈列着什么奇怪的东西,相反,这个架子上任何物品都没有。

林灏顺着从边缘的架子到墙角的这个架子的方向查看下去,这些架子上的罐子呈现着越来越少的趋势。

“如果我要整理自己的书架,那必然是,依次分类放好,而不是毫无分类规矩的乱放。

这些东西在每个架子上没有分类摆放的规则,而是按照架子从外到里的顺序,罐子数量慢慢减少的规律放好的。

所以放好这些罐子的人不是为了整理这些罐子。”林灏对着空架子说道:“他是为了隐藏什么,制造了一个简单的数量渐变,以此削弱最里面空架子与最外面摆得琳琅满目的架子的突兀感。”

“而且,空架子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搬架子时不用麻烦地移动架子上的物品。”

林灏说到此处,脑海中已经了然。

抓住柜子的边缘,林灏从手指处,感到一丝粘腻感,似乎是有一层粘液附在上面,这更加证明他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

双臂用力,将柜子向一旁移开。

果然,在柜子后面又出现了一扇防盗门。

门没有关,后面是一间书房,在房间里靠墙的位置摆着一个装满书籍的低矮书架,以及一张放着一页病历单的书桌。而且在这个房间里,还有一扇门,不过它是紧锁着的。

观察了一下房间,确定里面没有问题之后,林灏径直走向了书架旁。

书架上是各种各样的书籍,从文学名著,到钓鱼技法,应有尽有。只不过这些书大多数只是为了充门面而放在上面的。

随便拿出一本打开,里面的书面大多都是崭新如初。只有偶尔基本有关于医疗与解剖的书籍会有些陈旧。

除了其中一本。

“《钓鱼技巧》,这个人很爱钓鱼吗?”

在整个房间里,最瞩目的就是一本快被翻烂的钓鱼技巧,书皮到书页,没有几页是整洁的。有不少的圆珠笔勾画痕迹,看得出看这本对里面的内容很是上心。

只不过林灏对钓鱼倒是没什么兴趣,书上的内容没有什么特别处。简单翻阅后,他便放下了书本,转身看向书桌上。

林灏拾起桌面上唯一的一张纸,纸上是一个男人的诊断记录。

“汪鼎生,男,多器官功能衰竭。”

林灏复杂的东西也看不太懂,只能挑自己比较好懂的东西查看。但显然这张病历单也并没有多少值得研究的信息,只能知道,这张病历单出来之后,上面的男人应该是离死期不远了。

最后林灏的目光还是聚在了房间里的那扇锁死的门上。

结合任务信息,这间房的情况很好懂了,这个房间,很可能是以前看守标本室的人员所使用的书房,门后应该就是任务目标中的标本池,病历单则应该就是看守标本室的人的。

而这扇门肯定是最近被打开过,才会导致房间里的甲醛味道如此刺鼻。

所以,那个隐藏在地下室的怪诞,此刻必定就在门后。

林灏看着门,感觉到鼻子旁的甲醛气息好像又浓烈了一些。

一千五的梦想

作家的话
补了,感谢各位的推荐,同时求各种票票哦。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