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天性纯良

大佬她天性纯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丧尸不死?

宁玉这边在思考异能的使用和健身的问题,方远航已经带着队员与第五小队汇合。

“小卫呢?”方远航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卫祈和其他第六队的人。

“情况紧急,我们先走的。不过按理说,他应该也在我们后面不远处。”第五队队长往后看了一眼,通道一眼望不到尽头,“希望不要再有意外了。”

莫如燕心下一沉。

“我们赶紧回去封锁入口,出口很有可能会被丧尸打开。”

“好。”方远航没有再多问。

他们按照原路赶回来,还需要两三分钟的时间。

而宁玉通讯器收到最新的任务通知,即一小时后将有蓝鲸特遣队替换他们进行救援的消息。

蓝鲸特遣队,宁玉听着耳熟,想了一会,记起来这支部队经常在国内国外的一些特大灾难救援现场出现过,是一支具有作战和救援双重能力的特种部队。

猎鹰特战队一如其名,以快速作战、轻装精悍为特点,却没有配备足够的救援设备,一旦子弹耗尽,猎鹰也没有用武之地,因此,指挥部原本只打算让卫祈他们作为先遣部队坚持一两天,等到蓝鲸腾出人手,会立刻赶来接替。但是如今意外横生,第六小队折损大半,指挥部下了新的命令——守住避难所。

宁玉看完所有的通知,心里也多了一些忧虑。

她收起通讯器,起身前往办公楼查看伤员,以及为陆俊浩再次注射特效药。

“多谢医生,多谢。”黄梅依旧很激动地道谢,“我们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这是我应该做的。”宁玉笑着拒绝她的请求,此时陆俊浩已经悠悠转醒,宁玉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体温也恢复正常,“三小时之后再注射一剂特效药,应该可以完全控制了。”

“……妈,这是哪?”陆俊浩缓缓睁开眼睛,先是看到陌生的宁玉,眼神多了一些戒备,然后看到母亲还在身边,便放下心。

黄梅含着泪应道:“这是办公楼的房间,儿子,你差点把命丢了。”

宁玉后退一步,站在一旁浅笑抚着黄梅的后背,给她无声的安慰。

“我怎么了?”陆俊浩显然毫不知情,他试图支起身子,却使不上劲。

“哎,别动。”宁玉赶紧上前,轻轻按住他的肩膀,解释说,“你被异种感染了,现在注射了特效药,异化已经基本被药物控制了,但是身体还是不能乱动。”

陆俊浩一听,瞪大了眼睛:“异种?我什么时候感染了?”

黄梅叹气:“今天早上,你从外面搜集物资回来,我让你吃面包,吃着吃着你就晕倒了。”

“这……怎么可能?我连丧尸的影子都没见着,更别说受伤了……”

“听你的同伴说,你和人起了争执?”宁玉提问。

“这,对的。”陆俊浩一副回忆的神情,将早上的事情简单说出,“在超市仓库那一块,旁边有个后门。我正在看面包的保质期,突然有人从旁边伸手,我反应快,面包没被他抢走。”

宁玉趁他停顿,紧跟着确认一个细节:“他是人?没有任何异常?”

“应该是的吧,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留着胡茬,穿着很邋遢。”陆俊浩仔细回忆,“我没在我们这避难所见过他。反正我不能把面包给他,那个超市被扫荡了很多次,货架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了。”

“你继续。”宁玉说。

“嗯,接着,他骂了一些脏话。我不想和他纠缠,我抱着两袋面包就想跑,但是他抓住了我的手,还想抢面包。”

“抓了哪只手?”

“左手,小臂。”他回答,“他力气很大,我挣不开,被他抢去了一袋面包。然后我用力踢了他一脚,他手上力气松了一些,我马上就跑了。”

宁玉想了想,又问:“还有什么细节吗?”

“当时我比较紧张,只看得清他的脸,头发很乱,穿着白色长袖,黑色裤子,挺胖的……大概。”

“白色长袖?”宁玉想起现在正是六月底,白天的热浪一天比一天高,很少有人穿着长袖了,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已经感染了之后体温异常?这个想法又被宁玉质疑,异种和丧尸感染之后都会体温升高,作为曾经被感染的人,她对异种感染的症状再清楚不过,“所以你确定他不是办公区避难所的人?”

陆俊浩肯定地说:“我和我妈很早就进入避难所了,之后一直在大门旁边的树荫下……休息,有人进避难所的时候,都要在门口停留一会检查身体,我基本都能看个脸熟。”

宁玉挑眉:“记性不错。”

“小浩从小记性就好,以前还参加奥数比赛拿奖金。”黄梅有些欣慰地说,也许是感慨儿子大难不死,“如果不是丧尸病毒,他应该已经大学毕业,准备去当数学老师了。”

“妈……”陆俊浩有些赧然。

“他22岁了?”宁玉接着话题问道。

黄梅脸上的骄傲更多了,说:“他啊,才20。小学数学好,跳了两级。”

“妈,多久的事,还到处乱说。”陆俊浩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他忍不住瞥向宁玉,发现她没有看自己,而是微微低头沉思着什么。

“小浩真厉害,等到病毒被克服了,一定可以重新过上他想要的生活。”宁玉只是稍微分神,很快又接上话题。她余光看到陆俊浩在看自己,于是也朝他轻轻一笑。

“我感染的地方就是我的左手臂吗?”

“别担心,你身体的异化已经基本控制了。”宁玉点头,正当她还想问什么,窗外忽然传来爆炸声,她收回嘴边的问题,迅速转身离开。

避难所的入口处的大门已经被方远航等人关上,并且还让金属系异能者加固了门缝、钉子之类的细节,直到这扇门看起来与墙体严丝合缝。包括在门外的铁丝网都被封闭起来,之前的通道已经成为死胡同。

“别难过,我们会随时盯着通道。”第五小队的队长拍了拍莫如燕的肩膀,安慰道,“如果发现小卫,我们会第一时间想办法救上来。”

莫如燕知道卫祈等人能回来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不久前她还登上人字梯,在目力所及的几百米范围内寻找队友的身影,却一无所获。但是她还是轻轻点头,算是对别人的安慰的回应。

“队长,有情况。”站在人字梯上的队友大声说,“有新的丧尸接近。”

方远航几个健步攀上人字梯,果然看到两只丧尸在逐渐接近。不同于低级丧尸的缓慢麻木,也不同于高级丧尸四肢着地奔跑的怪异,这两只丧尸用两条下肢移动,却并不缓慢。如果不是它们青黑色的尸斑遍布身上,还会让人误会是人类。

“麻烦下来,我上去看看。”第五队队长也爬上人字梯眺望,“这……会不会是那两只异能丧尸?木系异能丧尸不是在打开通道吗?怎么回事?”

方远航果断下令:“把轻型炮架上来。”

“是。”

在场的人皆是神色凝重,军方有规定,安全区非必要不可动用规模型杀伤武器,既因为安全区是幸存者居多,他们散落在各种建筑之间躲避丧尸,规模型武器可能对他们造成误伤,也因为安全区仍被认为有希望在日后重建,规模型武器的使用会给城市建筑群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

总之因为各种原因,军方在救援和毁灭丧尸时顾虑重重。而方远航所说的轻型炮,即是规模性杀伤武器之一。作为最先到达的第四、第五小队,每个小队携带了大量的弹药,其中就包括两架轻型炮和六发炮弹。

发射器是被拆分之后随身携带降落至此,但是队员们已经提前组装好。不过片刻,第四小队的人就已经扛着发射器来到人字梯旁。

“队长。”

方远航从队友手里接过发射器,装填了炮弹的发射器也将近十公斤,但是他从拿起,架肩,瞄准一气呵成。

猎鹰战队的每个人都很优秀,但是各个队长必须更优秀。

轻型炮的射程只有三百米,此刻正是丧尸进入这个范围的时候,方远航稍微估算距离,毫不犹豫压下扳机。

“嘭——”

炮弹应声在两只丧尸身上炸开,烟尘散去,方远航看到它们倒在两米开外。

“那是……藤蔓,就是那个木系异能丧尸。”第五队队长的语气带着震惊,“它放弃了通道,怎么会?”

几分钟前他们把入口处的通道也封闭了,即使知道卫祈很有可能还在里面,却也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就是第五队的人都亲眼看到丧尸的藤蔓在尝试打开通道出口,他们判断丧尸有可能会进入通道从而向避难所靠近。

但是事实又让他们发现自己的预测错误。

爆炸声不仅把宁玉惊动了,还让避难所里的居民都惶恐地从窗口探出目光。

“那是什么?”

“枝条?藤蔓?丧尸身上怎么有这东西?”

“快看,丧尸没被炸死,它动了!”

在许多人的注视下,两只丧尸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重新站直了身子。在它们面前,有数十条黑绿色的藤蔓从地上生长而出,形成一面两米高的屏障。这些藤条大多数都在炮弹的爆炸中化为焦土,断落在地,但是仍然挡住了大部分伤害。

一只丧尸面无表情地从流淌着脓血的眼珠里拔出弹片,另一只丧尸尖叫了一声,又有数十条藤蔓从泥土中窜出。

“天!这是什么东西!”

“救命啊,太可怕啊!”

避难所里一下充满了恐惧的喊叫声。宁玉被围墙挡住视线,无法看到他们眼里的可怕的东西,她有些疑惑,但还是冷静地去找莫如燕汇合。

“炮弹!”方远航低喝道。

他的队友马上把下一枚炮弹递上人字梯,第五队队长也紧跟着帮他装填。

“嘭——”

又是一发轻型炮在丧尸前炸开,依旧被藤蔓挡住。不过这次猎鹰队的速度更快,下一发炮弹不过数秒便装填进入发射器,方远航立刻按下扳机。

“嘭——”

三发轻型炮下去,只要准头没问题,二十只高级丧尸都会被炸废。众人等着硝烟散开,两只丧尸分开倒在两边,之前的位置已经被炸出一个小坑。

虽然地上仍旧有几根藤条立在地上,但是坑中却不见丧尸的影子。

“它在那!”居民楼上的幸存者惊讶地喊道,“它们躲开了……这,丧尸还会躲伤害?”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时所有在场的人都很快明白了一点——这不是普通丧尸。特别是人字梯上的方远航,以及站在高楼层的幸存者,此时丧尸距离避难所仅有两百米,他们都能清晰地看到两只丧尸倒在弹坑两边,四肢都没有明显的重创,不过几息的时间,丧尸又重新站起。能解释这一情况的,就是丧尸在第二发炮弹炸开藤条的瞬间离开了原来的位置,而在人类的认知里,躲避伤害这一行为本身就不应该出现在毫无理智和思考的丧尸身上。

但是方远航知道,仅仅是躲开还不够,炮弹的威力不仅在于爆炸伤害,还有炸开之后会对人体造成大量伤口的弹片。按照估算,这些弹片加上冲击力,原本是足够在近距离内把丧尸的四肢骨骼打断,然而现在看来,两只丧尸身上除了眼球等薄弱部位,四肢和躯干都没有受到能够影响它们行动的打击。

它们依旧如同人类一般用下肢快速走来,画面诡异至极。

“咿啊——”

其中一只丧尸扬起头颅尖叫,听起来不同于之前他们遇到的嘶吼声,一时间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莫姐。”宁玉微微喘着气来到莫如燕身边。

“你怎么来了?”莫如燕上下看了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已经比之前好多了,“快回去办公楼里躲着,你不会开枪,身体还很弱,你……只会拖累我。”

宁玉抿唇:“我等会就回去。”

她听出莫姐语气里的担心,但是猎鹰战队的人都在围墙这如临大敌,她在室内不可能坐得住。即使她的作战能力比不上莫姐他们,但是万一有需要异能的地方,她也可以尽一些绵薄之力。

莫如燕也没时间再劝她,虽然此刻她看不到外面的具体情况,但是她也知道情况的严重性,随时等待命令,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心。

方远航又发射了一枚炮弹,依旧被藤蔓挡住了大部分伤害。那些奇异的藤条像是有灵性一般,始终跟随丧尸的脚步生长,确保丧尸被枝条保护在后方。

“老刘,炮弹呢!”方远航回头喝道。

“老方,快看!”被叫到的第五队队长打断方远航的声音,此时他正用小型望远镜观察附近的环境,“丧尸……”

方远航闻言,一只手稳当地扶着发射器,另一只手快速从上衣下口袋里拿出望远镜。在两人的视线里,不远处的高楼之间、街道小巷里正慢慢走出几只丧尸,其中包括一两只四肢着地的高级丧尸,正朝避难所奔来。

方远航目光一转,旁边的街道上也有十几只丧尸,再看另一个方向的街道,亦是如此。

“太多了……我们的子弹已经捉襟见肘了。”第五队队长不禁担忧地说,“被动防御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方远航看了一眼手表,显示的时间为6月23日早上8点34分,距离支援部队的到来至少还有四十分钟。

他放下发射器,最后只剩下两发炮弹,决不能轻易动用了。

“方队长!”副市长大叫着跑来,“怎么办怎么办?这么多丧尸,你们坚持得住吗?”

方远航正皱眉沉思,第五队队长替他回答了:“不管我们能不能坚持,先让所有居民关闭门窗,全部不要出来。”

“诶,是是是。”副市长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造孽啊,以前丧尸也就零零散散在周围转悠,围墙它们也过不来,我们在里面倒也暂时安全,怎么现在突然被丧尸包围了?那两个怪样的丧尸,你们一定要多多注意!”

“快用喇叭赶紧通知居民,别啰嗦了。”刘队长挥手让他赶紧走。

“等会。”宁玉赶紧叫住他,“把办公楼一楼的那些伤员都转移上去,一楼并不安全。”

“好的好的。”副市长连忙去办了。

方远航从沉思中抽出来,立刻命令道:“第四小队九人,第七小队出来四人,以避难所正门为中心分散警戒。”

坐在地上的第七小队面面相觑,最后站出来两个人来到第四小队旁边。

“再来两个。”方远航沉声道。

“老方,等会。”刘队长突然低声提醒他,“我怀疑异能者对丧尸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他们去警戒的话,可能会有意外。”

方远航自然不会认为他是为了第七队开脱,今天他们确实看到异种和丧尸对异能者穷追不舍,这其中一定有一些联系。

“你俩归队。”方远航说。

刘队长也转头命令自己的队友:“第五队十个人以入口为中间点,散开警戒。”

两个小队的人领命离开,莫如燕沉沉呼出一口气,在原地有些无措。

“莫姐。”宁玉低声说,“德明市还有其他的避难所,会不会也出现丧尸围攻的情况?”

莫如燕眼神一凛,他们都被异能丧尸拖住了注意力,一时间没人想到其他避难所的情况。

方远航没听到宁玉的话,他此刻正在围墙边的人字梯上紧盯着异能丧尸的距离,只有两发炮弹了。如果两百米的射程可以让丧尸有反应的时间,那么一百米,五十米呢?

没人知道平时不主动攻击的丧尸是否能在大规模围城之后成功翻越围墙,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是,这两只异能丧尸一定可以。

第七小队的人坐在地上神色各异,但都不约而同地祈祷支援部队可以更快到来。他们隐隐感觉到,那些丧尸和异种似乎是为了自己而来。这个危险的地方,没人愿意多待一刻钟。

“刘队长。”莫如燕上前唤道。

“怎么了?”被叫到的刘队长正用望远镜观察异能丧尸,“直接说。”

“我尝试联系其他避难所的负责人,只得到一个避难所的回复,他们也看到了大量丧尸在附近聚集。”

刘队长拿下望远镜,转头看向她,语气凝重地说:“多试几次,另外联系指挥部,是否有新的安排。”

“好。”莫如燕拿出通讯器再次联系其他避难所。

德明市共有五处避难所,每一处都安排了政府和军方的负责人维持秩序,也配备了一定的物资和通讯设备,如果出现无法联系的情况,那么很有可能也遇到了危险。

每个避难所至少有两万幸存者,一旦有两个避难所沦陷,那么德明市的丧尸总数可能超过一百七十五万,这意味着德明市所在的大片区域将沦为丧尸区,意味着猎鹰战队的任务失败。

莫如燕依旧无法成功联系另外三个避难所,并且指挥部发来新的通知,救援部队将会在十五分钟后抵达,掩护居民撤离避难所。

支援部队变为救援部队,这样的含义再明显不过。

“刘队,方队。”莫如燕深吸一口气,“任务失败,掩护撤离。”

刘队长揉了揉眉心,没有说话。

方远航紧抿着唇,计算着异能丧尸越来越近的身影。

“嘭——”

七米的距离,比起之前的四发炮弹的射击距离缩短了三倍。即使从发射到命中的时间依旧只是眨眼间,但是若说之前还有躲避的可能,那么现在就是避无可避。

如方远航所料,如此短的距离造成的伤害确实变大了,并且也无法躲闪,一发炮弹就足以炸穿那些藤蔓,将两只丧尸轰飞五六米。

人字梯上的两人都高度集中地观察丧尸的反应,他们可以看到丧尸腐烂枯萎的肌肉上插满了十几片弹片,看到丧尸露出的青黑色骨头沾上灰色的尘土,以及其中一只丧尸身上朦胧的白色光圈。这个光圈太淡了,如果不是丧尸的青黑色的身体作为对比,两人甚至很难发现光圈的出现。

“这是什么?”刘队不禁问出声。

“炮弹。”方远航沉声说。

如今两只丧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受到了重创。而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能造成伤害,不管是什么,先一炮轰过去再说,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刘队迅速将最后一发炮弹装填入发射器。

但是方远航却没有马上按下扳机。

“老方?”

刘队稍作疑惑,立刻重新拿起望远镜,发现两只异能丧尸的身前,多了三只高级丧尸。高级丧尸似乎是从街道另一头快速跑来,刚才两人都用望远镜观察异能丧尸的细节,没有注意到附近的情况,装填炮弹的两秒时间,高级丧尸已经跑到异能丧尸身前,慢慢从四肢着地的奔跑状态直立身体,呈现一种保护的姿态。

刘队移动望远镜,看到不远处还有更多的高级丧尸向这里跑来。

“老方,快!”

“嘭——”几乎是他说话的瞬间,方远航按下扳机。

也是一瞬间,挡在前面的三只高级丧尸便被炸成一堆碎肉四射开来。刘队赶紧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地上已经出现一个浅坑,两只异能丧尸躺在其中,之前散发白光的丧尸被炸断了一条手臂和头颅,另一只则是被炸烂了半边身子。

两人不语,但是心里的弦都放松了一些。

“方队长,刘队长。”

众人看向跑来的副市长。

“两位长官,我收到撤离的消息了。”他喘着粗气地说,“二位也都知道了吧?”

“你想表达什么?”方远航跳下人字梯,将发射器放在一旁。

副市长被他自然流露的气势镇住,脑子里清醒了一些,说话也稍加斟酌:“我想知道,这个救援的……的飞机来多少架……还有是什么型号的,到时候也方便我控制秩序,总不能让群众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拥而上,那样太乱了。”

莫如燕不禁对他多看一眼,宁玉眨眨眼,听不懂他的话有什么含义。

“你想知道飞机可不可以一趟把所有人带走?”方远航掏出腰间的配枪,当着几人的面检查了弹夹和保险栓。

“这,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副市长支支吾吾地说。他作为政府方代表,如果不是有上头的命令和仕途形象作为筹码,他早就撤走了。如今安全区沦陷,撤离飞机即将到来,他并不想成为垫后离开的那一批。

方远航也不想和他纠结这种问题,直接说道:“你说的飞机需要半小时才能抵达,现在指挥部那边是从最近的安全区借用直升机,无论是什么型号、多少限载量的飞机,都必定是伤员优先。”

对比一问三不知的副市长,猎鹰队的人已经多次参与类似的任务,对于指挥部的安排也是熟知于心。

华国的面积实在太大了,三分之一的城市沦为丧尸区,全国各地或多或少遭受着丧尸的侵扰,无论军队还是工具,都十分紧缺。支援飞机可以携带更多的人员和物资,但并没有直升机那么灵活方便,它的降落起飞需要更大的停机坪和跑道,这也是猎鹰特战队作为先遣部队加紧修建通道的原因。如果安全区沦为新的丧尸区,指挥部就会同时派出直升机进行撤离任务。

然而,像德明市这种飞机场完全沦陷的情况,飞机无法长时间低空停留,于是只能派遣直升机少数多次来回往返载人撤离。

这句话方远航并没有说,副市长自己要是冷静细想也能想到,但是他显然有些着急了,或者说,他明知只有直升机前来,也试图让自己优先撤离。不过,方远航一句“伤员优先”便把他的想法打消了。副市长动了动嘴唇,没有再说话。

“队长,大门处有情况。”耳机里传来队友的声音,方远航向刘队示意后离开。

宁玉认出他的方向是大门那边,她想了想,大门早先已经用很多桌子、柜子堵得严严实实,后来猎鹰队又用铁丝网加固,只留下一个两米高、用铁丝网做简易门板的缺口,门板有铁链固定住,平日都会有人守着这个门。

方远航并没有带上异能者前去,说明不会是大门本身出问题,那么会是什么情况呢?宁玉暂时想不出来,便也不想了。

“先生,我们可以先把伤员转移到楼顶。”莫如燕在一旁提醒。

“好的好的。”副市长应声,“那您……可以跟我一起去吗?现在大家都比较紧张,这个伤员转移,我叫不到几个人。”

莫如燕听着没问题,现在丧尸围城,大家都恨不得封死门窗,没人愿意出来干体力活也情有可原。她看了一眼刘队,见他点头,她便也说道:“行,我跟你去。”

宁玉闻言也跟着说:“我也去。”

其他人自然没意见,两人跟上副市长的脚步走向办公楼。

办公楼的位置则是在正门附近,而早两分钟到来的方远航却看到了宁玉想见到的人。

南树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