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天性纯良

第32章 服从为天职

雾气氤氲的水晶空间,繁密神圣的银色花纹。

睁开眼,却不是之前的房间。

“啪嗒。”门被推开,宁玉扶着门框露出半边身子。

“病人601醒来了,快去通知主任。”

“601,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外面的护士似乎因为自己的出现而稍微慌乱了一会,但是很快就有人上前查问她的情况。

“没有。”宁玉回答,她只是疑惑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换了个地方。

“你先躺回去,我们需要检查你的身体特征。”

宁玉依言重新坐到病床上,“这是哪里?”

“这是第三军区医院。”一位护士一边记录仪器上的数据,一边抽空回复。

军区医院?

宁玉若有所思地瞧了一眼仪器屏幕。

“最低心率26。”

她眼里闪过一丝震惊,这样的心率已经不是人类能有的状态。要知道正常成年人的心率最低不低于60,即使因为疾病和年龄差异而有偏差,但也在不至于如此离谱。

“好了,你再休息一会。有什么异常可以按下床头的白色按键。”

“嗯。”宁玉乖巧地坐在床上,目送护士们离开。

猎鹰基地办公室里,卫祈按下座机的接通键。

“小卫,人已经醒了,待会给你送回去。”

卫祈另一手控制鼠标滑动电脑上的资料,嘴上只是淡淡的语气,“好。”

“小卫,不要往心里去,这是必要的尝试。”

“把针对南平基地的会议记录发给我。”

“……小卫。”

“发过来。”卫祈不容置疑地说,鼠标点开一张资料,正是宁玉的胸腔CT照片。

“小卫,你变了。”

“爸,我的变化不正是你想要的?”

卫祈打开表格文件,填补关于宁玉异能进化的一栏内容。

“你从那段飞机上的影像里看到什么?你以为我在害你?那天我下令只给一支特效药,也是先考虑了你的生命安全。只要宁玉那个孩子不乱来,你就有觉醒异能的可能。”

卫祈没有马上接话,只有连续的键盘声传到电话的另一端。

就在卫明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开口,“我看到了您对我的期望。”

“把会议记录发给我。”卫祈继续说,“既然你已经赌了一次,不如继续加筹码?”

“……好。”

电话挂断之后,卫祈重重靠在椅背上,这时候的他才显露一些内心的烦躁。

下午,宁玉被送回猎鹰基地。

她还没能进宿舍换下一身病服,研究员就带着她先去了模拟训练室。

“很抱歉,因为涉及一些紧急计划的制定,我们需要尽快了解你冰系异能的最新进展。”研究员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开始在远处捣鼓训练室的机器。

宁玉不言,站在原地等着所谓的异能测试。

“试一试。”研究员不知从哪拿出一碗冰块放在五米外,眼神示意她,“远程控制。”

宁玉的嘴角抽了抽,外观如此超现代的训练室最后就用一碗冰块来测试。

不过,她还是给面子地尝试催动身体的异能。

碗里的冰块几乎是瞬间溢出边缘,如同盛开的白色雪莲覆盖上整张桌子。

“果然。”研究员自顾自地嘟囔,用黑笔在本子上划下记号。

接下来的测试紧密而枯燥,等宁玉从训练室出来,已经是日落西山。

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屋子里空无一人,只有桌子上放着一个保温盒。

拉开抽屉,她的手机、耳机、通讯器都在。

“宁小玉,我们在训练场,保温盒里的晚饭趁热吃。”这是何菀宁二十分钟前发来的消息。

宁玉不禁扬起嘴角的弧度,把手机放回,打开饭盒,是她最近喜欢上的五香鸡。

五官白净的少女坐在桌子边上,万分专注地品尝蒸得松软的鸡腿,穿着蓝白病服的双腿随意交叠,一摇一晃地颠着脚尖的拖鞋。

卫祈从窗口瞧了一眼,她似乎还戴了耳机,怪不得听不到敲门声。

他后知后觉地用通讯器给宁玉发消息,十几秒后,眼前的门被打开。

“队长。”宁玉无辜地眨眼,向他敬礼。

“方便进去说吗?”

“当然。”

卫祈坐在桌子的另一头,开门见山地说,“我作为队长向你道歉,在你不知情的时候,让你的生命遭受危险。”

宁玉压住想要上挑的眉头。

她知道他说的是吸收异能水晶之后她陷入濒死状态的事情。

她不久前已经在通讯器里查看自己的身体数据报告了,一觉醒来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感觉并不美好。

“还有迟到的感谢。”卫祈站起来,向她标准得敬礼。

说不上什么感觉,宁玉直直地与他对视。

一位坚毅果敢的军官,一位失去了九名战友的队长。

“我应该做的。”宁玉站起来回礼。

“我来征求你的意见。”

卫祈等宁玉坐下之后才重新坐在她的对面,开始挑起话题,“指挥部想要第六小队全员一次性跃升一阶,是因为他们急于开展对异能基地的计划。而你,是他们手里最重要的筹码。”

宁玉眼神一动,他表面上没有为自己开脱,但言语间已经把自己摘出决策者的范围。

显然在进阶异能这一事情上,指挥部越过卫祈直接提高了异能水晶的吸收数量。

卫祈不仅不是知情者,还应该算是受害者才对。

“队长,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不是吗?”宁玉抛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问题。

那天,她从医疗室主任手里接过装了异能水晶的特制储存袋时,不同以往的重量不得不让她多想。

可她还是在第三次醒来之后,选择再次划破手心,吸收最后一颗,同时也是唯一一颗三阶异能水晶。

军方甚至没有进行有关的研究,没人知道异能水晶的吸收是否有极限和危险,只是现在他们知道了,在宁玉的心跳几乎停止之后。

第六小队其他人的吸收量远低于宁玉,他们比她提前一天醒来,都在等待着她进阶的好消息,却没想等到的是军区医院的急救车。

每个人都会提出疑惑——为什么没有做过预先实验就直接调高异能水晶的数量?但是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没有足够的水晶进行实验。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质疑可以有,但是命令也必须执行。

卫祈的眼里多了一些情绪。

宁玉的意思就是既然她作为军队的一份子,理论上只要服从就足够了,为什么要来征求她的意见?准确地说,为什么他要代表他本人,而不是指挥部来征求意见?

“我要亲自审核针对南平基地的计划。”卫祈明白她是个聪明人,即使答非所问,两人也清楚这些话的含义,“接下来,只要是关于第六小队的计划,我都会全盘接手。”

“我会配合您的决策。”

五分钟后,宁玉关上门,转身站在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宿舍里。

卫祈在拉拢她,也不能说是拉拢,因为他笃定自己会接受他的提议,短短五分钟的交流与其说是拉拢,不如说是告知。

他隐晦地告知他和指挥部之间的隔阂,告知他的计划和想法。

指挥部某些人的行为已经碰到卫祈的底线。

原第六小队的九名队友在德明市死无全尸,而昨天的宁玉差点因为另一个错误决定命丧黄泉。

卫祈无法无视指挥部拿自己队友的生命作为踏脚石,更加不能容忍自己的权力被越俎代庖。

即使宁玉逃过一劫,也不能保证没有下一个用来试验的战友。

所以他要亲自过问作战计划,确保第六小队这把刀是抓在自己手里的。

而宁玉作为刀尖,是被他重视的,他有必要亲自和她梳理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也不需要给什么甜头,她就会偏向他这边。

“筹码?”宁玉略带讽刺地自言自语,“活下去就够了。”

她坐回桌子旁,拿起筷子扒拉几下米饭,继续她的晚餐。

两天后,宁玉他们坐在训练场的树荫底下休息。

“整个基地就我们小队最闲。”何菀宁捡起脚边的两颗石子把玩,“末世之后,我连训练时间都没有。”

江媛媛在一边按揉酸痛的小腿,没有说话。

宁玉则是看着她玩扔石子游戏。

“宁小玉,你变两颗冰渣出来。”何菀宁说,“那两颗石头被我扔不见了。”

宁玉无奈,手心摊开,将两颗大小刚好的圆滑冰球递给她。

何菀宁小孩子心性,玩得不亦乐乎。

“哎,小玉你看看,你能不能在冰球抛起的一瞬间使用异能?”

宁玉挑眉。

何菀宁下一秒直接将两颗冰球扔得更高,冰球在空中的一瞬间膨胀变化,重新落到她手里时,已经变成半个手掌大的六芒星的形状。

“这也太酷了吧,你之前还只能弄一些单调的冰锥。”

何菀宁两眼发光,“要不你再来三个冰球,然后落下的瞬间变成‘我爱你’的字样?”

“噗。”江媛媛一直看着她俩的互动,忍不住笑出声,“这个有点难度。”

“宁小玉试试嘛。”何菀宁不死心,拉着宁玉的手撒娇。

“不能占我便宜。”宁玉无情地弹她的脑门,“不过,我倒是想到其他的玩法。”

“你试试。”何菀宁一脸期待。

宁玉随意地把一块冰放在地上,一打响指,不规则的冰块便开始生长,数秒之后,一块三层简陋蛋糕便出现在何菀宁的眼前。

“蛋糕DIY。”宁玉递给她一把小巧的冰刀。

“哈哈。”江媛媛趴在宁玉身上笑开了。

何菀宁可不管,她是真来兴趣了。

“笑什么笑,你给我等着,我小学的时候做做蛋糕比赛可是第一名。”

两人的笑容都带上一些宠溺,挨着坐一起,看何菀宁一个人打磨她的小蛋糕。

“三阶的异能拥有更顺畅的控制力和更大的控制范围。”

“没错。”宁玉和她对视一眼,“我不需要刻意集中注意力,改变冰的形状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真让人期待,接下来的四阶、五阶还有更高的等阶,会是什么样的能力。”江媛媛换了个坐姿,“接下来要对南平出手了,阳江基地也而不远了。”

宁玉的眼神暗下来,“阳江……卫队长在帮我调出阳江撤离群众的文件。”

“走一步算一步,一切都会浮出水面的。”

江媛媛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

“休息时间结束,集合。”卫祈在不远处吹哨。

“我的蛋糕还没雕刻好。”何菀宁嘟囔了一句,身体却老实地站起来。

“安心,没有两三个小时不会融化的。”宁玉拍拍她的屁股,三人一起走去训练场中央,再次投入训练中。

南树下

作家的话
关于卫祈获得异能的剧情在前面提到过哦,是因为撤离的飞机上只有一支特效药,保险起见,宁玉选择再次感染他,一个小时后再注射特效药。
短暂的修整之后,咱们就要开赴南平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