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谱上帝

第171章 消失

望着天空中越来越小的黑点,洛伦啧了一声。

“魔法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方便得过分了,当初要是会魔法,那颗陨石也不至于解决得那么麻烦。”

而中位的汇报也不停地在洛伦的耳边响起,他听了一会儿后问道。

“所以无法再回来了是吗?”

“是的,尝试返回的时候会受到极大的阻力,无法长时间保持停留。”

“嗯,也就是说可以短时间停留对吧?”

“是的,经过测算,在临时舍弃三分之二的下位个体时可以维持静止状态,但那时将会损失大部分功能。”

“还好,那先待命吧。”

“明白。”

洛伦在停止通话后又思考了一会,脸上才终于出现了笑容。

“哎,虽然实验失败了,但失败也有失败的意义啊。”

“就让我看看,失败的后果会是什么样子的吧。”

“首先,需要找一个有传送魔法经验的魔法师……嗯,虽然有点丑,但就这个了。”

与此同时,穆萨伯爵家地窖里的肉块忽然停止了烦躁的蠕动,随后渐渐开始变形,最终又成为了人类的样子。

那复生过来的人类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然后才开始一边嘴里念念有词一边构建法阵,最终,在法阵刻画结束的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转而出现在了德拉岑王城皇宫内的传送阵点上。

但原本的传送阵点此时早已经被封闭了起来,现在盘踞在阵点上的是一个布满了无数四肢头颅的狰狞肉团,刚刚出现的人类对着肉团笑了笑,然后就自觉地走到了肉团的包裹中成为了其养分。

而在这个过程完成后的下一秒,又一位手上刻有信仰之证的魔法师站在原地愣住了,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身旁的各种典籍和材料,然后无视了学徒疑惑的声音开始专注地刻画起传送魔法……

又一位……

又一位……

像这样的过程不停地持续,直到有个别魔法师发觉了不对劲,尝试阻止那些行为怪异的同僚,但都无济于事。

因为随着这种行为的不断重复,被控制的魔法师刻画魔法师变得越来越熟练,所花的时间越来越短,聚在一起的魔法师们往往是刚刚发现有某个人不对劲,然后那个人就原地消失了。

在这种时刻,终于有人想起了自己曾被人刻下了某个印记的耻辱往事,并尝试着消灭那个印记,只是他们也并未取得什么成果。

有的人在破坏了印记的瞬间就触发惩戒机制,整个人在几秒钟内就被扭曲成了畸形的肉块。

剩下的人虽然学聪明了些,尝试了在不破坏印记的情况下直接将右手切下来,但也会在同时丧失行动能力,能听能看能思考就是无法活动。

于是当巴拉什赶回到伊维卡帝国,并联系上众多魔法师约定会面后,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零星的几个人断掉了右手躺倒在会场的地上一动不动,剩下的更多人则是双目无神地等待着什么,一副已经放弃了的样子。

还有一小部分人则在焦急地讨论着什么,恐慌和绝望溢于言表。

“发生了什么,你们这是在干嘛?”

巴拉什见状吃了一惊,然后赶忙上前询问。

“巴拉什……大人。”一位刚刚骂出了声的魔法师诚惶诚恐地回过了头,指向了其他人的手,“一切的起因应该就是它了,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

起因?什么东西,我还没说呢你们就知道……等等!

巴拉什的瞳孔缩了一下,只因他终于看清了那群已经放弃抵抗了的魔法师手部的图案。

一个眼睛!是所谓的信仰之证!自己曾经从瓦希德那里看到过!

“你们……你们怎么会给自己弄这种东西的!!”

巴拉什失神了一瞬间之后接着就是暴怒,就算是自己没有特意强调,但身为魔法师怎么能随便弄这种东西!先不提它的危险性,魔法师的尊严还要不要了!

被骂了的魔法师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只是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是……是瓦希德大人让我们……”

瓦希德?他怎么会……不对,瓦希德没在人群里,他去哪儿了?

一种不妙的预感涌上了巴拉什的心头,他连忙喝问道:“那瓦希德滚到哪里去了?”

“不……不知道,瓦希德大人在最近向我们推介了这种东西后就不见了踪影,这次的集会也没人看到过瓦希德大人出现……”

巴拉什感到了一阵头晕,但还是强行让自己清醒了过来:“那你们说的这个东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些人又躺在那里半死不活的干什么?”

“您很快就会知道了。”被问话的另一位魔法师脸上露出苦笑。

巴拉什还没来得及为这种屁话生气,就发现人群中呆坐着不动的一位魔法师忽然站了起来,然后就以一种连巴拉什都有些震惊的速度开始疯狂地吟唱和刻画法阵。

“快!快拦住他!”人群中有人呼喊。

虽然大部分人已经绝望了,但或许是看到巴拉什的到来有了些信心,所以离那个异常的魔法师比较近的几个人还是第一时间扑了上去,想尝试着限制住他的行动。

而其他离得稍远的魔法师也口中念念有词想要以魔法来禁锢他。

但同为魔法师就是这一点不好,就算不施展护盾,魔法师本人也会自发地对某些控制型的魔法产生抗性,所以眩晕之类的“对凡人”魔法几乎不会有作用。

所以想要控制住某个魔法师,就只能物理打晕,或者使用这种费时费力的禁锢魔法了。

扑过去的几个人瞬间就将那个异常的魔法师按在了身下,并紧紧抓着他让他无法动弹,那近乎疯狂的法阵刻画也终于被抑制了下来。

但此时被按住的魔法师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在巴拉什震惊的目光中,将魔法师按住了的几个人,身体颤动了一下就爆了开来,连附近的魔法师都受到了波及,各种惨呼哀嚎顿时响彻集会现场。

而被按住的魔法师也终于能够站起身,虽然他自己也被爆炸波及而遍体鳞伤,但却终于颤巍巍地完成了法阵的构建然后整个人消失了。

“巴拉什大人……”先前卖关子的魔法师几乎要哭了,“我们该怎么办?”

头痛地要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