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馨思梦

第2章

电梯在二十六层缓缓停稳,谢馨宁两人走出电梯,按照指示,走向左边的走廊。地上的地毯很厚,脚踩在上面感到很舒适,尤有云中之感。

“换香薰了?”谢馨宁仔细嗅了嗅走廊里的味道,与之前的不同,这次闻到是一种很淡的木质香,与酒店的装饰融合起来,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简微在后边打了个哈欠,整个人昏昏沉沉,手指勾着的奶茶袋子时不时撞到她的腿。大约是因为谢馨宁在飞机上睡了觉,而她在精力充沛的看了两部电影的缘故吧。

快走到走廊的尽头,谢馨宁停了下来,用房卡扫了一下感应门锁,蓝色的光闪了两下后房门打开,谢馨宁先走了进去打开灯,她正准备往里走,突然身后有个人撞了上来,耳边传来了一声闷哼。

“快进来,”谢馨宁拉过简微的行李箱,简微才慢吞吞的走进来,没想到这人一进房间就精神了。

不,是亢奋。

“喝奶茶喝奶茶!”简微坐到床上,把奶茶从袋子里拿出来放到床头柜上,夸张无比地抬起手插入吸管,喝了起来,脸上写满的满足。

“那你先喝着,我洗澡去了。”谢馨宁打开行李箱,里面每个袋子就是一个搭配,她凭直觉选了一个,就去洗澡去了。

洗澡出来的时候,正看到简微捧着手机不知道跟谁聊天,脸上笑容灿烂,连谢馨宁走过去都没意识到。

“简小姐,到你洗澡了。”谢馨宁把手攀在简微的肩上,把简微吓得肩膀一耸,“快点。”

谢馨宁见她光看着自己没什么动作,突然严肃:“快去。你看看都几点了,你不怕黑眼圈啊!”

“噢,好的。”简微快速的拿上衣服锁上洗手间的门。

酒店的阳台很大,一走出去就能看到许多的上海名片,谢馨宁喜欢住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转身回到房里,用玻璃杯装一些水,走出阳台,俯瞰着这座快节奏的城市。

她发尾微湿,浸透在睡袍上,头发略显凌乱,在晚风中,整个人有种性感的氛围,从她身上向四周晕开。

此时此刻,同在阳台上用双手支着栏杆,以上帝视角俯瞰26层以下风景的席闻突然转头,正好见到隔了几个房间那个也在阳台上吹风的人。

晚风温柔,人心柔软,席闻看着那个人,风轻轻吹过他的头发,发丝在脸上扫了扫,有点痒。

他就这么看着那个闭着眼感受晚风的女孩,他看到女孩的指尖轻轻点着玻璃杯壁,女孩微微抬了抬头,睁开双眼,不知朝着哪颗星笑着。女孩抬手把一边的头发挂到耳后,露出了侧脸,席闻仔细看着,记下了。

对于席闻而言,这个女孩让他感到了舒心和一点点的放松,他就这么看着人家出神,思绪引出天外。

女孩转头看了看房间里,席闻才看到了她的正脸,眉眼温柔又好像藏有许多故事,看向一处时有种勾人的味道,鼻子挺拔却有些钝感并没有非常精致,嘴角微微轻勾,整个人看起来让人想靠近,想探究,想熟悉,可又觉得生人勿近。

这个人,挺矛盾。

矛盾是种很吸引人的特质。

按下床边的开关,窗帘缓缓拉上,房间里只有一盏走廊灯带来一点点光亮,暖黄的光营造出温馨的氛围,谢馨宁窝在被子里,入了梦。

“席哥,你明天七点就要起了,快点睡。”小高走出房间的阳台本来只是想看看旁边的席闻睡了没,结果一出来发现席哥还在阳台上吹风,嘴角上还有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笑。

这就有点奇怪了。

“晚安小高。”席闻走回房间里,拉上窗帘,关了灯,整屋的漆黑中席闻回想了一下今天学的动作,音乐在脑海里放映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在梦里,席闻来到了今天练舞的舞蹈中心,走进教室B,镜子布满了四面墙,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样子。

但是,舞蹈中心似乎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很空,他从通道走出去,走到外面的广场上,才看到寥寥数人。

看天色,应该是傍晚将至,广场上几位行人缓慢地走动着,好像在散步。

天空的蓝色中透着灰调,云间的缝隙中映出些暖黄色的光,好像会下雨,又好像只是多云。

席闻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向着广场边缘的台阶走去,他走得并不快,倒有些漫游梦境的闲散,他仔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将所见收入眼中记于脑海。

余光里突然闯进一个女孩,手上提着一个蛮大的箱子,正快步的走着,席闻看向她时她手里的箱子外挂着的小包突然开了,几支化妆刷掉了出来,很显然她并不方便捡起,手上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席闻一改缓慢的步伐,快步走过去,帮女孩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化妆刷,放在她的手上。

女孩接过席闻手里的化妆刷,指尖不小心轻触了一下席闻的手背,身在梦中的席闻感觉的女孩的手很冰凉。

“谢谢你。”女孩接过后放回化妆箱里拉上拉链,走了,步子很着急。

席闻一直看着她,直到她离开自己的可视范围,心里不由纳起了闷,全程没看到女孩长什么样,梦醒时席闻大概都记得梦里有什么,他还记得梦里的女孩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还有白色的短裙。

他醒得很早,大概五点二十几就睁开了眼睛,他在床上看着纯白的天花板,努力地回忆起这个梦的细节。

他相信,前晚的梦和今晚的梦一定都是有联系的,因为梦里的女孩——

很像。

似乎是同一个人。

赖床不能太久,他的意识很快就冒出来催他起床了。昨晚他把空调开得挺低,早上醒来时洗手间的门上有层雾,把手放上去时有种沁心的凉。

一下子给人凉醒了。

面对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席闻撇了撇嘴,双手把头发往后一撩,戴上自己精挑细选的发带开始洗漱。

他擦干脸上的水,再抬头看到镜子里自己头上可爱的发带,晃了晃脑袋,抬手戳了戳小萝卜的叶子然后把发带扯了下来。

打开窗帘,看到还不算蒙蒙亮的天,席闻走出阳台望左边看了一眼,左手边的一排阳台上都没有人出来吹风清醒。

真是的。

六点,手上的闹钟闹腾个不停才把紧紧抱着被子不肯放手的谢馨宁吵醒,她睁开眼后先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头部怼着枕头发力,把自己折腾起了床。

“六点。”谢馨宁淡定的看着时间,心里想着好早啊,虽然两个多月前自己还是个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的高三学生,但是经过了两个月的超时补觉后,她的闹钟时间被推迟到了六点。

简微出去跑步了,她还特意贴了张纸条在谢馨宁床头柜的侧边,大概是想让谢馨宁一早上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她以惊世骇俗的速度写出的惨不忍睹的字体,以达到提神的神奇效果。

洗漱完简微正好回来,一进房间就感叹道:“昨天太困了没注意看到”,这个酒店周围挺漂亮的哦!”

“啊。”谢馨宁正在刷牙,听到外面那位两个月没出过门的同学在那激动,挑了挑眉。

洗漱出来等简微洗完澡,谢馨宁已经换好衣服化好妆了,化了个空气淡颜妆,简微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冒出了一句话:“好青春啊。”

“同学,我才十八未满,你这话什么意思?”谢馨宁背起自己新买的白底蓝边的腋下包,看了白色的中长筒靴子,暗自表扬自己——

穿搭满分!

“可以走了吗?”简微已经打开了房门,等待着那位离旷工不远了的谢馨宁同学。

“噢好。”谢馨宁迈大步字走向门口,白色百褶裙的裙摆随步而飘。她们并排走在酒店走廊里,走过某个房间时有一声来自房间里的开门声响起,房门打开,戴着个白色口罩的席闻走了出来,正好迎上谢馨宁身上TF雪映流光留在风里的香味。

席闻转头一看,走廊里已经没有人,遥遥的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响。

曾姐把简微还有谢馨宁送到了舞蹈中心后便离开了,谢馨宁在前台小姐的指引下见到了这次需要她化妆的学员们。

其实是她的学妹们,毕竟谢馨宁也是这里的学生。

说起舞蹈中心找到谢馨宁来当化妆师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她每次拍结课报告视频的时候都会花一个小时化个精致的妆,加上当时班上有些女生不会化妆,老师就会提前一天跟她商量,希望她能腾出时间来帮同学化妆。

———再后来她从帮一个人化妆变成了帮全班人化妆,舞蹈中心也给她安排起了报酬。

熟了起来就成了工作。

巧了,就是当时她来练舞的那间教室,她走进去熟悉之感扑面而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有点恍惚。

虽然很久没在这里练舞了,但学员的大群里还有谢馨宁,每节课的视频传上来她都会自己在家对着镜子练。

需要化妆的学妹们还在抓紧捋动作,没有注意到教室里多了一个人,听到熟悉的音乐,甚至还看到了几个之前认识的人。

感觉就像,自己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化妆师,只是在这里交学费练舞的普通学生。

没有化妆间,只能在舞蹈室里找个角落放好自己的化妆箱,打开时里面塞的满满的化妆品险些掉出来。

学妹们依次走到谢馨宁面前,整个过程就很像流水线,化完一个接着一个,拍美妆蛋和粉扑已经差不多把谢馨宁的手拍抽了。

“啊好累......”谢馨宁在好不容易有的休息里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绕了一下手腕,倒了倒腰的时候都听到“嘚”的一声响。

两个小时过去了,她几乎保持着一个姿势没变过,之后双手在不停的动。

累......

右手感觉要断了。

坐在教室的地板上并不太舒服,收工后谢馨宁才换成了她想穿的裙子。

“我收工了,你在哪里啊?”整理好自己化妆箱里被自己着急而扔的乱七八糟的化妆品们,拉上化妆箱的拉链,走出了教室。

简微听不太清她在讲什么,电话里的背景太嘈杂了,完全听不清。经过半分钟的分析后简微总算想明白了谢馨宁在说什么。

挂了简微的电话后谢馨宁打电话给了曾姐,跟她说先来接自己然后再一起去接简微,到了给她打个电话她再出去。

谢馨宁把化妆箱放在大厅的椅子上,走出去看了看,广场的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水,空气湿度明显增加,有点闷。天空灰暗,只从云间的缝隙里艰难的透出一些些光。

外面什么时候下过雨?在教室里完全不知道啊。

外面的空气闷的有些让人受不了,谢馨宁退两步就到大厅内,自动门轻轻关上,冷气包裹住了谢馨宁。

半个小时的等待中谢馨宁就坐在一把椅子上用许多不同的姿势玩着手机,等着司机。

期待已久来电界面亮了起来,谢馨宁接通后提起化妆箱往广场上走去,地上的水干了几片,在大面积的深色水层中显得有些突兀。

广场上很少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雨后,很安静。广场上的人们似乎只是出来逛一逛,呼吸点新鲜空气,没有什么交谈声,能听见的只有广场外围马路上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

不知是路太远还是化妆箱确实太重了,谢馨宁的手有些累了,一时没太注意,化妆箱侧边的扣子打开了,几支眼影刷掉了出来,谢馨宁穿着裙子不太方便捡起,此时一只手闯入了谢馨宁的视线。

那只手帮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五支化妆刷,递到她面前。

谢馨宁结果化妆刷后轻声且清晰的道了声谢谢,一抬头正撞见那张自己无比熟悉的脸。

席闻......

竟然真的遇见了!

谢馨宁心里涌出了说不见的惊喜和意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然平静甚至还有些冷淡。

匆忙地把五支眼影刷放好后转身就走,只留下了在原地表情状态还不加掩饰,定定在原地表演瞳孔地震的席闻。

“让我好好数数,她的房间离我的房间差几个号来着?”席闻陷入了思考,就站在那,就只在思考。

徐桉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