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浮世录

第98章 (九十八)針對汐珧

想到灼思萲,繼后下意識的看向虓九殤,虓九殤的存在就像是她的心頭刺,她做夢都想著要殺了虓九殤,可是不行,她答應過那個人絕不會對他動手,所以這些年她慫恿過不少人欲除掉虓九殤,卻都一次次的失敗了。

虓九殤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蟑螂,哪怕那次被火龍族暗算也仍然大難不死的活了下來,雖然成為了廢人,卻依舊有許多高手願意為他赴湯蹈火。

突然,一陣嘻笑聲將繼后的思緒拉了回來,只見現在站在面前的人變成了那個珧臻郡主,她的手中拿了兩個匣子,「皇爺爺,今日雖說是您的生辰,可珧臻認親那會兒是皇奶奶親力親為的,珧臻多送一份禮物給皇奶奶,皇爺爺不會生氣吧?」

「哈哈哈。」一聲皇爺爺讓龍皇開心的大笑,「當然不會!朕豈會是如此小氣之人!只是不知道小珧臻送給妳皇爺爺和皇奶奶些什麼?」

「皇爺爺何不打開看看。」汐珧笑的燦爛,雖然配上她現在垂老的容顏有些奇怪。

汐珧認親一事許多人都知道,可她為了救龍皇而成了老人模樣的事情卻是無人知曉,所以此刻大家才從剛剛禮官唱名「珧臻郡主送禮」的震驚中回神過來。

不等龍皇應聲,只聽下方一個聲音問道:「人人皆知珧臻郡主不過稚齡,這老婦竟不知廉恥自稱郡主名號,黑龍族人難道都眼瞎心盲?」

這話讓上首的龍皇不悅,他皺著眉往聲音處一看,好吧!是老敵人火龍族的人,火龍太子的親妹妹焱司霧砮。

焱司霧砮自從上次在夙姡那吃了虧後,就一直想找機會羞辱夙姡羞辱九王府,如今機會送上,不找碴她對不起自己。

「人人都道火龍公主各個端莊賢淑,這潑婦竟不知廉恥頂著公主名頭,火龍族人難道都自欺欺人?」

被懟的焱司霧砮氣的看向說話之人,見開口的人竟是夙姡,新仇舊恨一起湧上心頭,讓焱司霧砮當即大怒:「九王妃,本公主知珧臻是太后賞妳的女兒,但妳也不能睜眼說瞎話,指著一個老婦說是郡主也就罷,竟還指摘本公主是潑婦,難道這就是黑龍族的待客之道嗎?」

「那也得看看自己算不算得客呀⋯」虓葑輕飄飄的懟回去,氣的焱司霧砮就要抓狂,卻一把被焱司札爾給擋了下來。

「哥哥!!你攔著我做什麼!!沒見她們欺負人都欺負到頭上來了嗎?」

「閉嘴!!在多嘴一句本宮不介意現在就把妳扔回去!!!」焱司札爾真是受夠了這個蠢貨妹妹,人家都沒說什麼了,妳拉什麼仇恨啊?自以為很坦嗎?

焱司札爾忍住想給焱司霧砮一巴掌的衝動,他轉身笑著對夙姡賠不是,「九王妃,真是對不住⋯霧砮被母后給慣壞了,說話直白的有些讓人聽不下去⋯本宮在此向妳道歉。」

「將她的嘴撕了,本王可以不計較。」虓九殤的話讓焱司霧砮瞬間煞白了小臉,而焱司札爾還是陪著笑臉繼續道:「九王爺⋯今日是龍皇大喜,還是別見血光較好吧?」

「你可以去宮外撕,本王想父皇並不在意火龍的祝福是否送到。」

「如此⋯來人!將公主送回迎風閣!將撕好的嘴送到九王爺面前!」

「是!!」焱司札爾一聲令下立刻上前兩個侍衛將焱司霧砮直接拉走,也不管焱司霧砮震驚錯愕的眼神,這就是焱司札爾最冷血的一面。

「龍皇陛下真是對不住,霧砮就是被母后寵壞的孩子,讓您產生不愉快,札爾在此向您賠罪。」

焱司札爾將姿態放到最低,龍皇也不好繼續計較,只好訕訕的道:「無妨,朕對於這樣一個寵壞的孩子有著極大的寬容,不會與之計較的。」

「如此,便多謝龍皇陛下了。」焱司札爾笑笑的退回了虓雲熾的身邊,臉上的笑容不減反增,讓人看著不寒而慄。

「皇爺爺,珧臻不在意,您跟皇奶奶還是快些拆禮物吧!」

焱司霧砮的插曲很快就被揭過去,龍皇為了顧及現場氣氛也不想跟焱司札爾過於對話,於是便順著汐珧的話,高高的拿起汐珧給的匣子,輕輕的打開。

眾人在見過太子送的青龍寶珠後這胃口就被養大了,後面看了許多珍奇異寶也都沒太大的感觸,因此對於汐珧這位半路殺出的郡主其實並沒那麼看好,雖然有些人還是會在意汐珧背後的虓九殤。

只見龍皇打開了匣子,眾人都驚呆了⋯

只見匣子一開,一陣紫光大作,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這紫光閃的睜不開眼,不一會兒,紫光消失,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卷灰藍色的卷軸,卷軸的表面還浮著一道道紫紅色的光電紋路。

「這是⋯」龍皇仔細端詳著,突然,握著卷軸的手微微顫抖。

「這是⋯⋯上古卷軸?!」一旁的繼后也看出了端倪,這竟是一卷上古卷軸,在龍族,上古龍種遺留下來的東西非常稀少,每一種上古之物都是極其珍貴且強大的,好比龍婆贈與夙姡的憶珠就是。

隨著繼后的話落,眾人的目光便死死的盯著龍皇的手,彷彿一眨眼這卷軸就會消失殆盡。

虓雲熾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卷軸,他實在沒想到有人竟會將上古之物當做禮物送給龍皇,在上古捲軸面前,他的青龍手珠簡直像是笑話一般,神尊拿過的東西又豈是強大的上古之物能夠比擬的,而汐珧刻意在他之後拿出來,擺了明就是要打他的臉,這讓虓雲熾心中生起了想殺汐珧的念頭。

一時間,擎鳳殿安靜的如同無人之境,直到龍皇爽朗的笑聲響起,眾人才回神過來。

「哈哈哈哈哈⋯朕真是大開眼界呀!都說上古之物難得一見,一輩子能看上一眼都是幸運,更別說是握在手中了!」

「是啊!」太后也很驚喜,「哀家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瞧見!皇帝,哀家真是托了你的福唷!」

「那是!母后!朕也是實在驚喜啊!」龍皇看向汐珧道:「珧臻,朕真是太喜歡妳送的賀禮了!來人!傳朕旨意,封珧臻郡主為珧臻郡公主,其待遇同嫡公主,入皇家玉碟!」

「皇上!!!」龍皇話一出,嚇壞了繼后,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能入皇家玉碟已經空前絕後了,竟還能享有皇家嫡公主的待遇,這讓她這個皇后和虓雲熾這個太子的臉面往哪擱?

龍皇當然知道繼后想說什麼,他大手一抬,「皇后莫要再說!朕心已決,豈容更改?若皇后知道這上古之物代表的意義,便會覺得朕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

繼后不甘心,「皇上⋯不是臣妾小心眼⋯而是這麼樣一個卷軸為何是她一個孩子能拿出來的?皇上您就不好奇嗎?」

被這麼一說,龍皇確實挺好奇的,不過這不影響他的決定,「珧臻,妳告訴朕,這東西如何來得?妳放心的說!朕說出去的話不會改變的!」

「皇爺爺,您真傻!」汐珧一笑,「珧臻就是個孩子,怎麼可能有這樣大的本事得到上古卷軸呢!珧臻不過是被借了手,這東西是父王和母妃的。」在外人面前,汐珧中規中矩的稱呼虓九殤父王,她不傻,自然明白有些事只能關起門講的。

「哈哈哈⋯也是!都怪妳皇奶奶胡說,害得朕一時半刻轉不過!不過,不論這東西從何而來,都是經妳之手給了朕,那麼這賞賜自然是屬於妳的!」

「珧臻謝過皇爺爺!」汐珧行了大禮,起身看向繼后,「皇奶奶不看看珧臻送您的禮物嗎?」

繼后還想再說,可一聽汐珧提醒,她頓住了,虓九殤藉著汐珧之手送了龍皇一份大禮,那麼她呢?他會送她什麼?

繼后腦中浮現一堆的陰謀論,她有些害怕,害怕這匣子一開,她的命就沒了,她還沒完成她的大業,她的熾兒也還沒接手皇位,她不能就這樣平白的丟了性命。

可她又轉念一想,只要虓九殤沒瘋,就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了她,到底她還是黑龍族的皇后,他名義上的母后,只要她不從這個位置掉下去,他虓九殤就永遠不可能明目張膽的殺了她。

這麼一想,繼后瞬間有了底氣,她拿起汐珧送她的匣子,慢慢的打開了它⋯⋯⋯⋯

冥月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