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浮世录

第86章 (八十六)汐珧究竟何方神聖?

「姡兒⋯妳可知龍婆?」

一聽是龍婆,夙姡有些心慌,她認真的看著虓九殤,虓九殤卻是陷入回憶的自說自話⋯⋯

「那年,因為相信虓雲熾不會出賣母族,即使知道了他與火龍勾結,卻依舊按照原本的計策去走,可惜⋯中了焱司札爾精心設計的陷阱,當時命懸一線,要不是赦捨命相救,只怕本王當時是真的將命留在了沙場。」

「赦散盡了她的能力,終於找到了一種上古丹方能夠壓制焱司札爾下在本王身上的上古劇毒,可代價就是術力會遭到破壞性的壓制,若不動用倒是無所謂,一旦動用術力便會藥力反噬,屆時將不是壓制,而是真正的術力消散。」

「於是,乾脆將計就計,散佈本王龍珠已廢的消息,一來讓他們二人放鬆謹惕,二來也能避免出現讓本王動用術力的情況,哪怕他們二人並不相信那個說法,也派了許多人來試探,但這一切都被殺無赦三人和拿戮給擋了下來。」

「這段時間,赦沒有一日鬆懈,她竭盡全力的找尋那上古劇毒的解藥,卻始終無法找到,而赦的上古丹藥越是服用,其藥力就越是勉強,反噬也越發嚴重,於是,無便告訴了本王關於龍婆的傳說,無猜想也許龍婆有辦法。」

「於是眾人將目標鎖定在龍婆身上,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龍婆的蹤跡出現在水龍族附近的樹林,為了能順利解毒,本王一次又一次的親自去拜訪龍婆,許是見本王見的煩了,龍婆終於點頭答應為本王醫治。」

「在龍婆一番探究之下,她告訴本王這毒名為《醉殞》,是上古一名為愛所困的上神為了報復而研製出來的劇毒,毒發時,中毒之人會全身經脈斷裂如醉酒般,但本人卻不會察覺,甚至不會有任何感覺的殞落。」

「這毒⋯是針對神的特殊體質而製,故而能夠避過一切手段,直接毀掉神的元神,換言之,若非焱司札爾找到的毒藥劑量太少,赦又碰巧尋到了一種能夠干擾毒藥行徑的丹方,恐怕本王的龍珠是真的被摧毀殆盡,連帶本王的命脈都給賠上了。」

「龍婆告訴本王,要解本王的毒不難,難的是丹方中的幾味解藥⋯真誠的心⋯和自願的奉獻,起先,本王不解龍婆的意思,這兩樣東西很虛渺,不可能找到也不可能入藥,但她老人家卻對本王說《因愛生恨產生的毒藥,自然得用全心的愛去化解,若你想不到,早些毒發也是種解脫。》,許是被龍婆氣到,本王愣是不肯毒發,只為找到龍婆所言的兩味解藥。」

「最後一次去見龍婆是上次回門的時候,那時龍婆告訴本王她要離開了,離開前,看在本王勤快的份上,她願意多給本王一點提示,龍婆說本王是龍,命脈自然是龍珠,只要本王能夠找到一人自願為本王奉獻龍珠入藥,那麼解藥便不那樣難了⋯對了,那次還是龍婆提醒本王,說是本王再不回去就會失去妳和拿戮,所以那次本王才得到的如此即時。」

夙姡沒想到龍婆一直在默默地幫著自己,她悄悄的捏緊衣袖,她欠龍婆的實在太多太多,多到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去償還,雖然她一直沒對龍婆提及自己的過去,但她知道龍婆一定知道,不過是不想讓她神傷才都不問。

可這樣的一個老人家卻是處處細心的幫著她,連帶著虓九殤也被她納入了關懷的對象,她細細的回想著,她記得就在虓九殤傷重後的某一年,龍婆突然帶著她從原本的小島遷居到了水龍族旁的樹林中,說是那裡更適合她養病。

可其實她知道搬去那裡反而加重了龍婆的工作量,她明白適合她養病這種話不過是龍婆敷衍她的說法,當年她沒想明白,如今虓九殤的話卻讓夙姡明白了許多,也許早在龍婆救下她的那瞬間,龍婆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那這一切⋯除了殺無赦和拿戮,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虓九殤搖頭,為了能夠更有效的防堵虓雲熾跟焱司札爾的黑手,真相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這些年龍皇和太后不斷的追問,他仍然沒有鬆口。

想想也是,人多嘴雜,保不濟就讓有心人聽了去,可是,汐瑤怎麼知道的?夙姡一深思,頓時冷汗直流⋯

雖然夙姡早有猜測虓九殤只是龍珠受損並非廢了,可汐珧呢?她記得那日汐珧同她說過,說虓九殤受了重傷,術力是過去的十分之一不到,她是怎麼知道的?

見夙姡突然沈默,虓九殤微微笑了笑,他握緊夙姡的手,對著夙姡道:「姡兒⋯本王不知道還能壓制這毒多久⋯所以⋯在爆發之前,本王必須將一切安排好,本王絕對不會讓那些煩擾的事來攪了妳的清靜。」

虓九殤一說話,夙姡就回過了神,她聽到虓九殤的這一番安排有些生氣,她肅穆的看著虓九殤,「九殤,可不許你做這樣的安排!我相信一定會有辦法的!」

虓九殤點頭,「嗯,會有辦法的⋯」

雖然嘴裡是這麼說,可虓九殤的心裡還是有些難受,因為他說的這些都是事實,只要他在找不到龍婆說的藥材,等待他的只會是死後淒涼。

夙姡並不想氣氛如此沈重,她揚起笑容,看著虓九殤,「九殤,你可曾好奇過汐珧的來歷?在你告訴我真相前,汐珧就已經說過你是受傷導致術力只剩下不到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她是怎麼知道的?」

雖說汐珧認夙姡這個娘親認的沒有道理,可夙姡在初見汐珧時就覺得十分親切,在汐珧出手救了龍皇時夙姡也覺得十分心疼,即便當時虓九殤讓她順著自己的感覺走,她仍是好奇汐珧的來歷,那樣強大的力量和熟悉的感覺,讓夙姡有些摸不清虛實。

「查過,但⋯汐珧如同憑空出現的人般,沒有過去沒有來歷,甚至連她是哪一族的人都摸不著頭緒。」

「那汐珧⋯」

「姡兒!」虓九殤打斷夙姡,「不論汐珧是誰,她不想傷害妳那便由著她,本王相信她有她的苦衷,也相信終有一日她會願意告訴妳她來到妳身邊的真正原因,此刻,妳毋須多想,只要將她視作妳的孩子疼愛她,足已。」

是啊,汐珧從來不曾將刀刃對著他們,那她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夙姡有些尷尬,「總說汐珧護著我,我卻是最懷疑她的人,反倒是你這個被她視為眼中釘的人最是信她,汐珧知道了該多難過了⋯」

「姡兒⋯妳不過是在乎的多,不似本王和汐珧,從來在乎的也不過妳一個,自然清楚的多。」

「九殤⋯我是不是有些太過於感情用事了?」

「怎麼會?若妳鐵石心腸,大抵也走不進本王的心裡吧⋯⋯」虓九殤的話,讓兩人相視而笑⋯⋯

冥月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