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浮世录

第45章 (四十五)珋茹茵抓狂

「皇⋯皇上⋯」

「怎麼?珋卿可有異議?」

「不⋯老臣⋯沒有異議⋯」

「嗯,如此甚好,那朕便盡快擬旨,好讓兩個後輩有情人終成眷屬。」

「老臣⋯多謝皇上恩典。」

幾句話,將珋方祏的血淚硬是塞往肚裡吞,他的兒媳就生下這麼一個嫡系,在教育的時候也是比照皇后的規格去養育的,本想著和太后之間的關係,把這個嫡孫女送進宮當皇后是輕而易舉,卻沒想到兩千多年的辛苦會在一夕之間付之一炬。

珋方祏失魂落魄的回到珋家,珋心琇的姨娘簡氏急忙跑了過來。

「老爺子!老爺子!琇兒呢?」

簡氏的笑臉讓珋方祏頓時怒急攻心,一股狠勁,直接將簡氏踹飛的老遠。

簡氏直接撞碎了兩堵牆才停下,吐的滿地鮮血,可見用的力道極大,聞聲而來的珋植任和珋夫人看到倒在一旁的簡氏,趕忙上前詢問。

「爹,這是怎麼了?」珋植任問。

「怎麼了?你還有臉問老夫怎麼了?看看那個賤胚子教出來的賠錢貨!搭上自個兒的前程不打緊,連茹茵的前程也讓她給毀了!老夫沒殺了她她都該偷笑!」

一聽事關珋茹茵,珋夫人也急了,「爹!您說什麼呢?怎麼就扯上了茹茵了呢?」

於是,珋方祏氣呼呼的將剛才入宮的事再說了一遍,聽得珋植任跟珋夫人也氣的牙癢癢。

尤其是珋夫人,一想到那該死的珋心琇害得她的茹茵只能嫁給一個上不了檯面的東西,她就恨不得將簡氏母女抽筋剝皮。

倒是珋植任冷靜一些,他看向珋方祏,問道:「爹,此事可還有轉圜空間?姑母那兒什麼反應?」

說到太后,珋方祏更氣,太后明顯就是跟龍皇套過招了,擺明了就是要將珋家直接玩完。

「還有什麼能轉圜的!你那姑母明擺著不理了!不然老夫能這麼火!」

「爹!您不能不管茹茵啊!茹茵可是有大好前程的!她不能嫁給溥佟那種玩意兒啊!」

珋夫人的話剛落,就看到珋茹茵一臉不可置信的衝了進來,她大聲質問道:「母親!您方才說什麼?誰要嫁給溥佟?!」

珋夫人心疼的安慰的珋茹茵,「茹茵,別怕!妳父親會想盡辦法解決的。」

一想到她要嫁給溥佟這個抱養的假少爺,珋茹茵幾近暈厥,她突然發了瘋似的衝到簡氏面前,一個黑靈訣直接打到簡氏的命門,簡氏一命嗚呼。

珋夫人難過的拉著珋茹茵,「茹茵,別這樣!娘親就是去跪著求太后,也要讓太后請皇上收回成命!」

珋茹茵抱著珋夫人哭成淚人兒,眾人都忙著安慰珋茹茵,沒有人再願意去理會珋心琇的死活。

珋心琇被溥家暗衛折磨的不成人形,一張花漾的臉蛋早已血肉橫飛,看上去就只剩下一口氣吊著。

夙姡跟著溥蔚進來時,看著如此淒慘的珋心琇,也忍不住覺得噁心。

「她倒是硬氣!只說自己是收到了一封密告信,卻始終不願道出幕後主使。」

看著珋心琇散渙的眼神,夙姡知道她已離死亡不遠,面對這樣一個女子,夙姡說不上喜歡也不會討厭,她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前程賣了自己的良知罷了。

「她應當沒有說謊,她不過被人當槍使了,也是一個可憐人。」

溥蔚瞪大眼睛,她看著夙姡,咬緊唇,「九王妃,就算她真被人利用了,她也不值得可憐的!」

夙姡自然明白溥蔚心中所想,她微微一笑,看著珋心琇,喃喃自語,「一個被家族捨棄的可憐人⋯」

然而,夙姡並不打算多說什麼,只是轉身離開了溥家的暗房,留下一臉茫然的溥蔚。

夙姡並不擔心珋心琇的下場,她知道溥太師是個精明之人,他必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

而夙姡回到九王府,水璉便趕忙迎上,「王妃,聖女大人來訪,說是⋯想單獨見見您。」

「人在哪?」

「眼下還在主閣等候,沒有您或王爺允許,沒敢領人往內院去。」

夙姡直接走進主閣,就看到一身紅衣的封七嬈兀自坐在主位上,一副女主人的做派,高傲的看著夙姡。

「九王妃,幾日不見,是否忘了與本殿的約定了?」

看著封七嬈的一舉一動,夙姡諷刺的笑了一下,這一笑,卻刺激到了封七嬈。

「九王妃⋯這是在嘲笑本殿?」

「聖女多慮了,本妃不過是想到了一些往事,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哦?與本殿說話還能走神,九王妃這是不將本殿放在眼裡啊?」

「不知聖女是以何身份入本妃青眼?」

夙姡這話可謂不客氣了,她清楚封七嬈不會在九王府動手,況且,她也想知道現在的封七嬈實力到底在哪。

哪怕以她現在的實力無疑是以卵擊石,她還是有方法得到她想知道的事。

果然,封七嬈忍了下來,不在禮儀這種小地方執著,只是她絕世的面容越發的冷冽,一旁的水璉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本殿此番特別來看看九殤,想必九王妃不會介意吧?」

「本妃做不了王爺的主。」

「不需要妳做什麼主,只要幫本殿收拾一間上房即可。」

「本妃做不了王府的主。」

「妳是王妃還是擺設?」

「很不幸,本妃就是擺設。」

封七嬈差點吐血,敢情這個水龍公主是個傻的,這麼丟臉的事竟然可以這麼隨意說出口,還真是⋯特麼的不要臉!

水璉差點沒忍住,她從來不知王妃損人這麼厲害,幾句話就這麼懟了回去,還讓人人敬仰的聖女啞口無言。

「九王妃!妳在挑戰本殿的耐心?莫不是以為本殿會看在九殤的份上大發慈悲?」

「聖女所謂的慈悲,竟是由王爺給予的嗎?」

夙姡話落,一道銳利的眼神直奔夙姡眉心,做為封七嬈座駕的白龍就這樣纏了上來⋯⋯

冥月泠

作家的话
唉?最近副業不好幹呀???_?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