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浮世录

龙族浮世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4章 (一百四十四)不能再錯

那時的灼思萲只剩下金璽蒳這麼一根救命稻草,她的所有消息都是通過金璽蒳得知的,也因此她壓根兒就不知道那些消息是否屬實正確。

即使身邊的宮女有心想出去打聽,可守在灼思萲宮門的禁軍都是一句龍皇不讓出,讓她徹底與世隔絕。

被關在自己宮中的灼思萲已經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了,哪怕是自己的孩子她也見不上一面,因為金璽蒳告訴她龍皇拒絕了她見虓九殤的請求,這讓灼思萲心中的怨恨一發不可收拾,在最後心鬱而終,連兒子最後一面都沒看到。

也許當初的灼思萲也有自己的問題存在,明知金璽蒳欲加害她們母子,卻還是在最後關頭只信她一人,從而導致後續的發展,可最初卻還是在金璽蒳一步一步的陰謀算計之下才有了之後的事,叫灼思萲豈能不怨?

「呵⋯要怪便怪妳自己蠢!明知本宮有問題,卻還只能巴著本宮,就像一條搖尾乞憐的蠢狗一般,妳都不知道,那年本宮有多麼的開心。」

「金璽蒳⋯那年我蠢,信妳一套套不加修飾的鬼話⋯為了那年自己的愚蠢買賬,我認⋯可妳卻還是如此歹毒,連我唯一留下的孩兒也不願放過⋯九殤從不曾想去爭那個位置,為何你們就不能放過他?!甚至為了取他性命還夥同外族?妳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他不爭?他何必爭?虓拏那個混帳從一開始就只想把皇位傳給虓九殤,若他不死,本宮的熾兒如何有機會登基?

本宮若不狠心,昨日的妳便是今日的本宮!!

所以本宮絕不允許任何人奪去熾兒的太子之位,哪怕明知虓拏只是拿熾兒當擋箭牌也無所謂,只要虓九殤死了便能斷了虓拏的念想!!」

「妳真是貪心的令人噁心!!」

「呵⋯噁心嗎?本宮雖不清楚當年妳是如何躲過本宮耳目詐死,但今時今日落在本宮手中也是妳命薄,當年殺不死妳,今天本宮倒要看看還有誰能夠救妳!!」

繼后一聲令下,阿浪掐著灼思萲的脖子將人提了起來,灼思萲想掙扎,可終究不是阿浪的對手,幾個呼吸的時間,灼思萲就已經因為缺氧而有些頭暈腦脹了。

祈貴妃見狀,她不管不顧的撐起已經脫力的身軀,當年身為祈妃的她已經做錯一次,如今的她說什麼都不能在錯了。

祈貴妃運起體內最後的一道真氣讓自己能短暫的恢復過來,哪怕明知後果不堪設想,但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她只知道灼思萲不能死,她不能再讓九殤那個孩子再次墜入深淵。

一把短刀直直的刺入阿浪的腹中,就差半寸,阿浪的龍珠就會被祈貴妃刺穿,疼痛的刺激作用下,阿浪怒的狠踹祈貴妃,怒火讓阿浪失去了理性,拋下灼思萲就直往祈貴妃處攻去。

被拋下的灼思萲狠狠的吸了好幾口大氣,等到緩過勁來,祈貴妃也已經如同破布娃娃般被丟在她身旁。

「玧⋯玧⋯」

灼思萲顫抖的伸出手去探了探祈貴妃的鼻息,可祈貴妃早在用掉體內最後一絲真氣時就已經如同風中殘燭,加上阿浪的一陣虐打,現在的祈貴妃早就進氣少出氣多了。

灼思萲不可置信的搖著頭,「不⋯不該這樣的⋯玧玧⋯事情不該這樣的⋯妳不能死!!!妳不能死!!!」

事情雖然有些跑離繼后的安排,但只要這兩個女人都死了,那麼今日擎龍殿中的事還不是她說了算?一不做二不休,灼思萲早在千年前就該死的人,就好好的待在塵土之中做一個死人吧!

「虓拏!!如果玧玧死了!我跟你沒完!!!」

隨著灼思萲一陣大吼,繼后猛的往龍皇的方向看,只見龍皇的眼神依舊混濁,方才被灼思萲驚嚇的心才安了下來。

「別吼了,妳就是喊破喉嚨他也醒不過來的!千年前妳就該死了,如今,還是乖乖的躺回土堆中吧!」

阿浪一步一步的逼近,灼思萲正打算同歸於盡時,外頭的禁軍突然慌張的跑進殿中,「皇后娘娘不好了!!九王爺帶著好多人直衝擎龍殿了!!!」

「你說什麼!!!」

不等繼后反應過來,阿浪已經直挺挺的倒在灼思萲的旁邊⋯

「阿浪!!」阿浪做為繼后養在身邊武力高強的死士,他死的無聲無息,這可嚇壞了繼后,於是她大喊:「來人!護駕!護駕!!九王爺造反了!!快護駕!!」

所有在外頭的禁軍聽到便通通跑進了大殿守在龍皇和繼后的身邊,所有人全神戒備的看著大殿門口,等了許久都沒見到虓九殤的身影,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繼后也是不斷的望著門外,可門外除了把守的禁軍外,並沒有其他人,正當繼后疑惑的鳳眸亂轉時,卻發現阿浪的屍身上方此時卻站了一個人,嚇得她頓時驚叫起來。

那人身穿一襲暗紫色的龍騰蟒袍,外頭還有一件艷紅色略顯透明的外袍罩著,繼后定睛一看,那艷紅色的外袍還帶著微弱的七彩虹光,不正是龍繡特有的光澤嗎?

龍繡?龍繡!!

繼后突然想起了這一年的虓九殤生辰,水夙姡不就送了這麼一件龍繡給他嗎?那⋯那不就表示那個人就是虓九殤?

「來人!!他是虓九殤!!快給本宮拿下他!!」

沒錯,殺了阿浪並且站在阿浪屍身上頭的正是虓九殤本人,他換上了那時封七嬈親手為他打造的龍繡和那時與封七嬈成套的暗紫色龍騰蟒袍,為的就是讓自己能在必要的時候冷靜下來,避免自己不小心走火入魔而錯失了找封七嬈的機會。

他讓殺無赦三人領兵跟上,自己則先一步進到了皇宮,在灼思萲質問繼后的時候他就到了,他還沈浸在灼思萲沒死的震撼之中,錯失了救下祈貴妃的最佳時機,所以他怒火沖天的直接殺了阿浪,而後站在阿浪的屍體上靜靜的看著祈貴妃。

冥月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