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罪痕

消失的罪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证据

为了能找到证据,顾言和许穆闫再次回到第二,三受害人的受害现场,此时的房间内,刺鼻的气味已经散去,那滩脏水也被专人清理干净,第三受害人现场一尘不染。

“其实…不能排除三名受害者三个凶手的可能。”顾言从屋里走了一圈,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没错,从某个角度来说,她们找到的是刘爽被害案的嫌疑人,三个受害人唯一的联系就是同一个小区,但这并不能代表是同一个所为。

许穆闫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点头应道:“确实,第二受害人只是一名普通的装修工人,通过调查的记录显示,他和刘琳刘爽并没有联系,但为什么会在刘琳家中受害。”

顾言也走到许穆闫身边,侧着身子看向厨房:“不仅如此,我查过第二受害人的出工记录,并没有憬阳小区的工作要做…”

于此同时,许穆闫和顾言的手机同时响起,掏出一看,是张小生发起的群聊电话。

“大家,我查到了一些很重要的是,孔阳市的倪东并不是纣阳城的倪东,他们是一对双胞胎,但是…公用一个名字,一个身份…”

“还有…廖医生的人际都很正常,但他有一个女儿,叫廖染染,是个大学生,目前和廖医生的前妻一起生活,可近两月以来,她母亲一直没见过廖染染,平时也只是通过电话报平安,通过技术科的调查,廖染染偶尔会和一男子在中心医院附近做些短时工。”

“至于几月之前到学校找刘琳的人,通过监控还原分析,可以确定那人就是倪东。”

“第二受害人的家人已经联系到了,他妻子在邻市打工,正在往回赶…我的汇报就是这些。”

张小生跑了小一天的功夫,几乎跑断了腿,才完成了这些工作回来汇报。

“辛苦了。”

没想到张小生这个实习生第一次单独出任务调查,就能完成的这么快,看来陈局长并没有骗人,这个人真的是可塑的人才。

挂了电话,顾言又一次陷入沉思。

她觉得有些乱,这些线索七零八落的凑在一起,问题越来越多,光这个倪东,竟然又查出了其他事情…

“如果我们按照现场的情况判断,可以将三名受害者分为两个不同的案子进行调查。”

许穆闫突然开口,双手抱胸依靠在厨房门框上,继续道:“刘琳的受害现场很诡异,我们可以假设一下,一个人如何做到在雪地上不留痕迹,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从天而降,不走雪地,第二种,被人利用用具抛置那里。”

“而这第二受害人现场,很明显,凶手是从后面袭击,可血液的喷溅却是完整的,也就说明他遇到袭击时,身后没有人,这…可能吗?”

顾言点头,如果这样分类,那么这两名受害者有很大可能是同一人所为,刘爽虽然也遇害在此,可相对于其他现场来看,她的案子突破口就好很多。

“而且,从这三名遇害者的遇害时间来看,顺序应该是…刘爽,装修工,最后才是刘琳。”

“嗯。”顾言继续点头:“看来…这件案子还没有结束。”

两人在厨房复查现场,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厨房内少了一把菜刀,应该就是凶手的作案工具,至今都没有被找到。

许穆闫有些嫌弃现场,盯着受害者倒地的位置,纠结良久,最后还是按照白线描画的痕迹爬了上去。

他的身高比受害者更高一些,为此特意向后挪了挪,按照受害者倒地的姿势,许穆闫双手前伸,脸紧贴地面,45°侧抬头。

目光所及之处,正是洗手间的位置。

他闭上眼,一种绝望的情感涌上心头,他想奋力上前,想爬出这个房间,想喊救命,谁能来救救我,人…活着的人…或许洗手间里的女孩还活着…

救我…

救我…

许穆闫猛的睁眼,从地上爬起来,深吸一口气:“我们假设,装修工接了私活,在附近工作,因为某种原因来到刘琳家中,撞见了命案现场,被人逼至厨房后遇害…”

“可是,附近并没有最近装修的房子…”顾言否认,随即一愣,看着许穆闫:“如果是刘琳自己找来了装修工…”

说着,顾言下意识看向洗手间的门,那扇门,是警员们费了很大运气才弄开的…

可就是说,那名装修工很可能就是装置那扇门的人。

“这么说,嫌疑人是刘琳?”

杀害刘爽的人,也是刘琳?

许穆闫点头,虽然有些说不通,可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解释了。

而且,他一定用了某种方法将现场进行了装饰,并清理了所有指纹。

顾言想着,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厨房的节能灯上似乎粘了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

顾言凑上去,挪动了放在桌子旁的椅子,踩上去,仔细端详灯上的东西,是一滴飞溅上来的血迹。

从角度来看,受害者倒地的位置,不可能喷溅到这个位置。

许穆闫也看出不对劲,从顾言身后踩上椅子,一手抱着顾言不让她失去重心,一手沾了那滴血液,两指搓了搓:“有问题。”

顾言红着脸,有些不悦,将他的手从自己腰上拍开,一个人跳下椅子,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随后二话没说出了厨房。

看着她干净利落的动作,许穆闫突然想笑,她竟然害羞了…

拿出证物袋,许穆闫采集了上面的血液,准备带回去化验,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血液被做了手脚。

一般的血液离开人体,落到空气暴露的地方,2-4分钟便可凝固干枯,可许穆闫刚刚试了一下,血液还有些湿度。

不和常理。

采集好样本后,许穆闫发现顾言已经离开了现场,并没有等他,一时间,许穆闫有些恍惚…

以前他也曾这样抱着她拿放在高处的东西,那时候也没见她这样害羞过…

回到局里,许穆闫将样本送到技术科,寻问了局里的人,顾言并没有回来。

他有给顾言打了一个电话,对方也是没有接听。

生气也不至于连工作都不做了吧…

二三几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