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烟九华录

第85章 波及

柳梦生抬头看去,只见两人已经来到了玉树森林边缘,附近的地面上已经几乎没有山体崩裂落下的碎石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堆白色的小山丘。定睛看去,却是无数白色的碎玉堆积而成的,想是那些玉树在受到冲击之后,纷纷倒塌崩裂的结果,而就在不远处夏揖山正仰面向下,躺在其中一堆碎玉之上。

柳梦生看着夏揖山这个头向下的姿势,心里都替他难受,便不禁问道:“小师姐,你昨天就没有将揖山兄换个姿势吗?”

“他那么重,我哪里搬得动?”青阳噘着嘴说道,“放心,昨日来的时候,那位夏氏师兄除了还是没有醒过来以外,我看他呼吸平稳,气色也很良好,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小师姐,咱们先过去看看吧,”柳梦生心中一阵无奈,且不说青阳的医术水平实在是难以恭维,天知道她口中的没有大碍会是个什么样子,而且就算是夏揖山昨晚状态真的良好,这被冻了一晚上,也够让他遭罪的了。

柳梦生被青阳扶着又走近了一些,虽然未到近前,但也能足够看清楚了。夏揖山此时头部微微向下倾斜着,神态倒是十分放松,前胸微微起伏,呼吸也很平稳,面色虽像是有些泛白,但也还算健康。看起来确实状态不错,至少比自己强,柳梦生如是想。

只是夏揖山其实并不是躺在这些碎玉上面那么简单,准确来说是半个身子被埋在了里面,只露出了腹部以上的身体。柳梦生望了望面前这座碎玉堆成的小山丘,大致有两人多高,夏揖山正好被埋在半山腰,也难怪青阳说搬不动了。

柳梦生扭头看向青阳,青阳也同时看来,两人面面相觑了片刻,柳梦生缓缓地说道:“那咱们把他给挖出来?”

“就凭咱们两人?”青阳犹豫地反问。

被这么一问,柳梦生也沉默了,他们现在一人浑身是伤,要不是有人扶着自己都不一定能站稳,而另一人身形娇小、细皮嫩肉的,怕是也做不了这等体力活。现在这两人要将一个大活人从这小山一样的碎玉中搬出来,谈何容易?

正当两人一筹莫展之时,忽然夏揖山的身体轻微地起伏了一下。柳梦生不由惊讶了一番,夏揖山这是要醒了?然而看他眉目舒展、表情依旧平静,根本就没有醒来的迹象。

柳梦生见此心中甚是无语,这一路上虽是由他背着夏揖山,但也免不了有所磕碰,这么长时间的颠簸没醒过来也就罢了,结果从那么高的山道上掉下来又把一棵玉树撞断,这还能不醒,死猪不怕开水烫都不足以来形容夏揖山睡死的程度了。

正当柳梦生怀疑夏揖山是不是中了什么法术的时候,忽然夏揖山的身体又剧烈地抬起了一下,这一次远比之前那次更为明显,引得许多碎玉纷纷滚落。柳梦生不由向后退了两步,以免不小心踩到那些滚落的碎玉,到时候自己也躺在这里了。

青阳随着柳梦生向后退了几步,而夏揖山的身体此时又接连起伏了好几次。柳梦生和青阳两人对视了一番,全都意识到这显然不是夏揖山自己做出的动作,而是他身下藏着什么。在接连几次起伏之后,夏揖山上半身的动作渐渐变缓,不久便又恢复了平静。

柳梦生见状暗暗催动体内气息探查过去,很快便从传回来的气息中判断出夏揖山身下果然藏着一个活物而且体型不小。

柳梦生胸中慢慢提起一口气来,同时心里不住地告诉自己此物至少不是谷中那些生死不知的蛊雕之流。自入谷以来,一行人几番历经凶险,甚至还因此离散,所以柳梦生本能地认为此物不善。但此行涉险入这绝音谷中的目的就是为了寻回夏揖山,不管是他身下何物,纵使会有危险潜伏,现在柳梦生都断然没有将夏揖山弃之不顾的念头。

柳梦生又回头看向青阳,眼神中饱含坚定。青阳见了也会意地点了点头,翻手便将一纸黄符夹在指间,而柳梦生也抽出了木剑指向夏揖山身下,随后两人便缓缓地向夏揖山靠近。

由于伤势的缘故,柳梦生走得缓慢,青阳也配合着柳梦生的步伐不疾不徐,似有同进同退之意,而夏揖山那边却也再无动静,好像方才那番动作只是睡梦中的无意之举一般。

但柳梦生自然不会放松警惕,继续和青阳一起小心翼翼地接近。就在走到还有两三步的距离时,夏揖山的身体又突然开始剧烈地上下起伏,同时还有一阵阵沉闷的怪声传出。

柳梦生早有准备虽没有感到太意外,但也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倒是青阳身子一震,似是被惊到了,还差点直接把手中的法术打出去。好在是柳梦生及时抓住了小姑娘的手,不然恐怕夏揖山身上就要多添一道新伤了。

而此时在那活物的动作下,夏揖山的身体已由上下起伏换做成了来回扭动,引得周围碎玉不断滑落,如小山的碎玉堆居然开始显现出了崩塌之势。

柳梦生心中暗道不好,这座小山要是真的塌了,且不说夏揖山,就连他和青阳两人都会被埋入其中。之所以会有忌惮,倒不是怕被滚落的碎玉砸伤,而是在碎玉丘崩塌的瞬间,乱石遮眼,恐怕无法掌握那活物动向,就凭这能撼动碎玉堆的力道,若它真的有意攻来,任谁也难以招架。

眼见玉山即将有倾倒之势,柳梦生心中一横迈步跃出,跳到夏揖山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就向后拽去。柳梦生本想趁那活物挣脱的空隙,将夏揖山拉出来,但奈何这座玉堆是何等之重,柳梦生又碍于伤痛无法用出全力。结果这一拽不仅夏揖山纹丝未动,柳梦生还因发力过猛引得身上伤处剧痛,疼得他险些跪倒在地上。

咬牙忍痛之余,柳梦生听到身边不断有重物落地以及玉器碎裂的声响,抬眼间无数碎玉已经向他倾泻而来。

柳梦生心中一沉,但也为时晚矣,瞬间已有数块碎玉砸到了他的身上。柳梦生顾不得疼痛急忙抬手护住头部,眼角余光却瞥见一道金光射来,还未看清那金光去向,便觉头顶袭来一阵强力的风压。柳梦生被迫俯身,想要顶住这阵强风,但奈何这阵强风的风力之大,竟是瞬间就将他吹飞了出去。

柳梦生惊愕之余,已是身在空中,正所谓人在半空身不由己,柳梦生根本没有任何凭借来调整身姿,就径直摔到了另一座碎玉堆上了。

柳梦生只觉后背一阵剧痛,顿时胸中气血翻涌,当即眼前一暗,浑身上下的气力也随之散了去。柳梦生顺着坡面滑落到地面,所幸是这座碎玉堆没有倾倒将他给埋了,不然他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柳梦生咬着牙忍着身上的疼痛,心中暗暗叫苦,真就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仿佛是散了架一样。然而此时他心中又十分忌惮夏揖山身下的那个活物,便只得咬紧牙关,胸中强提一口气,强迫自己又睁开了眼睛。

待到眼前景物渐渐清晰,柳梦生第一眼看到的是青阳跑来的身影。

“喂!你还好吗?”小丫头人还未到喊声就先到了。

柳梦生咬着后牙没有回话,极为无奈地心道你哪里能看出我还好了?

若是他一张嘴,只怕是胸中提的那一口气就要散去了,到时候估计柳梦生就得瘫在地上了。

“你还能站起来吗?”青阳跑到眼前问道。

柳梦生摇了摇头,努力地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揖山兄身下那活物呢?”

青阳闻言顿了顿,随后小声说道:“他呀,你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柳梦生看向青阳,心中生了些许疑惑,他不知道青阳口中的不用担心是指这活物不会造成威胁,还是它已经被小丫头给击毙了?

“不说那个了,你怎么样了?”青阳又关切地问道。

柳梦生扫了一眼周围狼藉的景象,到处都是散落的碎玉,估计都是拜那道法术唤出的强风所赐,而这法术想必是出自青阳的手笔。不知是否有意而为,青阳此时恰好在柳梦生的视野里挡住了夏揖山和那活物。倒是风力停歇之后,那活物到现在都没有冲过来,应该确是没有威胁了。

而此时柳梦生实在是撑不住了,连位置都不想挪一下就直接仰在了碎玉堆上,然后幽怨地说道:“放心,暂时死不了。”

“暂时?”青阳喃喃地重复。

“是啊,暂时是死不了,要是再被一道法术送上天去又摔下来,估计在下就要魂归故里了,”柳梦生长舒一口气道。

“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青阳扬声辩解了一句,随后又小声嘟哝道,“我也没想到能波及你呀,明明之前瞄着你打都打不中的。”

“你说什么?!疼疼疼……”柳梦生听了之后,差点气得坐起来,结果引得自己身上伤痛发作,只得又老实地躺了回去。原来先前被蛊雕还有凶尸围困时,青阳用的那两道法术都险些击中自己,柳梦生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结果真的是这小丫头故意的。

“哎呀,那些都是用来治退邪祟的法术,就算真的打中人也不会出大事的,”青阳眼神闪烁,将目光转向一边。

“什么叫不会出大事?”柳梦生又气又无奈地看着小丫头。

“可能就是有那么一丢丢疼而已,”青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出小手比划出了一个一丢丢的手势。

“啊,我还能不能活着走出去了?”柳梦生用生无可恋的口吻说道,心里不禁感慨自己自从进了这绝音谷之后简直可以用多灾多难来形容了,这段时日一直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而且不仅要留意夺命的法阵,也要提防那些蛊雕和凶尸,一路上还得琢磨是不是迷路了,结果如今看来他还得提防青阳这小丫头的法术会不会误伤了自己,真的是无比心累,柳梦生都开始佩服自己能够撑到现在了。

“嗯…要不…”青阳食指绕着一缕青丝,试探地问道,“要不咱们今天就不着急赶路了,你先好好调养一下?”

“你说呢?”柳梦生一脸无奈地看着青阳道,“你看我还像是能站起来的样子嘛?”

“嗯…那你先躺着休息休息…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青阳轻声细语地说道。

“好好好,先让我安静地休息一会儿吧,”柳梦生刚合上眼睛躺稳了,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哎,等等,揖山兄呢?”

“他呀,还睡着呢,”青阳随口回道。

虽说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但实际上柳梦生也无法真的安心休息,只不过自己实在是起不来身而已。在地上躺了一阵,柳梦生实在是睡不着,总感觉身边有一股气息在扰动,睁开眼睛又发现青阳双手抱膝就坐在旁边看着他。

“你睡不着嘛?”青阳见他醒了就马上问道。

“是啊,”柳梦生心道有你在旁边盯着能睡着才怪呢。

反正现在暂时还不能随意行动,还是先继续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处比较好,想到这里,柳梦生便想坐起身来。

“哎?小师弟现在就要起来吗?”青阳见了立马跳了起来,就要来扶。

柳梦生伸出一只手制止了小丫头:“不打紧,我自己能行。小师姐帮我将包袱里的药取来吧。”

“嗯,哦,”青阳有点不甘心地应道,便转去找两人的行李了。

倾尽兰秋唯斯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