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烟九华录

临烟九华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8章 失意

只见门口处,夏揖山抱着自己的灵偃正要迈进屋里来,殷雪怜见了就悄悄地退到了柳梦生身后。

这家伙原来是想把自己的灵偃也抱进屋里来,柳梦生心中暗道。以前他就觉得夏揖山对自己灵偃的关切早已超出那种对待道家仙器的珍重了,而今见到夏揖山与自己灵偃再见时的反应,柳梦生诧异之余竟然也有些理解夏揖山的举动。

然而夏揖山的面色却略显苍白,额头上更是汗雨如下,看来身体还未恢复以往,这灵偃柳梦生也是背过的,比一般女子要重上很多,看来夏揖山尚且不能自如搬动自己的灵偃。

“三,三师兄,”王复想要帮忙。

“无妨,”然而夏揖山却制止了他,仿佛是不想让别人碰触自己的灵偃。

见到夏揖山这般吃力地拖动着双腿,柳梦生本是也想去帮忙,但看到方才这一幕,心里估计夏揖山同样会拒绝,便作罢了。

不过看夏揖山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忧,本来自己就未恢复,还偏偏要抱着灵偃。果然还未走出两步,夏揖山就觉浑身用不上力气,随即脚下一软摔在了地上,怀中的灵偃也一同摔落在地。

柳梦生当即一怔,王复也愣在了原地。

可夏揖山仿佛没有痛觉一般,刚一摔倒就立刻爬了起来。

“没有摔伤吧,没有摔到哪里吧?”夏揖山慌忙起身,又轻缓地将自己的灵偃抱起来,比起自己身上的伤痛,他似是更在乎灵偃是否有磕碰。

柳梦生未想到一向稳重的夏揖山竟然会如此慌张失措,虽然他知道对于夏氏弟子而言,灵偃十分重要,甚至有人将其视为与自身性命等同的存在,但夏氏的灵偃应不至于如此脆弱,而且这灵偃本就是用来与邪祟对抗的,先前在与凶猛如蛊雕这样的异兽相搏时都能游刃有余,又怎会因为摔了这一下而有所损伤?

难道是连日的昏睡影响了夏揖山的神志?柳梦生心中暗想,毕竟夏揖山曾在那黑水中泡了不知多久,兴许也受到了尸蛟的影响。

夏揖山眼神恍惚地半跪在地上,抬起微微颤抖的右手整理着灵偃凌乱的发丝。

“揖山兄,”柳梦生走上前去将手伸向他道。

夏揖山抬头看向柳梦生,眼中空无一物,有的仅仅是难以名状的迷茫。

“揖山兄……”柳梦生见了,不由大吃一惊。

夏揖山并没有握住伸向他的手,只是垂着脑袋摇了摇头,才缓缓道:“抱歉,夏某又失态了。”

“揖山兄历经这番磨难,还是尽早休养为好,”柳梦生看到夏揖山落魄的样子,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三哥?”此时一个柔弱的声音传来。

柳梦生回首望去,夏语冰正缓缓抬起头,睡眼惺忪地望向这边,小姑娘应是听了方才响动,醒了过来。

夏语冰的目光在夏揖山和柳梦生身上游移了一番,好似有点不相信一般地揉了揉眼睛,遂又立刻看向两人,才怯怯地问道:“三哥,是你吗?”

“唔,”夏揖山淡淡地应道,目光却还是落在了怀中灵偃之上。

柳梦生见了不由皱了皱眉头,心中暗想,这个夏揖山也真是的,见到自己灵偃的时候,就那般激动,还为它如此伤神,相比之下,对语冰的态度可谓是十分敷衍了。虽然可能因为长期昏迷,心智受了影响,但好歹也是险象环生、久别重逢,不应这般冷淡对待自己的小妹呀。何况若不是夏语冰,柳梦生几人也不会冒险去闯进绝音谷救他。

“三哥,你真的回来啦?”不过夏语冰却是激动地跳了起来。

夏揖山直到夏语冰跑到他面前,才缓缓地将目光从灵偃身上移开,看向眼前瘦弱的小姑娘。

夏语冰双手紧握在胸前,见夏揖山无甚回应,就又弯下腰来小声,怯怯地问道:“三哥,真的是你吗?”

夏揖山又是盯了良久,神情依旧呆滞,只是木木地应道:“嗯,小妹。”

“三哥……”夏语冰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夏揖山怀中的灵偃之后,便骤然止住了。

柳梦生不忍看下去了,便上前对夏语冰道:“揖山兄在谷里历经一番凶险,可能需要些时日缓解。”

“嗯,”夏语冰点了点头,随即转来抱着柳梦生哭了起来,“谢谢你,柳哥哥,谢谢你。”

“语冰妹妹的三哥已经安然回来了,那些怪物也不会再来了,”柳梦生没想到夏语冰会有这般举动,遂轻轻地抚了抚小姑娘的后背。

“嗯,我知道,”谁知这两句宽慰反而让夏语冰哭得更厉害了。

柳梦生有点不知所措地望向殷雪怜,然而殷雪怜也只是在一旁牵起衣袖掩住笑颜,似是不想打扰两人,又或是在怕夏语冰会忽然抱向自己。

柳梦生见状便知道现在只能靠自己来哄小姑娘了,虽然知道夏语冰是喜极而泣,但让她这么一直哭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柳梦生便抬手摸了摸夏语冰的头,道:“语冰妹妹这么一直哭下去,就看不见三哥喽。”

“嗯…反正三哥也回来了…”夏语冰呜咽道。

柳梦生一想小姑娘说的也对,反正夏揖山是回来了,虽是状态有些不对劲,但也不至于会再跑了,于是接着说道:“语冰妹妹呀,这重逢是喜事,应该笑才对。”

“可是…笑不出嘛…”夏语冰哽咽道。

柳梦生心中十分无奈,遂蹲下来道:“柳哥哥这一番辛苦可不是为了见语冰妹妹哭的,而且语冰妹妹生得这般秀气,还是与笑颜更为相称,也当是给柳哥哥的回报吧。”

“嗯,”夏语冰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然后向后退了半步,只是依旧用袖子遮住了脸庞,好像是在调整表情。

柳梦生耐心等待了片刻,就见夏语冰缓缓将袖子放下,只是脸上却不是笑颜。见夏语冰抿着小嘴,低下头揉搓着衣袖,似是在努力挤出笑容来。

至少不哭了,柳梦生见了无奈地心道。

见小姑娘实在是为难,柳梦生便开口道:“嗯,语冰妹妹呀,你要是真的笑不出来也不用勉强的,我就是那么一说,你不用这般认真的。”

说罢,柳梦生便想站起身来,谁知夏语冰忽然伸手拉住了柳梦生的袖子,低着头小声说:“等一下……”

柳梦生微微一怔,却见夏语冰缓缓抬起头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柳梦生,随即露出了浅浅的一笑。虽然这一笑很浅,但在柳梦生眼中,那笑容仿若久日阴雨后一缕破云的阳光一般明媚温煦。

柳梦生随即笑着摸了摸夏语冰的头道:“这就对了嘛,重逢就应该笑才是。”

“嗯,”夏语冰点了点头,笑得又灿烂了些。

“好啦,你也别看着了,快去把夏师兄扶起来,”一旁响起了凌酌桂的声音。

“唔,好好,”随后萧楚就走了过来。

“不必管我,先将……”夏揖山指着自己怀中的灵偃支支吾吾道,看来是想拜托萧楚先将自己的灵偃安置妥当,但奈何萧楚根本没有听进去,直接架住夏揖山的两臂就要将他从地上抬起。

不过萧楚显然是低估了夏揖山的重量,结果一发力非但没将夏揖山抬起来,反倒是萧楚差点坐到地上去。

“萧老弟,你慢点!”凌酌桂见状立马跑来帮忙,两人合力才将夏揖山扶到圆凳上坐稳。

“唔…多谢…”夏揖山直到靠在桌边才反应过来,“我的……”

话还未说完,萧楚就已经将地上的灵偃抬了起来。

“夏揖山师兄,这个放到哪里?”萧楚问道。

凌酌桂摇了摇头,搬来一个圆凳放在夏揖山身边,遂对萧楚道:“就放这上面吧。”

“哦,好,”萧楚应道,随后一鼓作气将夏揖山的灵偃搬到了那凳子上。

“轻……”夏揖山似是想嘱咐萧楚轻拿轻放,然而为时已晚,便只得转口道,“谢…谢谢…”

“师兄不必客气,”萧楚笑着道。夏揖山向他点了点头,便将灵偃放倒枕在自己膝上。

“好啦,萧老弟,别打搅夏兄休息了,”凌酌桂皱着眉头将萧楚拉开。

“凌师兄……”萧楚方才还在一脸傻笑地看着夏揖山,结果这会儿就被拉走了,显然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三哥,你没事吧?”夏语冰凑过去关切地问道。

夏揖山望着眼前的小姑娘,眼中忽然添了几分光泽,那神情仿佛是刚认出夏语冰一般。夏揖山扶着夏语冰的肩膀将她揽在自己身侧,摇了摇头道:“小妹不用担心,三哥没有事的。”

虽然方才夏揖山对待夏语冰的态度让柳梦生有点不快,但看到眼前这一幕柳梦生心中还是有点欣慰的。看来揖山兄的神智果真受了影响,但愿能恢复以往,柳梦生心中如是想。

然而还未等柳梦生替夏氏兄妹高兴一番,就瞥见门口来了三四人,其中为首的便是董允章。

倾尽兰秋唯斯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