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烟九华录

第111章 合山

“行了,别闹了,咱们还是赶快走吧,”青阳见势不妙,立刻半带命令的口吻说道。

柳梦生自然也不敢再有耽搁了,背起夏揖山就走,而杜若早就跑到前面去了。自下到这一条密道之后,来自地面的震动感便削减了不少,柳梦生明显感到青阳和杜若的气息也松缓了一些。

几人此时所在的密道不同于先前那条,没有铺放平整的砖石,地面也未经修整,乱石错落,像是刚刚依靠山体挖掘出来的一样。密道时而宽敞时而狭窄,而且大部分都很低矮,杜若和青阳两人虽然不觉得什么,可柳梦生就不同了,本来自己在这密道里就得弯着腰,现在还得背着夏揖山,更是需要压低身子。然而纵使柳梦生十分小心留意了,可在行进过程中还是时常让夏揖山的脑袋撞上密道上方的岩石,这让柳梦生心中觉得十分过意不去,每一次都会在心里默默地道歉。然而之后的密道仿佛是在跟柳梦生作对一样,不仅愈发低矮,还时常高低起伏,甚至有的地方只容一人爬过去,有时候柳梦生不得不停下来想些办法才能将夏揖山拖过去。

不出多时,柳梦生就已经被整的十分狼狈了。眼见自己距离前面的青阳越来越远,柳梦生只得喊道:“小师姐,慢点,等等我。”

青阳回头看来,见他已然落下了不少距离,便问道:“怎么?你这么快就累了?”

柳梦生心道,这么低矮的地方也就适合你们两个小个子穿行。

自然柳梦生不是不会把心中所想说出来的,遂指着夏揖山道:“他太沉了。”

青阳眉头浅聚,看着柳梦生两人仔细打量了一番,似是在估量自己的法术有没有失效,随后便扬声道:“好吧,我们走慢一点。”

虽然青阳是对着柳梦生说的,但显然是让杜若听的,杜若闻言自然是不敢再往前走了。

“多谢小师姐,”柳梦生顺嘴说道。

“少来,你最好还是快一点,”青阳转过身去。

“是是是,”柳梦生终于得以暂歇,稍微舒展弯曲已久的腰身之余,柳梦生才发现几人所在的这条密道中虽然没有了那种莹莹发光的玉石板,却也无需灯火照明,想是离山体表面极近,密道的一侧和上方的岩石间不时会有大小不一缝隙或是缺口通向外面,宛如开了一扇扇小石窗,又恰逢白天,缕缕阳光斜入,凭借这光亮足以在密道中行走。令人不由感慨这些小石窗之妙用,不仅可以采光,还可为密道中通风换气,只不过这些小石窗却也带来的一些问题。

“这条密道怎么这么难走?”柳梦生好不容易一边匍匐前进一边将夏揖山从一处岩石下方拽出来之后感慨道。

“恐怕再过不久,这密道会更难走,”青阳掸了掸身上的土。

“小师姐何出此言?”柳梦生问道。

“自己看喽,”青阳信手一指。柳梦生一眼看去,发现几人方才通过的低洼处此时正有黑色的流水从岩石间的缝隙不断涌进密道里来。

“小师姐,咱们还是动作快一点吧,”柳梦生心中一沉,之前太过关注晃动崩塌的山石,却把这黑色的流水给忽视了,如今看来这山谷中的水势还在不断上涨,几人若不行动快些,很有可能会溺死在这密道里。

“这还用你说,”青阳瞥了他一眼,似是在怨他方才耽误时间,未等柳梦生再有言语就转身向前去了。

“哦,”柳梦生见状立刻背上夏揖山跟了上去。

走在最前面的杜若虽然一直没有说一句话,但明显加快了前进的脚步。然而几人还未走出百步,就见青阳忽然一停,柳梦生差点撞上,遂问道:“小师姐,怎么了?”

“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青阳叹气道。

柳梦生一停心中有股不祥的预感,越过小丫头的肩膀向前看去,只见前方有一处低洼的地方已被黑水淹没,将前路完全封死了。看样子纵使三人尽量加快了脚步,显然也比不过水势上涨的速度。

“怎么办?”久未开口的杜若终于忍不住了。

“还能怎么办?闭气游过去呗,”柳梦生想当然道。

“可是这下面的路有很长,一口气游不过去的,”杜若道。

“你怎么知道游不过去?”柳梦生道。

“这条密道我来去走了不下百次,早就了如指掌了,这里面每一块石头我都能认得出来,”杜若像是憋了很久,现在一下子爆发了一样地说道,“这下面少说也得有几十尺,中途还要从一个石洞中钻过去,不说咱们能不能憋气过去,你背上那人估计连十尺都撑不住吧。”

柳梦生一听确实有几分道理,夏揖山正处于昏迷之中自然是不会主动闭气的,况且就算是他自己也没有自信能在水下行动那么长的距离。不过也并非毫无对策,柳梦生转向青阳道:“小师姐,你之前不是施展过那个什么避水术嘛?”

“那个法术我从来没给别人施展过,不知道灵不灵验,”青阳摇了摇头道,“再说你忘了,这黑水与那条黑蛇渊源不浅,最好不要轻易触碰。”

回头望了望身后,方才通过的那一段密道的低矮处果然也渗入了不少黑水,柳梦生盯着那一汪黑色的水面不由自言自语道:“再这样下去,那我们岂不是要……”

话还未说完,那一方黑水之上忽然泛起了阵阵涟漪。柳梦生一怔,还未来得及思索就发觉脚下的山石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了。虽然之前也一直在经历山体的震动,但这一次却是从未出现过的震感,或者说是从未发生过的震动方向。

柳梦生急忙蹲下准备应对这股突变,却发现比起上下浮动的震感,好像脚下的岩石更像是在左右摇动。

“这密道不会正在移动吧?”柳梦生一念闪过,随即密道像是应验了他的想法一般忽然向一侧摆去。

密道中的几人自然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柳梦生当即向后一仰与夏揖山一同重重地撞在了岩石上。柳梦生本能地想起身,但却感到后背吃痛,又碍于密道剧烈的晃动,只得暂时躺在地上。

这密道居然真的会移动?难道是有机关暗藏?前面怕不是还会有岔路吧?柳梦生在心里琢磨,不由感慨这密道设计之巧妙。几人来到这里之后从未遇上过这般强烈的震动,所以柳梦生不认为这是因为那两条大蛇搏斗而引发的。

“哎呀!啊!”杜若吃痛的连连惨叫声也响了起来,想是也跌得不轻。

这小子居然也会中招,还信誓旦旦地说对这里了如指掌,柳梦生听了有点幸灾乐祸,但随即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不对啊,要是这密道真的会移动的话,杜若不应该不知道的啊。

想到这里柳梦生连忙双手撑地,此时也能稍微适应震动的幅度了,于是柳梦生就撑着自己侧身过来,却见青阳正坐在他眼前面向对侧的石壁一动不动。

“小师姐?小师姐你怎么了?”柳梦生唤了两声,但青阳并没有回应。柳梦生见状心道不妙,“这小丫头不会是撞到头了吧?”

迅速翻身,柳梦生半跪在地上,伸手扶住青阳的肩膀摇了摇,着急地问道:“小师姐,你没有撞到哪里吧?”

不料青阳回首看来,却是一脸激动的神色,仿佛是发现了宝物似的。青阳抬起雪白的小手,指向一处石窗之外,兴奋地说道:“你看,你看,这个山在移动。”

柳梦生一愣,才恍然明白过来,自己脚下山石晃动哪里是因为密道在动,分明是整个山都在移动。想来小丫头会这般激动,必定是认为眼前的景象是出自她那位苏公子的手笔。

透过石窗向外看去,虽然有所预料,但亲眼见到之后,柳梦生还是难以压抑心中的惊讶,只见对侧的山壁确实在以可观的速度向这边不断地靠近,向远处望去,整个山谷的宽窄已然缩减了大半,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竟然有合拢之势。

柳梦生想到之前青阳问过苏拭珩可曾一剑开山,如今又见识到他将两座山合二为一,看来之前此人也并非单单以蛮力分开山岳,那一剑开山之说的传言也只是看到了事情的表象而已,只是柳梦生实在是无法想象苏拭珩究竟是用何种方法才能驱动这么庞大的山岳。

不过,惊讶的心情平复之后,柳梦生就开始暗暗叫苦了,这几日他没少费心思在这山谷中探查,几乎是将这附近的地形都摸清楚了,即便是在密道中穿行,柳梦生也能大致推算出几人前进的方向。只是如今山体异动了位置,地形自然也会跟着改变,看来之前的努力算是白费力气了。

即便是一整座山都在移动,山体各部分的易动程度也并不齐同,柳梦生发现几人经过的那一端移动得更为明显,甚至有的部分看起来已经同对面的山体接触到了,黑色的水流也因此被阻断,变得不再湍急。

不出多时,远处的山体已然合拢,将湍急的黑水完全截断,密道里的黑水也因为外面水势下落而流了出去。而密道中的几人或是惊讶或是激动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直至山体停止了晃动,才回过神来。

“没想到你那位苏公子的传说居然是真的,那么雄伟的山峰就这么轻易挪动了,还是两座,”柳梦生感慨地站起身来,将手伸向坐在地上的青阳。

“那是当然了,”青阳一脸骄傲地拉着柳梦生的手跳也似的站了起来。

如今柳梦生倒也能稍微清楚小丫头为何会崇敬苏拭珩了,只是对她那般几近痴迷的憧憬还是不能理解。不过眼下也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柳梦生回头一看杜若还呆坐在地上,便走过去道:“起来啦,震动已经停了。”

“哦,”杜若木木地挠了挠头,然后无视了柳梦生伸出去的手,自己慢慢地爬了起来。

柳梦生乘此机会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来时的那段密道已经因为山体易动而变得极为狭窄,恐怕就连杜若也难再钻进去了,既然回路已断,几人也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那位夏氏师兄怎么样了?”青阳问道。

“那是老样子,不知道几时才能醒来,”柳梦生无奈地回道。方才他就已经查过夏揖山的情况了,虽然山体晃动的时候两人一同撞向了岩石上,不过都没有撞到要害,而夏揖山自然还是先前那般要醒不醒的样子,呼吸均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很稳定,暂时不用担心。

“咱们还是早点动身吧,不然你的苏公子下一次施展神威的时候,没准一不小心就把咱们也埋了,”柳梦生望着化为一体的两座大山,除了较高处的山峰以外,已然结实地化作了一面山壁。

“苏公子才不会那么粗心呢,”青阳十分自信地说道。

几人再次上路,柳梦生在心中暗自思索,虽然两座山峰合拢截断了黑水,但看之前其水势之汹涌,若是简单拦截恐怕早晚还是会涨过山壁。也不知道苏拭珩在王延守众人的围攻还有两条大蛇相搏的波及之下,能否还有余力疏导流水。想到这里,柳梦生不由喃喃道:“也不知道能挡住几时?”

“小师弟是有什么顾忌嘛?”青阳似是听见了。

“嗯,没什么,”柳梦生回神掩饰道。

“哦?”青阳怀疑地看向柳梦生。

“真的没有啦,”柳梦生表情尴尬地说道。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喽,”青阳转回头去却见前面的杜若停在了那里。

青阳皱了皱眉头,柳梦生见她不想开口,便先问道:“杜若小友,你怎么停下了?”

“奇怪,”杜若盯着前面挠了挠头。

“怎么了?不会是前面的密道被堵上了吧?”柳梦生见状便知道前方有异样。

“这个…好像…”杜若支支吾吾。

“到底怎么了?”柳梦生着急地问道,他站在最后面看不到前面的情况,要是前路真的被堵上了,那几人岂不是要困死在密道中了?

杜若转过来,犹豫了一番,才指着前面的密道说道:“这个好像不是我走过的密道。”

倾尽兰秋唯斯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