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力系统从神雕开始

磁力系统从神雕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好不要脸

清晨,洪凌波从香甜的美梦中醒来,她伸了个懒腰。师父不在身边,每天心情都自然好。

一个人,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可不用瞧别人脸色,心情不好还可以打杀些看不顺眼的货色出气。

她太喜欢这种生活了。

李莫愁派她去长安杀一仇家,事毕,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前往古墓派的路线,却找了将近十天没找到。她也不急不恼,信马由缰在这一带转悠,竟然一路到了商州。

到此地之后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已经走过了,便打算住一晚,次日启程折返,寻找古墓踪迹。

多耽搁一会是无妨的,只要能拿到古墓派玉女心经,到时候回去就能向师父交差,不至于挨骂被罚。

或有意或无意,洪凌波出来已经超时至少半个月了。

起床就看到摆在床外小桌子上的剩饭剩菜,放了一晚,屋子里都是冷掉的鱼汤味。她的好心情一扫而空,正准备穿上衣服出去训斥一顿店小二,眼神一瞥桌子旁边坐了一个高大人影。

她的心一下提起来,透过薄薄的蚊帐,她凝神注视那道人影。

这……怎么有点像师父……

洪凌波眨了眨眼,再次确认……真的是师父……自己的枕在手边的两把长剑怎么落到了师父手里?

她吓了一跳,惊慌失措下都忘了去想李莫愁怎么会在这里,满脑子只念着这下完蛋了,自己拖延时间这么久,玉女心经没拿到手,还被师父在商州抓住,这下可真是死得透透的了!

原来长安在古墓和重阳宫西面,而商州在重阳宫东面数十里,该说不说,洪凌波这方向感确实离大谱了。

不管怎么说,躲肯定躲不过了,洪凌波咽了口唾沫,低声喊道:“师父,您来啦。”她可不敢说“您老人家”来了,敢拿“老”字往李莫愁身上招呼,李莫愁就敢拿拂尘向她招呼。

端坐在椅子上的李莫愁这时才回过神来,她睨了一眼隔着蚊帐坐起身来的洪凌波,仔细端详了片刻,才道:“洪大小姐,你玩得开心么?”

洪凌波吓得寒毛直竖,顾不得体面,慌忙爬起来,光滑的膝盖跪在坚硬的实木地板上,连磕了两个头:“师父,弟子在长安杀了那仇人一家,便想去古墓找玉女心经回来让您开心,谁知……谁知却迷路了,去古墓的路让人真是好找!”

若是平时的李莫愁,这便要戳破她借着找路,出工不出力瞎晃悠浪费时间的事,但这次李莫愁却懒得计较,尽管她全程跟随,早已将洪凌波的行程看在眼里。

李莫愁又看了看洪凌波明晃晃的身子,觉得有些不对劲,再一抬头,见到了挂在床头架子上的白绫,冷笑道:“我说你这两年怎么像是缩回去了,原来你法子倒不少。”

洪凌波脸色腾地一下就红透了,直红到耳根子,她低头不语,又羞又臊,又忍不住感到些许痛快。

她咬住了嘴唇。

李莫愁懒得多说,道:“起来吧,马上穿束整齐,我要你去做一件事。”说完顿了一下,李莫愁补充道,“那种东西就不用勒了,早晚勒成丑八怪,辱没我李莫愁的名声。”

洪凌波以最快的速度穿戴好,连粉黛也不敢擦,生怕耽搁了时间,惹李莫愁生气。幸好洪凌波也就十七八岁年纪,不描眉擦粉也是大美人一个,李莫愁看到她这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一股莫名邪火冲上来,被她强自压住,只是冷冷地瞪了洪凌波两眼。

洪凌波浑身都有些僵硬,勉强从苦涩中挤出一点笑容,道:“师父,咱们走吧……”

李莫愁一言不发,当先而行。

洪凌波结算了客栈费用,牵着马跟在李莫愁后面。

走了一段,拐上大路,两人翻身上马,李莫愁慢悠悠地前行,忽然问道:“凌波,你今年多大了?”

“再过两个月满十九了。”洪凌波老老实实答道。

“十九,”李莫愁点点头,“也该到嫁人的年纪了,你说是不是?”

“是……”洪凌波听得莫名其妙,行走江湖过的是打打杀杀的日子,嫁人就要相夫教子,除非恰好嫁给江湖中人,夫妻俩一块出去打打杀杀,否则嫁人跟退出江湖也差不多了。她念头一转,心想怕不是在考验她,连忙道,“凌波不想嫁人,就想陪着师父,师父走到哪,凌波就跟到哪,江湖上那些臭男人,嘴巴一个比一个大,武功却一个比一个草包,我可瞧不上,还是跟着师父好多了。”

这番话半真半假,若是嫁给武功平平的莽汉,洪凌波确实不愿意,还不如快意江湖来得逍遥自在。可若是嫁给武功高强的翩翩公子……傻子才不愿意。只是这后半句,洪凌波可不敢说出来。

李莫愁笑了一下,道:“咱们做女人的,不管漂泊多久,总还是希望安定下来;不管本事多强,总希望找个比自己更强的,好有个依靠,女儿家嘛,心思总是这样的。”

这番话跟李莫愁平时的性格完全不同,要知道前不久洪凌波才跟李莫愁在山西一带击败不少武林人士,那是李莫愁睥睨群雄,一把拂尘无人能敌,不行就加上冰魄银针,很多成名多年的好汉都吃了大亏。

前不久才如此强横,转头就说总归要找个男人安定下来,听得洪凌波一愣一愣,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她想了一下,还是说道:“师父,凌波就想跟着你,男人有什么好,都是师父的手下败将罢了。”

李莫愁耐心渐去,干脆把话半挑明了,道:“寻常时候确是如此,若能遇到良人,也不是不可以考虑。我年纪大了,遭逢不幸,早已死了这条心,你却还年轻,模样俊俏。若是遇到青年才俊,不妨放下身段,多看看别人的好处,不要总念着别人的坏处,你懂么?”

洪凌波被李莫愁这番话说得感动莫名,她从小身世孤苦,见惯了冷眼,性格也学着李莫愁多了几分偏激,此时乍被关心几句,心神激荡,两行热泪淌下,她忙眨了几下眼睛,深深吸气。

“师父,”洪凌波低声道,“您把我带大,我一生一世报答您的恩情都不够,嫁给别人,谁来陪您?您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啦。”

李莫愁心道这徒弟心思倒不坏,略感欣慰,但大计要紧,耽搁不得,便柔声:“你有这份心就好。”

说罢贴近洪凌波,附耳叮嘱一番,洪凌波先是摇头,而后再摇头,脸色通红,犹豫了好一会,才缓缓点了一下头。

李莫愁催马疾行,很快就将洪凌波一个人丢在了后面。洪凌波不时回头看向后面大路,低头盘算着什么。

薛恒一早就醒了,听到对面房间传来小声动静,他也懒得理会。

昨晚搜出李莫愁的冰魄银针和其它暗器以后,确定不会中毒的情况下,将新学的三套剑法都一一在李莫愁身上反复试验了一遍。

最终得出结果:劫剑打败李莫愁,需要到50招以后;软剑剑法因为没有合适的软剑,用起来不够顺畅,有些思路无法实现,因此需要在70招以后才能打败李莫愁,以上两套剑法随着李莫愁对其越来越熟悉,想要打败她需要的招数越来越多。

最后软剑剑法需要100招以后才能打败李莫愁,显得有些鸡肋了。如果能打造合适的软剑,薛恒有信心在30招以内击败李莫愁,这套剑法很有些怪招,就是因为剑不合适,用不出来。

而独孤九剑嘛,不管什么时候,击败李莫愁都只需要一招。

前两套剑法李莫愁还能看懂,并且逐渐从自己的武学招数找想出一些破解之法,自信若是冰魄银针在手,未必没有一斗之力。

但每次只要薛恒那招怪招一出,李莫愁就莫名其妙落败,连续几次都一样,搞得李莫愁以为薛恒在使妖法。

连续多次遭遇这无比奇怪的一剑后,李莫愁已经不再把它划为妖法,虽然仍旧看不懂,但大受震撼,内心里其实已经将其推崇为天下第一等的高明剑法。

但薛恒感到有些失望,劫剑剑法不如他想象中强力,目前还占用了一个任务数,挤占了一部分程度的算力,亏了,就不该学的。

但目的已经达成,薛恒干脆利落地放了李莫愁,他知道以李莫愁争强好胜的性格,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如果不放她,一是带着也不方便,李莫愁武功不低,不点她穴道不行,但她一个女人,吃喝拉撒自己又不好意思守着;另一方面万一李莫愁穴道哪天不小心冲开了,悄悄给自己一掌或者扎自己一针,那也有好受的。

薛恒又施展了几手高明武功,只是刻意抹去了一些自己的武学印记,比如降龙十掌保留掌力而变化了出掌方式、空明拳打得尽是实招,虽然变化少了许多,但威力增加不少。

李莫愁越看越心惊,没想到眼前这少年剑法通神已经很可怕了,还会这许多高明的拳法掌法。她行走江湖多年,如果不是自认武功没学到家,也不会一直惦记着古墓派的玉女心经。也因此她才会练赤练神掌、淬冰魄银针,以补足武功的短板。

因此看到薛恒露的这几手武功,感到十分眼热,虽然被薛恒放走,念念不忘。自己拿着洪凌波的双剑回到客栈,在洪凌波床前愣愣坐到天明,一点睡意都没有。

而薛恒回到客栈,在对现有武学进行梳理以后,看着武学面板发起了呆。

武技整体修炼进度:

降龙十掌修炼进度95%

弹指神通修炼进度95%

空明拳修炼进度82%

九阴真经修炼进度75%

落英神剑掌修炼进度62%

左右互搏修炼进度10%

两仪劫剑修炼进度15%(+3)

已修炼完成武技:

九阴软剑剑法

独孤九剑

只有两门武技修炼完成,但拿来行走江湖完全够了,独孤九剑是超一流的剑法,软剑剑法离了软剑,威力减半。

愁眉苦脸看了半天,又想起李莫愁的大长腿、洪凌波的白绫……回过神来,薛恒干脆把被子一扯,兜头呼呼大睡。

直睡到日上三竿,才施施然起来,洗漱完毕吃了早饭,骑马往重阳宫方向而去。这附近的人们都知道重阳宫,一路上问路方便得很。

行到中午时分,只见前方孤零零的一骑黄马,马上坐着一身材窈窕的道姑,挽着道髻,露出雪白的脖颈。

擦肩而过时薛恒转头去看,见这道姑四十余岁年纪,脸皮略微有些松弛,肤色白得像发面馒头,既白又粗糙,眉目间略带一丝煞气。

道姑瞪他一眼,低声骂道:“好不知廉耻!”

薛恒也直呼晦气,翻了个白眼,一夹马腹,提速而去。本以为顺道又看个美女,没想到是“背影杀手”。

行不多时,前方又出现一个黄袍道姑,骑黑色骏马,身段窈窕,不快不慢行在大道上。也是一样的雪白脖颈,挽着道髻。

这次薛恒学聪明了,两人擦身而过,他目不斜视。

“诶诶诶,”谁知后面那道姑说话了,她大声喊道:“少侠等一等!”

薛恒听她声音耳熟,回头一看,正是洪凌波。薛恒勒住缰绳,青馰在原地转了两个圈才肯停下来。

洪凌波赶到,冲薛恒甜甜笑了一下,长相酷似倪妮的她嘴巴有点大,眉目间英气十足,笑起来的时候那股英气如冰消雪融般不见了,令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薛恒心道:若不是昨晚见你拔剑动手的样子,真猜不到你是李莫愁的弟子。

但他面上并不表露出来,只是点头道:“姑娘何事?”

洪凌波这时也认出他来了,昨晚她尤其多看了薛恒两眼,这下一看就感到眼熟,进而想起昨晚也住在一家客栈里。她笑道:“少侠可是去重阳宫么?”

薛恒这身武功,面对洪凌波倒懒得隐瞒自己行程,道:“是要去重阳宫。”

洪凌波道:“这路上强人不少,还有冒充重阳宫道士出来行骗的,少侠能捎带我一程吗?”

薛恒心下好笑,按照他的印象,重阳宫对李莫愁向来没有好脸色,前些年还组织过人手围剿李莫愁,那时候洪凌波还小,于是问道:“你去重阳宫做什么?”

洪凌波理所当然地说道:“重阳宫是天下玄门正宗,我们修道之人嘛,总想去看一看,拜一拜重阳宫的三清,这是再正常不过了。”说罢她话头一转,柔声说,“我瞧少侠一个人孤零零的,咱们结伴而行,路上也有个人解解闷,你说对不对?”她眨了眨眼,当先而行。

走了小半个时辰后,薛恒开始怀疑洪凌波是不是故意走到前面的。

曲线柔美的身段随着马蹄上下而不断起伏,取了白绫以后,侧后方也能看到一弹一弹的……丝丝缕缕的淡淡香气随着迎面的微风拂过来……

洪凌波主动找着一些话题,两人有一茬没一茬闲聊,聊几句洪凌波便捂嘴娇笑。薛恒信心大增,感觉自己真的很有幽默细胞。

两人速度放缓,后面那个白面道姑可就赶上来了,路过时她回头看了两人一眼,见两人有说有笑,她脸色一沉,又低声啐道:“好不要脸。”

是北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