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邪妃之魔君大人别逃了

第3章 原来是选秀女去了

因为沈鸢霄住处过于偏僻,简直就可以从将军府划分出去,那园林也不常有人来,所以几具尸体都是第二日仆人打扫时才发现的,他们东猜西想,怎么也想不到凶手竟是他们口中的废物三小姐。

此时的三小姐正在摸清自己身体情况,体脉经络,看能不能疏通其中,好换得更大的生存机会。

沈鸢霄之前生活的世界,也需要灵力,只不过灵力都是天生的,并不需要后天修炼,所以沈鸢霄才鹤立鸡群,力大无穷,她出生时的灵力就是国家中数一数二的。

如今,原主不能修炼灵力,她只能凭自己以往有过灵力的感觉去摸索其中的奥妙。

沈鸢霄盘腿端坐在长榻上,闭着眼睛,平抚眉头,眼角带着丝丝桃红,眉如远黛,唇似火,嫩白雪肤,她很漂亮,不知道五姨娘怎么想的,竟然没有毁掉她这标志模样。

丹田突然一阵燥热,沈鸢霄惊讶发现,她本身的灵力竟然带来了!

难怪当时跟那群侍卫动手时,她还能以一当十。

她暗中发力,运着自己的灵力向全是经络疏通一遍。

沈鸢霄的经络坑坑洼洼,她运着灵力对其进行滋养,原主被下药了六年,从她十岁开始。

四岁时,沈鸢霄在修炼方面便展示了超高天赋,曾被一度认为天灵国第一天才,连皇子皇孙都被她万丈光芒所遮盖。

五姨娘跟其他姨娘斗来斗去,终究是坐上了正妻之位,便可以与沈鸢霄接触,甚至在将军府内一手遮天。

十岁那年,沈鸢霄掉入龙潭泉,上古时期的阴河,一直保存至今,冰冷刺骨,蓝阶武士掉下去都能截肢废灵力,当沈鸢霄被捞上来时,皇家太医也冲冲赶来医治,她竟完好无损。

五姨娘咬牙切齿,开始暗中给沈鸢霄下慢性毒药,一年时间,她便在修炼上没有任何进步,两年时间,她的灵力竟开始倒退,三年时间,她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四年时间,她已经不能再修炼了,直到现在。

大家都只以为,这是十岁那年掉进阴河的后遗症,连原主的父亲都未曾怀疑。

沈鸢霄想着这些,只为原主感到可惜!一代天才,竟葬送于后院妇人手中!

经络滋养需要许久时间,沈鸢霄连饭都没吃,一天一夜便过去。

她的那团灵球已经变小许多,因为全都补进了这些年被损伤的经络中去。

等再睁开眼时,只觉得眼快耳亮,吐纳之间,浑身精气饱满。

这本就是一具天赐的修炼身子,现如今被她修复好了,这六年来没有灵力滋润的身体,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吸收世间灵气来进行修炼!

沈鸢霄只觉得一丝丝一缕缕清凉的灵气,从耳鼻眼口灌进自己的身体里,丹田越来越热,她浑身散发着赤光,随后是橙光,再然后是黄光,如九天之下的飞虹,她一路闪着光彩,直到身体被蓝光包裹,才趋于稳定。

她继续坐在长榻上,修炼晋升得太快,她得牢固基实,毕竟,她是天才,她可以走得更远。

又是一天一夜,沈鸢霄已经两三天没吃东西了,虽说修炼之人,半个月不进食都行,但沈鸢霄就贪吃。

沈鸢霄一直待在小隔间里面,早就让竹兰不要来打扰自己,所以,这些天,她还不知道竹兰在干嘛。

抱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沈鸢霄终于踏出了门。

小院子收拾的很干净,竹兰正在竹筒流水处接水。

院子里有一口井,可太深了,原主便自做了一个抽水泵,再用竹筒引水。

一个无法修炼,一个不过赤阶,划分这么深的井,其心,真黑!

听见声音,竹兰忙转头瞧过去,甜甜地喊了声“小姐”。便提着水往隔壁原主与竹兰一同搭的土灶走去。

这土灶,也只有当她们有食物原材料时才能用,否则也只能去问着厨娘施舍些。

昨儿个她去厨下拿饭食,刚巧见到一小厮在扔坏掉的面粉,她悄悄跟过去,见没人,马上揣进怀里就走。

竹兰细细筛选了那团面粉,将坏掉的扔出去,其实也还能吃。

她将选好的面粉铺在太阳下晒,晚上收起来,第二天便能吃了。

竹兰想要做些面条,晒干好保存。

沈鸢霄不知道这些,她走到竹兰身边,瞧着木板上的面粉,便问道:“这些面粉是哪里来的?”

竹兰:“是昨天我趁小厮丢掉时,拾来的,坏的我已经扔了,昨天我还晒了一晒。”

她说着欣喜,像是捡到了什么宝,迫不及待地想要于三小姐分享。

沈鸢霄听着,脸色一僵,这将军府,果然该灭了!

她好歹也是堂堂嫡女三小姐,竟然需要去吃别人扔掉的东西,瞧竹兰的语气,看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并且原主也默许了。

沈鸢霄不是吃不得苦,要是吃不得苦,她早就被神威枪法淘汰了,她只是见不得,跟她长得一模一样,连名字都一样的原主,竟然过得如此悲惨!

想着,眼眶便有些红了。

大家同为天才,一位被害,一位光辉灿烂。

她好恨啊!

恨不得现在就能杀了那个狠毒的女人。

不知道这府中的人,是被迫,还是见她失势便都来踩一脚,就等着她算清这笔账吧。

可该吃饭还是得吃。

沈鸢霄含泪吃下三大碗,吓得竹兰不知道该怎么办。

吃完饭便在院子里走走,这里偏僻,所以高树多,院子虽小,可树荫不少,她在树荫底下走走停停,随后搬来一张躺椅,她要在外面小憩一会儿。

闭着眼睛,她其实也没睡,就想着之前和以后的事。

她刚到这里时,的确听到和看到那两个嘲讽她的女子,为什么现在没瞧见人了?

想到这里,她喊了竹兰一声,“竹兰!”

竹兰正打扫着屋里,提着扫帚探出一个头,“小姐找奴婢有何事?”

沈鸢霄:“你最近可见过二小姐和四小姐吗?”

竹兰:“奴婢近来没有见过二小姐和四小姐。”

沈鸢霄:“哦。”

竹兰:“小姐忘了吗?最近是皇帝选秀的日子,将军府适婚的女子都去了,只有小姐没去。”

原来是这样。

罗家擂台赛还有三日,她每天都在勤练神威枪法。

如今沈鸢霄已是蓝阶武士,身体素质比之前不知好了多少倍,枪枪有力,残影莫辨,直看得别人眼花缭乱。

这天,她穿上唯一一件黑色劲装,束这高马尾,额上碎发显得她略带稚气,她没有枪,打算去罗家要一把。

赵白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