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金钱帝国

大明金钱帝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口服,更要心服

“铁锤,这都七月了,你们今年该不会就这样拆来装去吧?”

早上五公里跑完,魏安国一边擦着自己的爱枪,一边调侃同样在擦枪的铁锤。

到于雷虎,还在搭建的简易营房呼呼大睡呢。

“呵呵,昨天我们已经全部通过考试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也能进行实弹射击训练了。”

魏安国扬了扬嘴角:“哦,这倒是个好消息,咱们上次说的比试什么时候比?”

自己这边熟悉老虎1式都快有半个月了,大家早就不耐烦了,想要看看家丁们手中带着线的枪管到底有什么能耐。

铁锤一脸愁苦:“老虎给咱们订的标准是100米内90环为及格,也不知道这些兔崽子什么时候能达到。”

本来很沉闷的一个人,跟着这些汉子混的时间长了,再加上雷虎的影响,现在已经乐意多跟别人说几句了。

魏安国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90环?就凭你们这些新兵?我老魏都不敢说自己能保证90环。”

这倒是实话,他拿着老虎1式,也只有手感特别好的时候才能打出一枪10环,但连续十枪打90环,他还真不能保证每次都能做到。

“没办法,先练着吧。反正我手下这六十个人,最后达不到标准的12个人就只能转到护卫队去了。”

如果说家丁队是甲种部队,那么现在雷家的护卫队就是乙种部队,现在也有三四十个人,都是家丁队开始进山轮训之后,招进来的流民青壮,负责着雷家庄子和作坊的安全。

不管是训练,还是待遇,都比不上现在的家丁队,武器也就是一把长矛加腰刀。

魏安国嘶的一声:“铁锤,少爷有没有说,咱们这边到底怎么安排?”

这也是魏安国心里没底的原因,一直到现在,虽然他们和家丁在一起训练,吃的也一样,但不管是衣服,还是其它装备,一直都没有给他们配齐,连用的火枪都分出了两种。

他们自然是眼馋家丁队的待遇的,一直认为以自己的水平,至少要混一个家丁队的级别,护卫队那种纯纯的看门狗,他们打心眼里就看不起。

老虎将擦完的枪收起,答道:“怎么安排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二十个人,一个班多了点,两个班又少了点。麻烦啊。”

魏安国有心想多问,对方却是直接向靶场另一边去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两边的训练都已经开始,他有心想去看看老虎2式的射击情况,下面却有兄弟叫他:“魏大哥,帮我看看,我这枪打不响了。”

魏安国接过对方手中的火枪,扫眼一看,嗯,枪的外表擦得光光亮亮的,看来这群兄弟还是蛮爱惜的。

拉开枪拴一看,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枪膛里面已经是厚厚的一层火药残渣,再看看枪管,也是这样。

这要是换作以前用的那种火枪,怕是早就炸膛了。

“这枪废了。”

将枪扔给兄弟,魏安国肯定的下了个结论。

将其它兄弟都叫了过来,将他们手中的枪一支支的看过,里面都是厚薄不一的残渣。

看着这些枪,魏安国就有点后悔了。

“他娘的,咱们好不容易遇上个大方的东家,天天只顾着拼命打,这么好的枪,居然就这样打废了。”

这要是换他们以前,一个月都捞不到几次开火的机会,这枪至少可以打上三五年。

但雷虎扔了一大堆子弹给他们,也从来不限制他们怎么玩,这些家伙都打疯了。

两人一支枪轮流着来,一天怕不是要打上上百枪,结果这么好的枪,半个月就给他们折腾残了。

一伙人唉声叹气,刚起床不久的雷虎打着呵呵欠走了过来:“什么废了?”

魏安国脸皮发涨,将一支枪递给雷虎,心中满是不安。

他也想得出来这种枪的价值,自己这些人这么短时间就将这些枪打废了,雷虎怕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了吧?

雷虎却并没有发火,只是在那里嘀咕他一些听不懂的话:“膛压这么低,打的又是铅弹,怎么也不可能只有千把发的寿命吧。”

一边嘀咕,一边在旁边的桌子上找了个东西,开始拆枪。

这东西是跟着枪一起发下来的,魏安国他们只知道铁锤那些人拿它们来拆装火枪。

对他们来说,这些东西就是累赘。

“你们以前从来不保养火枪吧?”

雷虎的话一出口,马上就有人反驳:“谁说的,咱们每天都擦呢。”

雷虎也不生气,淡定的说道:“既然每天都擦,那为什么枪膛里面的残渣这么多,都从来没有清理过?”

魏安国无语,以前他们的火枪就是在拿块布擦一擦,药池里面用嘴吹一下,谁敢拆开来擦?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从来没有想过枪支还要拆开保养的。

雷虎一边拆枪,一边嘲讽:“你们还自称为老手,我还以为你们知道怎么保养枪支。

铁锤那边学习保养枪支的时候,你们还在那里说风凉话,原来不是知道怎么保养,而是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学拆装火枪吧?”

一番话说得魏安国等人脸皮发烫。

当时他们起哄,对铁锤那批人说风凉话的时候,雷虎可是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现在狡辩都狡辩不过去了。

这枪上的长积垢,雷虎折腾了半个时辰才清理干净,之后将击针弹簧在手里捏了捏:“材料还是不行,要换了。”

回到营房,取来一盒新的弹簧,重新将火枪装上,再递给魏安国:“试试。”

魏安国熟练的装弹,瞄准,射击。

现在这支枪,已经没了前两天他使用时的那种生涩感,几乎比新枪到手的时候更顺滑,更得心应手。

他开始还以为,火枪越打感觉越不好用,这不过是火枪不断使用之后的正常现象,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这群人根本没有精心保养的念头。

他们所谓的保养,就是拿布随便擦一擦,可在雷虎手中的保养,是拆开来清理每个零件,检查它们的状态,再仔细的上好油,细心的组装到一起。

他不是傻子,马上就醒悟了,为什么雷虎明明知道,却从来不提醒他们。

如果按照魏安国自己的想法,他们是用惯了火枪的,即使雷虎提醒了他们,他们就真的能听进去吗?

按说魏安国他们现在吃雷虎的用雷虎的,雷虎如果强行命令他们,他们可能会出于照顾雷虎的面子,装模作样的敷衍一下。

但到了战斗的时候,火枪就是保命的东西,这种装模作样,就有可能害死他们,结果就是害死雷虎自己。

“今天的结果你们自己也看到了,幸亏是在靶场上出现枪打不响的情况。如果是战斗的时候,枪打不响了,或者炸膛了,结果你们自己去想。

到时候你害的就不是你自己一个人,而是整个队伍,甚至还会将我拖下水。

所以从今天起,所有人都要认真保养自己的火枪,所有人还要互相监督,谁要是敢像今天这样,将枪打得接近残废的壮态,马上给我滚去护卫队。

长矛和腰刀上一次油可以管一个月,允许你偷懒。”

明明是一个笑话,却没有一个人敢笑。

所有人都将子弹塞进了自己的口袋,老老实实的走到桌子面前,开始用工具拆自己的火枪。

魏安国则是崩着一张脸,紧紧的在后面盯着,看着谁毛手毛脚的,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对比这边的热闹,铁锤他们那边的准备时间就长得多。

射击之前,所有人都在老老实实的检查自己手中的火枪,然后铁锤又一个个的看过去。

直到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将子弹塞入枪膛,一个个的开始瞄准前方的靶子。

这时候还不能射击,铁锤又用他从魏安国和雷虎那里讨教来的办法,一个个的纠正他们据枪的姿势。

就这样,举枪,据枪,收枪来回练习。

一直到所有人运作一气呵成之后,铁锤才下令站在第一位的李长生试射。

魏安国这边,此时却不敢再嘲笑铁锤部的龟毛了,他们现在算是明白,他们一丝不苟的练那些看似无用的运作,背后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火枪的可靠性每增加一分,自己在战场上生存的可能性就能提高一分,这放在每个人身上小小的一分,放大到整个场战斗,可能就会决定整个战争的胜负。

清脆的枪声响起,李长生虽然是第一次使用火枪,却显得十分沉稳,观查员打出了六环的旗号,家丁队一阵欢呼,毕竟大家原以为的第一枪脱靶的现象没有出现。

这第一枪魏安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家丁开始射击,他的嘴也随着他们成绩的迅速提升,张得越来越大。

“这群青瓜蛋子上手怎会如此之快?”

魏安国这一队其它人也是议论纷纷,对家丁队表现出来的成绩惊讶不已。

“100米对滑膛枪来说是极限,对线膛枪来说,却跟抵在靶子上射击几乎没有区别。”

还未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