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金钱帝国

第1章 ??我大意了,没有闪

“老虎,老虎,你又在发呆了?”

雷虎转过头,对着呼唤他的妇人艰难的扯出一个笑脸,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站了起来,生涩的应道:“娘,我就是想事,没事的。”

妇人走了过来,摸着他的头,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别理会那些闲言碎语,你才这个年纪,能做什么坏事?被雷劈又怎么了,你现在安然无恙就是证明,说明老天爷还是有眼的,大难不死才有后福呢。”

雷虎苦笑了一下,他才不是因为左邻右舍讨论他被雷劈的事情烦恼。

想他雷虎好好的一个二十一世纪金融公司催收部经理,正是三十不到的年纪,春风得意,爱情事业双丰收的时候,不过是去看刚装修完的房子,准备畅想一下自己未来的人生,结果好死不死,从窗户外面就飘进来一个球形闪电,直接将他罩了进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到了大明崇祯五年,附身在这个同姓不同名,却同样被雷劈的少年身上。

一穿越过来,先是疯狂吐槽一番雷虎这个名字,花了三天消化了前身的记忆,才知道,他家开的就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兑铺,以为他人兑换银钱为生。

作为一名天天跟钱打交道的大明小商人,给自己的儿子起一个朗朗上口,威武霸气的名字,显然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

整理好心情,全须全尾的他也不好再继续在床上躺着,初来这个时空的陌生感,也不允许他到处去浪,只能坐在自家店铺门口看风景,通过街道上能收集到的信息,来让自己尽量熟悉这个时代。

只是要他开口叫一个跟自己前世差不多年纪的妇人做娘,还是有点开不了这个口。

这也是他从醒过来之后,一直表现得沉默寡言的原因。

妇人拉过他的手,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店也该打烊了,先去帮你爹上门板。”

这个时代的小店,门板就是一块块长长的木板,通过门槛上的一个缺口卡进来,拼成一整面墙,将大门封起来。

雷虎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着将一块块木板递到他这具身体的亲爹手中。

“身体可大好了?”

亲爹雷富贵是一名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因为长期以店铺为生,每天迎来送往,面相十分和善,一看就是那种容易打交道的。

但雷虎却一点都不敢大意,虽然继承了前身的记忆,但毕竟他跟前身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面前这两位,可是前身的亲爹亲娘,只要他表现得一点不对劲,只怕就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他可不想自己刚穿越过来,就被人当作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洒上一头一脸的黑狗血,或者屎尿屁什么的玩意。

点了点头,一边将木板递过去,一边答道:“已经大好了,就是以前有些事,现在一想起来有些模糊。”

两世为人,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给自己留条退路。以后万一有什么表现异常的地方,也好以这个为借口遮盖过去。

叹息了一声,雷富贵一边装木板,一边说道:“身体没事就好,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模糊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慢慢想就是了,想不起来也就算了。”

雷富贵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是亲眼看着儿子就在店铺门口,被一道电光笼罩进去的,当时他整个人都是木的。

他可就只有老虎这么一个儿子,这要是被雷劈死了,他两夫妻怕是要肝肠寸断了。

幸亏老天保佑,电光散去之后,儿子只是晕在了地上,人还是全须全尾的,没有像其它被雷劈过的人一样,浑身焦黑,或者缺胳膊少腿的。

找来大夫看过,也只是说心神受惊,安心调养就好了。

至此两夫妻才松了口气,对儿子醒来过后,有些异常的地方也就不以为意了。

自己养了十二年的儿子还在,也绝不可能认错,这就够了。

至于那些传言,雷富贵是一点都不信的。

这要是以前,他要是听说那里有人被雷劈了,少不得也会感叹一句:“这人又是做了什么孽,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现在,谁要是敢在他面前提这个话,他马上就会眼睛一瞪:“我家孩子才十二岁,能作什么孽?

再说了,真要是作了孽,他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肯定是老天爷没看准,劈歪了。”

这也就是他一辈子与人为善,说不出更重的话来。

不过这个说法也被大家接受了,毕竟雷虎确实是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被雷劈过还完好无损,光是这一点,就够大家心怀敬意了。

胡乱扒了几口饭,雷虎也懒得洗漱了,反正现在还是早春,他一天净坐门口看风景了,这个时代的这些家什他实在嫌麻烦,能少用就少用。

等他钻进自己的房间,还在收拾碗筷的王氏不由得的看向雷富贵,眼神中的担忧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娘,别担心了。老虎还小,这么来一遭,换作大人怕都没回过神来,过几天就好了。”

雷富贵自己心里也乱得像长了草一样,但他是一家之主,这个时候自己要先稳住了。

夫妻两人只能叹息一声,相对无言。

这个时候的雷虎,躺在床上也在叹息:“那个球形闪电明明速度不是很快,我他娘的当时怎么就呆在那里,没想着闪一下?

这可是崇祯五年,天下大乱的序幕已经拉开了,这具身体才十二岁,就算我能熬到崇祯末年,再过十二年,也才二十四岁。

那时候天下大乱,神州倾覆,搞不好就要把小命丢在那个角落里。

难道我穿越过来就要做个短命鬼?”

抓了一把自己脑后油光水滑的长发,雷虎更加烦燥起来:“即使我运气好,能保住小命,这一头飘逸的长发也保不住,到时候剃成那什么鬼金钱鼠尾,岂不是要恶心自己几十年?”

作为一名二十一世纪的社畜,因为天天加班已经开始有秃头倾向的他,穿越过来唯一满意的,就是自己这一头油光水滑的长发。

“大不了挣钱跑路吧,这个时代唯一的选择也只有往欧洲跑,以我三流工科大学毕业生的身份,还有小贷公司催收部经理的职业素质,混个中产阶级问题不大,总好过在这里像被猪羊一样屠杀。

虽然这是个比烂的时代,但其它地方至少有希望拿钱保命,那些黑山白水出来的野蛮人可是根本就没道理可讲。”

晚饭很简单,桌子上面就是一条煎的小鱼,加上一碟咸菜。主食就是大米混合着豆子小米的杂粮饭。

雷虎很清楚,就他面前的这点东西,已经是长江以北的农民求之不得的好东西。

崇祯五年这个时间点,北方已经乱起来了,锋火四起,势若燎原;满清在前几年已经南侵过一次,屠杀军民,抢掠财物无数。

历史已经证明,他们在消化南侵成果之后,这样的行动还会来上几次。

距离上次南侵已经过了三年,下一次南侵也不会太远了。

虽然他运气不错,穿越在了南京城,至少在崇祯自挂歪脖子树之前都算是安全,但满打满算,留给他的也就12年时间了。

这个时代,想要跑路到欧洲,可不是背个背包拿个护照那么简单。

想到这些,煎得香喷喷的小鱼嚼在嘴里也是一点味道也没有了。

他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自然被雷富贵和王氏看在眼里。

“老虎,要是身子还没大好,就在家休息几天。明天让你爹去跟社学的先生说一声,再多请几天假便是。”

李氏的话让雷虎一个激灵,感情自己还是个学生呢。

沉默了不过三秒,他就做出了决定:“爹,娘,我以后还是不去社学了。反正咱们家是商籍,读那些四书五经将来也考不了秀才,那些字我也认得差不多了,还不如早点跟爹学着打理店铺,也好早点支撑家业。”

雷富贵不愧是个老好人,乍一听雷虎要退学,也没有发怒的样子,只是和李氏对视了一眼,然后叹息一声。

“是爹对不住你,这些年咱们也想了不少办法,想要脱去这商籍,可惜一直都未能如愿。

只是苦了你,你在社学向来认真踏实,连先生都多次夸奖你,只是咱们商籍不能参加科考,连累了你的前程。”

雷虎放下手中的饭碗,摇了摇头:“如何是爹娘连累了我,如果不是咱们家的这间铺子,儿子如何有这饱饭暖衣?

看看这城里的流民,那个不是种地的苦哈哈?

他们倒是有资格参加科举,但那个又能像儿子这样读书识字?

世道已经眼见着不好了,能吃饱饭,穿暖衣才最重要。”

还未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