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块血迹(福尔摩斯旧译集)

第二块血迹(福尔摩斯旧译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先生,不错。”

“倘这公文落在敌人手里,却去交给谁呢?”

“送给欧洲不论哪一个有势力的国,便成功了。现在这信恐怕已很快的要传达到那边去了。”

密司脱霍伯,听了这话,垂首至胸,很响的叹一口气。首相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说道:“我亲爱的朋友,这是你的不幸,没有人能够责备你疏忽的。谁人能预防到这一着呢?密司脱福尔摩斯,现在这事想你都明白了,你有什么见教呢?”

福尔摩斯微微摇头,带着忧愁的样子。

“相国,你想这公文若不能收转,战事是一定难免了。”

“我想正是的。”

“相国,那么,请你预备战事吧。”

“密司脱福尔摩斯,这事谈何容易!”

“相国,料想起这事来,决不会在那夜十一点钟后失去的。因为我知道密司脱霍伯同他的夫人从那时候以后,直到发觉,一齐都在室中。那么,必在昨晚七点钟到十一点钟的时候,或是便在七点钟后较早的时间。因为盗窃的人,既已知道那物件在那地方,当然愈早愈妙。请想倘使像这样重要的文件,在那时取去,现在应得到哪里了?没有人肯多逗留着的。这文件早已到了那要得的人手中了。现在还有什么机会去追踪呢?这确实不是我们能力所及了。”

首相从椅子里,立起身来说道:“密司脱福尔摩斯,你所说的,真是完全根据情理的。我觉得这东西,真的不在我们手掌中了。”

“让我假定来试一下看。这文件即使被女佣窃去,或为男仆……”

霍伯连忙说道:“他们都是多年忠心的仆人,决不会做这种事的。”

“我听你说过,你的起居室是在二层楼上,凡有人出进,必要走过你的所在,给你看见的。此外又没有别的进路;可想而知这事必是室中的人所做的了。这人窃得了公文之后,去交给谁呢?自然去送给国际的间谍,或是做秘密买卖的人了。这些人的姓名,我都很熟悉。这里有三个人是做这事的主脑人物。我要去一处一处的探访,看他们各人是不是安然在家。倘使有一个人已经失踪,或者就是在那夜出去的,我们便可得到一些端倪,知道这公文是到哪里去了。”

那秘书长说道:“他为什么要出走呢?他尽可把这东西送给在伦敦的大使。”

“我想不会的。这些人是都独立的,他们和使馆不通声气。”

首相又点点头道:“密司脱福尔摩斯,我信你的话是对的。那人当然要自己去献上这有价值的东西,以便可得到重赏。现在我把这事完全托你,全仗你的智力去办。我们若有什么事情发现,当再报告你听,我们也愿早听到你的佳音。霍伯,我们还有许多别种事情要办,不能因此不幸的事,而荒废责任啊。”

这两个大政治家,遂向我们鞠躬而出。

我们的贵客走后,福尔摩斯不言不语,燃着烟斗吸烟。静坐了一刻,好似正在沉思。我遂展开《晨报》,忽见报上记载着一节杀人新闻,就在昨夜里发生于伦敦地方。这时我友忽然跃起身来,叹了一口气,把烟斗放在火炉架上。

他说道:“是的,没有什么妙法可以挽回了。这事已处于岌岌可危的地位,可是还不至绝无希望。倘使现在我们能知道什么人盗的公文,或者这东西,还没有离开他的手中,那么,只有金钱可以购回。好在有英国国库做我们的后盾,所以我想最好的一着,就是设法去收买回来。那人也不过要得善价,拿着居奇,只要出价一多,一定可以得到的。在这里只有三个人,有这胆力,能够做这种买卖。一个是沃盘斯登,一个是拉罗德,还有一个是爱头度·鲁克司,我都要去看看他们。”

我向《晨报》上看了一看,说道:“可是住在哥度分街上的爱头度·鲁克司么?”

“是的。”

“你不能见他的面了。”

“为什么不能见他呢?”

“昨夜他在自己的屋里,被人暗杀了。”

(英)柯南·道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