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后,我抱着金大腿肆意横行

第4章 白莲花变成妖艳贱货

还未反应过来人就被押上楼了。

苏柒柒被那两个练家子女人押进了浴室,嘴立马被堵住了。

一个女人压制她,另外一个女人转身在工具箱里掏出一管药剂,直接给苏柒柒扎了进去。

系统在努力劝说苏柒柒忍住。

“姐妹!忍住!这不是你的身体!不是你的!!忍住啊,别前功尽弃!!”

“艹TM的傅锦川!亏老娘还想做他的小甜心!妈的混蛋!他就算送老娘比鸽子蛋大的钻石老娘都不会原谅他了!!”

系统:“……”丫的白浪费感情。

“呜哇哇哇哇!统儿!!她是不是给我注视毒药了!!我是不是要走上被毒药控制,从此从小甜心白莲花变成妖艳贱货的道路了!!”

系统:“……闭嘴吧,只是无力的药。”

“哦。”

注射完女人出去了,压制她的女人松开了她,随后把苏柒柒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女人看着苏柒柒那白皙的肌肤酸溜溜的说了句:

“啧啧啧,长的不错啊萧家的千金,细皮嫩肉的,只可惜是个被玩的货。”

话落转身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大工具。

苏柒柒看到女人手中的东西瞪大眼睛。

窝草草,这是要把她洗白白然后刮毛?

女人看到她恐慌的眼神,嗤笑一声。

“不想难受就听我的指示,乖一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那比刷子锋利多了的洗澡刷在她皮肤上来来回回刺痛的感觉分外明显,苏柒柒蜷着身子,清楚的看到她本白皙的肌肤是怎样一点点猩红起来。

她的嘴被堵住,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无力又不甘的悲鸣。

女人最后将她的眼睛给蒙住了。

她在黑暗中奋力抵御着一波又一波的滚烫,却因为打了无力药剂而提不起一丝力气的反抗。

她被刷了又刷,犹如他是刚出生的小猪仔,拔毛去味刷干净,然后供给主人享用,就没差把她的皮给刷下来了。

最后扔到了放了热水的浴缸里。

女人终于揭开了蒙着她双眼的布料,却发现那块布料早就被泪痕打湿。

女人把堵着她嘴的布条拿了出来。

下巴刚刚获得自由,合上的过程无比酸涩。

她闭着眼,呼吸微弱,泪水从眼角滚落。

“自己穿衣服吧。”

说罢,便转身离开。

苏柒柒象征性的鸣鸣了两声,最后在脑海里长叹了口气。

“统儿,我竟然觉得有点爽。”

系统抓狂:“……”拜托你滚犊子吧滚吧滚吧!!

苏柒柒在池子里泡着,把池子里的水从热水泡到温水,又从温水泡到凉水。

等到外面的人终于忍不住敲了敲门,她才起身。

愣愣地盯着自己跟扒了皮一样的身体,苏柒柒指尖轻轻放在那微微红肿起来的肌肤上,睫羽微微一颤,便是一颗泪滴滚落下来。

“统儿……我脏了,呜呜,都被别的女人看光光摸光光刷刚光光……我脏了……你还会爱我吗?”

系统:“……从来没有爱过谢谢。”

“你个负心统!”

系统:“……滚蛋!”

苏柒柒费力地支着身子从浴缸里爬了出来,浑身酸痛的要命。

“统儿,镜像一下,让我瞅瞅外边儿几个人,都长啥样。”

系统把外面的镜像扔给她,自个儿遁进了虚境去打排位,并不想看苏柒柒继续飙演技。

苏柒柒托着下巴看了看,暗忖傅大佬还挺会挑人。

外边儿这一溜保镖,竟然没有一个颜值辣鸡的。

尤其是领头的那个小保镖,长得还不错。

想了想管家的颜值,秘书的颜值,保镖的颜值,苏柒柒觉得她可能发现了傅大佬什么神奇的癖好。

不过她也是个颜控,对此倒是没得说。

赏心悦目的东西谁不喜欢看着啊。

她想了想,伸手拽下挂在挂钩上的浴衣,好不容易总算披到了身上,系好带子,努力忽视身上被“扒皮”的痛感,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走了才一半,她便脚下一软,啪叽一声摔倒在地。

在外面一直注意着声响的刘恒立刻推开了门。

视线落到地上半趴着起不来的人影身上。

后面的保镖想进来,却被刘恒拦下。

“你们……先退下去,我去把萧小姐扶起来。”

他走进去,顺便关上了门,这才将视线重新放在那人儿身上。

“萧小姐……我扶您起来。”

苏柒柒挥手打开刘恒伸出的手,抬头看他。

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闪烁着比星光更加璀璨美丽的泪光,唇色极淡,发白,他清晰的看到她挥开他手的那白皙手臂上,红紫色的……刷痕。

她摔了一跤,身上的浴衣摔松了些许,隐隐约约能看到白皙有料的事业线,上面的红紫色“刷”痕一样夺目。

“别碰我。”

她倔强的瞥过头去,倒吸了一口气,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摇摇晃晃的门口走去。

这次,才走了不到五步,便又往前摔去。

却是没有摔到地上,而是被拉进一个宽厚的胸膛。

苏柒柒猛地推开他,自己也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脸,放声大哭。

刘恒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苏柒柒:“……统儿,你看他,我哭的这么惨他都无动于衷!!真不是个好人!”

系统:“……”跟着你是个好人一样。

刘恒看苏柒柒哭声渐弱,才走过去俯身想将她扶起来。

苏柒柒扶着他的小臂,却没有借力站起来。

“我知道你是好人……我害怕了,我好怕,我不想这样……你放我走好不好,你放我走吧!求你了!求你了!”

刘恒眸中闪过一缕不忍,却是不容置喙地将她抱了起来,出了浴室,进了傅大佬的房间。

苏柒柒被他放在床上的时候,还紧紧抓着他的小臂,一双水润润的眸中满是哀求。

刘恒只是轻轻推开她的手,无视那眸中的恳求,轻声道了句抱歉,转身离开。

苏柒柒仿若无力般地倒在床上,认命一般闭上了眼。

系统:“魅力失效?”

苏柒柒才不会承认:“怎么可能。”

系统:“勾引一个保镖干嘛,不是要做傅大佬的小甜心么。”

苏柒柒:“试试我的魅力呗。哎,可惜是一个太监。”

“……”

系统:人家只是保镖的一个头领,敢碰你么。

“那个死傅大佬那么对我,你觉得我还愿意做他的小甜心吗!

系统:“……”

“我要做他的小妖精!”

“嘻嘻嘻。”

系统:“……滚蛋吧你谢谢谢谢!”

苏柒柒:“死鬼,才不要!”

--

傅锦川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

彼时,苏柒柒躺在床上已经躺了俩小时,她饿的两眼发昏,恨不得把床头柜都啃着吃了。

傅锦川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屋里开着暗黄色的暧昧灯光,他的小兔子正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

男人脱了外套走过去,揉了把苏柒柒还微微泛着潮意的发丝。

苏柒柒睁着眼愣愣的看着他,浴衣系的不紧,轻轻一扯便散开了。

玉白的美景上横亘着道道勒痕,红紫发胀,再合着苏柒柒茫然水润的双眸,不断刺激着人内心深处的施虐欲。

傅锦川捏着苏柒柒的下巴,俯身上去,将那颜色寡淡的唇变得红如玫瑰。

苏柒柒尝到傅锦川口中淡淡的红酒味,胃中的饥饿感愈发张扬,她气的脸都红了。

伸手推拒着傅锦川,想开口说我们能不能吃完饭再做这个消食耗体力的和谐运动,却直接被堵住了嘴,再也不能发出一言。

后半夜,那张嘴直到嗓子干哑到发不出声音,都未能说出一字。

那名为首的保镖不知为何就走到了傅锦川的门外。

没想到本该是隔音功效良好的门,却清晰的传出来苏柒柒低低声。

他垂眸,却发现房门并未锁上,不曾露出一条缝隙,只是半关着,却足以让门内的声音清晰的传出来。

保镖脸色微白,退了下去。

总裁知道他进来了。

想来是那些保镖告诉总裁的。

总裁身边的人,每一个都是忠心耿耿,不敢违背他一点一丝。

他今天进来,也是鬼迷心窍了。

那名保镖下楼就被管家叫住,给了他一笔钱,让他离开这里。

保镖抿唇接了钱便离开了。

他知道总裁已经对他仁至义尽了。

敢偷窥他的人,没一枪崩了他已经很不错了。

何况总裁还给了他一笔钱。

傅锦川这一来就是到了夜里两点。

苏柒柒嗓子干的不得了,偏偏腹中的饥饿感愈发明显。

她捏着床单,硬生生从荤中饿醒了过来。

傅锦川已经抱着她洗过一次澡了。

不过似乎是从没做过这种事,所以洗的不知轻重,苏柒柒估摸着这样下去,她明天一准要生病。

这大和谐她以后可不可以要了啊啊啊啊。

苏柒柒支着酸软痛的腿,光着脚踩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往外走。

傅大佬那边已经熄了灯,似乎是睡着了。

她做贼心虚,摸着黑走到楼梯口,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下踱。

终于下了两层楼,苏柒柒靠着记忆中的地形,往厨房走。

顺利抵达厨房、突然听见有两声诡异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

她吓的一哆嗦,差点发出海豚音的标准音高。

顾漫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