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源灵使

圣源灵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7章 依法办事

接下来,只见摘下耳机的慧聪轻呼了一口气,随后微微点了点头,对于六爷爷刚才的那一番提点,他应该是有了新的感悟。

车窗外车水马龙,钻出云层的阳光射进了车内,慧聪抬手放下了遮阳板,今天多云。

------

东城警局,王佳办公室内的接待区,龙馨跟王佳对面而坐,他们面前茶几上的两杯茶水中冒着淡淡的热气。

“王队,该说的我都阐述清楚了,作为投资方的‘晟龙影视公司’跟卓云山的案子没有关系,也不应因为他的过失受到损失,希望你们能够秉公执法。”龙馨说道。

龙馨的话音落下,只见王佳先是朝着她示意道:“龙总,您先喝口水。”说完,就听王佳回道:“首先,警方会尊重‘晟龙影视公司’的诉求,但这也只是您的一面之词,警方还需要进行详细调查。如果‘雪夜农家院’非法交易之事确实跟‘晟龙影视公司’无关,警方肯定会按照法定程序将胶片移交的。”

听到王佳这么说,只见有些不高兴的龙馨问道:“怎么?难道你们警方怀疑‘晟龙影视公司’也参与了‘雪夜农家院’的案子?你们这是诬告。”

“龙总,我刚才只是说需要进行调查,你所说的诬告从哪来的?”王佳反问道。

王佳的话音落下,只见赵露走进来说道:“王队,牛伟明带回来了,夏浩已经带他去审讯室了。”

赵露的话音落下,就见龙馨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她这一愣也正好落到了王佳眼中。

“啊,那就由你跟夏浩对他进行审讯。”王佳回道。

“是,王队。”说完,赵露转身离去。

看着赵露离去的背影,就见王佳看向龙馨问道:“龙总,您认识‘伟明律所’的牛伟明牛律师吗?”

听到王佳这么突然一问,只见龙馨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见轻皱眉头的她回道:“认识啊,他跟我们‘龙狮集团’是合作关系,是我们的法律顾问之一。”说着,龙馨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就见她直了一下身子后继续回道:“啊,卓云山之前让我给他介绍一位律师,说是如果遇到有关法律事务时可以直接联系,难道?”一脸疑惑的龙馨问了半句话。

看到龙馨的反应,只见王佳盯着她回道:“在‘雪夜农家院’非法交易之事上,牛伟明涉嫌伪造法律文书、作伪证,您刚才也听到了,他已经被警方带来问询了。”

“王队,虽然他是我介绍给卓云山的,但是至于他们之间做了什么,‘晟然影视公司’和我绝对没有参与,你们警方可以通过调查来证明这一点。”龙馨分辨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肯定会调查清楚的。这样吧,您先回去,等调查结果出来后,针对胶片之事,警方会根据法律程序进行处理的。”王佳回道。

王佳的话音落下,只见龙馨起身后说道:“那我就等你们警方的调查结果,我先回去了。”说完,龙馨转身离去。

看到没有再进行辩解、突然就起身离去的龙馨的背影,只见不由得怔了一下的王佳自语道:“怎么回事?她不争辩了?这也不像她的风格啊?”

接下来,只见摇了摇头的王佳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

一个长发、瘦脸青年驾车行驶着,他正是之前为万敏和朱捷开了一段时间车的那个人,此时坐在后座上的龙馨打着电话。

“管叔,您看着处理就行了。”龙馨说道。

“放心吧大小姐,我肯定会把这件事做好的,您先挂电话吧。”听筒那边传来管启忠的声音。

随后,只见刚要挂电话的龙馨又开口说道:“对了管叔,等明辉哥回国后,就让他过来给我当副总吧,薪资肯定会让他满意的。另外,我也会在‘花家里’给他留一套别墅出来的。”

听到龙馨这么说,就听听筒那边的管启忠沉默了一会后回道:“谢谢大小姐,我待会就给明辉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那好,那我挂电话了。”说完,就见眉头轻皱按下结束键的龙馨轻吐了一口气,随后看向长发瘦脸青年说道:“邵清,先去装修公司那边。”

“是,大小姐。”邵清回道。

------

东城警局某间审讯室内,一脸慌张神色的牛伟明坐在审讯椅上,他双腕上的手铐很是亮眼。夏浩和赵露坐在审讯桌后,赵露面前放着审讯记录本。

“牛伟明,卓云山已经全招了,‘雪夜农家院’会很快变更回到翁旭名下,对于你做的那些不法之事,作为律师的你肯定是心知肚明,我们也不想跟你多废什么话,你据实说,我呢就据实记录。”赵露看向牛伟明说道。

赵露的话音落下,就听牛伟明辩解道:“伪造法律文书和作伪证之事,我都承认,但我是受到了卓云山的生命威胁后才这么做的,并不是我的主观故意。”

听到牛伟明这么说,就听夏浩问道:“即便是你的生命安全当时受到了威胁,那我问你,‘雪夜农家院’的变更手续完成后,卓云山有没有囚禁你?有没有限制你的其它自由?”

听完夏浩所问,就听牛伟明继续辩解道:“我一直都在受他的生命安全威胁,他说只要我报警,就别想再有活路。”

“牛伟明,你别转移话题,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夏浩继续问道。

“我无法确定我是否是被他监视,如果我选择报警的话,我可能就会被他杀害。”牛伟明再次辩解道。

接下来,就听夏浩笑了一下后反问道:“牛伟明,你们律师在法庭上对证人进行质询时,会不会接受他的猜测之语?你们律师能把能把这种猜测之语当作证词?法官会不会接受这种证词?你不会是把我们警方当法盲吧?”

“我、我确实是一直都很害怕,我、我不敢报警。”牛伟明边说边把头附在了审讯椅的挡板上。

“只是猜测,就让你完全把职业操守丢到了一边,要是指望你或者像你这样的人去维护法律尊严,那法律也就成了摆设。”赵露气愤的说道。

赵露的话音落下,只见王佳推门走了进来。

“牛伟明,在‘雪夜农家院’非法交易变更之事上,还有没有其他人参与?”王佳问道。

听到王佳的问话声,只见牛伟明的头先是动了一下,随后慢慢抬了起来。

“你指的是什么?”牛伟明看着王佳问道。

听到牛伟明的反问,只见愣了一下的王佳回问道:“这句话不难理解吧?牛伟明,你觉得我指的是什么?还是你觉得我会诱供?亦或是你知道些什么?”

“没有、没有其他人的参与,我也肯定不会诬陷他人。”牛伟明回道。

“卓云山是缅国人,对北都谈不上熟悉,他怎么会找到你那儿?”王佳继续问道。

听到王佳如此问,就听牛伟明回道:“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这么回答,那我也不想问什么了,不过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你伪造的法律文书和所做的伪证直接促成了‘雪夜农家院’的事实交易变更,所涉金额之巨你也清楚,至于法庭如何判决,你心里也应该有数。”说完,王佳看向夏浩和赵露说道:“把他在‘雪夜农家院’这件事上的证词坐实,他作为律师不但不维护法律尊严,而且还知法犯法、助纣为虐,这更是罪加一等。另外,在调查‘雪夜农家院’消费者投诉期间,大多数人都反应,这不但浪费了他们刻意安排出来的时间,他们还因此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这跟牛伟明脱不开关系。夏浩,你也参与了调查,对于牛伟明的公诉书由你主导来写,这一点也要写进去。”

接下来,只见王佳再次看了牛伟明一眼,随后转身就走。

当王佳的手放到门把手上的时候,就听牛伟明说道:“我、我可以反应一件案子的事,虽然我这里只有录音,也不是直接证据,但这有利于你们警方对于一个案子的重启调查。”说着,就听牛伟明话锋一转问道:“如果我反应了这件事,能不能给我量刑?”

听到牛伟明如此说,只见不免愣住的夏浩和赵露纷纷看向了王佳,而此时转身过来的王佳却是一脸的平静。

“牛伟明,对于你的反应,我们警方没有权利决定,但是我们会针对你的反应,对你所说的案子进行重新分析和判断,假如对案子的重启调查确实是有帮助,我们警方肯定会将你的反应据实反馈给法庭,能不能给你量刑那也是法官和陪审团的权利。”说完,只见王佳看向夏浩和赵露说道:“好了,你们做好审讯记录,对于他所说的录音资料,不要让牛伟明回去,让向子轩和邱云第一时间去取。”

“是,王队。”夏浩和赵露齐声回道。

随后,王佳转身拉开门离去,就见他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让人觉察的微笑。

------

金鸿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