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柯南之白嫖主角团的正确方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目暮警官虽迟但到

“我回来了。”一进门麻生成实下意识道,这是他最近两个星期养成的新习惯。

因为——

“欢迎回家。”橘舟扔下手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期待地迎了上来。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了。

“当当当!”

麻生成实亮出了两瓶橘子汁,这是前两天橘舟帮他揍了几个看准他没爸没妈的混子学长时要求的报酬。“今日份的哦!”

当然,他当天就感激涕零买给橘舟了。

不过自那以后,麻生成实每晚下班都会给橘舟捎上一瓶。

“辛苦你了,今天我下午打扫了下客厅。”

橘舟夸奖了新晋饲主后,他有意无意地邀功了一嘴。在得到了麻生成实的肯定和夸奖之后,橘舟心满意足地接过了便当盒和橘子汁。

吃白食,一定要积极主动才能把白嫖做到长久,资深白嫖党深谙此道。

橘舟在麻生成实回家前,就提前开好了暖气。

心灵体不为寒冷困扰,但还是少年人的新晋饲主很怕冷。

特别是如今已至深冬。

在家里多了很能吃的橘舟,麻生成实不得不更努力的兼职。每天他都要在便利店兼职到晚上十点才能回来。

由于他父母诡谲的死法,没有亲戚愿意收养麻生成实,顶多是给些经济上的帮助,让他不至于饿死。

常年独居,麻生成实早就习惯了夜半回到黑洞洞的屋里。因为经济拮据,秋冬不在家时,他都会把暖气关掉。

疲惫困倦地回到家,还要哆哆嗦嗦地等个十多分钟才能暖和起来早已是他的习以为常。

但是这种一推开门就是暖腾腾的热气和有人等待的热切问候…

麻生成实莫名其妙的觉得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被撞了一下,酸涩烫慰。

这就是…家人吗?

麻生成实太久没有过家人这个概念了,以至于和橘舟稀里糊涂地相处了半个多月,他才在此时有种如梦初醒的顿悟。

——他好像把这只自称Marcus的龙,不知不觉地当做家人了。

橘舟可不知道自己花饲主的钱开了个暖气就把饲主感动的热泪盈眶了。

知道了橘舟也只会骄傲地甩甩尾巴。

对比下那些对铲屎官爱搭不理的废物猫咪,巨龙总是会难以抑制地膨胀起来。

他把两份便当盒摆好,率先钻进了被炉,他迫不及待地拧开了橘子汁吨吨吨地灌了一大口才发现饲主杵在原地没动。

橘舟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吃饭。”

麻生成实失笑,“我这就来。”

貌似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态度总是散漫冷淡,麻生成实一度对他十分畏惧。

Marcus明明无论是名字还是外形都是难以接近的风格…

但是真的相处起来了之后,麻生成实总有一种是自己养了个孩子的错觉。

虽然明显自己是年龄小的那个,但麻生成实是打心底里把这只有点不谙世事的家伙当做弟弟养的。

或者……儿子?

麻生成实被自己这个念头逗笑了,他摇摇头。

虽然他心里觉得龙龙很可爱,但习惯冷着个脸很有气势的橘舟其实还挺让人发怵的。

麻生成实洗净手,坐在橘舟身旁。

接过了橘舟掰开递给他的筷子,他满足地捧着廉价的便当吃起来,同橘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琐事。

如今他已经不会像刚认识橘舟时一样,因为橘舟无言地凝视就畏惧的沉默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麻生成实总能从橘舟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看出来他细微的神情变化。

虽然Marcus很少回话,但麻生成实知道其实他听得很认真。

被炉暖烘烘的,有些年头的瓦斯灯乌黑的灯罩里透出有些昏沉的光,窗外寒风呼啸,老旧的窗棂被吹的嘎嘎直响。

从前麻生成实很讨厌这种声音,在冰冷孤独的冬天,这种寒风的拍打声总让他心生不安和烦躁。

但如今,他身边奇妙的出现了一条不可思议的龙,而从前难以忍受的一切也变得温暖昏惑了起来。

“我去倒下垃圾。”麻生成实探出头冲重新坐到电视前打电动的橘舟嘱咐了一声就下楼扔垃圾去了。

冬天开了暖气,油污饭菜的气味经过一晚的哄闷酝酿,会让龙族敏锐的鼻子很不舒服。

橘舟没说过但是自从偶然发现了以后,每次有了厨余垃圾麻生成实都会及时清理。

一出门破旧狭窄的楼道里就隐隐有透进的寒风,麻生成实瑟缩了下,急匆匆地走进寒风里。

赶紧去垃圾投放点扔完垃圾,就能回到热烘烘的家了。

……

“哟!橘舟老弟!你可算是醒了。”橘舟脑仁一疼,被挤出梦境的恍惚感让他两眼无神地看了会儿天花板才反应了过来。

游戏打了一半就被踢出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

没想到麻生成实刚出门就有苏醒的迹象。

要不是橘舟反应差点就要被留在梦境代表的过去里,重走时间线了。

不知道麻生成实扔完垃圾回家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是什么表情……

不同于早就习惯了的自己,他大概会困惑一阵吧?

不过也不一定,橘舟从来都不会高估自己在梦境主人心里的地位。

比如某个绿色眼睛的小金毛,巧合重逢下也是冷着脸。

活像橘舟是欠了他的钱跑路之后,被抓住了一样。

麻生成实醒得太突然了,橘舟缓缓地吐了口气,他的超级马里奥估计通不了关了…

橘舟揉了揉脑袋,把轻微的遗憾抛之脑后。

“目暮警官?你怎么在这?”他撑着坐起来,环顾着周围忙碌着的警员和已经消失不见的尸体。

目暮警官乐呵呵地蹲在橘舟身边,“月影岛正好属于东京的管辖区,所以就派我过来了,很惊讶吗?”

在警察忙碌的凶案现场坐在被褥里让橘舟坐立难安。他飞快地收拾好了自己和铺盖,想了想:“惊讶说不上,但挺有安全感的。”

负责侦办案件的警官是自己半个熟人,总比是个陌生警察要好一点。

自从上次橘舟碰巧帮助目暮警官找到了“消失的尸体”后,他就非常自来熟地把橘舟“老弟化”了。

“现在什么时间了?”橘舟把铺盖卷和墙角小兰收拾起来的被褥们叠在了一起,眯着眼看了看外面的大太阳。

这阳光看起来可不像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把钢琴再检查一下。”对汇报的警官嘱咐了句,目暮警官看了眼腕表,“已经要十点钟了。橘舟老弟你还真是能睡啊。”

呼吸的钟摆

作家的话
我变长了,今天提前更新!
感谢观棋画琴的打赏,感谢朋友们的票票。
求收藏求票票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