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暴富后,全京城都想挖男主的墙角

第20章 山里遇狼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肯定是出事了。”方玉华再也坐不住了。

“我也去!”江凡刚要抬步,就被苏婵按住。

“小凡在家里等着,我跟娘去吧,如果真是受了伤,我也好处理。”

方玉华忙点头:“好,好,那我们快走。”

苏婵拿了些干净布条,还有这段时间在家用草药制的膏状药,准备出门。

王老太这回也着急了:“你家这三个,没一个省心的!就老大一个能指望上的,他要是出点事,这个家可咋办?”

到此时此刻,她的心里还是惦记着江屹舟赚钱养家,对于他本人的安危看不出半点关心。

苏婵都替江屹舟觉得不值:“要不您也跟我们去找?”

王老太瞪大眼睛:“你疯了?这种路让我一个老太太去找人?”

“您不找就别耽搁我们的时间。”苏婵侧过身,扶着方玉华,“娘,我们走。”

王老太气的在后面破口大骂:“真是一个个的反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来跟我顶嘴?贱蹄子!”

陈兰忙伸手替她顺气:“本来就是个没规矩的丫头,当面都敢给您脸子瞧,背后还不知道怎么骂您呢。”

“她敢!”王老太要不是看她有点用处,能做饭能治病赚点钱,早就反手卖了,“等回来再跟她算账!”

上了山后,方玉华将火把递给她:“等天黑的时候点,一定要小心脚下。”

然后就跟苏婵分头找了,山上的路方玉华比她还熟,她往东,苏婵往西边找去。

“江屹舟!”苏婵的嗓门不是很高,但在空旷的山里还是能传很远的。

方玉华还特意叮嘱她,不能去深山里,晚上会有野兽出没,她只能在外围转悠着找。

而江屹舟现在的状态…只能用狼狈来形容。

他坐在结实的树干上,跟树下红着眼睛的双狼对视,气氛十分紧张。

他的小腿还在潺潺滴血,刚下过雨的森林里,随着夜色加重,温度也越来越低。

江屹舟一手拿着斧头,饿狼每次试图爬上来,都被这东西逼退。

但血腥味又让饥肠辘辘的它们不肯放弃。

手已经快冻僵硬了,但他丝毫不敢松懈。

这种东西极为敏锐和聪明,一旦让它抓到破绽,就是自己在送死。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忽然传来似远似近的喊声:“江屹舟!”

江屹舟脸色猛地一变,立刻就听出了是苏婵的声音,她怎么进山了?!

果然两头狼听到声音后,扭头看向了声音的源头方向,黑暗中双眼似乎变得更加凌厉了。

耳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江屹舟厉声道:“不要过来!”

他的声音似乎把两头狼吓了一跳,也抬头跟着嗷呜的叫起来。

苏婵的脚步忽然僵住,声音也梗在喉间,这个叫声……是狼?是狼吧?

前世她哪怕在动物园都没见过这东西,但就算电视上看,给她的印象也是十分凶狠恐怖的。

听着狼叫她都开始有些发抖,下意识的想转身就跑,可她分明听见了江屹舟的声音。

也就是说江屹舟现在被狼包围了?所以才没能回家吗?那他怎么办?

苏婵脑子快速的转动,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狼怕什么?怕火,怕机械,怕巨大的声响。

她的动物世界是没白看,可她现在手里只有火把。

单靠这个未必能把狼赶走,她也不敢过去。

空间!

苏婵猛然想到,忙凝神连接了空间。

在十五分的兑换物品范围内,看看能有什么可以用的。

“炮竹!”苏婵眼睛在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一下子亮了。

需要8分,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兑换,要命的时候还管什么分不分的。

然后闭眼默念:“空间,二号格。”手里顿时出现了一串鞭炮,

这东西一点起来,作为人都害怕躲的远远的,何况是畜生,苏婵顿时底气足了很多。

她将火把点起来,朝着狼叫的地方慢慢走去。

左手抓着鞭炮引子,随时准备点。

江屹舟本来听着她没声响,以为走了呢,结果谁知一个火光渐渐接近。

“江屹舟!”她又喊了一声。

江屹舟看着她居然就这么大刺刺的过来了,心脏都骤停了一下。

“你疯了!赶紧走!”

但这时狼已经发现了她,虽然碍于火把不敢贸然扑过来。

但还是逐步逼近,在等待着进攻时机。

苏婵根本不理江屹舟,她的手微微发颤,全神贯注的盯着两头狼。

狼啊,这可是狼啊!她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江屹舟瞪着眼睛看着她一动不动,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来送死吗?

在双方大概五米距离的时候,苏婵将火把靠近引子。

火捻被点燃呲呲的响,苏婵猛地朝两头狼丢了过去。

鞭炮在狼的面前炸开,噼里啪啦巨大的声响伴随着火花。

瞬间吓得两头狼嗷嗷叫着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夜色中。

管用!苏婵终于泄了这口气,一手撑着树干坐在了地上,腿已经完全软掉了。

江屹舟惊愕的看着这一切,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发生了什么?炸开的是什么?狼这就跑了?

江屹舟忍着腿伤,小心的从树上下来。

顾不得多问:“先离开这里。”

苏婵看着他一瘸一拐的:“你受伤了?”

“恩。”江屹舟看她比自己走的还费劲。

犹豫了一下,拉着她的胳膊,“前面有个山洞。”

两人艰难的进了山洞里后,才缓了口气。

江屹舟因为腿伤,已经疼的额头满是汗珠了。

“我看看。”苏婵将火把栽进石头缝,毫不顾忌的挽起他的裤子。

江屹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缩了下腿:“你。”

“别动。”苏婵声音冷漠,“我是大夫。”

裤腿已经完全被血染红,江屹舟爬树的时候被狼抓了一下。

锋利的爪子直接划开他的肉,漏出了腿骨,可见有多疼了。

拖着这样的伤走了这么远还一声不吭,苏婵抬头看了看他坚毅的下颌,还真是能忍啊。

她拿出药和布条开始包扎,只能先粗糙的处理一下,回去后再清理伤口了。

“你扔出去的,那是什么东西?”江屹舟终于忍不住问道。

夜灯初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