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好好过

余生好好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越老越倔

谢承翰一脚踩在花台上,食指朝天的说,没有小三的证据,但是王帅帅的老爸和奶奶欺负自家人,是铁一般的事实。单这一条理由,已经够他捶王帅帅十八回了。

陈沫翻了个白眼,丹凤眼中充满了鄙视。马上就要高考了,有这算账的功夫,多看一道题也好。世界那么大,非要和王帅帅一个人计较吗。就这点出息!

谢承翰埋怨,陈沫也是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一点都没体会到他的辛苦。他从出生开始,就在和王帅帅比。最令他最崩溃的是,如今小区里还在笑话,当年奶奶们将他和王帅帅并排光屁股,比迎风尿尿……

你能想象,一个人,连撒尿的自由都没有吗?

你能想象,一个人撒尿,会关系到家族的荣耀吗?

如果你不能,就不能怪我和王帅帅势不两立。

陈沫笑喷了,说谢承翰这嘴巴不做销售真是可惜,但是,高考不考辩论,谢承翰的特长没有发挥的余地,还是回去看书吧。

谢承翰当然不肯。父母一年不在家的时间能用单手数出来,他今天好不容易自由一回,事情没办成就算了,玩也玩不成,太亏。

于是,谢承翰邀请陈沫先打游戏再吃肯德基,陈沫同意了。

王西凤还不知道据说和同学出门的孙女陈沫,和谢承翰在一起。即便知道,也不会追究。

她每天下午,都有一个固定项目:打麻将。

麻友们十一点半就陆陆续续到场,十二点正式开搓。

今天,王西凤给陈沫做了午饭吃,出门比往常晚五分钟,小区的老年活动室里,已坐的满满当当,没了位置。

如果是平常,她打不成麻将还可以去社区,看看有没需要帮忙的地方,跑跑调解。今天周末,社区不上班,她无处可去,赖在麻将桌边看别人打。

没过一会儿,从未在麻将室出现过的李慧好出现了。

王西凤知道李慧好的性格,昨天晚上和蔡怡琴大闹一场,翻出了当年丢工作真相的冰山一角,好面子的李慧好怎么可能忍得住。

李慧好没来,一定是在家躲着哭。

李慧好来了,一定是在家哭干了泪,来找她安慰来了。

王西凤心如明镜,不用李慧好开口,起身和李慧好出了门。结果,李慧好比她相信中更加难受,刚拐过活动室门口的大树,李慧好就落了泪。

人因为某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最不能待在睹物思人的地方。于是,王西凤决定带李慧好到海边。天高海阔,风一吹,什么烦恼都要减半。

这个商业区年轻人特别爱来,即便正午烈日炎炎,人也不少。

两人找了一家海边吃甜品的地方,引的李慧好声声惊叹。以前海边放眼望去都晒的渔网,几个茅草小棚子破破烂烂的,台风吹倒了又支起来,支起来又倒掉,家家户户的孩子都和黑泥鳅似的,哪像如今这般,满街光鲜亮丽、全国各地的俊男靓女啊。

王西凤笑李慧好老古董似的,不出门,外面的变化都不知道。

旧的嘛,始终都是要过去的,过了就过了,反正日子越来越好,还留恋旧时候干什么。

这话已经在旁敲侧击的劝,让李慧好别总提以前的事。

正不知如何开口吐槽的李慧好,顺势说自己这气条不顺,憋屈。

“最恶毒的人,不是骗你的人,而是到死都还骗着你的人。”

李慧好一开口就给老谢的行为定了性。

王西凤无语的问,你怎么就能肯定老谢和蔡怡琴有事呢。即便有往事,老谢和蔡怡琴的老公老王都死了,你只能气自己,也气不了蔡怡琴呀。

李慧好又哭了,说,怎么这辈子就这么背呢,遇到老谢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

正说着,王西凤点的杨枝甘露来了,那圆圆的双耳碗碟上,正趴着一只咖啡猫。这种猫表情特别无辜,正好对着爱猫的李慧好,李慧好的眼珠子盯上去就不知道动了。

王西凤说:“成天和死人计较,还是得吃东西,来来,我看你泪都流干了,吃饱了再哭。”

王西凤和红楼梦里的连二奶奶“王熙凤”,名字只差一个字,长相还都是丹凤眼,所以外号二奶奶。而且,王西凤嘴角有痣,以前又是做会计出纳的,天天结账扯皮还价,骂人劝人都特别在行。

李慧好嫌王西凤这张嘴不饶人。

可王西凤说,要不是她能说的出来,早都给这帮想不开的老太太老头子气死了。人越老越倔,说不通的。

眼见王西凤再数落下去,又要回到李慧好头上,李慧好忙打住王西凤的话头,转移话题。

李慧好平时不出门,如今想找点话题也难,不是自己,就是儿孙,一张口,又扯到谢承翰的身上去。

王西凤说,离高考不到一百天了,一定不能给孩子压力,也不要让孩子转移了注意力,有什么事都要等到高考后再说。

李慧好万变不离其宗,又怪起蔡怡琴来,说蔡怡琴不好好教孙儿,老让王帅帅在班里欺负谢承翰。成绩好,但是狼心狗肺的,依然是个废物。

王西凤长叹一声,无语的告诉李慧好,她都听孙女陈沫说了,那确实是意外。王帅帅不知从哪借来一叠厚能堆到下巴高的资料,看不到路,才撞倒了谢承翰的书,不是故意。

李慧好嘴一别,说知道自己撞倒了不帮忙捡,就和肇事逃逸是一个道理,人品还是不咋滴。

王西凤也劝烦了,心思一转,认为李慧好应该找点事做,免得总揪着蔡怡琴一家不放。

王西凤提议李慧好出去多走走看看,别整天闷在家里。第一,身体不好。其次,心情也不好。

李慧好说起儿孙话也多的很,夸夸谢强,再夸夸谢承翰,时间也就过了。不到两点,李慧好就催着王西凤回家,赶着回去喂猫。

王西凤特别问“想开没有”。李慧好笑说王西凤发挥了社区调解员的本色,她想不开,也不能去拆蔡怡琴家的房子啊。

王西凤想,李慧好每天路过蔡怡琴家门口,都想吐口水。一旦有机会拆蔡怡琴家的房子,不动手才怪。

今天喂猫,李慧好特地换了地方。不在蔡怡琴家楼下的阳台,蔡怡琴也就不能再搞事。

经过昨天的闹剧,李慧好特别理直气壮的对猫念叨,千万别吃蔡怡琴丢的东西,照板煮碗又把蔡怡琴骂了一次。发泄之后,上楼做饭时喜滋滋的。

等做好了饭,只差一个青菜的时候,谢强打电话,说不回来吃饭。

“不回来怎么不早说啊?”

“临时决定,通知的。你和翰翰吃吧。”

猫熊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