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逸

红尘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9章 糖果 羊毛 亏空

上节说到杨翠娥向往夫妻生活。潭来弟让她注意影响。又强调潭琴需要父爱,潭秀还小需要母亲陪伴。

杨翠娥:“你知道你要说潭秀还小,潭琴需要父爱,可我不需要丈夫吗?”

潭来弟窃笑她和潭琴争风吃醋。潭来弟:

“你我现在名誉上是离婚夫妻,既然是离婚夫妻便要注意这方面的影响啊?”

杨翠娥迟疑指出其实车队上的人都知道内情。潭来弟明确即便是大家形成惯性思维,你也不能在外界承认。杨翠娥: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现在我想说说潭琴的问题。”又压了呀声音。说:

“你别琴儿、琴儿的成天就知道一个琴儿。告诉你,她大了,早该分床睡了。你这样惯着她,可别惯出其它的问题出来啊?”

冷瞥黑眼。潭来弟:

“惯出什么问题?你这个疯婆子胡言乱语啥呢?”

又说:“这就是你这个当妈的水平?”

杨翠娥:“你家祖上有过……”

潭来弟怒目圆嗔。杨翠娥低头打量各自的鞋尖。杨翠娥:

“你爷爷……”

潭来弟猛然从床边弹跳起来。潭来弟:

“够了!闷住你老陈醋的嘴!”

杨翠娥仰头抑制。潭来弟俨然一只愤怒的小鸟。

眼红红泪涟涟,一头凌乱的黑发仿佛从未梳理整齐。这就是妻子?这就是受父母之命同床共枕的妻子?潭来弟内心一阵失落。特别是眼角处淤出的白色分泌物,仿佛永远没有洗净的日子。潭来弟忽然痛恨起成分问题。否则,上天便也不会错点了鸳鸯谱。杨翠娥小肚鸡肠且小家子气,潭来弟觉得从她身上一点不现族人的大气。但是,尽管如此,潭来弟还是得继续群众工作。话语柔软。潭来弟:

“外界无人不知你我的婚姻关系,现在最为重要的是下一步方案,一步不慎满盘皆输。所以,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我一定要注意影响,可不能落外人半点口实?”

杨翠娥说明,居住两隔壁,院子中间打通留了门栏,明眼人不说都知道。潭来弟:

“就算人家知道也不能暴露出破绽。”

杨翠娥说明潭秀快两岁了,该是复婚的时候了。

潭来弟一声“糊涂!”不再言语。

按照原定计划,潭来弟第二次离婚,潭荣的户口从农村迁出。如果再次复婚转出潭秀户口,潭来弟多少还是有些畏惧被识破。赵副总曾承诺他调至黄泥堡转出一家人户籍。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赵仁君头衔越多实权却越被架空。潭来弟还是得按照自己的原定计划进行。

潭来弟心底的苦似乎永远只有他各自知道。他仿佛觉得他俩来至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仿佛间她又不像他的妻子,而是一个淘气得令他厌恶的“大女儿”。潭来弟起身推动她出门。他让她快过去看潭秀。杨翠娥依然是巴巴的眼神。潭来弟只简单说了句,现在复婚时机不成熟。

汪文清年前又去糖果厂打小工。晚上下班回到家便又可以捡羊毛,这样一举两得可赚两份收入。家里有了糖果,捡羊毛的小朋友越发多了起来。如沐春风。汪文清好不得意。

大年初二。贾杰敏便来到汪文玉家串门。打量桌子上放置了糖果。贾杰敏颇为意外。汪文玉说明。又抓两粒递给。只对张滇文说一会儿你捡了羊毛各自拿。张滇文瞥眼应了声飞快撕开羊毛。

羊乳玉指。油绿羊毛。橘红糖果。生活仿佛魔术?生活不时便会将毫不相干的这类名词串联起来交集,从而绘制出一台飞快运转的织布机。于是,羊乳玉指撕裂着油绿羊毛虚妄着橘红的甜蜜拼命转速。

贾杰敏还是不解糖果的来源。毕竟,包装糖果并不等于糖果厂是汪家开办。汪文玉只说有吃便吃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么详细干嘛?张滇文:

“就是!难不成你要去揭发?”

贾杰敏莫名其妙。汪文清斥责汪文玉。汪文清:

“文玉,你怎么对杰敏是这样的态度?”

汪文玉:“原本就是,她不去揭发问那么仔细干嘛?”

贾杰敏一头雾水。贾杰敏:

“我揭发什么?在班级里你是知道的,揭发这种事从来跟我无关。”

汪文清白了汪文玉一眼。汪文清:

“这糖果是我们偷偷夹带出来的。”

贾杰敏更加惊诧。贾杰敏:

“那糖果厂不管吗?”

汪文玉:“不是都已说明是偷偷的么?人家怎么知道?”

汪文洁笑着补充,值班室人查得可紧了。瞅见衣袋鼓起,便要检查。

张滇文:

“所以只能从饭盒里携带出来。”

又说:“要知道,你吃的糖果可是文玉他们冒危险偷偷夹带出来的呢!”

贾杰敏:“好像我吃的是,你吃的不是?”

张滇文争辩。汪文清说曾经饭盒安全,现在出门也要让打开检查了。

贾杰敏:“那最好还是不要夹带了?我觉得如果换我,只要门卫定睛打量一眼,心底定是像敲响小鼓一样不安呢!”

张滇文:“文清姐不夹带,你吃啥?”

汪文清笑道:

“其实也没有那么危险。他检查腰包饭盒,那我不会塞进运动裤里?”

张滇文说这个主意好,运动裤腿部有橡皮筋,塞进去不容易被觉察。

汪文玉邀请二人得空一块去糖果厂帮忙。贾杰敏担心不会包糖果。汪文清抓了一粒糖果示范快捷从两个不同方向包裹的方式。汪文玉说明包装的计费。汪文清指出包装一斤糖果没有一斤羊毛赚钱。贾杰敏明确一斤羊毛花费时间多。汪文玉说主要是捡羊毛可以邀请同学到家里来边聊天边捡。张滇文只说你也可以邀请同学去糖果厂包装。

汪文玉白眼。汪文玉:

“同学是我家养的么?人家没有人家的事要做吗?”

张滇文基本算汪文玉的铁杆捍卫者。张滇文笑道:

“那她们也可以完成了家里之事再过来这里捡羊毛啊?我不也是这样吗?”

又说:“特别是现在桌子上还放了糖果更吸引大家呢!”说着,展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汪文玉:“你刚才说的可是到厂里去包糖果啊?我邀约你明天中午一块过去,你是否去呢?”

张滇文说明明天要漂洗衣服。汪文玉:

“就是!我跟你那么好的关系,邀约你都不去,何况是别人呢!”

张滇文只说只要有空,可以过来捡羊毛,糖果厂在大街上,这腿脚……

张滇文顾忌的是磨蹭时间。汪文玉却说可以缓慢行走等待。汪文清不屑打量。汪文清:

“好了,不要为难滇文了。人家家里事多,过来帮助捡羊毛已经算不错了。”

又说:“你的那位同学金凌呢?原来不是说跟你关系很‘铁’吗?”

汪文玉沉默。张滇文:

“金凌对来你家帮忙的很多同学散布,捡羊毛会飞进心肺,最后会患肺病难以医治。”

汪文清黑脸。汪文玉冷瞥。汪文玉:

“简直就是散布谣言。你们想想,尚若真像她说的一样,那毛纺厂岂不早关门了?”

又说:“国家怎么可能干残害我们健康的事呢?”

汪文洁:“对!三姐说得正确。国家怎么可能干残害我们的事情呢!”

汪文玉又邀约贾杰敏明天跟随去糖果厂。贾杰敏说明,只要家里没事便去。张滇文质疑贾杰敏虚伪。贾杰敏:

“仿佛全总站只有你一家有事似的。”

张滇文:“我妈在洗衣组工作大家都是知道的。”

汪文清说,贾杰敏妈妈也在洗衣组工作。张滇文:

“贾杰敏上面可还有大姐二哥呢!”

贾杰敏:“你没有吗?”

汪文玉只说她是情况与你不同。汪文玉指残疾。贾杰敏沉默。贾杰敏痛恨吕玉仙从心底将她定在“残疾”柱上。

——吃屎被狗推倒……

贾杰敏大致有一个礼拜没上汪家来了。贾杰敏反问张滇文,汪文玉说,张滇文腿疾,即便上面有大姐却也是歧视让她做事的。贾杰敏却不一样。汪文玉:

“你恐怕很长时间没到我家里来捡羊毛了吧?”

贾杰敏以期末考试需要时间复习解释。张滇文:

“好像全班同学只有你成绩好一样。汪文玉是班长,人家都没像你这样专心,难不成你还想‘篡党夺权’替代班长?”

汪文玉冷瞥。汪文清黑眼斜视。汪文清明确小同学坐一起要搞好团结。张滇文指出贾杰敏一直分裂试图不踏进这道门栏。

贾杰敏不想多解释。贾杰敏:

“不踏进也是有原因的。”

汪文清:“杰敏,尚若文玉还搞那一套孤立,你告诉我,看我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便以为天是老大,她是老二了。”

张滇文说文玉从不搞小动作。全班女同学之多,她一人一嗓子还不得嗓音嘶哑?没有叫唤名字的便以为她搞孤立,这未免忒小心眼了。

张滇文矛头直刺。贾杰敏淡然明白汪文玉的行为。沉默不想分辨。

汪文玉:“就是!就算我带头没有叫唤到你的名字来家里,你主动大方过来招呼我,可是我还能不搭理你?其她同学都是如此,唯有你特别。”

汪文清手掌拍在汪文玉肩头。只说你搞这类鬼八卦你还有理了。

张滇文:“上次汪文玉也有几天没有搭理我,我还不是主动迎上去叫唤她的。”

贾杰敏:“换我便会觉得人家不搭理,还一味迎合,犯贱。”

手拍桌子。公鸭嗓子嚷嚷。张滇文:

“贾杰敏,你说谁犯贱呢?”

张滇文气势汹汹。汪文清:

“不要在我家吵吵,要吵吵出门去。”

贾杰敏:“二姐,放心,不会在你家吵吵。我说我自己犯贱呢!”

张滇文跛脚猛然站立起来。却因发麻站立不稳后退两步紧贴墙壁。食指尖尖。张滇文:

“你就是指我。”

贾杰敏:“请问,我可提及你的尊姓大名?”

汪文清拽衣角。汪文清:

“的确,人家杰敏并没有提及你的大名。你怪啥?”

黑眼。汪文玉:

“她不提还比明确指出更可恶。”

又说:“她就是会来这类夹枪带炮的弯弯绕。听起来像似说她自己,其实就是在炮轰别人。”

张滇文:“就是。现在文玉都证实了,你还狡辩什么?!”

站起身。贾杰敏:

“我不想狡辩。我无需狡辩。我明确我的自尊心不行吗?”说着,转身欲出门。汪文清忙拖拽。汪文洁也跟随。汪文玉只说让她走,尚若今天出了这道门栏今后永远不要再踏进这道门栏。汪文清一具耳光掴去。

汪文清脱离手臂。贾杰敏呆呆站立。汪文洁忙拽贾杰敏坐下。汪文清:

“可知道今天我为何打你?”

汪文玉狠狠眼神直瞅贾杰敏。

汪文清:“我早告诉你说要搞好同学之间的关系。人家哪一个进来的人不是帮助我们家的忙?嗯……?你说!”

汪文玉低头撕裂羊毛的速度不断加快。贾杰敏忙说不要因为外人而伤害你你姐妹间的和气。张滇文嘟噜。张滇文:

“还不是因为你……”

汪文玉猛然扬起头直问贾杰敏是否明天午时跟随过去糖果厂帮忙。仿佛是为了证实。汪文玉要扒拉开来让汪文清看明白真实。

贾杰敏迟疑。张滇文:

“这有啥好犹豫的,去便去,不去便说不去得嘞!”

贾杰敏明确吕玉仙早通知二人去良县。又明确只要明天不去,家里没事还在靖城便跟随去糖果厂。

汪文洁询问是否贾杰刚也去良县。提及贾杰刚,汪文玉眼色退阴。汪文玉说只怕全总站唯数他鬼主意多。汪文清忽然想起只说贾杰刚很长时间没到屋里来讲故事了。贾杰敏说他现在成天打弹弓斗蛐蛐。汪文清让告诉他总站对面粮食局墙头上的鸟最多。张滇文:

“在外面野的男孩子只怕早知道了。”

贾杰敏却不解。又询问为何粮食局小鸟最多。

汪文玉说她佯装。张滇文指出曾经呆在农村的孩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错!贾杰敏呆在农村,却一门心思幻想着南盘江对岸高山背后的神秘湖泊。

沉默。汪文清说明因为场地上晾晒米粒,所以小鸟之多。

一声惊呼。贾杰敏:

“不好!既然被小鸟合围,那粮食局损数如何处理?”

张滇文:“别一惊一乍的,粮食局亏本,国家不会补贴吗?”

汪文清:“关键是人家一方面上报损额数,另一方面却各自贴补进去。”

贾杰敏狐疑“各自贴补”。张滇文指出人家不会憨得掏自己的腰包贴补。汪文玉说或许根本不用掏腰包,只将自己家的购粮本划拨弥补。

汪文清满眼的不屑。汪文清:

“天真!”

又说:“若不是我亲眼所见,我还不得而知呢!”

接着,汪文清讲述了所见所闻。

粮食发霉。晾晒。粮食局围墙合围的场地上,职工们堆积合拢。常人的理解是扫至碎石子灰尘时避开,却一样打扫装麻袋。

贾杰敏每每喜好锅巴。沸腾。石子下沉。每每一口口响动。反复两三次后,吕玉仙条件反射只要听闻响动声便厉眼注视。随即,发出警告:

“一粒石头怎么能将一嘴饭都吐了,滤一下不会么?浪费!”

关于“过滤”问题,贾杰敏觉得之艰难。尚若破石两瓣,或许耗时能动用牙齿舌头能分辨出来;尚若破石散开便格外艰难了。这个时候吕玉仙厉眼黑珠瞪住,监督的视线犹如X光穿透。贾杰敏苦不堪言。唯能吐出中心点的碎石粒,强迫咽下含碎石的混杂。哽咽异常痛苦。吕玉仙再次轮起眼睛注视。吕玉仙:

“见球不得!下咽刀子吗?”

没有分辨。不敢分辨。

吕玉仙讥讽眼神乐了。吕玉仙:

“怪了,全家人都吃不到石子,怎么全靖城的石子都跑到你一个人的碗里去了?”

贾中华会调侃说,这石粒就是欺负我们家杰敏,它就不跑别人的碗里,好像长着腿,它就是要跑到杰敏的碗里。

贾杰敏不知所措。虽然有晃动米粒过滤的经验,但她还是不能解释为何唯独她喜好的锅巴里满是石子。默默抹泪。她会观察吕玉仙无数次主动为刘小贤加添的热情中而增添强化着遗抛感。

不错,吕玉仙大勺为刘小贤加添一点不觉得浪费。

贾杰敏恍然明白了碎石子增多的源头,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又询问可是亲眼所见。

汪文玉只说“轴”。张滇文:

“文清姐若不是亲眼所见怎能知道?”

汪文玉:“杰敏眼里不相信别人,唯一只相信她自己。”

贾杰敏:“我的意思是粮食局晾晒场地是水泥地板,哪有那么多的石子?”

张滇文说,人家不会从边缘地带扫进去混杂吗?贾杰敏转向汪文清。贾杰敏:

“文清姐,你看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吗?”

汪文清微笑点头。

汪文玉:“这下你相信了?二姐都亲口这样说了。”

贾杰敏指出人不能轻易结论,除非亲眼所见。

满眼的冷鄙不屑。汪文玉:

“你认为你的定论可是具有威力?”

贾杰敏:“虽然不具有威力,但至少可以结论他们缺德。”

汪文玉黑眼。汪文玉:

“若换你去干这项工作,你是否就不缺德了?”

张滇文:“就是!亏空的数额人家怎么办?”

作家殷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