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若是人间

烟火若是人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神谕界,皇殿

1

每天早上,夏安总是会坐在自己殿前的台阶上,等老师来接她。阳光纷纷扬扬的从树叶间隙下洒下,在地上形成了斑驳的树影,一阵微风拂过,吹来皇殿外的气息。

这里是大夏皇朝,神谕界的统御者,而夏安则是大夏皇朝皇帝最小的孩子。

间夏安静静的坐在高大的梧桐树下,双眼微眯看着前方的门口,不经意打了一个哈欠。脑袋渐渐垂了下去。

‘明明是让我早点起床的,结果老师居然都到了现在都不来。’这是夏安心里最后的一声嘀咕了,然后就昏昏然的睡去了。

再过几天就是夏安十周岁的庆典了,皇殿的每个人都很匆忙,因为会有很多种族到来,皇殿也会给优秀的人给予奖赏,甚至陛下也会奖赏。

这可是帝者给予的造化,就是一些禁区的生灵也会造访,可以说的上是整个神谕界的一场大事了。

但盛会的中心人物夏安反而无所事事,一点也不慌张,和周围的急急忙忙的侍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呵呵,三公主又睡着了,你看她。’有往来的宫女手里端着盘子和周围的人说笑着。但很快她们就没笑了然后快速走开,因为有一个男子从大门走了出来。

男子看着睡觉的夏安并没有干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她身前,仿佛成了永恒,新晨的阳光把影子拉的很长,延伸到了很远的阴影中消失不见。

男子并没有等太久,只过了几分钟夏安就醒了。睡眼惺忪的看着眼前的的人。

‘早.....早上好,师傅。’

‘早上好,夏安,你又睡着了。’

‘切,还不是老师迟到了。’夏安伸了一个懒腰,漫不经心的说道。

夏安的老师叫阳炎,是恒帝亲自为夏安在天尊协会找到一位老师。所谓天尊协会,就是只有天尊的人才可以进入,大帝之下天尊就是最强。天尊协会也和圣界,王塔等负责神谕界的大大小小的事物。

‘好了,走吧去见你哥哥吧。’

‘哥回来了!在哪?他这个大忙人居然回来了!’

大夏皇朝的皇帝‘恒帝’有三个孩子,除了大皇子以外,其他两位都是恒帝成就帝位后生下的。天赋都很高。

‘就在大殿里,你去吧,我还有事要去见陛下。’夏安师傅摸了摸夏安头,眼睛看着很远的天边,在一瞬间夏安好像从师傅眼里看见了无数的风雪,但一下就消失不见了恢复成了湖泊一样的蓝色。

‘嗯,好。’

在说完之后师傅便很快消失在我眼前。

‘啊啦啦,哥然云游回来了,不知道会准备哪些礼物呢?’

一想到这些夏安心里就很高兴,身为恒帝的子嗣,夏安的大哥一直都在外历练很少回过皇殿,但也是这样的方式才造就了帝子的辉煌,整个世界几乎没人能与帝子争风。夏安的第二位哥哥和她的年龄差别不大,前年才满十岁但再过几年也要外出历练了。

2

大殿内,阳炎单膝跪地,表情严肃,在他身前高高的皇位上并没有任何人,但却有着浓浓的雾霭把皇位包裹。

‘嗒嗒.....嗒嗒’

一阵脚步声从雾霭中传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了。但依然看的清这个人头戴琅琊王冠,身披万星长袍,眸子被奇异的雾气包裹,整个大殿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出了极低的乐器奏响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来的神谕一般。

‘外屏障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从雾霭中传出的声音问道。

‘自从界灵更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问题。’

‘嗯,这样就好

‘关于那终焉海的事你做出决定了吗?’

大雾中的男子率先开口,盯着阳炎。

‘......’

男子看着单膝跪地的阳炎,像是想要洞穿他的想法。

‘罢了,你什么时候走就走吧,我不会强留你。’

‘......’

阳炎然没有说话,只是单膝跪在那里。

‘如果你被那里的黑暗腐蚀了,你要怎么办?’大雾中的男子忽然开口。

阳炎的嘴唇翕动,发出了一段奇怪的秘语。

‘呵呵,这就是你的决定么,不过既然是你的决定我也不会说什么了。’

大雾中的男子说完后双手结印,然后一块温润的玉石飞入阳炎手里。

‘这块玉来自于这个世界之外,别的用处我还没有用过,但他对于精神的安抚有着难以比拟的功能,也许到时候有用。’

‘谢陛下。’阳炎小心收下了这个玉石。行过大礼,走出了大殿。

在阳炎走后,空荡荡的大殿里只有那个深埋在迷雾里的男子,看着阳炎的身影走出了大殿,走进了骄阳里。一瞬间,大雾里的男子忽然觉得这个身影竟有些缥缈。

‘人间生死两茫茫,唯有一剑断阴阳......’

恒帝从嘴里说出的这句话不断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大殿里,而恒帝也不断的聆听自己的回音,最终慢慢消失在雾霭里。

3

时间飞逝,很快便来到了夏安十周岁的大宴上了。每族都派了人前来祝贺,各种流光溢彩的宝器被当做礼物送给夏安。各种各样种族在大厅内举杯欢笑,其乐融融。

‘精灵,雪族,送圣血一滴,为公主贺礼。’

‘禁区,三生川,送三生兰一朵,为公主贺礼。’

‘兽族,龙族,送七星龙珠一颗,为公主贺礼。’

.......

这些东西随便一个都是圣阶的物品,整个天下都没多少,但现在却被用来当礼物。

来往的人群中也不乏散修,每次听到这样的这些宝物时心里就直哆嗦。

‘这...这些东西你和我说用来送人!!!’

‘败家啊,败家啊,我拼了命才从遗迹里抢到的五星龙珠,现在七星的龙珠就这么送了!!’

不乏有这样的人在角落里和别人捶胸顿足,满口的羡慕。

其中也有眼睛里放着贼光的人,这里要是偷成功了的话几乎一辈子都不愁了,但是每抬头就可以看见皇殿几千米高空上正在全面运转的大阵,心里就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就是圣人来了也发毛,在这偷东西被抓到,只怕是死无全尸。

‘铛~~~铛~~~’

就在大家交谈正欢快时,皇殿中央的落星塔传来了阵阵响声。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浩荡的帝威。

‘恒......恒帝!!’有人激动的说道。

神谕界已经很久没有大帝出现了,就算是历史上记载最早的大帝也已经有一万年了。大帝的生命古老而悠久,谁也说不清大帝能活多久,这种事恐怕也只有帝者自才己会知道。

恒帝头顶玄冰王冠,身披琳琅法袍,每走一步空中就会浮现出朵朵的金色莲花,在他身旁与他并肩的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她的气势惊人,居然是天尊!!!这就是恒帝的妻子—祝瑶。

‘拜见恒帝。’众人齐刷刷的行礼,不敢怠慢。

‘诸位有礼了,感谢大家不远万里来进行小女的十岁生日。’

‘陛下说笑了,公主天赋惊人,在未来定是圣人之上,我等来只是希望可以让我族的孩子们涨涨见识。’一位长相和蔼的老爷爷带着自己的子孙向恒帝说道。

‘幽冥圣人’有人看出了这位老人的身份,和帝者说话,也只有天尊和圣人才有资格。

‘那么各位,和我的二子举办时的一样,胜出者便可以得到我炼制的生死符。’

这是一个很诱人的奖励,生死符可以抵挡一次致命的危机,只有天尊才能炼制。

4

夏安坐在看台上,周围不断的有人为选手加油鼓劲,场面看上去十分热闹,但夏安却觉得很无聊,但她是今天的主角,又不能像她的二哥一样老早就跑到后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哥,好无聊啊。’夏安转过头小声的给她的大哥夏胧说话。

但是夏胧似乎误会了,以为夏安太小,境界不够还看不懂,毕竟下面的青年年龄最低的都有二十多岁了,比夏安多修炼十多年,于是就开始认认真真的为夏安讲解场上的局势,哪一个人占上风,而哪一个人又要翻盘.......

夏安当时头就大了,什么意思,哥这是以为我看不懂吗?我是觉得看他们打来打去很无聊,不是我看不懂的意思啊。

‘哥.....不是......那个....’

正在夏安要说的时候下方的练武场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夏胧双眼一凝。

‘胜负已定了。’

夏安这才看向练武场,不知不觉间,原来一位散修突然爆发出了亚圣的气息,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

‘不简单啊,这个小子,才二十岁就快成圣了。’

‘而且他还是一个散修,资源和其他人没法比。’

......

最后这场切磋以这位散修获胜。

‘那么,既然胜负已定,那就由我炼制生死符,如果各位不介意就请看看吧。’

在说完后,恒帝大手一挥。

‘起’

随着恒帝轻叱,从天空之上飘下了无尽的符文,顿时金光大盛,居然还伴随着阵阵的乐器响声,那些符文如同有生命一般不断游动,一分为二,又演化为各种生灵,时而为虎,时而为龙。

‘大帝手段果然不同凡响,可以直接炼化天地,不需要鼎炉,我等虽然也可以炼制生死符,但根本达不到这样的异象。’

炼制一直持续了两天,但是离去的人几乎没有,能亲眼看见大帝出手的机会可不多,所以每个人都在认真观摩。

这样的异象持续了几乎一天,直到天空中发出了一声巨响时众人才幡然醒悟,然后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大手一抓从天空里直接抓出两张金灿灿的咒符。

夏安觉得自己被推了一下,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的飞向了天空。

‘这生死符可是需要自身王级的力量才可以接引到体内的,那位冠军小哥就不用说了,可是三公主不过满十岁,难道也已经成王了吗?!’人群里有人很疑惑,也感到很惊讶。

‘哈!夏安已经成为王了?!什么时候的事?’夏胧他的弟弟二皇子夏东拎了过来,脸黑的说着,之前还以为妹妹修为不高看不懂,结果居然.....

‘大哥,别生气,这事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这也只有父皇和幻尊知道。’

‘那又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唔...这我就不知道了,夏安平时一直都跟着幻尊,遇见了也从来不会说自己修为,这个丫头一天神秘兮兮的。’

不过虽然话是如此,两人还是很高兴的,夏胧几年前就成圣了,而夏东也在不久前成王了。

众人都很震惊,但也已经知道了,所有的帝子都天赋异于常人。

5

距离庆典已经过去有差不多一个月了,所有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自己的领土。今天依然是很普通的一天,没有任何的一场,但对于夏安来说却并不普通。

恒帝的孩子在十岁之前都不能出皇殿,需要接受到了足够的常识以及自保的手段才可以外出,而现在夏安也终于可以出去了,但依然要有人陪同。

在早晨的阳光下,每一栋房檐都反射着阳光,那些巨大的古树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光芒,老师从一端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丁香花一样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

‘早上好,夏安,今天对于你似乎很特别呢。’

‘嘿嘿,走吧,老师。’

老师就拉着我边走边说着我们要去的地方,据老师所说的,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做‘幻森’,是很久以前在‘有神时代’所产生的,据说是一位女神死去时形成的。

到了圣人的境界时,所有的生灵都可以飞翔了,但我还没办法飞翔,老师扣了一下手指,一个气泡出现在我身前,老师示意我进去,这是一种载人方法。

在我进去后,老师挥了挥衣袖,我们就升上了天空。

失去了坚实的土地,看着慢慢消失的地面,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一下充满了我的身体,我张了张嘴,想叫老师但话一出口就被风带走,风灌满了老师火红色的长袍,不停地飞舞,发出飒飒的声响,如同一只绝美的蝴蝶,一只又一只的巨大巫鸟拍打着他们翅膀,发出一阵响亮的长鸣,头顶上的白云不断地聚拢,最后又散开。

‘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6

我和老师停在了森林的入口,看着前面无边无际的森林不断蔓延着,在小路旁边的淡蓝色小花一直绵延到了小路的尽头消失不见,忽然听见了独角兽清脆的鸣叫。

‘我们到了,夏安,进去吧。’

我和老师走在阳光纷纷扬扬落下的小路上,阳光的碎屑落到地面在空中形成了迷蒙的光柱,那些遮天蔽日的巨树上蝴蝶在飞舞。

‘老师,‘有神时代’是什么?我经常听到父皇挂到嘴边。但是图书馆里的古籍却几乎没有任何提及’我小跑到前面,转过身来询问。

‘那是比你的父皇还要强大的存在。’

‘比大帝还要强大,那为什么我从未见过他们?’

‘他们都离开了。’老师在身后淡淡的说。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他们离开多久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我也只是听你的父皇提及过。’

‘神这么强大,那为什么也会死?’我想起了老师说的这座森林来历。

‘哈哈,夏安,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帝者的生命也不是说是无限的吗?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一位大帝。’老师发出轻轻的笑声,接着说道。

‘据说很久以前,神明也存在于这里,但是在一个黄昏里,他们都离开了,天上打开了一个巨大的门,神明们都走了。失去了神明的庇护,这片土地不似以前,再也不能诞生神,帝者即是巅峰。’

‘那他们离开去了哪里?’我喋喋不休的问。

‘我不知道,陛下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恐怕没有人知道。’

我还想问下去,可是眼前的路已近到了尽头,离离的蓝色花朵包围了这里,像火焰一样烧灼着。

老师走到我的前面,我跟着穿过了蓝色的花朵,一股很奇妙的花香铺面而来。

‘我们到了,夏安。’

那是一个巨大的湖泊,倒映着天空的颜色,周围开满了紫色的丁香花和紫罗兰。巨大的巫鸟停在湖边休息,也有飞鸟划过水面,流下一串的水波,岸边也会有长着角的独角兽,他们长长的鬓毛如同天空上的云朵,湖里的鱼时而飞跃出水面,那些冷冽的鳞片上闪烁着碎汞一样的阳光。

老师静静的躺在岸边,红色的长袍如同火焰倾倒在了地面上。

‘夏安,你应该注意到了那些蓝色的花朵了吧。’

老师面朝着天空,看着云朵。

‘是的,那些蓝色的花朵皇殿里从来没有过。’

‘它叫忘忧草,只会生长在幻森和终焉之地,它们的蓝色会让人想起伤心之事,但它们的花香也会让人忘记回忆。’

‘有人喜欢它们,因为这样就会无忧无虑,也有人讨厌它,因为这样的花让人们失去了自己所珍视的回忆。’

我站在老师旁边,捋着老师的头发沉默的听着老师讲。

......

从那天以后每一年我和老师都会来到这个湖边,后来慢慢的我也注意到了老师在看向那些蓝色的忘忧草时总会有一股淡淡的如同雾气般忧伤。

‘夏安,你喜欢天空吗?’有一次老师突然开口问我。

‘当然喜欢了,天空可自由了。’

‘可是生活在水里是见不到天空的。’老师看着我说。

……

我已经忘记了那天老师的表情,我只记得那天从背后吹过来的那些尖锐呼啸的风,湖边的独角兽的鸣叫,和那些在天空盘旋不散的飞鸟。

扬花落尽子规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