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妻历劫归来

第43章 独独对她念念不忘

四个人,邢谦一点了二十多道菜,大部分都进了花湮的肚子里。

吃完后,花湮还是一副八分饱的样子。

邢临暗暗惊叹,这幸亏他们家少主不是个穷小子,要不然真的会被这丫头吃得裤子都没得穿。

最后花湮去结账,却被告知已经结过。

“怎么会结过呢?你结的?”花湮不高兴,这样下去她跟这男人还撇得清吗?

“没有,不是我,我一直待在你身边不是吗?”邢谦一矢口否认。

这时,服务员笑着开口,“是这样,一爷是我们这里的大主顾,老板亲自给免了这顿。”

“看来我今天占了你大光,那等回荆溪,我再请你吃一顿。”花湮不是个纠结的人,小事而已。

但想要远离的人,就真的扯不清了。

“你是今天要回去吗?”一想到待会要分开,邢谦一就不舍得很。

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

“嗯。”

“机票订的什么时候?”

“我没订机票,准备开货车回去。”一车子的毛料,她不可能让老宋一个人开回去。

“你一个没成年的小丫头开什么车,有驾驶证吗?”邢谦一脸色略沉,转头对邢临道,“让邢前安排人将那货车送去荆溪。”

“是。”邢临利落的转身离开。

花湮想说什么,她还没同意呢,这家伙怎么就如此霸道,霸道的为她安排好了一切。

当着邢谦一的面,宋淼不敢说什么。

即便不问,宋淼也知道这男人身份不凡,他看小花眼神总温柔如水,却也不是他能放肆的。

女孩子还是让人忧心的,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外面的狼太多,容易遭惦记。

宋淼摸了摸鼻子,“那个,我随车回去。”

说完,宋淼一溜烟跑了。

花湮抽了抽嘴角,现在包厢里就只剩他们两人。

花湮坐直了身体,神情严肃认真起来,“邢谦一,你是不是喜欢我?”

邢谦一正喝着汤呢,猛地听到花湮的话,一口汤全喷了出来。

他内心有点慌和窘迫,耳根泛出细微的红,但他冷酷惯了,绷起个脸,任谁也看不出他的心思,“小丫头,你胡思乱想什么呢?哥哥只是把你当妹妹,对妹妹多照顾一些,怎么就乱想成这样?”

花湮撇嘴,“我怎么就乱想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怎么会想把当成妹妹呢?自己胡思乱想,还好意思说我。”

邢谦一噎住,这顿饭他到底没有吃多少。

先前是小丫头秀色可餐,现在是被她的话噎饱了。

邢谦一轻咳了两声,“现在时间还早,你第一次来绵甸市,这里有很多好风景的,我带你去看看,我们晚上再回荆溪,如何?”

花湮深深凝视着他,真就看不出他所想,这男人冷邃的面容如鬼斧神工,菲薄的唇瓣,棱角分明,得天独厚的宠爱,她多看几眼,竟痴迷住。

花湮幽幽的啧啧了两声,“本来还想说你要是喜欢我,我就做你的女朋友,既然你当我是妹妹,那我从今往后就当你是哥哥。”

她笑得狡黠,却又纯真无暇。

邢谦一痛心疾首,只觉得自己错过了这辈子最大的宝贝,好想收回方才的话,想他可是桀骜不驯的一爷,什么时候这么畏首畏尾了?

邢谦一暗暗惋惜不已,主要是小丫头年纪太小。

这次再见小丫头,他便已确定自己的心思,万千女人中独独对她念念不忘的心思。

就算被小丫头接受,他也不想让小丫头潜意识里认为他变态,是畜牲。

邢谦一狠狠压下自己浮想联翩的心思,完美的勾起唇角,“嗯,乖。”

花湮勾勾唇,没再说什么。

说多了,她自己都烦。

再则人家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只当她是小妹妹,她要是非要剖根问底,未免太过自作多情。

邢谦一当即让人订了机票,然后亲自开车载着花湮去附近的一个枫景园玩。

今天不是休息日,又是下午时分,人不多。

他们直接乘坐缆车上了山顶,阳光柔和,邢谦一赏着美人美景,心情难得的舒畅,整个人散出慵懒的气息,“这个时候的枫叶很漂亮,要拍照吗?”

他想和她一起拍照。

“嗯。”花湮四下看了看,“不过我要先去洗把脸,顶着这么浓厚的妆,感觉不是自己的脸。”

“好,洗手间在前面。”邢谦一自然而然的牵起花湮的手,迈开大长腿,拽着人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小丫头的手太柔软,抓在手心里,就好像暖贴着心脏,温温热热的,很舒适。

邢谦一很喜欢这种感觉,好想一辈子就这样牵着她的小手。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眷恋一个小丫头,反正就是这个女孩,他再也不会放。

她还小,他就等着,守着。

花湮可不知道邢谦一对自己动了心思,只想撒开某人恶劣的爪子,奈何蚍蜉撼树。

她幽怨的剜了邢谦一的侧脸一眼,男人个子太高,一米八八的样子,让她觉得有点被碾压的感觉,看来还要努力长高个。

好在她还小,身体还在发育,长高不是难事。

花湮卸了妆,顺带连衣服都换了一套休闲的运动装,随意撩了个马尾,气质立马变得青春洋溢。

花湮出来就看到邢谦一那个妖孽面前,有两个女人正在跟他搭讪。

两个女人身材婀娜,脸蛋也不错,就是一个染了橘子黄的大波浪长发,一个染着渐变紫的长直发,站在冷肃的邢谦一面前讨好,像两个另类。

这位少主的脾气不太好,任凭人家美女使劲浑身解数的讨好,他只绷着脸,冷冷的释放寒气。

待到他看见花湮走出来时,那张冷脸秒变灿烂繁花,“湮湮。”

邢谦一直接无视了那两位美女,撇下人,直奔花湮而去。

花湮直白的看见两位美女面容先是错愕,在看见自己后,因嫉妒而扭曲的脸,画面‘太美’,不想看。

花湮撇撇嘴,这两个女人太过搞笑,自己搞不定一个男人,冲她嫉妒啥。

她还巴不得她们把这妖孽领走。

先前被两只听不懂人话的苍蝇,扰得烦不胜烦的邢谦一,见到花湮后,所有的坏心情统统被吹散

苜蓿果子

作家的话
日常求踩踩???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