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续集之天若有情

第12章 接天莲叶无穷碧

……

故宫文物研究院。

“要去泰国?!”我拿了夹子夹了闻香杯递到司徒云翔手中。

“是啊,这次是浩祯的提议!理所应当他亲自去!可是就怕……”司徒云翔握着杯子,细细嗅着茶香。

“怕什么?”

“就怕有些人不希望浩祯看到他该看的东西!况且西南亚治安不怎么稳定!”

我手里一停,声音有些发抖:“你是说八爷会做手脚?”

“我不知道,我相信八哥不会那样做,何况他怎么也得顾及你的感受吧!”司徒云翔定定看了看我,随即又笑道:“呵呵,或许是我多心了,希望一切顺利!放心吧,况且还有我同行,我定报四哥周全!”“我心里所想瞒不过十三爷!你们万事小心啊!”我端起茶杯,“十三爷,我敬你!”“呵呵,神马情况?”司徒云翔懒洋洋的笑道,我“扑哧”笑了,“十三爷连‘神马’都知道了!不简单!”“呵,你可别再拿以前眼光看我,我不是说了嘛,我现在是司徒云翔!”“呵呵,可在若曦眼中你永远是那个豪气干云的十三爷!若曦永远的知己!”“呵呵,好一个‘豪气干云’!好一个‘知己’!”两人碰杯,相视一笑。

“哎哟,累死了,累死了!”姐姐从外面推门进来,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瘫倒在沙发里。

“我的好姐姐,您老人家这是怎么了?”我笑着过来,坐在姐姐身边。

“妹妹啊,姐姐要被那个黄脸婆boss给榨干了!呜呜”姐姐一脸委屈的搂着我的腰,把脑袋枕在我肩膀上。

“咦!”姐姐这才发现那边喝茶的司徒云翔,一个激灵坐起来,指着他道:“这小子什么时候跑这来的!”

“路过,顺便到你这来讨杯茶喝!”云翔笑着说。

“切!我告诉你想打我们家晓晓注意,要先过我这关!”

云翔顿时哑口无言,我在一旁偷笑。

“哼,老板说我这个月销售业绩不好,奖金没有,工资还给缩水了!你说这不是‘坑爹’嘛!”姐姐继续抱着我抱怨道。

我和司徒云翔忍不住偷笑。“你们还笑,难道不应该为我的悲惨经历该感到义愤填膺吗?天呐,这什么社会啊?你们的同情心都肿么了!”两人捂着肚子笑开了。

“切!你们就笑吧!”姐姐撅着嘴,忽地跪在沙发上,向天花板膜拜,口中念念有词:“主啊,原谅这些孩子的过错吧!主啊,请可怜可怜我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子吧,伤不起啊!赐我个男朋友吧!各种求啊!”

“呵呵,姐姐!”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您这一周请假四天,总共上五天班,仅有的一天,去掉迟到和早退!您自己说说,哪个老板会下这么大的决心来请您呐!”

“恩?小妞!”姐姐作势卡住我的脖子,“从实招来,谁泄密的!”

“是慧姐告诉我的!再说了好像大家都知道啊!呵呵”

“哎哟喂,你们都是坏人!都需要教育!呜呜”姐姐和我嬉闹在一团,一旁的司徒云翔笑着看着两人摇了摇头,心里不禁有所感触:“这对苦命的姐妹花,希望她们这世能够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

“哈喽!”李慧一身玫瑰香水味的跳了出来,“哎哟,萱萱,听说你今儿个大庭广众下把你家那比‘地主婆’还‘地主婆’”的老妖精给喷了!”

“哼!”姐姐撩了下眼前的刘海,“是可忍孰不可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亲爱的们,以后我可就是‘失业青年’了,你们包养我吧!”搂着李慧、我的肩膀娇憨道。“好的呀,来小妞,先给大爷们乐一个!”李慧挑着姐姐的下巴媚笑道。

“你们玩吧!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司徒云翔站起身来。“帅锅!啥意思嘛!为啥子人家来了你就要走撒!”李慧蹦出句四川话来,“呵呵,误会了李小姐,云翔确实有事!”“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走吧!”“我送送你!”我说,随即和司徒云翔一同出门。

“此一去要两、三个月,恐要到年底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发邮件或者打电话给我!”司徒云翔转身对我说。

“恩!你也要保重!”我深深望着司徒云翔。

“呵呵,我会的,马尔泰若曦!你也要照顾自己啊!我可不想四哥醒来怨我没照顾好嫂子!”说着司徒云翔做了个“ok”的手势,进了车。

我目送司徒云翔的车远去,叹了口气,转身回去。

远处的转角处,一黑衣墨镜男子又出现了……

……

“怎么办啊,漫长的冬天就要开始了,我该怎么办嘛”我还未进屋就听到姐姐的哀怨声。

“怎么办呢!姐姐来做我的助手吧,我高薪聘请你!”我拍了拍姐姐的脸蛋。

“哎哟,就我老爸那点money,还不够我买一个‘LV’的呢!哎呀,烦死啦!伤不起啊!”

“当当当!”李慧神奇般的从包包里掏出两张票望我、姐姐眼前晃了晃。

“什么东东啊?”姐姐抢过来细看。

“我们公司要组织去泰国曼谷旅游,我托人又了两张!呵呵”

“哇塞!食宿全包!你们老板疯了吧!钱多烧手啊!”姐姐指着票上的说明叫道。

“怎么说话呢!我们公司这叫‘人性化’福利!”

“还人性化呢,我看是转为你们公司那些剩男剩女牵线的吧,是吧,晓晓!”

“恩,是啊!所以姐们够意思吧,给你们创造了这么个寻求真爱的好机会!哈哈,下周末一起出发!”

“可是我要工作的!”我难为情的说。

“我老爸那,我来解决,咱们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亲爱的曼谷大象,Iamcomming!”姐姐站在沙发上,指着天花板吼道,三人闹做一团。

……

“叮咚”有人按门铃。我踩着毛绒拖鞋,眼睛上卡着黑框无镜片眼睛,手里拿着个苹果,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谁啊?”门外站了位身着制服的捧着很大一个礼盒的年轻小伙,“您好,周末愉快!请问这边我张小姐的家吗?”

“是的!”

“那请问请张小姐在吗?”

“我就是!什么事!”

“我是北京罗马世家服饰专卖店的!有位沈先生给您预订了一款服饰请您签收!”

我疑惑的接过盒子,看到上面的标签,赫然下了一跳,“纯手工的,八万多!你们这要抢钱啊!”小伙子尴尬一笑,递过签单,我写上自己的名字,问:“他有说叫什么吗?”“对不起小姐,客户保密,我们也不清楚!”“恩,谢谢!”我关上门,妈妈过来了,“谁啊?晓晓!”“一个送快递的!”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件精致的粉色木兰花纹的长款羽绒衣,领口绣着白色的蕾丝花边,摸上去手感极舒服。“这谁送的啊!嚯!这么贵!是不是翔子送的啊!?这么有心!”张妈妈笑着问,“不是啦,瞧您说的!”“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我手机响了,是陌生号码,却看着眼熟。

“喂,你好,是哪位?”

“收到了吗?”对方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我一愣,随即回应:“恩,你是?”

“我是沈浩祯!”

我听到“沈浩祯”三个字竟不知如何说话了。一段沉默后,沈浩祯说话了,“是不喜欢吗?我以为喜欢木兰花的!”

“不…不是的,喜欢的!”我忙解释道。

“恩,我要离开北京一段时间了!我想见你,可以吗?”

“哦,那我们约个地方吧!”

“我……我在你家门口!”我一惊,慢慢走到门口,打开门。他一袭青蓝色拿着手机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脸色显出一丝笑容。

“哦,这小伙子是哪位啊?”妈妈乐呵呵的凑过来。

“您好,阿姨,我是沈浩祯!我的朋友!”

“哦……快请进!快请进!”妈妈转身低声对我说,“我家闺女真有才!认识的小伙子一个比一个帅!”

“快请坐!快请坐!”张妈妈忙招呼着他,又是倒水又是削水果的。

“你做什么工作的啊,你爸妈在那个单位啊,有没有女朋友啊?”妈妈霹雳巴拉几个问题弄的他一头雾水。

“哎哟,妈,你该去买菜了,要不然新鲜的都被隔壁王奶奶挑走了!”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那个谁啊?”妈妈起身转脸又看了看沈浩祯。

“浩祯!”

“哦,浩祯!是吧,你看我这记性!今儿中午别走了哈,阿姨这就买菜去!”

“阿姨不用客气了!”

“坐着,坐着哈,晓晓,好好和浩祯说说话!”

妈妈走后,我们两人对视一笑,又不知如何搭话了。

“我给你沏壶茶吧!”

“好!有劳你了!”

我半跪在茶几前,轻轻拿出一盘茶具。水开后,“汤杯温壶”,将沸水倾入茶具中,再将茶叶适量放入茶壶。将沸水倒入壶中,又迅速倒出。沸水再次入壶,倒水过程中壶嘴点头三次。

“好一个‘凤凰三点头’!”他脸上开满笑意,目光温和的望着我,我顿时脸上一热,忙低下头。接下来,我轻轻盖上壶盖,用沸水浇遍壶身。用夹子将闻香杯、品茗杯分开,放在茶托上。将茶汤倒入闻香杯,斟七分满,再将茶汤倒入品茶杯,用茶夹夹起闻香杯递给沈浩祯,沈浩祯接过来,闭上眼睛细细闻着淡淡的茶香。

“没想到你的茶艺如此了得!真看不出来!”他赞叹道。

“尝尝吧!”我倒了一杯茶,他三指取杯,细细抿了一口,不禁眼前一亮,怔怔的看着我。

“怎么了?味道有问题吗?”我给自己到了一杯,尝了尝。

“‘太平猴魁’!”

“是啊!怎么了?”我不敢正视沈浩祯的眼睛。

“哦,没什么!”沈浩祯不再说话,细细品茶。我眼睛红红的看了眼沈浩祯。两人都不说话了,只能听见茶壶煮沸的“呼呼”声。

过了一会儿,我瞥见那边躺着的羽绒衣。站起身来,径直拿起衣服进了房间。门开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出来,心脏蹦蹦蹦跳个不停。沈浩祯不禁看呆了,眼前的人儿像从画里走来的仙子般,要不是脚上那双毛绒狗拖鞋有点煞风景,沈浩祯真的要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定定看着我的脸。我紧张的低着头,似乎都能感觉他的呼出来的热气触碰到自己的脸颊了。

“你真美!”

我背紧紧靠着墙壁,手心里竟也出汗了,算算自己的几十岁的心态早已淡入止水,不知为何面对他时,竟还是如十八九岁小姑娘般羞涩。

欲感觉到他的脸慢慢的凑近,我闭上了眼睛。

“我说的是这衣服很美!”这一句戏谑让我一时好不生气,和他当年的那句“可我不后悔亲你”真是如出一辙!他却毫不在意,径自坐到那边品茶去了。

我坐在旁边,开了电视机,自顾自己看,也不管他了。

“茶凉了?”我充耳不闻。

“生气了?”我把脸转到一边去了。

“我开玩笑的!真的生气了?!”他坐过来看着我。我板着脸还是一言不发。

他忽地蹲下身子来,伸手抚摸着我脚上的毛绒狗棉拖的两只耳朵柔声道:“肯定是饿坏了吧,乖乖的哦,不要生气啦,哥哥给你买骨头吃!”“扑哧”我实在忍不住了笑出声来,嗔怪道:“去你的!你才像它呢!”心里想着“四爷”定不会这般幼稚的伎俩吧。

“叮咚”妈妈回来了。两人连忙坐好,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忍俊不禁的。

吃过饭后,他开车带着我去兜风。

“怎么了?老看着外面发呆啊”他注意到我心里有事。

“没什么?今天天气阴阴的,看样子要下雨了!”

“恩,这微雨天气不是很好吗?宁静而不纷杂!”

“这车水马龙的城市深林哪里还有一丝宁静可言!”我幽幽道。

“那可不一定,我带你去个地方!”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脚踩油门,疾驰而去。

……

车子停下。“我以为是什么世外桃源呢,原来是‘后海’啊!”我下了车伸了伸懒腰,此刻下午过了大半,西面的天空隐隐有阳光浮现,后面波光粼粼的,几只游船在远处游荡,丝竹管弦之声隐约传来。

“走吧!”沈浩祯走在前面,我紧紧跟在后面。“我们……我们要去哪里?”沈浩祯面无表情的默不作声,我也不再多问,心想:这个‘冰块脸’怎么还这样啊,虽然没有那时的记忆,怎么脾气、秉性一模一样啊,不会是刚才我说错话了吧!晕呐!

走了许久,穿过林子、灌草,我踩着高跟鞋着实有苦头吃了,脚痛得要命,可沈浩祯好像毫不顾忌到后面一瘸一拐的我,只顾走自己的。

“喂,喂!还要多久啊!我走不动了!”我扶着草地坐下,脱掉鞋子,后脚跟磨得红肿隐隐作痛。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走到我跟前,蹲下看了看我的脚,又看了看眼睛红红的我,淡淡的说:“你这是要哭了吗?”我闻言赌气的把头扭到一边去。

他端起我的脚,我想挣脱,却还是被他死死的放在手心里拖着,他认真的用手掌轻轻按摩着,“疼吗?”我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明知出来玩还穿高跟鞋,爱美就不要怕吃苦!”我又生气的脚一蹬,自己却支撑住摔在地上,手里还被什么东西扎到,硬生生的刺痛。“你再这样!谁还能够怜香惜玉呢!”这句话似乎穿透我的心脏般,我愣愣的看着他,泪水盈满眼眶,当年雪地里那一幕浮上心头:“四爷,你可记起若曦了!”这时一艘手动小船划来,船上跳下一人,“沈少爷,这是您要的药和鞋子!”“恩,谢谢!”“有什么需要您再叫我!”“好的!”那人径自离去了。

他走过来蹲下,打开药瓶,抬起我的脚,轻轻涂上一层药膏,用纱布包好,打开盒子拿出一双精巧的粉色平地棉靴,慢慢的给我穿上。我静静的看着他做着一切,心里暖暖的。

“你不要上来吗?”我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经到了船上。我慢慢站起身来,果然脚不痛了。

我上了船,新奇的问“这样的古式木船可不多见了,你怎么做到的?”“我平时就喜欢这边的清净,所以就请人做了船放在这里,不用时有人看管,用时招呼一声即可”“哦,这样啊”“走吧!”“去哪?”“到了,你自然知道!”他摇动船桨,小船缓缓离岸。

……

清宫文物研究院。

“什么!你们要去曼谷旅游啊!晓晓也要去啊!”庄子浩瞪大了眼睛,情绪有些激动。

“哎哟喂,大博士你这么激动干嘛!”沐紫萱吐着瓜子壳道。

“就是!今儿个你的跟屁虫怎么没跟着啊!”李慧调侃道。

“大冬天的跑西南亚干嘛去呀,真是闲的!”

“切!少来!大博士,我们哪有您忙啊,我们这些小市民也就只能靠着这点白来的福分随便转转看看喽!”

庄子扬削好一个苹果凑到李慧跟前,嬉皮笑脸的,“慧姐,来吃个苹果!”

“说吧,什么事要求我啊?”

“您能不能再搞张票啊?我……我可以去保护你们的安全啊!”

“打住!我们的安全不劳你费心,你姐姐我跆拳道黑带!”说着李慧亮了下双拳。

“你可是‘莫玉世家’的副总监啊,你可以自费嘛”沐紫萱得意的嚼着薯片。

“我这冒牌副总监,你们还不知道,我哥最近财政盯得紧,我的一切支出都要经他同意的啊,爸妈也都听我老哥的,生活费勉强糊口,哪还有闲钱旅游啊!”庄子浩哭诉道。

“oh!可怜的孩纸!那你就乖乖在家守着你的杯具吧,哈哈!”沐紫萱幸灾乐祸道。

“哎,对了,你可以找你家jerry想想办法啊!”李慧说。

“我才不找她呢,她要知道肯定死缠我一块去了!”

“那我们也没办法了!”庄子浩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向外走。

“哎,你干嘛去啊?”

“抢钱去!”

……

小船行了许久,我不禁打了个瞌睡。再醒来时,周围已经退去了人声,眼前竟是一大片荷塘,眼下已是初冬,竟还有盛开的荷花,好生奇怪。

我犹记得当年畅春园里自己和四爷春游荷塘的情景,没想到因缘际会此情此景会在三百年后重演。他坐在对面,脸上似笑非笑的。

“醒啦!”

“恩!”

小船驶入荷塘,周围密密匝匝的全是荷叶,绿意盎然,全没有半点萧瑟之感,虫鸣鸟叫不绝于耳。越往里行荷叶也密,我不得不低头,左右躲闪着迎面来的荷叶,他背对着倒是无大碍。他见我有些狼狈,脸带笑意的刚要讲话。

“你是不是要说,你都是躺在船上的,要我也试试啊!”我生气的白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的?!”他脸上有点诧异。

“怎么跟当年一个德行啊!”我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嘴上嗔怪着,心里却有种莫名温暖的东西慢慢散开……

夜小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