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胥剑

第38章 一线生机

站在濠州城下,杨不易有些恍惚。

本来杨不易不愿来濠州,这里有他太多难以启齿的过往。

可是架不住陆高兴吵着嚷着要回家乡看看,不得已他只能遂了陆高兴的意。

此时的濠州热闹非凡,不再是几年前兵荒马乱人人自危的景象。

走入城内,陆高兴还不时介绍着以前这里是干嘛的那里又有什么吃的。

只可惜一场战乱,早就使得这里物是人非。

没过多久,杨不易就看见了一座玉春楼。

果然只要是繁华的地方都会有各种楼啊院啊的,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座玉春楼。

但是杨不易却在玉春楼楼阁上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起初他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那人突然拉大嗓门,对着杨不易大喊道:“好你个阿七,害老娘来这里等你这么久,现在才到!”

这时,杨不易终于肯定她就是汴梁玉春楼的鸨母,没想到她居然到了这里,看来玉春楼产业蛮大的。

本来已经脱掉了“负心汉”这个帽子的杨不易,瞬间又被几人打上了“花花公子”的标签。

杨不易倒是没关心旁人看向自己的眼光,笑盈盈地走了进去。

陆高兴见杨不易都进去了,自己还站着干嘛,终于可以见识见识传闻中的妓院了是什么样了,于是连忙屁颠屁颠地跟了进去。

而陆沉和马文生反倒是有些犹豫,结果黄芊芊兴奋地说道:“还从来没去过,今天也沾沾杨大哥的光,进去看看。”

于是几人也陆陆续续跟了进去。

濠州的玉春楼明显比不上汴梁玉春楼,没有假山湖泊和一座座小楼。

这里反倒像客栈,不过里面却是比客栈大得多,也豪华得多。

“你怎么会在这里?”看着走下阁楼的鸨母,杨不易挠着头问到。

鸨母却是扭了一下杨不易的胳膊说道:“老娘我等你好久了,怎么今儿个才到。”

“等我?”

陆高兴给给众人一个猥琐的眼神,黄芊芊则悄然扭了一下杨不易。

鸨母也不理会其他几人,立叉着腰骄傲地说道:“你不会以为我只是汴梁玉春楼的妈妈吧,你就不知道玉春楼是听仙阁的?老娘我可是听仙阁长老,天下玉春楼都归我管。”

“难怪……”难怪她嗓门会那么大,难怪自己每次偷懒都被她逮到,原来还真是武林高手啊。

“你是不是练的传闻中的‘狮吼功’与‘迷踪步’?”

“狮你个头,老娘天生嗓门大你就说老娘是母狮子。”鸨母拍了一下杨不易脑袋,接着说,“不跟你废话了,你师叔托人给你带了个口信,跟我来吧。”

听到这话,陆沉几人都眼睛瞬间放光,特别是陆高兴。

“师叔?谢宁啊,我的乖乖,秀才,现在你信了我的话吧,跟我们一起以后定是吃香的喝辣的。”

秀才便是马文生,黄芊芊经常用“秀才”这个绰号打趣他,久而久之其他几个人也习惯的叫他马秀才。

马文生听后倒是没有多高兴,反倒说:“谢宁也好王保保也好,我只想百姓不再受苦。”

“无趣。”

几人本要跟着杨不易一起,不过却被濠州玉春楼的老鸨拦住:“几位就不用跟着去了,随奴家来就可,保证几位满意。”

陆高兴本来跃跃欲试,可突然又说道:“先说好,我们没钱。”

“看你说的,还能要你们的钱。”

黄芊芊一听,也来了兴致,说道:“那快走,我从来没来过,难得白嫖,把你们这最漂亮的姑娘都喊来。”

老鸨却是没管她是男是女,连忙笑嘻嘻地带着几人上了二楼包间。

而另一边,鸨母将杨不易带进了后院一处厢房,此时里面正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得起劲。

鸨母将杨不易带到,直接转身关门离去。

过了许久,杨不易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怎么一个二个都爱装作在看书的模样不理人,显得很沉稳?”

男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接着说道:“失敬了,失敬了。果然这招不流行了,看来以后得个想其它摆谱的法子了。”

接人男人直接介绍到自己:“我是这一代的听仙阁阁主刘基。”

杨不易突然舔了舔舌头,听仙阁阁主啊,这么说……

他看向刘基的眼神,就像看到一颗巨大的奇门丹一样。

“我师叔找过你了?”接着杨不易伸手说,“那拿来吧你。”

刘基见杨不易这眼神动作,知道他要什么,然后心里想着“华胥派怎么竟出些脑袋有问题的人,估计就杨不凡正常点”。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说:“没有。”

“没有!那你找我干嘛?”

“听我说完啊。奇门丹我是没有,可是我却知道他在哪。”

“在哪?”

“在萧成化手中,当年师尊欠了他一个人情,便将奇门丹给了他。不过萧成化这人爱恨分明,对朝廷走狗特别憎恨,所以你很难从他手中拿到丹药。”

“我师叔呢,他找的你?”

“恩,谢宁找到我索要丹药,我也答应了帮你拿到丹药,不过前提是他必须随时牵制住王保保,不能让王保保打乱义军的步伐。”

“那你拿到丹药了吗?原来你也是个骗子,我都没几个月可活,你还在这里说些废话。想我师叔那么潇洒不羁的一个人,为了我……”

刘基被杨不易说得老脸一红,连忙咳嗽几声。

接着说道:“他既然答应我的条件,我必然也会实现我的承诺。只是找你耗费了一些时间,可是万万没想到你居然就在听仙阁的眼皮子底下生活了两年我们也没发现。”

看着杨不易一脸的不屑,刘基感觉得让他知道听仙阁的实力。

他起身拿起一把宝剑递给杨不易,正是陪伴他多年那把长剑。

接着骄傲地说道:“这把剑这几年多次转手,也只有我听仙阁能找到他。”

可是杨不易却没理会刘基,坐在一旁抚摸着长剑,像是多年的朋友又回来一样,高兴得嘴都快笑歪了。

见杨不易不理自己,刘基又说道:“萧成化不给你丹药,但是我却是有办法,不过需要你自己去做。你再晚来几日我也只能厚着脸皮去讨要了,算好你还是来了。”

杨不易听得脑袋一时转不过来来,放下长剑,问道:“直接说怎么做,绕去绕来的。”

“你知道萧成化痛恨蒙古人,但是只要加入反元大业的人他却是来者不拒,所以你直接去投靠他就是了。”

“近日沔阳又要爆发大战了,这几年来沔阳不是在元人手中就是在萧成化手中反复几次了。此时的沔阳又到了元人手中,所以萧成化又在筹备攻打沔阳。”

“你趁着他人手不足去投靠他,想必他也不会拒绝,然后争取立功借机像他讨要丹药,就算他不给,你师叔也有理由去抢过来。”

杨不易被刘基最后两句话震到了,问道:“这就是你的计谋?怎么听起来不怎么样,还不如叫我师叔直接去抢,绕那么弯弯道道的。”

“你懂什么,你师叔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去抢一个宗师吧,那岂不是乱套了,还是该讲一讲规矩的。至于为什么如此做,你要知道,再好的计谋也敌不过强大的力量,这无非就是借你师叔的势去拿到丹药,前面你做的只是铺垫,你做的越好,你师叔抢得越理直气壮。”

说完,刘基居然得意起来,缓缓抚着自己的短须。

如果是没有遇到陆高兴几人,杨不易或许不会这么去做,他还巴不得早点去死,就不用面对这个复杂的江湖。

不过如今嘛,因为“五林大侠”的出道,他好像又找回了一些生活的色彩,沉寂许久的心也渐渐有了色彩。

以前没得选,现在既然可以活下去,那么还是应该去拼一把。

何况他还想去找一个人……

想了片刻,他说道:“不过我伤势复发的越来越频繁了,不知道还能撑得住到沔阳,更别说立功了。”

刘基早有预料,他笑着拿出了几枚丹药:“这丹药可以缓解你的内伤,随你怎么使用内功也不用担心寒气爆发,一个月吃一粒,总共九粒,多了就没效果了,不过这也足够撑到你师叔抢到奇门丹了。”

杨不易接过丹药问也没问,直接就往嘴里扔了一颗,能使用体内真气的感觉真好啊。

接着他向刘基要了联络方式,说:“要是半年后萧成化还不给我奇门丹,我就找你,你记得去找我师叔啊,叫他快来抢。”

说完杨不易就要离去,可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说道:“刘阁主啊,能不能借我点银两……”

“这开妓女的老色鬼还挺有钱的嘛,我这算不算锄强扶弱?应该算吧,我弱他强嘛。”

看着杨不易数着手中银票钱币高兴的离去,嘴里还嘀嘀咕咕地职责自自己,刘基就有些头疼。

不借还能用抢的吗,真后悔给他丹药,更后悔教会他抢人怎么可以抢得理直气壮一些。

“嘿,这人比他师叔还野蛮,一门的偏执狂,真是群没脑子的莽夫,以后不接他华胥派的生意了。”接着刘基也没理会抢劫过自己的杨不易,又拿起了书籍沉浸其中。

当杨不易再找到的陆沉几人时,场面一片混乱。

陆高兴正高兴地唱着曲,陆沉和黄芊芊则是一脸忧愁地喝着酒。

而马文生则在包厢里大声朗诵诗歌,看着这张脸,姑娘们都躲得他远远的,不过他却没在乎,反倒是越念起起劲,不时跟着跳了起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念着念着又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真没想到平时斯斯文文的马文生喝醉了是这种人。

陆高兴见杨不易回来,说道:“杨大哥,喝酒!”

杨不易一改往日的沉郁,接过酒杯昂头喝了下去,接着直接拿起桌上的酒壶对着嘴就往里倒。

“好!好!不亏是名门子弟,我们喝!哈哈哈……”

老马快快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