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星辰传

第41章 秘密

“呵呵呵,不亏是上仙,只是一眼便发现了老夫。”

正当几人马上就要走到那有些破败的小屋时,一个听起来有些憔悴又有些苍老的男声传了出来。

走进屋子,一个看起来大约九十多岁,拄着拐杖的老人一步一步的向着门口的地方挪动着。

牛二见此赶紧上前将那老头背起,重新放回到了椅子之上。

“放开我,上仙到此,怎可如此的无礼。”老人拿着拐杖轻轻的敲了牛二一下。

万韬摆了摆手,“村长,您年事已高,坐在椅子上便可。”

“那老夫失礼了,各位上仙请坐下让老夫详细的跟你们说说。”

混浊的眼睛仔细的看了看三人,一丝失望的神情一闪而过。

“郑晨,陆鸿。坐。”

万韬将衣服向旁边一撩,端正的坐在了村长旁边的椅子之上,郑晨和陆鸿也先后坐落。

等到三人全部落座之后,牛二端着一壶茶水,将他们面前的杯子倒了八分满之后便静静的站在了村长的身后。

“咳咳,老夫是这李家村的村长,李仲。”

李村长喘了几口气,又咳了几声,这慢慢的说了这一句话。

“大约半年前,我们村子就有怪事发生。。”

随着村长的娓娓道来,郑晨几人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原来,自从半年前一个夜晚之后,白天本该轮换守卫。

但是登上塔楼之后,令人惊悚的一幕将轮换的男人当场吓得说不出来话,只见原本的两名守卫正面与常人没有什么差别,但是转身的时候,从其后脑勺往下一直延伸到尾椎骨的位置。

仿佛被人剖开了一般,里面的五脏六腑全部不翼而飞,就连头骨的位置也有一个小洞,从小洞看去,能够清晰的见到头骨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直到男人见到对面之人惊恐的神色之后,向后一摸,这才当场一命呜呼。

“从那之后,每隔几天,我们村子便会死去一人,情况就和守卫一般无二,皆是五脏六腑和大脑被掏空,但是本人却不自知。”

李村长的话语说着说着开始颤抖,身后的牛二也攥起了拳头。

“村长,这附近没有修炼门派吗?时间如此之久,为何要跨越这么远的距离来我们天玄门求助?”

郑晨托着下巴,眉头微皱,这个问题他从出发之时就开始想了。

牛二的神情却很激动,“我们从半年前就向神意门求助,但是他们只是来逛了一圈,将尸首收走之后就没有动静。再次求助之后,也只是每几日来收敛一下尸骨。”

“我们村子每年都要向他们上供,但是发生了事他们却一副推脱的样子!”

“哦?听你的语气,似乎是对我们神意门不满?”

一个男声从门外传了过来,砰的一声,大门便被打开。

三名身穿飘逸长袍的男子一前两后的进入的屋子内。

“上仙恕罪,小人只是心直口快,绝没有诋毁上仙的意思。”

牛二当场便跪了下来,浑身开始发抖,就连村长也挣扎着想要起身。

万韬一把按住村长,向着为首的男子拱了拱手,“天玄门万韬,牛二只是一时心直口快罢了,还请高抬贵手。”

“这帮人居然去找了天玄门,真是好大的胆子。”

为首的男子心里想着,脸上却挂起了笑容,“那里那里,天玄门久负盛名,既然万师兄发话了,那便饶了他。”

“神意门王鹏,久仰万韬师兄的大名,今日一见,实在是了却了在下一桩心愿。”

他的脸上带着笑容,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其身后的两名男子也跟着行了一礼,“这是我的两名师弟。刘白山,谷森。”

“郑晨,陆鸿。”

两人只是轻轻的拱了拱手,但是郑晨的心里却隐隐约约面前这个男子有一种虚伪的感觉。

“万师兄几人远道而来,神意门实在是怠慢,不如到我们宗门,好好的接风洗尘一下。”

王鹏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牛二和村长的呼吸确是一滞。

在村长希冀的眼神之下,万韬摇了摇头。

“这次来到这里,有公务在身,实在是不方便,如有下次,我定会上门好好的拜访一下。”

这句话一出,村长长出了一口气。

“不用这么费神了,这村中祸乱的源头已经被我神意门消灭了,还请移步门外。”

王鹏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倒是让郑晨眉头一挑,这么巧,天玄门一来人,这边就将凶兽抓到了?

几人走出门外,就见屋子外面的空地之上,一只好几米长,全身带着暗金色纹路的如同蚊子一般的生物躺在地上,其头部和腹部仿佛遭受了什么冲击一般,已经稀烂,流出的血液将这一片的土地都给染红。

“这。。。多谢上仙!”

牛二一时之间激动不已,没想到上仙居然真的替他们抓到了凶手。

牛二扬起自己的手掌就向自己的脸上扇去,用力之大,让嘴角都流下了鲜血。

“我该死,我污蔑上仙。”说着一掌又一掌的向着自己扇去。

王鹏也只是笑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正当牛二要继续扇下去的时候,郑晨一把攥住他的手臂,摇了摇头。“你不欠任何人,不需要扇自己巴掌。”

王鹏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是却笑着开口,“哈哈,郑师弟说的对,这攘除奸邪本就是我神意门应该做的。”

“其实从接到消息的那一刻我们便开始了调查,但是这畜生行踪隐匿,直到近日才被我门查到他的踪迹。”

万韬上前看了一下,“这是暗金鬼面蚊?这妖兽行动敏捷,喜食人的骨血,到是与这次的状况相似。”

郑晨心中一动,“这暗金鬼面蚊乃是四阶的妖兽,按人类修士的境界来分的话那就是聚气境。难道是这个王鹏击杀的?这实力不可小觑。”

“呵呵,为了击杀这个畜生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如何,这凶手既然已经伏诛。天玄门的各位,是去是留还请各位自己决定。”

王鹏拱了拱手,脸上带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郑晨和陆鸿相互看了一眼,“这任务就这样完成了?”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倒是万韬不急不缓,“既然凶手已经抓到,那我们过一会就返回天玄门,王兄这半年来四处调查倒是辛苦了。”

听到万韬说一会就要返回,王鹏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向三人拱了拱手,就带着妖兽的尸体和两个师弟离开了这里。

“师兄们,我感觉有些太巧了。”

陆鸿开口,郑晨和万韬相视一笑。

“村长,村子里还有空房间吗?我们师兄弟万里迢迢赶来,实在是累了,想要歇息几日。”万韬向着村长询问,温润的声音传来。

这句话让郑晨确定了心中所想。

“看来师兄跟我想的一样,这里面有猫腻。”

“有有有!上仙能住在我们的村子,那是我们的荣幸。”

牛二脸上带着喜意,便带着三人去往村子里一处空着的宅子。

村长在后面静静的站着,但是其眼中却有一股悲哀的神色,自从王鹏说出妖兽已经捉到时,他便如遭雷击。

妖兽伏诛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不一会,村子里的人都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开始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自由。

“哇哈,我们安全了,多谢上仙!”

“我长大了也要当上仙那样的人!”

村长默默的站在自己的屋子面前,沉默了一会,咧开嘴。

“牛二,将村子里的酒肉的拿出来,我们好好的吃喝一下来庆祝。”

“好嘞!”

郑晨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欢天喜地的氛围,又回头看了看万韬,发现他静静的坐在桌子前,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陆鸿则一会看看郑晨,一会看看万韬,最后只能无聊的躺在床上,不知道这两个师兄脑袋里究竟想的什么。

“师兄,不是要走吗?怎么又住下了。”

“你觉得无聊了,就修炼一下,天玄心法等回去的时候我会看你有没有进步,不然小心你的屁股。”

万韬语气平静,一边翻着书页,一边威胁陆鸿。

郑晨在一旁失笑,“郑师弟,你可以出去随意的逛一下。”

万韬的这个逛语气稍重,郑晨一下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就这样,几人一连在村中居住了好几日,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万韬每日只是看着书,看完一本,不知从哪里又会变出一本,从早看到晚,一丝要修炼的意向都没有。

倒是陆鸿在他的监督之下,从早修炼到晚,一刻也没有停歇。

这让他有些抱怨,为什么郑晨可以出去自己只能在屋子里修炼。

吱扭的一声一声,木质的大门被打开了。

郑晨的衣服有些湿,正午时刻的太阳实在是有一些毒辣,走到水缸旁边,用水瓢咕咚咕咚喝了整整几大瓢。

这才开口,“这几日倒是风平浪静。万师兄,这半年来所有的受害者,全部都是男性,二十多岁的样子。并且相隔的时间很有规律,每四天就有一个人受害。”

万韬皱眉深思了一会,“还有其他的情报没有。”

郑晨点了点头,蹲在了地上,用手指便开始在地上画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一个骷髅头逐渐的形成。

“这是所有受害者死亡的位置,将他们连成线,便是这骷髅头的形状,但是还有一处空缺,如果将这处空缺连上,那么这骷髅头便是完整的。”

陆鸿凑了上来,只是看了骷髅头一眼,便感觉一股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

郑晨一指骷髅头的眉心处,“这里,便是村长家的位置。如果还有袭击,除了这里,不可能再有其他的地方。”

“做得很好,仅仅几日便调查的如此详细。”

万韬带着满意的神色,将书啪的一声合上,装进了怀里,站了起来,“今晚,有好戏看了。”

此时,在距离李家村几十公里外的一处山洞里,一道人影正在愤怒的打砸着周围的一切,山洞在他的轰击之下不断的崩裂,巨大的石块散落满地。

刘白山和谷森仿若受惊的雏鸟一般缩在山洞的一角里。

“艹,艹,艹。李家村这帮杂毛,居然把天玄门的人给引来了。”一边骂着,一边疯狂的砸着石头。

王鹏通红的双眼猛的转向刘白山那边,左手只是做了一个抓起的动作,刘白山的身体就向着他飞去。

死死的攥着他的脖子,直到刘白山的面色都变得铁青,这才松开了手,“你们两个废物,连李家村向天玄门求助的事都没发觉。”

右手一抓,又将谷森吸到身前,一巴掌将他的左脸扇的彪出了血花。

“四日的时限马上就要到了,这几个天玄门的人还没有走,如果被他们发现,恐怕不等他们出手,师门为了脸面就会抢先出手把我们挫骨扬灰。你们两个狗屎,这么想死吗!”

愤怒的吼声让两人浑身开始颤抖,刘白山跪在地上,如同哈巴狗一般慢慢的挪到王鹏的脚边。

“师兄,是我的错,饶我一命,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当狗我绝不当猫。”

看着刘白山的这个窝囊样,王鹏倒是气笑了,一脚将他踢飞。

看着刘白山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石头上,谷森身体抖得和糠筛一般。

“献祭血魔,你我三人可都有份,只剩下李家村那个老杂毛的位置就可以献祭成功,到时候凭借我们的实力,大可以出去自己开辟门派,想要什么不行?”

王鹏带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两个人,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今晚,无论如何,必须成功,反正无论是谁,只要死在那个位置上,就算数。如果有必要,我出手抵挡住那个万韬,你们两个解决那两个毛头小子,得手之后,即刻远遁此地。”

刘白山托着残破的身躯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王鹏的脚边,“师兄圣明,我们二人定会将那两个小畜生宰干屠净。”

随即抬起头,用渴望的眼神盯着王鹏,“师兄,求你了。”

一旁的谷森也跪了下来用渴望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王鹏。

“两个废物。”

转身将手伸入背后一个两米左右的池子内,池子内那粘稠鲜红的液体,将王鹏的脸部映照的一片通红。

左右手分别一抓,两团粘稠的液体便甩到了两人的脸上。但是两人却没有一丝不悦,连忙将那粘稠的鲜红液体全部吃进了肚子。

惊奇的是吞服下液体的刘白山,身体上的伤势却快速的好转了起来。

但是其双眼却变得通红,神情也变得暴虐了起来。

“我等不及了。。。”

如同窃窃私语的话不停地在这个阴暗的山洞内回荡。

木水水水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