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富二代,绝不当舔狗!

第53章 主动出击

柳家别墅。

在江凌一众离开后,柳云萱随之放下了公司成堆的文件,驾车回到了这里。

下车后,她面色如霜,虽在旁人看来依旧冷艳迷人,只是那湿润的眼角,足以证明她此时心中并非那般平静。

“小姐。”一路上佣人纷纷驻足问候。

而柳云萱却并没有多去理会佣人的问候声,径直走上了二楼的卧室后,她关上房门,将自己紧锁在房间内。

“唉。”

客厅中,将一切收入眼底的柳国章,面带忧虑。

他很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毕竟他该说的早就说完了,该劝的也没遗漏一句,说到底还是当初不知珍惜,现在后悔又追悔莫及。

果然,他这孙女没那福气啊!

在父母早年双亡后便性情大变,如今又错过了江凌这般值得依靠,极为优秀的伴侣。

柳国章也担心,担心他逝世后自己孙女一个人,又该如何管理这偌大的柳氏?

要知道外界盯着柳家虎视眈眈的虽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在与江家解除联姻后,整个江海许多家族,更是在等着看柳家的笑话。

“终究是自己孙女。”柳国章略有无奈,微微叹息。

原先柳云萱与江凌的感情,他也是决心不打算再多去过问的,可如今他又实在不忍看到自己孙女这般模样。

没办法,谁叫他只有这一个孙女?

做好决定后,柳国章从沙发上起身,他迈开步子来到楼上柳云萱的卧室门前。

此刻,房间内。

柳云萱坐在阳台上的藤椅上,任由风拂过脸颊,掠起自己的长发。

可她却没有注视阳台外的景色片刻,只将视线一直放在手中的手帕上。

客观来说,此刻柳云萱是极美的。

眉目如画,气质清冷,冷艳而不俗气,丰腴而不臃肿。

只是却无人可有幸欣赏。

咚咚咚~

门外,柳国章轻叩房门,将房间内正对着手帕发呆的柳云萱注意吸引。

“是谁?”柳云萱黛眉微蹙,似在为门外打扰她的人,感到不满。

门外,熟悉自己孙女性子的柳国章,自然也听出了对方的语气,只好出声劝说道:

“云萱,把门打开吧,是我。”

“爷爷……”柳云萱沉吟片刻,随即从藤椅上起身。

在房门打开后,柳国章也并没进去的意思,他只是牵起柳云萱手,又像从前一样,耐心的劝慰起了对方。

只不过话题从‘被动接受’变成了‘主动追求’。

而让柳国章意外的是,柳云萱非但没了从前的厌烦,反倒是听的很是认真。

......

特护病房内。

一段时间过去后,江凌伸手将杨母背上的银针收起。

他轻呼了口浊气。

随后江凌与来到身边的杨芮雅,一同将杨母慢慢的翻过身子。

他在床边坐下,右手把着杨母的脉搏,左手在计算着脉搏的频率。

‘沉行筋骨,如水投石;按之有余,举之不足。’

脉象为阴,其病在里,还未根治。

虽然经过一段不计费用的治疗后,杨母的身体已经好转了不少,但因为是脓毒血症这种麻烦的病症,想要根治的确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好在杨母如今的病症已经控制住了,精神状态还算良好,意识也保持着清醒,身体恢复如初,算是指日可待。

一旁杨芮雅见江凌起身,微蹙的眉头重新舒展开来,她忍不住轻声询问道:“江先生,我母亲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伯母身体正在恢复,病情也正在好转.....”

江凌闻声也没多做隐瞒,就把自己检查所得到的结果简洁的告诉了杨芮雅。

得知病情的好转,杨芮雅与杨母自然也都是欣喜的,毕竟困扰她们家许久的问题,如今有很大几率便能解决。

她们对江凌的感激之色,也是溢于言表。

“江先生,真的谢谢你!我以后会更加努力工作的!”杨芮雅抿了抿红唇,思虑许久后,她也只能做出这样简单的保证。

而江凌也是不置可否,坦然接受了对方感谢,不过之后还是好意劝说道:

“也别给自己太多压力,这个门店只是试营业而已,很多事情也是能交给手底下的店员处理。你说,哪有店长做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

“嗯,我明白了。”杨芮雅很快答应了下来,只是她心中是怎样去想的,江凌就不得而知。

江凌也没去强求杨芮雅,要按照他的想法来,只是希望对方能采纳他的建议。

“好了,现在距离医院晚饭时间还有段距离,我先帮你检查一下,这可是我的好意,你可不要拒绝。”

在特护病房的好处除了优越的治疗环境以外,更多的是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病人的餐饮,都会由他们专门搭配。

“谢谢。”杨芮雅对江凌的体贴感到暖心,自然也没拒绝对方的好意。

“行,你也别跟我太过客气了。”江凌抬了抬手,示意杨芮雅在杨母一旁空缺的病床边坐下。

之后,二人在病床上相对坐下,江凌也开始为杨芮雅把脉。

片刻之后。

江凌松开手,说道:“伸出舌头。”

杨芮雅仅是稍作犹豫,便将香舌伸了出来。

“可以了。”

江凌查看过舌苔后,眉头皱了皱,又很快舒展了开来。

“你外寒内热,还有点小感冒,多注意身体,少熬夜。”

“那个,可以不吃中药吗?”杨芮雅看着江凌脸上温和的笑容,心里面也是安定了下来。

“药汤可免,针灸难逃。”江凌轻轻点头,开始整理银针。

“那就好,我很怕苦的。”杨芮雅松了口气,似在为自己不吃中药感到轻松。

“良药苦口利于病。”

说完,江凌也没再多言,拿起杨芮雅的手,一针刺向内关,第二针刺向大陵,第三针刺向掌心的劳宫。

这三针,有清心安神的功效。

在气渡银针这种逆天针术的作用下。

果然,杨芮雅一直焦虑不安的心情,很快便有了一丝缓解,取而代之的是一缕清凉之意。

由于焦躁被缓解,她一直紧绷的神经,此刻也有了一丝松懈。

江凌此时的注意力也并未分散,他看了看杨芮雅面色,解释道:

“安神之后是帮你去除胃火以及肝火。”

说着,他忽然间揉了揉对方的脚。

“手脚冰凉,脾也有点虚。”

杨芮雅本来有些抵触,想要将脚丫缩回,但见江凌的神情很认真很纯粹,没有一丝杂质,更没有男女之间的情欲。

在此刻,杨芮雅的心有些微暖,也有些失落。

微暖是因为江凌很负责很认真,失落的是怀疑自己在对方眼里就这么没有魅力?

女人就是这样,你对她有不轨的意图她觉得你流氓,你完全没意图,她又失望。

“我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摸我脚心的人。”杨芮雅面色微红,轻声轻语。

“医生无性别。”江凌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说出了原书叶天占女主便宜,乱摸时的常用名句。

不过区别在于,江凌方才的确是为了判断病情。

侦察一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