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崇祯大一岁

第91章 来了两个

李东家指着杨士虎问李思恩:“难道他熟悉那些地方?”

李思恩点头道:“他家是军户,户籍就是大安口那一带,以前还在龙井关驻防过一段时间,当然熟悉那一带的地形。”

李东家哈哈大笑道:“这就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黄百户,向导就是他了,你还满意否?”

黄毅刚要说话,那杨士虎先开口道:“小的知道做这个向导也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小的要求先拿一半银子。”

“没问题!银子这就给,你做得到明天早上就跟我们走吗?”

“我也没问题!”

黄毅想了想明朝末年绝大多数明军的一贯作风,道:“我丑话说前头,我不要求你这个做向导的参加战斗,但是在遭遇敌人之时,你不可以望风而逃。”

“大人,您这就有点小瞧人了,只要您不跑,小的肯定不先跑。”

“我干嘛要跑?我们是主动去找后金军的晦气,最起码砍够十级金钱鼠尾才撤退。”

“呵呵!……”杨士虎没说啥,干笑几声。

他是个老兵油子,听过太多文官武将的漂亮话,根本不相信。

反正他早就想好了,到了大安口那一带,处处小心,发现不对劲,肯定不拼命,立刻逃之夭夭。

李东家看看天色不早,道:“大家都没问题那就好办了,李掌柜,让人张罗些酒菜,咱们提前为黄百户和耿公子贺!”

事儿谈妥了,大家一身轻松,都乐滋滋坐下来推杯换盏。

黄毅的麾下自有伙计们安排晚饭。

杨士虎拿到手十五两银子后急急忙忙回去了。

应该是明天早上就出发时间急迫,他家里要安排一下。

有了九十七级真鞑子脑袋到手,担惊受怕了接近两个月的耿章光、耿章华心情特好。

他俩频频主动举杯敬酒,耿章华还拿起酒壶替黄毅斟酒。

中国人有个特性,喝多了不是载歌载舞,而是吹牛逼。

耿章华年轻没有城府,他只知道黄毅跟他年纪相仿,殊不知黄毅其实是年轻的外表,天命之年的内心。

他居然跟黄毅这个以前都是喝五十三度以上高度酒的海量拼酒,把自己喝得舌头都大了。

此时的他豪情万丈,拍着胸脯扬言,他习得兵法,开得强弓,骑得烈马,一身武艺。

黄毅也喝了不少,说话有点随便了,顺口道:

“吹牛逼谁不会,现在的关内京畿之地到处是后金军,耿公子真的这么厉害,岂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砍几个建奴或者鞑子。”

李维达的酒也多了,没有控制好情绪,见耿章华吹牛被黄毅信口一句呛住了,忍俊不禁笑出了声。

耿章华顿时面红耳赤,他为了证明自己没吹牛,居然要求跟着黄毅去打后金军。

打游击最需要麾下如臂使指,哪能带上一个公子哥?

黄毅当然一口拒绝。

然喝多了的人是不可理喻的。

耿章华坚决要去,甚至于不听耿章光这个大哥的劝阻。

最后居然借着酒劲拔出佩剑横在脖子上扬言,如果兄长不肯他跟着去杀后金军,他就自刎当场。

这事儿闹的!

李维达觉得耿章华是在发酒疯,越是不肯他越是闹得凶,连忙朝黄毅、耿章光使眼色,然后大声道:

“我觉得章华老弟一身本事,完全可以跟着黄百户去跟后金军干仗。”

黄毅会意,只好附和道:“去杀奴,肯定是敢战之士越多越好,耿公子不怕危险愿意一起去,我当然欢迎!”

耿章光也假意点头道:“我答应了,你赶紧收起佩剑敬酒谢黄百户愿意带上你。”

见大家都同意了,耿章华不闹了,摇摇晃晃举起酒杯敬酒。

然后黄毅回敬,接下来李维达又和耿章华连干三杯,说是为耿章华壮行色!

耿章华喝多了,而越是喝多了的人越豪爽,不仅仅来者不拒,还要酒喝,不给,他还会跟你发飙。

最后耿章华吐得昏天黑地醉得不省人事,是由四个家丁抬回去的。

临走时耿章光告诉黄毅,回去后会把耿章华交给弟媳,并且会把这件事禀告母亲。

黄毅笑了,有媳妇和娘管着,小耿明天恐怕连门都出不了。

明天就要踏上征途,黄毅的脑海里把带出来的麾下都过了一遍。

智、勇、双、全、章东、毕大喜、虎啸川兄弟俩……

现如今手底下的敢战、能战之兵应该有一百多。

去蓟镇边墙外伏击建奴,兵不在多而在精。

黄毅准备挑选三十五个或是战斗技能突出或是聪明机灵的战士带上。

其余的人依旧是负责运输粮食和物资回根据地。

第二天杨士虎一大早就来了,收拾得蛮精神。

他没有铁甲,外穿皮甲内衬棉甲,背着一张步弓和插满三十支羽箭的箭插。

他的武器是一柄二十斤左右的斩马刀。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跟着一个膀大腰圆身高不低于一米八的汉子。

这个虬髯大汉是杨士虎的结拜兄弟,名叫柳传宗,二十三岁,也是个夜不收,手里拿着的武器有点特别。

这种叫做“夹刀棒”的武器可能是明军特有,柳传宗手里的应该还是特制的,比制式武器还要粗大,恐怕不低于三十斤。

昨天得知杨士虎得了个赚大钱的活儿,问清楚了是去干什么后,柳传宗开始想入非非。

他十五岁就在军队里混,这八年来驻防过的地方真不少,从蓟镇长城到宣大边墙,没有他不熟的地儿。

他决定跟着杨士虎来看看,他也想当向导,渴望一天能挣一两银子。

杨士虎不能肯定黄毅舍得花六十两银子雇佣两个向导,只承诺试试看,如果人家黄百户不同意就作罢!

而这个柳传宗志在必得,杨士虎刚刚引荐完,他就迫不及待道:

“黄大人,小的弓马娴熟,您如果肯带上小的,小的不仅仅能当向导,还能协助大人跟东奴、鞑子厮杀!”

黄毅见此人孔武有力的样子,心里喜欢,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有些自大,决定逗一逗他。

“你瞧上去应该很能打啊!不知道力气大不大?”

“小的就是凭力气吃饭,军中少有士卒力气大过小的。”

“是吗!要不这样,咱们俩来掰腕子试试手劲,你如果赢了就跟我们走,报酬还再加三十两银子。”

柳传宗对自己有信心,见黄毅如此说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讪笑道:“这样不好吧!”

实在闲得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