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崇祯大一岁

我比崇祯大一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炮手 铳手

用不着去追那些跑掉的青壮年,只要控制住他们的妻儿老小,相信绝大多数人会主动归降。

己方付出了三人死亡,俩人重伤,七人轻伤的代价,这个部落的头领以及他们家的男丁肯定活不成。

黄毅不可能干这种脏活儿,那些老骑士干这种活儿轻车熟路。

抵抗者必须付出代价,不仅仅是头领家被清算,阵亡男丁们的财产全部没收,家小全部分给立功的骑士当奴隶。

清理财产的工作当然是黄大智、黄大勇等等去干,他们一共找到了一百几十两银子、三十几两黄金以及一些金银器。

不全部是在部落首领的蒙古包里找到的,这个部落的上等人家里也有点金银。

黄毅终于理解了野猪皮为何征伐不断,一直打到翘辫子的前几个月。

抢劫来钱太快了!

这一战还缴获了许多牛羊马匹,缴获了一副铁甲、二十几副皮甲、棉甲、解救了三十几个汉人奴隶。

有功者赏!

隶属于黄毅领导的骑士鸦莫帛里阵斩两个敌人,得到了那副铁甲,他乐不可支,跪在黄毅脚下磕头如捣蒜。

二十几副皮甲,除了黄大智几个收起来了七副,其余的基本上奖励了第一梯队排在第一、第二列的骑士,绝对是公平公正。

黄毅早就意识到了盔甲的重要性。

想着手里能够积攒下一些皮甲或者棉甲。

有机会必然是大力发展火器部队,训练装填、打放火绳枪是重中之重。

此时的火绳枪的射速慢、没有准头、射程堪忧,跟建奴的弓箭相比较,优势不明显。

火绳枪手能够做到装填、打放娴熟,对阵之时做得到从容应对,火枪队就能够压着冷兵器部队打。

然大明跟建奴野战对阵的实际情况都是军队崩溃,一败再败,再也没了跟建奴野战的胆量。

如果明军的火绳枪手都能穿上皮甲或者棉甲,肯定能够抵御羽箭漫射。

如果都能严格执行三段击战术,绝不会输给冷兵器部队。

归根结底一句话,大明党同伐异贪腐成风已经烂到根儿了……

一个政权有没有希望,从那些为奴的汉民的脸上就能看出。

他们都麻木了,如同行尸走肉,对于换了新主子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见到了一百七十多汉人,和他们一起吃了一顿烤羊肉后,一大半汉人哭了。

为奴太久,都没了吃饱肚子的记忆,如此这般大口朵颐肥美的羊肉,真的是第一回。

“跟着新主子真的能够吃饱肚子?”

太多刚刚被解救的汉人奴隶发出疑问。

“能!”黄大智、黄大勇、齐小山等等少年回答得毫不犹豫。

“大家都吃饱,会把主子吃穷的!”

一部分汉人奴隶根本不相信。

黄大勇解释道:“所以大家都要更加卖力干活儿!还要像我们这样,敢拿起武器跟建奴、鞑子拼命!”

一个名叫李万全的青年道:“我们以前不敢是因为吃不饱,没力气,真的能有饱饭吃,我们都敢拼命!”

黄大智笑道:“哈哈……,吃得好说得好罢了,我们不信!”

包括李万全在内,七八个年轻些的汉人奴隶脸红了,异口同声道:“不信走着瞧!”

黄大勇调侃道:“就你们这瘦不拉几的熊样儿,跟人家不是拼命是去送命!”

李万全不服气道:“我这是饿得狠了,三年前我也是个壮汉!两三个人都不一定打得过我。”

黄大智问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不好意思说。”

一个汉人应该是熟悉李万全,不屑道:“你都沦落到做奴隶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说,我来告诉他们。”

“赵三,用不着你多嘴,我自己说……”

李万全以前是明军炮手,战败被俘后不愿意向袍泽开炮,所以隐瞒了炮手身份被当做普通步兵分配给披甲人为奴。

后来因为建奴的粮食不够吃,很多汉人阿哈用来跟蒙古人交换牛羊,其中包括李万全和赵三。

赵三的名字叫赵勇,以前是明军的铳手,被俘获后一样的为奴。

那是因为野猪皮时期的建奴俘获的明军太多,他们不可能全部收编,只留少量充作汉军,绝大多数分配给披甲人为奴。

绝大多数建奴不会也不赖烦种地,却有很多田地,种田的都是抓来的汉人阿哈,其中有不少俘获的明军。

黄大智几个发现了两个以前当过明军的奴隶颇感意外,他们立刻分别询问来自咔察固特部的青壮年汉人。

还就真有几个。

只不过都不是炮手或者铳手,还都不是骑兵。

这符合常理,明军编制应该是骑兵三成步兵七成,吃了败仗,骑兵逃跑的优势明显,步兵基本上是被抛弃的命运。

物以稀为贵,建奴俘获到明军骑兵肯定优先编入汉军,不可能让骑兵去种地。

名叫左光虎的以前是明军刀盾手,岳慕飞和姚勇超都是长枪手。

刀盾手、长枪手是最普通、人数最多的兵种,也是训练成本最低的。

但是刀盾手配合长枪手结阵,完全有能力对付蒙古轻骑兵。

丘兴顺是山东卫所军,他最倒霉,去辽东仅仅是去轮班,主要工作是做苦力修筑城池、军堡。

大明的卫所军已经退化得跟农民、工匠差不离,丘兴顺家里没人脉,轮班去辽东服劳役足三次。

事不过三,第三次修城时丘兴顺被建奴俘虏。

被俘虏后的第一个工作不是修城,而是拆毁城池。

所以丘兴顺基本上不具备战斗技能,却擅长修城、拆墙。

他这样的人会忠于大明吗?

肯定不会,因为他家是卫所军的最底层,日子过得苦,经常挨饿被欺负。

否则他一个山东人,怎么跑到辽东去修城,还被建奴俘获成为了奴隶?

李万全应该是有些血性,建奴优待明军炮手,他如果投降建奴不至于为奴。

可是他不愿意向袍泽开炮,宁可为奴,可见一斑。

同是天涯沦落人,而且沦落到做奴隶,终于不被打骂,能够舒舒服服围着火堆吃肉、聊天。

太多汉人谈起为奴之时的伤心事,谈到哪些同伴死于饥寒交迫……

实在闲得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