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崇祯大一岁

我比崇祯大一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世界这么大

人到中年的黄毅没有任何生活压力,总算财务自由了。

自己用不着买房子,也用不着给儿子买房子,一年有个一二十万的收入,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从此混吃等死?不能够啊!

世界这么大,我一定要去看看。

于是乎,用不着给别人打工的黄毅夫妻俩和刚刚退休同样想着周游世界的姐姐、姐夫上路了……

四人都有驾驶证,轮换着开车,专挑人迹罕至的地方去看山山水水。

为了防患于未然,装备精良很有必要。

这几年我们国家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荒山野岭上,野猪逐渐多了,甚至于还有个别地方出现了豺狼虎豹,因此黄毅带上了几年前购买的一把军用十字弩。

以前弩机、滑轮弓、钢珠枪在淘宝上随便买,最近只剩下了儿童玩具,真家伙忽然间销声匿迹。

经过实践证明,黄毅没有花大价钱买了假货,这把带可夜视瞄准镜的军用十字弩质量杠杠的。

黄毅能够在七八十米距离内用弩箭射杀老鼠,当然,跑动中的老鼠肯定射不着,唯有采取伏击、狙杀才有可能成功。

反正黄毅曾经用这把十字弩打过兔子,威力太大了,射空的钢制弩箭会深深地嵌入田地里根本没法拔。

最后不得不用工兵铲挖,这才把弩箭挖了出来。

倒霉的兔子被射中后十有八九被钉在地上乱抽搐。

十字弩的说明书上明明白白写着有效杀伤距离三百多米,但是黄毅没试过射那么远,也用不着射那么远。

况且黄毅的家乡人口密集,即便是去乡下田野里猎野兔,瞄准三百米外,不确定性也是太多。

万一这儿扣动扳机,那儿窜出一个人来,下半辈子有可能要吃牢饭喽!

儿子得知爸爸、姑父要做驴友,特意给买了两套价值不菲的防刺服,据说这种带帽子的防刺服跟保暖内衣差不多,但是能够承受刀砍斧劈。

外甥也不甘示弱,他更加搞笑,买了两件防弹背心,言辞凿凿这是行货,两件足花了他一个月工资呢。

用得着这么装备吗?咱们又不是去阿富汗、叙利亚、索马里。

黄毅和姐夫都笑翻了,疫情没有结束,哪有可能周游世界?他们的计划仅仅是游历蒙古高原、青藏高原。

得,儿子的一片孝心不能辜负了,因此俩人都把防弹衣当马甲穿,把防刺衣当保暖内衣穿。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内蒙古大草原上一片金黄。

已经长途旅行了接近一个月的黄毅内穿防刺衣、外穿冲锋衣,最外面还套着马甲般的防弹衣,背后是双肩户外旅行包。

他脑袋上戴着特种兵头盔,手持军用十字弩,腰间挂着装有折叠式多功能工兵铲的腰包。

为什么要带工兵铲?不嫌麻烦啊?

那是他有经验,特种钢制造的弩箭射入草地里说不定能全部钻进去,得用工兵铲刨出来。

原本配套的弩箭有十二支,只可惜这几年玩下来弄丢了四分之一,现如今只有九支了。

黄毅随身携带的多功能工兵铲是新买的,因为原先的那一把锰钢材质的太大、太重不方便携带。

已经第二次购买工兵铲,经验足,不介意价格,最注重质量和功能。

这把花了接近两千块的折叠式多功能工兵铲铲头、刀头、鱼叉头、锯条的材质都是马氏体不锈钢,手柄是航空铝材,整体重量大概四斤左右,功能强大。

怎么还戴着头盔呢?

没啥,就是为了玩,为了把自己装扮得像个特种兵。

头盔不是儿子送的礼物,是黄毅自己买着玩儿的。

前段时间交警一直都在查安全头盔,连骑电动自行车上路都要查,不戴头盔就得罚款。

黄毅干脆买了一只宣称如假包换的军品头盔。

客服说这种头盔贵有贵的道理,不仅仅是主体部分能够防备绝大部分枪械爆头,能够遮蔽半边脸的战术风镜一样的防弹、防爆。

跟客服聊着的黄毅当时就笑了。

因为他知道根本没有机会验证这个头盔是不是真可以防止一枪爆头,本着一分价钱一分货的想法还是接受了高价,纯粹买个心安。

不仅于此,要做就做全套,手外关节嵌了不锈钢的半指战术手套,黄毅也买了一副。

客服宣称带上这种手套可以玩空手夺白刃,在对手脑袋上来一拳,有可能达到锤击的效果……

事实证明这些装备蛮好的,几天前在大兴安岭玩野山时,黄毅不小心摔了一跤,头还撞到了石头,把姐姐他们三个吓坏了。

谁知道仅仅是虚惊一场,黄毅屁事儿都没有,甚至于连擦伤都没有造成。

因此大家都认可了这些户外装备,不嫌麻烦,只要是在野外离开越野车徒步,都尽可能全副武装。

黄毅在大草原上撒着欢儿奔跑着,觉得自己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

他身后跟着乐滋滋的姐夫、妻子和姐姐,是否打着猎物不重要,玩得开心就行了。

但黄毅还是希望能够惊起兔子、野鸡之类的小动物过过手瘾。

忽然间出了怪事,一大团浓雾飘来,能见度不足三米……

团雾而已,在高速公路上经常见得到,只不过这一次的太浓差一点伸手不见五指,黄毅没觉得什么,他不跑了选择原地等待。

没过多久,浓雾散去,黄毅没瞧见姐夫他们三人跟来,立马一边往回走一边摸出手机拨号。

这年头就是这个样子,哪怕是一起逛街,发现找不着人了都是一个电话打过去。

怪了,怎么忽然间没了信号?

黄毅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手机,转头看看四周一脸茫然!

“他们去哪儿了?”

黄毅开始大声呼喊:“我在这儿,你们在哪儿?”他的嗓门很大,在这空旷的草原上恐怕能够传好几里。

只可惜无人应答,只听见远山的回响。

往回走了十几分钟,黄毅觉得不对劲,不是他看出来了什么,而是感觉到了怪异。

“车呢?应该是停在这儿啊?”

茫茫草原上,貌似没有一丝人迹,懵逼的黄毅唯有自言自语。

……

……

……

……

……

……

实在闲得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