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书生当拔剑

第64章 特殊的药引

当日傍晚,王化城与鸠摩一同来到史府。

一听说鸠摩有法子治好女儿的病,史老爷夫妇二人不由惊喜不已。

不久后,夫妻俩陪着鸠摩与王化成一同来到女儿的房间。

换作平日里,别说外人,就算是史老爷也不会轻易踏入女儿闺房。

但现在事关女儿的性命,哪里还在乎什么规矩?

眼见着女儿一副沉睡不醒的模样,史夫人悲从心来,扑到女儿身上哀哀恸哭。

“夫人,不要打扰大师治病。”

待到夫人哭了一会,史老爷便上前将夫人掺扶到一边坐了下来。

接下来,鸠魔口中念念有词施法……

完了取出一包药粉,吩咐史夫人兑水给连城灌下去。

为了能够赚到王化成许诺的一千两银子,这个鸠摩可谓费了不少心思。

他心知连城患的乃是心病,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

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从根源着手,不仅要强行抹去连城心底的牵挂,还要让连城移情于王化成。

要办到这一点,就只能依靠邪术。

“女儿,女儿你醒醒……”

灌下药之后,史夫人感觉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推着女儿不停地唤着。

之前,连城脸上好歹还有点血色,可灌下药之后却变得一片死灰,隐隐泛青。

而且手脚冰凉,就像……一具死尸一般,她如何不惊不吓?

史老爷也有些紧张,急急问鸠摩:“大师,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鸠摩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她死了。”

“什么?”

史老爷夫妇失声惊呼。

包括王化成在内,也瞪大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鸠摩:“大师,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当然不是……”

“你……你……”史老人胸口一阵绞痛,眼看着就要晕倒过去。

这时,鸠摩又补了一句:“置之死地而后生,用不了一个时辰她便会醒转过来。”

“啊?”

史老爷仿佛过云梯一般,忽上忽下,完全懵了。

鸠摩一脸自信道:“三位施主要是不信,可静候一个时辰。”

事已至此,夫妇俩能有什么办法?也只能守在女儿身边煎熬地等待结果。

王化成则将鸠摩唤到门外僻静之处,小声问:“大师,连城真的可以死而复活?”

“王公子,我也不瞒你,此乃假死。只有这样我施的法才能奏效,让她忘掉那个乔生,相当于重获新生。

而且在药粉中我加了王公子的头发,经过施法之后,就算她不会钟情于你,印象也会大大改观……”

“哈哈哈,太好了,多谢大师!”

殊不知,黑暗中却有个丫鬟将二人的对话听了去。

这个丫鬟便是连城的贴身丫鬟小莲。

本来她在外面候着,结果一见王化成鬼鬼祟祟带着鸠摩走向无人处,这丫头一向机智,便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结果还真的偷听到了惊人之秘。

不到一个时辰,连城还真的醒转过来,脸色也慢慢恢复了红晕。

“女儿……”

史夫人泪流不止,抱着女儿失声痛哭。

“娘,女儿有些饿了……”

“快,快去端一碗燕窝粥……”

吃了点东西,连城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王化成想要试探一番,便故意上前表示问候:“连城,多亏了鸠摩大师救醒了你。”

连城扭过头冲着鸠摩道谢了一声,又冲王化成羞涩地笑了笑。

有戏!

王化成惊喜不已。

上次见面,连城可是一直黑着脸,一副看都懒的看他的模样。

既如此,接下来可得趁热打铁了。

不过现在天色已晚,又是在连城的闺房中,所以王化成也不急,与鸠摩一起告辞而去。

史夫人陪着女儿说了一会话,便吩咐女儿早些歇息,养好身体。

待到娘亲离开后,连城却无睡意。

她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好像缺少一点什么。

无聊之下便翻身起来,结果身体有些虚弱,不小心摔了一跤。

小莲在外面听到动静赶紧奔了进来,将小姐掺扶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连城呆呆地坐了一会,忍不住问:“小莲,我感觉我好像忘了件重要的事,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这……”

小莲有些犹豫,她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一定知道,快讲给我听。”

“小姐,要不……你自己看吧……”

小莲跑到书桌边翻找了一下,将乔生之前写的诗取出来递给小姐。

连城看了又看……突然间,心头一阵绞痛,不由喷出一大口血,再次晕倒在地。

“小姐,小姐……来人,来人……”小莲吓得尖声大叫。

眼见着女儿又一次昏睡在床,史夫人哭得死去活来。

“老爷,你快派人去请那个鸠摩大师,求他再救救我们的女儿。”

史老爷却摇了摇头:“夫人,我总感觉那个西域和尚有些不对劲,还是找别人……”

之后,下人找来了一个姓范的郎中。

这个郎中在城里并不太出名,但出名的郎中史老爷之前都找遍了,根本治不好女儿的病。

所以,颇有一种死马当活马的心态。

结果范郎中诊断之后,却一脸自信对史老爷说:“令千金的病能治。”

史老爷惊喜不已,忙拱手道:“那便有劳范郎中施以回春妙手,老夫定有重谢。”

“不过史老爷,令千金这病非寻常病,故而也需要一味非比寻常的药引,方才有得治。”

“什么样的药引?”

“心头肉!”

闻言,史老爷吓了一跳,颤声道:“心……心头肉?什么心头肉?”

毕竟心头肉有不同的解释,字面上可以理解为胸上的肉,也有人将自己的宝贝儿子、女儿,甚至是宠物也称为心头肉。

“也就是找到一个与令千金情投意合的男子,割下一块胸肉当药引……”

眼见范郎中说的如此郑重其事,史老爷也顾不上许多了,当即吩咐下人去寻乔生。

这时候,他总算想起乔生了。

结果,下人连夜跑了一趟,却被街坊告知说乔生离开了县城,去外地当先生去了。

下人只能返回史府如实禀报。

无奈之下,次日一早,史老爷亲自去了一趟王家,并找到王化成讲了一下女儿的病情以及药引的事。

王化成一听,不由又是失望又是羞怒,回道:“荒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药引?”

王夫人也跑了出来,大声嚷嚷道:“就算真有这样的药引,也休想剜我儿的心头肉。”

史老爷一怒之下,便道:“既然你们见死不救,那这桩婚事就此作罢。”

“作罢就作罢,谁稀罕一个成日里病病殃殃的媳妇?”

“好,这可你们说的。”

史老爷气冲冲拂袖而去……

蜀三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