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书生当拔剑

聊斋:书生当拔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隐情

消息很快便在县城里传开了,引得不少人纷纷扼腕叹息。

毕竟卢家戏班传承了三代,积累了不少戏迷,可谓是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

不过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生活。

戏台已经搭好了,戏也排练好了,新县令明日就要到任了。

总不能现在临时换戏班吧?

所以,卢家戏班的一众人也只能强忍悲痛,先将这台大戏唱完再说下葬之事。

何况官府这边也没结案。

也不知为何,陆正文隐隐有一种感觉,卢班主三人之死颇有些蹊跷。

只不过,他也说不上来疑点到底在何处。

也没时间去多想了,毕竟段瑞明日就到了,他还得忙着接待事宜。

没料,下午日跌时分,有衙役递来了一封密信……

陆正文拆开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思忖了一会,不由让人唤来董师爷。

“不知大人有何差遣?”

陆正文将密信递给董师爷:“董师爷,你来看看这封信……”

这一看,董师爷也不由得脸色一变。

“这……”

“你怎么看?”

“大人,按行程来说,段大人应该明日中午到,在这节骨眼上……小的认为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陆正文叹了一声:“没错,本官也是这么想的。

但,卢班主是本官邀请来的。细究起来,他的死多多少少也与本官有些牵连。

明知其中有古怪,本官却视而不见,良心何安?

况且死了三个人,这案子终究还是要记录在册,你让本官如何定案?”

这要换作以前那个常富贵,岂会理会许多?能少一事便少一事。

陆正文好歹也是正经举人出身,多少还算有点良知。

“那……那大人的意思……是要彻查此案?”

“唉~为何偏偏是陆兄上任之机……”

这时,董师爷心里一动,不由道:“大人,上次周老爷不是顺利破获了猫妖奇案么?

趁还有点时间,不如大人亲自登门去请教一番,说不定会有所收获。”

闻言,陆正文眼睛一亮,心情突然好转了许多。

“哈哈哈,董师爷,你倒是把本官给点醒了。走,咱俩现在就带着这封密封去见周老爷。”

“是!”

这封密信,是一个名叫阿迟的人写的。

他也是卢家戏班的弟子,而且是卢二水的关门弟子。

信中,他对师父的死表示怀疑,并且透露了一件极其隐秘之事……

“老爷,老爷,陆大人到府上来了,说是有事相商。”

周羽正在学馆批阅几个学生写的文章,阿珠突然匆匆跑来禀报。

“嗯,知道了,你先回去招呼着,老爷这就回府。”

“好的老爷。”

阿珠应了一声,转身小跑着回府。

周羽则与林兴德、乔生二人打了个招呼,这才踱着方步回府并来到前厅。

“不知陆大人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周老爷言重了,倒是陆某冒昧登门,打扰了周老爷……”

客套了几句,双方坐了下来。

“不知陆大人光临寒舍有何要事?”

“周老爷应该听说了卢班主遇难一事吧?”

“唉,听说了,可惜了……”

“董师爷,你将信先给周老爷过目。”

“是!”

董师爷应了一声,摸出那封密信递给周羽看。

“咦?竟有这样的事?”

看完之后,周羽不由吃了一惊。

“这就是问题所在,本官本以为卢班主乃是不幸遭遇恶鬼,可看了这封信之后,却又感觉此案没那么简单。”

周羽点了点头:“嗯……不过此信所透露的内容过于简洁,尚不足以判断。

要不这样,大人可否派人悄悄将写信之人唤来详细询问一番?”

“可以,董师爷,你去吩咐外面的差衙速去办这件事,记住,一定不能惊动戏班的人。”

“好的大人。”

董师爷走了出去冲着随行的衙役低声吩咐了一阵。

接下来,陆正文又详细讲解了一番今早去查验现场的经过以及仵作验尸的结果。

周羽沉吟了一会,道:“要不这样,等听完写信之人所说之后,在下亲自去一趟县衙再验一次。”

一听此话,陆正文惊喜不已,赶紧拱手:“如此多谢周老爷。”

“陆大人客气,说起来,在下与卢班主也算相识多年。

他要真是冤死,在下定然也要为他讨回一个公道。”

“周老爷真的是宅心仁厚,令陆某佩服。”

“哈哈,陆大人就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读书人。”

“哈哈哈,说的好,归根结底,陆某也是读书人……”

要说这陆正文的确也算低调,在周羽面前几乎一直自称陆某,而不是本官,也算是一种自谦。

等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阿迟匆匆赶到。

人一到,便流着泪冲着陆正文磕拜:“求陆大人彻查,小人相信师父的死定有冤情。”

“好了,你先起来,将其中曲曲折折详细讲解一番。”

“是~”

阿迟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慢慢讲了起来……

经他这么一讲,周羽方才知道这其中还真有不少隐情。

几年前,卢二水的原配妻子不幸染上肺痨离世。

独居了三年后,恰逢一大户人家落难,家中妻妾、丫鬟各自离散。

崔氏正是其中一房小妾。

卢二水眼见崔氏姿色不错,便花了五十两银子替其赎了身,并纳为填房。

崔氏感恩在心,加之卢二水也算有些家产,故而夫妻间也算和和睦睦,恩恩爱爱。

戏班一众人也替班主感到高兴,纷纷祝福班主找到了第二春。

哪知好春不长。

卢二水当时差不多四十岁了,而崔氏刚刚二十出头,正值鲜花怒放之时。

重要的是,卢二水身患旧疾,熬了一段时间后便越发力不从心。

到后来更是有意避开崔氏,不与之同房而睡。

也就是这个时候,有人趁虚而入:此人乃是卢二水的大弟子田钧。

田钧早就垂涎于崔氏的美貌与风情,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这家伙观察能力不一般,毕竟是戏班里的台柱子。

他看出了师父眼中的无奈,也看出了崔氏眼中的幽怨。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是大弟子,又是戏班的台柱,有的是机会与崔氏接触。

也不知耍了什么手段,总之,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垂涎已久的美人儿……

蜀三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