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师不想努力了

第39章 好人

郝红娘终究还是不听话,把系统面板上的文字,都念给了江玄年听。

然后靠着系统注释,以及江玄年“连蒙带猜”的帮助,她终于艰难的一点一点理解了意外获得的瘟疫医生系统。

这瘟疫医生系统,当下有两项功能。

第一就是【泰然手lv0】,效果正如江玄年所猜,大幅提升郝红娘手的稳定性以及敏感性,所以今后她无论是动刀做手术,还是号脉查病因,成功率都会增加。

第二是【仁心余庆】,效果是每有效治疗一千人次重患,就会被奖励1点福缘。大约是怕郝红娘卡BUG,同一重病患三天以内的再次被有效治疗,是不会产生效果的。

泰然手就不用说了,和江玄年已经通过“救赎仙尊系统”获得了【福缘】一样,郝红娘的福缘也是自带系统商城的,可以用福缘充当货币兑换各种好东西。

郝红娘很想换一本名为《三皇金章活人经》的医书,但这本书价值5点福缘。

这书江玄年听说过,据说是某顾姓大皇朝汇聚疆域内数千人医、仙医、神医,历经三朝才编篡出来的,特意用黄金为书页,堆起来比人还高的大医典。

书本藏于那皇朝的皇家图书馆“崇文殿”内,可惜后来王朝覆灭,崇文殿被乱军付之一炬,仅有一套孤本的《三皇金章活人经》毁于浩劫,据说是被某位反王熔铸成了赏功金钱。

如今尚流传于世的,只剩些人医部分的手抄本残章。

郝红娘从她救命恩人那里继承的医术,就是《三皇金章活人经》的残本之一,靠着残本她救了好多人的命,所以她想换全套《三皇金章活人经》,特别想。

“那可是五千重患。”

江玄年提醒道。

“别担心师父,只要我一直救人,迟早能凑够的!”

郝红娘回答说,语气里透着无人可阻的坚定。

江玄年调出新获得的“福缘毒师系统”看了一眼。

【七情六欲毒】:将福缘化作七情六欲之毒药,掷向敌人。福缘越多毒性越猛,有情生无情死,有欲伤无欲活。

【倍酬】:每当郝红娘获得福缘,同时获得2倍福缘。

于是江玄年想了想,终究没有再劝说什么。

妙手仁心。

积善之人有余庆。

活人性命,不管有没有福缘可得,终究是好事的,对吧?

“走吧,你跟着我,先去一趟我必须去看看的鹿鸣村。”江玄年走出了客栈:“看完鹿鸣村,我就带你去需要你救命的重伤患多到数不过来的地方。”

……

藏在大山深处的鹿鸣村,还在。

江玄年甚至看到了熟悉的关家祠堂——

红娘,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刚穿越到这方世界那会儿,我因为没有身份,曾被关家人奴役,被他们吊在这个祠堂里打,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逃进了深山。

那年,我十六岁。

我运气好,在深山里得了机缘,从野人变成了野生散修。

知道练出法术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是出山把欺辱过我的那些人都杀了,前头那座整体构造像个滑稽脸的关家祠堂,也被我一把火烧了成白地。

再后来,敌人逐层升级,从乡兵到县兵,从县兵到巡检、县尉、捕盗将,最后是仙人堂。

那段时间到底杀了多少人,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自己就和入了魔一样,谁对我好我就十倍百倍回报,谁对我不好我就杀了谁。

再再然后,还没与仙人堂那些渣渣决战,我就遇上了素羲师父。

呵,也不知她究竟哪根筋搭错,居然把疯魔一般还满手血腥的我,带回了皓月蟾宫……

要不是她,我应该早就已经死了。

就算没死,活着的也只会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嗜血魔头,而不是一个人。

真的。

看着曾经是成为自己梦魇,曾被自己一把火烧掉,可如今又死而复生的关家祠堂,江玄年的情绪十分复杂。

他想起了已经逝去,不值一提也不愿回忆的青春。

可这段该死的青春,终究真实存在过——就像这个该死的祠堂一样。

“师父,这栋房子,有什么问题吗?”

就连依旧与江玄年共乘一马的郝红娘,都察觉到了江玄年情绪的不对。

“红娘,你看这栋破房子,像不像一张又哭又笑的滑稽傻脸?”

江玄年回过神来,他微笑着反问道。

“师父你一说,好像还真是。”郝红娘被带偏了:“那些窗户和门,合起来瞧还真有点像个笑到哭出眼泪的人脸……”

江玄年越发喜欢郝红娘这个新徒儿了,于是笑容更盛:“你说,师父我替天行道,把这滑稽脸破房子烧了怎么样?”

“师父你别开玩笑了。”郝红娘不信:“你是个好人,才不会干这种坏人才会做的事情。”

得,好人卡X1。

“红娘你错了。”江玄年收起了笑脸,他十分认真的对郝红娘说:“记住,你师父我不是好人,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将来,估计也不会是。”

郝红娘却不盲从不盲信:“不,师父你就是好人!”

大红马喷了个响鼻以示附和——小娘们你说对了,我这新主人必须是个好人啊!不然,你怕是早就和我一样,被他给骑了!

江玄年踹了大红马一脚。

孽畜,别以为贫道听不出来你什么意思。

大红马拔脚就跑,奔过泥泞的村道,转眼就将那像张滑稽蠢脸的关家祠堂甩在了马屁股之后。

江玄年终究没有勒马,去再烧一次关家祠堂。

也许,郝红娘说得对。

有聚居在祠堂周遭的村民,听到马蹄声出来瞧动静,看到与郝红娘共乘一马的江玄年,男人们都挺羡慕的,女人们……也挺羡慕的。

在江玄年的微调控制下,大红马跑入了尚未被开发的深山老林,并在一处形似高高昂起脑袋的巨型鳄鱼化石旁停住。

“这是鳄王石。在鹿鸣村的传说里,它本是一条凶恶的鳄鱼妖王,后来被过路仙人斩杀,死后化成了石头。这块石头很硬,刀劈不破斧凿不开,也没有灵气或者妖气残留,就是块毫无价值的破石头,没人喜欢没人在意。”

江玄年跳下大红马,走到鳄王石肚子中间出,在几块鳄鱼甲片上进行了依次敲击。

咯啦——

一扇石门,打开了。

朝阳伞兵

作家的话
看了几天《我的团长我的团》,以前看不下去,这次终于看明白了,看的无心码字,真是好剧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