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师不想努力了

为师不想努力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孙师父

张金龙与金丝猴武教头打的有来有回。

张金龙势大力沉,金丝猴敏捷灵动,说不上谁更胜一筹。

但动手比武这种事情,两败俱伤终归是少数,一番激斗后还是张金龙一招不慎,被金丝猴绊倒在地。

“哈哈哈,过瘾!”摔了个灰头土脸的张金龙哈哈大笑,比打赢了还开心:“再来!”

“外面打去。”

江玄年讲了一句,说话时顺手丢给张金龙一张太玄无漏符,魔女丘比制作的太玄无漏符。

土地庙可经不住你们这样折腾,没见土地公站在旁边都吓哭了么?

脖子上挂着锦囊的金丝猴听话的先出了土地庙,张金龙立刻就跟着出去了,不过他很快又返回庙内,拖出去两把朴刀。

“拳脚不过瘾,要玩就玩真家伙!”

张金龙把一柄朴刀抛给了金丝猴武教头。

昨晚,被雾鬼偷袭掏心而死的张金龙,惊醒之后第一反应不是后怕,而是狂喜。

因为,在那个所谓的《道破苍穹》游戏里,厮杀是真的厮杀,痛是真的痛,死也是真的死!

苦练多年的杀人技,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然后,接连有电话打来,张金龙这才知道,自己居然上了电视。

错了,是上了网络视频,不过和上电视也没差啦!

后打电话的那个龙文昊说,至少好几万人看到了视频。

这叫什么?

这叫十年磨砺无人问,一朝名动天下知啊!

当然,看完那个视频之后,张金龙就不这么认为了。

那可不是出名,是出糗啊!

我TM居然那么狼狈?

还有,那个道士,居然这么能打?

张金龙几乎恼羞成怒,憋着一口气想再进游戏世界,与那个道士打一场。

打不打得赢都没关系,他就想亲手试试那道士到底有多能打。

毕竟,就算是被打死了,无非也就是游戏里再丟一条命而已。

爷有九条命,丟的起!

谁知道,进是进游戏了,那道士也在庙里,打却没打成。

“打赢孙师父,再和我说话。”

人家是这样说的。

【武教头·孙思虚】

呸,区区一只猴子,也敢自称什么武教头?

孙师父?孙死伏还差不多!

避过猴子丢过来的木棍,张金龙带着蔑视挥拳开打。

上手一碰,这才知道遇上了硬茬子,拳脚竟不是死猴子的对手。

那就上兵器!

不信你一只猴子,还会操刀砍人!

然后,张金龙又输了,拼刀时他才终于知道,原来这金丝猴之前藏了拙,它力量一点都不弱,而且很擅长刀法。

甚至,如果不是人家手下留情,用刀背当刀刃用,张金龙脑袋都要被斩掉的!

“再来!”

张金龙梗着脖子不服输。

连胜两场的金丝猴却不跟张金龙打了,而是将刚才砍翻张金龙那一招刀法,演示给了张金龙看。

看着一招一式演武给自己看的金丝猴头顶上,那明晃晃的武教头三字,张金龙终于有点服了。

这位,还真的是孙师父。

打输了的张金龙,沉下心去学那招刀法,完全没注意到那个他看不上眼的大学生马洪亮也上线了。

马洪亮很惊恐,他明明故意不睡觉的,谁知道眼睛一眨的功夫,还是被卷入了这个恐怖的游戏世界。

那只手持大刀的猴子是什么鬼?

你、你不要过来啊!

然后惊恐的马洪亮也被猴子打了,反复蹂躏,很惨的那种……

又过了一会儿,龙文昊上线,又是一番激斗。

龙文昊差一点就打赢了武教头,但不是他有多强多能打,是连续开战的金丝猴,力气消耗的七七八八,但它终究还是打翻了龙文昊,强行传了两招刀法。

传完刀法,金丝猴便回了土地庙,在火盆边盘腿坐下。

“麻麦皮,谁特么能想到,我堂堂全运会银牌得主,居然打不过一只猴子……”

脸被打肿的龙文昊,挺不爽的。

可不爽归不爽,那两招刀法他还是乖乖跟着学了。

那两招,是真精妙,龙文昊脸就是被这两招打肿的。

“龙师兄?”

张金龙凑了过去。

“张师兄是吧,嘶——”龙文昊一听就知道是谁在搭话,他本想笑一下,却扯动脸伤,痛的直抽气,笑就变成了苦笑:“让张师兄你见笑了。”

“我刚才也被打的很惨,要不是孙师父手下留情,脑袋都要被搬家的。”

张金龙自爆家丑。

人生有三大铁,其中之一是一起扛过枪,也就是战友情。

张金龙和龙文昊刚才一起挨过打,勉强也算是有了战友情。

同仇敌忾,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这时,向文翠读完CD上线。

“这阿姨是谁?”

“不认识。”

“可怜,一把年纪了,还要被猴子暴打……”

“嘘,别说了,好好看孙师父展示拳法和刀法,都是精妙实用的招式,能学多少学多少……”

张金龙与龙文昊窃窃私语,一边表示同情,一边盼着孙师父出来例行公事,暴打女玩家。

谁知道,在向文翠踏入土地庙时,金丝猴只探头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继续烤火,完全没有起身传授武艺的想法。

凭什么啊?!

孙师父,你一猴子,真用不着讲不打女人这种破规矩啊!

“师父。”

向文翠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视线,径直走到习惯性打坐的江玄年跟前,拱手行了一礼。

“嗯。”

江玄年睁眼看了看向文翠。

看得出来,向文翠的情绪比昨天稳定许多,大概是想通了什么吧,居然都主动开口叫师父了。

但,就算你主动叫师父,说是记名弟子你就还是记名弟子的,字辈道号是不可能给你的。

“怎么不教教她?”

江玄年问的是武教头。

金丝猴比划了两下,意思是——她已经有自己的武道,而且我已经累了,打不过她。

不愧是猴头,奸猾。

“道长,您好不公平!”竖着耳朵且听的龙文昊,忽然跳出来叫起撞天屈:“我诚心诚意想跟您学剑术的,您收一个徒弟也是收,收两个徒弟也是收,不能厚此薄彼啊!”

“麟趾镇里,有一棵不成气候的百子鬼槐,把它的树心带回来给我,我就收你做记名弟子。其他人也一样,谁能带回百子鬼槐树心,我就收谁为记名弟子,传他一套剑法。”

说这番话时,江玄年甚至都没有将视线落到龙文昊身上。

出庙不到三十步,捡把刀回来那么简单的任务,居然都任务失败的家伙,谁会重视?

这个收徒任务,不过就是给第四天灾们一个奋斗目标罢了。

江玄年已经确认过,他自己杀怪是没经验拿的,必须第四天灾身份的玩家们动手去砍怪才行。

有了玩家贡献的经验,才能去编辑新NPC,触发救赎拿福缘。

再者,两次收徒都得到了新系统,江玄年也是想顺便确认一下,这是不是百分百会触发的机制。

随便收个弟子试试?

呵呵,有些事情,宁缺毋滥的。

朝阳伞兵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