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龙族的我举世皆敌

第13章 过程全对,答案零分

有了方向后,要思考就是如何请君入瓮了。

“需要搞出一点动静来吸引他们...”

白沫一边思索,一边顺着高速公路行走。

公路上车辆疾驰,而白沫行走在路边绿化带,现在是晚上,司机很难注意到公路边上居然有人,就算注意到也不会停车。这个年代还是存在一些“混乱”的,....

刹——

白沫转头,一辆打着远光灯的车停在身后百米。

“我去,不会被盯上了吧。”白沫嘴上犯嘀咕,心里警惕。

出色的视觉能力,让他顶着远光灯看清这是辆出租车涂装的丰田。

“意外吗?”

白沫在原地观察了一下,出租车突然把远光灯关闭,主驾驶座上下人,狰狞咆哮的面孔似乎有着兽性。

“有点不对劲啊....”白沫心道,他没感觉到与龙相关的气息。

“过去看看...”

但当白沫走进三十米的时候一股“龙血”的气息猛然出现。

“靠,又是混血种!”

白沫差点转身就跑,旋即想起自己现在不正是要找“混血种”吗?

而且眼下大的时间地点,让他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展开。

....小时候他看过一本童话故事,讲的一名女司机接单时惨遭杀害,她的灵魂以出租车为载体,同爱人一起向杀人犯复仇.....

因为这个童话故事,白沫对“深夜出租车郊外”一直有点敏感。

没有使用炼金武器的想法,一顿自助餐还有这些天修养,他在正常人形下也有能打穿0.1cm厚钢板的怪力。

但当他走近时似乎是另外一番场景:

男司机痛哭流涕跪在地上,声音哽咽含糊,而他祈求的方向是出租车后座的存在。

白沫看到一双黄金瞳!

“怎么?终于忍不住了?”黄金瞳的存在说道,是活泼女性声线,应该是年轻女孩。

男司机战战兢兢,涕泗横流,一副吞了盘芥末的模样。

这是普通人在面对龙血生物的正常态度,而后座的那位女孩龙血纯度很高。

“诺诺别玩了,外面有人了...”还是女性的声音,但显得很弱气。

“除了这猥琐司机外,居然还有人跑这荒郊野岭?”被称为“诺诺”的女孩吐槽道,但黄金瞳已然熄灭。

“我就说不该上这辆车,自己开车不好吗...”弱气女孩弱弱道。

“那就轮到其它受害者了。”诺诺满不在乎道,“...这个猥琐男一看就是惯犯,进城了就转送进局子。”

话同闺蜜说完话,女孩下车。

白沫见到一双长筒马丁靴从后座伸出,皙白匀称的大腿可显这位女性的高挑体态,马甲线胸前圆润被黑色内衬勾勒,外套一件夹克,头戴棒球帽,可见酒红色的披肩长发。

面容精致,耳坠一对“银色四叶草”,但如同鬼灵精一般眼睛就证明这不是位“乖乖女”。

“这是位走俏皮风格的小姐姐。”白沫心里评价道。

得益于穿越前的“短视频”兴盛,他在网络世界已经“阅女无数”了,这位女孩的出现可以说是“惊艳”,但也就那样了....

“你.....这是?”白沫的目光在女孩和男司机身上来回流转。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一个男人把女性带到这里,你觉的会是什么情况?”诺诺反问道。

“哦,我明白了,所以你反杀了对方!”白沫明白。

“就是这样。”诺诺点了点头。

“那你呢?”她问道,在下车的一刻她就在观察这位“陌生人”。

她有种很特殊的能力叫做“侧写”,得益于龙族血脉在神秘领域的效果,她的“侧写”不仅仅涉及心理学更有神秘学上有种“直感”与“回溯”效果。

对方的相貌很出色唇红齿白星眉剑目,家庭环境应该十分优渥,见识广,气度上处变不惊胸中才气自华,父母辈应该是掌权人士,所以言传身教由此影响,体貌上有南方人也有那种细腻。

没有与社会接轨而染上污浊气息,应该还是一个学生。

可奇怪的是这种“潜力股”不应该孤身一人出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方。

但这或许能从对方的着装上得出一点解答,运动鞋宽腿裤圆领黑衬,衣服上装饰细小金属片,更有表示“攻击性”的袖珍小剑。

这是比较非主流的打扮,有点“灯塔”嘻哈和韩潮的风格,但是还有点华夏服饰元素,比如三彩玉吊坠。

从穿着的细节推测性格,对方或许是平日温声和气“不会为点小事斤斤计较”的大方形象,但内心是有一种“强烈表达自己”意愿和不与世俗合流的“叛逆”与“孤独”。

这种“叛逆”或许就是对方出现在这里原因。

以此为线索,诺诺开始观察对方“气场”。

这比较玄乎,但无论心理学分析还是神秘学直感都能给出同样的反馈,在华夏古代这称为“相面”。

对方近期有点迷茫,很明显的孤独感,不过已经找到自己的方向,为此做出巨大决心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是失恋了?还是创业失败?或者两者都有!?

诺诺根据自己观察结果加以猜测,在心里已经为对方构建出一副“家境不错但最近失意的学生”形象

额....她分析的过程没太多问题,但关键一点是没把“眼前人可能是一只纯血种”以及“眼前人经历了穿越之前身份也确实是个大学生”作为分析“要素”。

“我?如你所见我....没有车。”白沫摊了摊手。

“....那你大半晚上跑这里来干嘛?!”诺诺嘴上吐槽,心里又给对方添了一个“自我放逐”的标签。

白沫沉默了一下,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他发现这招挺有用的,遇上解决不了的问题露出笑容就完事了,对方会自动帮你脑补。

果然诺诺对这个“一分苦涩,两分回忆,三分嘲弄,四分坦荡”笑容做出了解释。

“要我载你一程吗?”诺诺发出邀请,指着出租车

“最好不过。”白沫高兴道。

诺诺听得出这份“高兴”是对方发自内心的纯粹。

这不是有多少坏心眼的人。

.....

金瓜粒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