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09

回首2009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8章 前路在何方

发生的一点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陈知壑。

回家一趟,陈知壑觉得自己本来有些抑郁的心情完全好转了。

回程的路比来的时候好多了,不到两个小时,陈知壑就回到了师大的房子里。

没有吃午饭,陈知壑正准备弄点吃的,门铃响了。

开门一看,是阮宓。

“刚看到楼下你的车了,我就猜你肯定回来了,我没到扰到你吧?”阮宓说完,在屋子里到处转了转,似乎在找什么。

“看什么呢?”陈知壑有些莫名其妙。

“你的小女朋友呢?”阮宓笑道。

嗯?

陈知壑奇怪地看着阮宓。

这是在……无中生友?

“就是那个给你送花的小姑娘啊。”阮宓给陈知壑提示了一下。

陈知壑呵了一声,没理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些食物,径自走进了厨房。

“这么小气啊,开个玩笑嘛,这么说人家倒追你,你没看上?”不知怎么的,阮宓竟然有些开心。

厨房里传来陈知壑的声音:“别胡说啊,就是正常的同学关系。”

阮宓撇了撇嘴,正常的同学关系还能亲你一口?

不过,既然陈知壑这么说,阮宓也就没继续追问。

于是她问道:“你也没吃午饭?”

陈知壑听出了阮宓的意思,“也”字用得好啊。

“一起吃点?”陈知壑问道。

阮宓嘻嘻一笑,不停的点头。

靠在厨房门边,阮宓看着陈知壑做饭,莫名的觉得竟有点温馨。

“国庆长假,你没出去玩啊?”阮宓问。

陈知壑正淘着米,说:“回家了一趟,这不刚从家里回来么,你怎么没出去玩?”

阮宓扭捏了一下:“这几天不太舒服。”

呵呵。

陈知壑秒懂,点了点头。

淘完米,陈知壑指着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板栗,对阮宓说道:“饭做好估计还有一会儿,桌子上有板栗,你不嫌麻烦可以吃吃垫一垫。”

闻言,阮宓好奇地走到客厅,打开装板栗的袋子。

“这都是生的,怎么吃啊?”阮宓一看,一袋生板栗,喊道。

“生的也可以吃啊。”

“真的假的?”

阮宓抓了两个来到厨房,给了陈知壑一个。

“板栗还能生吃?”阮宓狐疑地看着陈知壑,一副你别骗我的样子。

陈知壑接过板栗,直接放嘴里一咬,板栗的外壳咬开,拿出来剥掉外壳,再剥掉板栗仁外面一层薄薄的皮,直接扔进嘴里嚼了起来。

阮宓仔细地看着陈知壑吃板栗,确认他是真的在吃。

“这么神奇啊,我一直以为只能糖炒呢。”

说完,阮宓有模有样的学着陈知壑的样子吃了起来。

吃完一个之后,阮宓惊奇的发现,生板栗还蛮好吃。

“哇,你怎么发现的,生板栗还挺好吃哦。”阮宓嘴里嚼着板栗,含混着说道。

陈知壑呵呵一笑:“我老家的特产,我从小就吃,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阮宓恍然大悟,又跑去客厅的袋子里抓了一把,搬了张椅子在厨房门口吃了起来。

看着阮宓不停地往嘴里塞板栗,陈知壑一边切菜一边调侃道:“不要多吃,吃多了不好。”

阮宓停下,瞪着眼睛看着陈知壑,嘴里还塞满了板栗,活脱一直偷吃的松鼠,似乎在问吃多了会怎样。

陈知壑哈哈一笑:“会放屁。”

阮宓连忙把手中的板栗放回袋子里,埋怨陈知壑怎么不早说。

陈知壑没理她,继续做饭。

不过,陈知壑确实感觉到,和阮宓相处比较舒服,没什么压力。

大概是因为“睡过”,陈知壑也能容忍阮宓的不客气。

吃完饭,陈知壑表示要睡午觉,阮宓一抹嘴,就回去了。

……

睡了一觉,陈知壑醒来,跑到师大的食堂吃了个晚饭,一个人在校园里散步。

都说“学在江大,爱在师大”,果然名不虚传,师大的姑娘确实好看,尤其是天气还不算凉快,女生们都穿得清凉。

陈知壑随便逛了一下,就遇到过好几个漂亮的女生。

不过,陈知壑没有老套的去和人家搭讪,他已经没了这个心境,只是感叹青春真好。

他一边散步,一边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走。

BTC是固定投资,虽然不可能一直捏在手里,但是现在肯定不是变现的时候。

手里还有不到30万,大事做不了,小事没意义。

作为先知者,陈知壑清楚的知道,做什么都不如投资BTC,什么囤房,什么买茅台的股票,那都是小儿科。

为什么不继续在BTC上做文章,陈知壑其实心里也明白,不能自己一个人吃肉,国外的炒家不可能为了他抬轿子,他做得隐蔽,不代表人家察觉不到。

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正理。

那么,自己该做点什么呢?

陈知壑有些迷茫。

搞学术,确实是陈知壑的理想,但是除此之外呢?

毕竟,金融专业,到最后,还是要落实到应用上面。

理论要想有话语权,就必须经得起实践的检验。

更通俗点讲,富人胡说八道为什么能有那么多人追捧,不过是因为大家以为里面有财富密码罢了。

所以,如果能在实践中取得成绩,做什么事,都会容易很多,包括做学术。

同时,在重生以后,尤其是拿到20万BTC以后,陈知壑的个人理想有了显著的变化。

以前他只想着有朝一日能财富自由,但是现在财富自由是已知的,给他带不来什么成就感。

更多的,他想为这个社会,为世界,做一些事,留下自己的印记。

在实现个人理想的同时,能够让世界因此有一些改变,岂不快哉!

只是,他现在仅仅是一个学生,能做的太有限了,虽然心里有些模模糊糊的想法,却怎么也抓不着。

想不明白,陈知壑也懒得想了。

顺其自然,先把本职的事做好,学生嘛,学习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想了一路,陈知壑眼神清明,这段时间以来的郁结彻底一扫而空。

回家的时候,陈知壑接到了何林森的电话,问他在家怎么样。

陈知壑说自己已经回江城了。

何林森问,怎么没在寝室。

陈知壑说他在外面租的房子里。

突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陈哥,说好的小保健呢,要不就今晚吧,大伙都在。”

陈知壑一听,就知道是徐孝然。

于是回道:“八点宿舍楼下集合,不准迟到,过时不侯。”

……

陈王洛

作家的话
收藏很重要,追读更重要,大家可以收藏一下,然后每天点进来看看,这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非常感谢。
同时,要感谢各位大佬的打赏和月票,非常感谢。
虽然是老书虫,但是我真的是第一次写书,很多书友从一开始就不吝支持,也让我有了写下去的动力。
我无以为报,只能好好写文,回报大家!
拜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