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菀永恒花海

第45章 以沧澜为图,献祭冥渊(一)

“两个圣人,一个半圣。我们家这船,今天怕不是要沉在沧澜江。”

舞台后的化妆间内,柒寅一边抹去脸上的油彩,一边感叹说道:“我这几百年,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多圣人。”

“需要把他们都赶下船吗?”站在柒寅身边,有一名中年大汉,他脸上一道刀疤从右眼角一直延伸到耳后。

柒寅卸去妆容,眉宇间少了几分妖艳,多出一些英气。他看向中年大汉,含笑说道:“我说小陈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自己的暴脾气。来我们船上的都是客,哪里有戏子驱赶客人的道理。”

“六叔说得对。”中年大汉恭敬低头,瓮声瓮气说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那孩子醒了吗?”柒寅似乎想起另一件事,他将胭脂收回抽屉里说,“你去看着那孩子吧,要是他醒过来正好看到自己仇人就在我们船上。那我们这船可说不准,也会被熊孩子给拆咯。”

“遵命。”中年大汉领命离开化妆间。

柒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的嘴角不自觉慢慢翘起。

“好戏,就要开场了。”

……

徐红叶!

徐长卿周身红光瞬间亮起,他的眼眸中翻腾起滔天火海。

“你就是这么说你的师傅?”芷语对于徐红叶的出现丝毫不觉诧异,她瞟一眼身旁几乎淹没在红光中的徐长卿,轻笑道:“瞧把你的后辈吓成什么样子。”

“如果刚才他同意你的计划,现在就离开沧澜城。那他会是下一具徐家人的尸体。”徐红叶耸耸肩说,“不过还好,至少他没跟我爹一样蠢,听信你的鬼话,差点让整个徐家都给你送葬。”

整个徐家送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这可不对,杀人的可是你。”芷语呵一声,眉宇间皆是讽刺:“怎么就怪起我来了?当时我都不在沧澜城。谁知道你会突然发疯,把自己一家子都给剁了。”

“还好当时你不在,不然你也活不到现在。”徐红叶的眼眸中,泛起红光。

夜空中的明月,这一刻也被染成红色。

天地间的灵气这一时刻全部安静下来,好似臣服于将领下的士兵。

待在大堂中的云渺和紫菀都感受到外界的异常,他们现在甚至感觉自身的灵力运转都受到影响,变得越发的迟缓。

紫菀吃惊看向云渺,后者脸色深沉,眼眸深邃似海。

这时一声叹息传入他的耳中。

“超凡入圣和凡人最大的区别,在于超凡入圣之人拥有掌控天地的能力。他们对天地间灵气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这也导致圣人以下修仙者很难打败圣人。因为修仙者一旦离开天地灵气的帮助,那么他所能施展的手段将会十分有限。再加上圣人本身境界上的压制,古往今来圣人都是站在这世间最顶点的存在。”

紫菀一愣,然后转头看向身边胜雪的方向,原来胜雪所在的位置,现在坐的是花白。

他右手撑着下巴,面似桃花,盯着眼前的紫菀。

“现在这船上,就有两位圣人即将大打出手。”花白眼眉间青丝垂下,他笑着说:“你打算怎么办?”

“沧澜城现在不是应该只有一名徐红叶吗?怎么就有两位圣人了。”紫菀惊得跳起,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周围所有人都消失了。

现在大堂中只有自己和花白两个人。哦,不对,是一个人一个老妖怪。

这种情况花白记得只有在当时自己启灵时出现过,那时候在听雨轩里大长老也是不知去向。

“其实一位圣人还是两位圣人对于你来说都没有差别。”花白淡淡的说,“现在的你对于圣人而言,就跟路边的蝼蚁一样。他们可能只是无心走过,就会要了你的性命。在修仙的世界里,修仙者与修仙者的差距,甚至比修仙者与凡人的差距还要大。”

“喂,你不要说的我这么可怜好吧。”紫菀心里有些打鼓,他四下张望说:“那圣人在哪里?我们要不直接跑?”

“圣人的力量波及范围是覆盖整座城市的,除非你有能力在一个响指的时间内跑出沧澜城。”花白随手打个响指,然后他故作神秘说:“当然你还有一个办法。”

一个响指跑出沧澜城?你当我是灭霸啊。紫菀心中无力吐槽道。

“还有什么办法?”

花白脸上的笑意更胜,就好似桃花瞬间绽放:“你把你的身体借给我,我可以帮你收拾掉这两个圣人。也就几分钟的事情,解决掉两个圣人我就把身体还给你。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简单个屁,你这是想要夺舍吧!紫菀对于借身体这种事情还是非常警惕,他可是看过不少类似的电影动漫小说。里面借身体出去的,基本都是有借无还。

或者还有那种借了就摊上大事情,后面还会被对方更进一步控制,甚至可能连自己的思想都会被抹掉。

“你别想!”紫菀很肯定的说道。

“哎呀,又被拒绝了。”花白满脸失望,随后他看向紫菀身后:“我随时都在,你如果需要可以直接喊我。既然你暂时还想挣扎一下,那就体验下这种绝望好了。”

“绝望,什么绝望?”紫菀还想继续问,但是他发现自己面前的人由花白换回胜雪。

胜雪此时那白皙的脸颊上满是愁容,眼眸中也多出几分恐惧。

这时,大堂侧门被打开,一名刀疤脸中年大汉走了进来。

他双手抱拳,说道:“各位,现在外面出了一点小状况,还希望大家能在我们这大堂安静等待一会。”

“什么,外面怎么了?”

“你这是打算把我们关在这里?”

“怎么回事,我可是张家的公子,你们得罪不起,我要见你们班主。”

观众席出现一阵骚动,不少看客已经站起身根本不打算听那大汉的话,径直向着大堂的侧门走去。

看他们架势是准备直接离开。

大汉看样子也没办法劝住那些人,他只能摇头叹气道:“好言难劝该死鬼,现在出去跟直接投胎也没什么区别。”

在二楼包厢中的紫菀与云渺同时看向徐海涛,大堂中修仙者本来就没几个,而这里身份最高的自然是徐海涛。作为徐家海字辈的老大,他在沧澜城的话语权其实也仅低于各家家族长。

徐海涛自然也察觉到外面的异常,他朝云渺和紫菀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说:“各位,我是徐海涛,希望大家还是听班主的话,在这大堂安静休息一会。”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准确传入大堂所有人的耳中。

那些起身准备离开的人,在听到徐海涛的声音后,都停下自己的脚步。

他们可以不听班主的话,因为对方不过是花船老板,就算是天下最有名的花船,那也只是一名戏子。但是他们不能不听徐家人的话,除非他们不想再待在沧澜城。

于是,所有人都默契的回到座位。

“接下来怎么办?”徐海涛对云渺问道,“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大公子说不定已经来了。”

云渺抬头看着包厢天花板,他的目光深邃似乎已经穿透船体看向外面。

许久后云渺低下头,眼睛里流出嫣红鲜血:“外面,出不去。”

“现在外面,尽是地狱。”

崂山蛇草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