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菀永恒花海

第43章 前奏(五)

大约走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徐红叶停在一处凉亭外。

这凉亭修建在沧澜江边的河堤上面,一侧是人头攒动的热闹街市,另一侧就是汹涌澎湃的沧澜江。凉亭下方有一座高约三米的基座,再上面是凉亭本体,整座凉亭内可以容纳十几个人同时站立而且不会显得拥挤。

在凉亭不远的地方,有一口水井,水井周围用铁栅栏围起,上面已经锈迹斑斑的铁牌写着“危险”两个字。

站在凉亭下的徐红叶正抬头看凉亭上的牌匾。

“观潮亭,这里是沧澜城居民每年看沧澜江大潮的地方。”白折眼神中满是好奇,似乎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在这附近有一座非常有名的亭子。

“咦,那边是花船?!”跟着徐红叶走进观潮亭内,白折的目光很快就注意到停靠在不远处沧澜江码头的一艏巨大客船。同时他也看到有几个人正从码头的悬梯走上那花船,为首正是下午刚见过面的紫菀。

“是你们徐家少爷和他的客人!”白折一脸兴奋指向那花船,“你要找的人在那里,不过他们好像上的是孤海戏班的花船。那船一般人没办法上去,只有那些名门大族才有机会上去听戏。”

徐红叶也同样注意到紫菀一行人,她眼神中泛起一丝红光,没有理会白折的解释,她挤开人群开始向着码头走去。

白折快步跟上说:“你也是徐家的大小姐,那你一定可以上去。”

“可是我只是一个乡下的书生……我在岸上等你吧。”白折走到一半,自顾自说着然后就停下脚步。

刚才还一往无前的徐红叶似乎发现白折停下脚步,她回头疑惑看向对方。

白折笑着说:“我在这里等大小姐。”

徐红叶歪头打量白折片刻,然后伸手拉起对方的手,继续推开人群往那客船走去。

“等等,我不行的,大小姐。”白折被抓的有些惊慌,“疼,疼疼!”

两人推开人群很快就到达码头,现在码头周围挤满想要上去的客人。但是这些人全部都被拦在码头外面,在码头上维持秩序的是徐家护卫。这些护卫大部分人身上都带有灵力波动,其中还有几名护卫的灵力波动达到返朴归真。

在这些护卫的控制下,码头上并没有人可以无故突破防御,靠近那艏闻名天下的花船。

挤出人群的徐红叶拉着白折,在这些护卫的面前大摇大摆走上码头。

他们上船的行为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白折甚至感觉这些护卫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

被对方牵着,根本毫无自由行动权利的白折,只能小声感叹道:“不愧是徐家的大小姐,其他护卫根本都不敢看她。”

孤海戏班的花船很大,甚至大过一些渡海的客船。

从甲板进入船舱,再从船舱到达中间听戏的大堂都要花费一定时间。不过这对于徐红叶来说并不是问题,她就像对这花船十分熟悉一样,带着白折很快就走进大堂。

因为现在戏剧还未开始,大堂的戏台上并没有表演。

空荡荡格外冷清。

大堂下是观众席,分为一楼普通席位和二楼包厢。

普通席位上现在已经坐满观众,这里面大部分都是沧澜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二楼包厢中,也有几间包厢坐着四大家年轻一代的子弟。

其中位于这里面最中央的那间包厢,紫菀他们就坐在那里。

紫菀刚在仆人的引导下坐好,他的神识就感受到大堂门口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疑惑转头,却发现大堂门口什么人都没有。

刚才是我的错觉?紫菀收回目光,心中满是疑惑。

他现在虽然很想张开灵力立场,看看周围是不是真有奇怪的家伙在偷窥自己。但是碍于这里还有许多凡人,在这种公众场合直接展开灵力立场很容易引发不必要的混乱。

紫菀只能努力压下那种怪异的感觉。

坐在紫菀身边的胜雪似乎感觉到紫菀的异状,她捏捏紫菀手心,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神色。

紫菀拍拍胜雪的头,笑笑说道:“没事,可能是我最近太紧张了。”

胜雪也没有感觉到异样,那应该真的只是我出现错觉了吧。

紫菀放松自己的身体,背靠着座椅等待戏剧开演。

然后他眼角余晖注意到在另外的包厢中,出现南宫天涯和那名女子的身影。

那个妹子,是刚才马车里的妹子。紫菀回忆起白天的画面,同时想起那段关于花白的幻象。

她跟花白有关系?

难道也是活了千万年的老怪物!

可就算是圣人,也没办法活这么久吧?!

想到这紫菀没敢继续看向,而同时他发现身边云渺似乎也是警惕的收回目光。

“你认识?”紫菀轻声问道。

云渺摇摇头说:“不认识,但是她很危险。”

“非常危险。”云渺停顿后再次加重语气说道。

紫菀嘴巴微张,想要说什么,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

这个世界真危险啊。

叮一声清脆的声响在大堂舞台上响起,刚才还嘈杂的观众席瞬间安静下来。

原本空旷的舞台,走上一名美艳异常的男子。

男子走到舞台中央,对台下观众鞠躬后笑着说道:“感谢各位大人赏脸,来听我们孤海戏班的戏。我是孤海戏班的班主,柒寅。”

没想世间会有这么漂亮的男人。紫菀在心底暗自咋舌。

相比于花白而言,柒寅的美丽更加中性,尤其是他眼角的泪痣,让这男人看上去天然就带着一股楚楚可怜的气质。

在柒寅开场白结束后,戏剧正式开场。

今天孤海戏班表演的戏剧源自一个古老的历史传说。

传说在亘古时代有一个名叫祁连的古国,古国中有一名叫沐卿的太子。

这位太子出生时就天降异象,仅仅百年的时间,太子就剑意入道,随后镇压三百大妖,成功登仙,成为古往今来最年轻的剑仙。

原本皆大欢喜的戏剧在太子登仙后剧情急转直下。

在世界的边缘鬼国出现,冥王率领无数鬼兵入侵现世,而鬼国大军所面对的第一个国家就是祁连。当时祁连国力强盛,但也无法抵抗源源不断的鬼兵进攻。

就在王国危难之际,沐卿太子从仙界降临,他凭一己之力抵抗千万鬼兵入侵。

可惜除了沐卿太子外,仙界再无其他仙人下凡,而沐卿太子就算能斩灭无数鬼兵,但是他也有力竭之时。随着沐卿太子力竭,无数鬼兵冲入祁连王城将古国一举荡平。

沐卿太子眼看自己的国家被鬼国屠戮,生灵涂炭。

他悲戚不已,手执长剑自刎。

死后沐卿太子化为鬼神,进入冥界。

他在冥界连斩十二名封都鬼王,最后在冥宫中和冥王同归于尽。

因为冥王被杀,鬼国入侵现世的行动也被迫中止。

现世恢复和平。

崂山蛇草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