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铸器者

第72章

李仙仁这一生有两大遗憾,一是没有再见到神秘消失的亲人们,二是年轻时医术浅薄,有时只能眼睁睁看着患者死在自己眼前而无能为力。

雷铭也知道这件事,因为李仙仁曾亲口告诉过他,第一件事怕是不能帮李仙仁实现了,那就只能帮他补回年轻时的遗憾了。

雷铭很争气,李仙仁也很欣慰。

“是啊,仔细想想,我多久没有给乡亲们出诊了,乡亲们也多久没有上门求诊了。”(雷铭)

“所以雷铭,你答应我,过回原来的自己……好吗?”(百瑟)

没有了往日的嘻嘻哈哈,雷铭突然表情严肃道:“百瑟,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你要知道,魏南北比起今天的我要更加残忍。”

“你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那些人就算再可恶,也是公主指使的,他们也许也像那位大姐一样,是被逼无奈的呢!”(百瑟)

“他们不是那位大姐,我不给他们一个痛快,难道还救他们不成?要是他们落到公主的手里,估计想死都是一种奢求!”雷铭吼到。

“真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以前的你去哪了?”(百瑟)

“是,我是变了,但我雷铭永远不会变成一个坏人!呼……对不起百瑟,我情绪是有些激动了,当时我真的只是想保护你,不过请你,不要再揪着这件事不放了行吗?我答应你,等魏南北的事情解决后,我就过回以前那个雷铭的生活,好吗?”(雷铭)

“好……我祝你成功。”

说完,百瑟就转过身去,用被子蒙住了头,不知道被子下的心情她是悲还是忧,但可以猜到,她的心一定是痛并混乱着的。

游园会上的丑事,一天不到的功夫就传遍了皇城,公主的脸算是丢光了。

第二天上朝,皇帝吴道文一句众卿平身,百官一句谢陛下后,气氛就变得格外冷清。

吴道文也是听说了昨天的事,他就纳闷了,自己这个皇帝当的,怎么就那么憋屈呢,自己被魏南北牵着,连自己的女儿都能被一个小郎中甩脸色,有求于魏南北就算了,关键这个小郎中貌似还惹不起。

其实吴道文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窝囊,只是一切都要有个参照物,和普通人比他自然是高高在上的,可魏南北和雷铭是普通人吗?

“众卿家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吴道文心情是差到极点,只想快点下朝。

下了早朝,一向没有什么来往的刑部尚书大臣百胜,突然找到李仙仁,笑嘻嘻道:“呵呵,李太医,几日不见,风采依旧啊。”

“哪里哪里,百部长您也一样啊。”(李仙仁)

几日不见?昨天上朝时不是刚见过吗?不过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在官场,谦卑还是需要的。

“太医,听闻您已是年过古稀,为何看着不怎么显老啊,是靠着什么养生之道吗?”(百胜)

何止不显老,根本就是冻龄在了三四十岁左右。

“百部长说笑了,其实是因为我这人不喜欢留胡子,所以要经常剃掉。如果我哪天也留了一把白胡子,别说古稀了,耄耋都是种年轻的说法哩。”李仙仁瞎扯淡的样子越看越像雷铭,或者说是仙书吧。

“……”百胜有些无语:这老头在说梦话呢,完全答非所问啊!

没办法,这老头不会聊天,不能把他带套里,只能直说到:“呵呵,原来是这样。那个,难得今天退朝那么早,我想找太医聊些私事,不知可有空闲?”

“私事?”李仙仁以为百胜来找他是为了看病,没多想就答应了。

这百胜来找李仙仁啊,一看就是有备而来,从百胜在皇城最名贵的酒楼天客居,订的最豪华的一个包厢就可以猜出来,连酒菜都是备好了的,人一到就直接上来了。

百胜先倒了一杯,自顾自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再给自己满上,举起杯中酒朝李仙仁敬去道:“来太医,我敬你一杯!”

“行,正好一路走来有些口渴。”李仙仁也笑着端起酒杯。

俩酒杯一碰,一仰头一入喉,这酒的度数还不小,后劲也十足。

“不错,好酒!今天高兴,咋们慢慢喝慢慢说。来,我再敬你一杯!”(百胜)

百胜没有解释今天请李仙仁过来要干什么,而是继续聊着一些有的没的家常,李仙仁不知道百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先尬聊着吧。

喝喝喝,两人又各连着喝了十四杯酒下肚,百胜直呼过瘾,让门外的手下取来事先放在屋内桌上一个用红绸子盖着的托盘后,黯然道:“老李,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找你不?”

“嘿嘿,让我猜猜,你就是单纯想请我吃顿饭喝几杯酒?”(李仙仁)

“猜错了,罚酒!”(百胜)

“好,我喝!”反正李仙仁都喝那么多杯了,也不差这一杯。

就在李仙仁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时,百胜掀开红绸子抛向空中,呈现出托盘上一排排名贵的纯金精雕,一看就是出自顶级雕刻师之手。

“哇,金如意、金手镯、金戒指、金耳环……我说百部长,您这是送礼物还是送嫁妆啊?”借着酒劲,李仙仁调侃了一句。

这些年来,李仙仁也是收礼收到手软啊,自然看得出这些东西的价值,个个价值连城,随便一件都比得上上次太子送的珠宝首饰了,如果百胜只是请自己治个病,大可不用那么破费。

不过接下来百胜一句话,让李仙仁的酒直接醒了大半:“咦,你怎么知道我在送嫁妆呢?”

“百部长,您这是什么意思?”(李仙仁)

“你个老李头,装傻是吧,要不是昨天……”(百胜)

昨天李仙仁通宵研究医书,一直第二天下午三点才睡,所以就没有听说关于雷铭昨天在游园会上的事。

百胜就不一样了,事情发生不久就收到了详细的消息,当时百胜的表情和现在李仙仁的表情,就跟你手机相册里第三个表情包一样难以名状。

“雷铭这小子还真能惹事啊……但百部长,就算他俩都有点意思,您也不用那么着急吧?”(李仙仁)

“我不着急?是啊,如果昨天雷铭不带着百瑟去住客栈一宿未归的话,我就更不用着急啦!!”百胜说出这句话几乎都要用吼了。

“啊?!”李仙仁大脑一片混乱,这信息量好大啊,百胜该不会是在和他开玩笑吧?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那必要,毕竟这事一问雷铭就知道了。

“不会吧百部长,这小子虽然从小花花肠子,但他是个好孩子啊,不会做出那种事吧?”虽然知道百胜不可能会拿这事逗他,但李仙仁还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你难道还觉得我在骗你?要不是我的手下自知打不过雷铭,他们早冲进去抢人啦!我侄女可是黄花大闺女,在游园会上和雷铭的关系已经有点不清不楚,现在又出了这种事,你让她以后怎么见人?不如赶紧过门了事,不然以后传出什么,好说也不好听!”(百胜)

“哦我懂了,今天您请我来喝的这十八杯酒就是定亲酒,这是皇城的老规矩啦!”(李仙仁)

“重点不是这个啊喂!”百胜觉得和李仙仁说话好累啊:“好了李太医,言归正传,你作为舅舅我作为叔叔,他俩又都是你我看着长大的人,说是一句父亲都不为过,我心疼我的女儿,你心疼你的儿子,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

百胜的话若有所指,隐隐藏着些许杀意,李仙仁眉头一紧:这是在威胁自己吗?威胁自己不要紧,但要是威胁到雷铭,谁死谁伤还真不好说。

“既然如此,我想回去问问他舅妈的意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午我便带雷铭登门拜访!”(李仙仁)

说完,李仙仁拍了拍衣袖,就大步离开了天客局,只剩浑身在发抖的百胜和手下两人。

“真是酒壮怂人胆啊,这李仙仁比我想象中的要硬气许多啊……”百胜擦了擦额头的汗说到。

“大人,其实您犯不着用这种含沙射影的方式来警告李太医,您的目的不是要拉拢雷铭吗,这样只能使他们更加反感。”(手下)

“拉拢雷铭只是目的之一,主要目的还是不想百瑟以后受委屈啊,你能保证雷铭是个不会偷心的好男人吗?再说不久以后……哎,不说了,这酒还真能让人口吐真言啊。”(百胜)

“对不起大人,是小的多嘴了。”(手下)

百胜想的远比一个手下要远,这不仅是智慧的,更是亲情给予的。

无量阿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