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铸器者

第25章

当雷铭回到家中,已是傍晚时分。

“小铭,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家了?”何婉秋在绣花,见雷铭今天不是大半夜回来有点吃惊。

“还好吧,给蛋哥检查了一下身体就回来了。”(雷铭)

“你一大早急匆匆的就出门了,检查身体还能检查一整天,又骗我了是不是?”(何婉秋)

“哪有,这不路上遇到个中风的老太太,把她送回家花了些时间。”(雷铭)

“随便你吧,没出什么事就好,这一天天的一点也不让我省心。我听说最近城里来了四个泼皮横行霸道,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官府都拿他们没辙,也不知道什么来历,你以后出门要多留意些啊。”(何婉秋)

“阿妈,你就放心吧,再怎样也不可能祸从天降吧。”雷铭无所谓的说到。

“这可不好讲,听隔壁的王婶说,城南沧水县的老张家一家五口在吃午饭,那四个泼皮就冲入他们家里,二话不说又翻又砸,老张和他们理论两句,直接被其中一个一拳打飞,到现在都没醒,你说这都什么人啊。”何婉秋后怕的说到。

“如果这是真的,就的确得注意了。”(雷铭)

雷铭若有所思,想到一个办法,马上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拿起桌上的笔就准备画几张“狱岩火符”,可又仔细一想哪里不对。

“这符箓威力太过巨大,如果拿这给阿妈防身简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想来想去,雷铭还是把一根小型防狼棒拿给何婉秋防身。

“这是什么东西,一根铁杵?”何婉秋问到。

“你不是说最近不太平,把这带在身上,要是有人对你图谋不轨就拿这玩意这一端捅他,然后按上面这个按钮,保证他......”(雷铭)

“啊?你让我杀人!”(何婉秋)

“怎么会,我可没有那么傻,按下这个按钮这东西就会发出强力电流,瞬间将人电晕。”(雷铭)

“电流?那是什么东西?”(何婉秋)

“哎呀跟你解释很麻烦的,你拿去用就行了。”(何婉秋)

雷铭将防狼棒交到了何婉秋手上。

皇城城外,一户农庄。

陈平不仅被搁去了俸禄,发配边境放牛,房屋和家产还都被罚去充了公,只给他家留了一处小小的栖生之所。

陈平的大儿子陈晓祥躺在床上生死不知,二儿子陈晓坤在屋外无奈的喝着闷酒。

“晓坤,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酒啊?”陈晓祥的老婆金兰走了过来问到。

“是嫂子啊,一个人好,一个人喝痛快。”(陈晓坤)

“心情不好喝几杯没什么,但别喝坏了身子。”(金兰)

“好,怎么不好!爹就是蠢,当上了个小兵长就没什么追求了,回到皇城来养老,哈哈哈!那也就罢了,我让他在家好好呆着领军饷,他呢,不听我的!非说什么交朋友拉关系,你看他,交的什么张三李四王五,屁用没有!全是他娘的一群乌合之众!”陈晓坤似乎喝醉了,大骂起陈平来。

“好啦好啦,爹都这样了,别在背后骂他了。”(金兰)

“不,我就要说!他交朋友能力不咋地,摊事本领还不小,这些年,多少次了,多少次我有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全都让他……嗝,他娘的搅黄了!”(陈晓坤)

原来,陈平的大儿子只是一个会些小聪明的草包,二儿子聪明无比,凭本事才二十岁就在地方做了一个不小的官,本应官运亨通的他因为这个爹,让他这个做儿子的擦了不少屁股,把好不容易积攒的人脉人情全给糟蹋完了。

本就不爽的陈晓坤又摊上了此次事件,为了给陈平减轻罪行,去求刑部做官的朋友,又去找了其他人疏通关系,但他们似乎都很为难,称上面有人打过招呼,来头不小不敢不从。

以陈晓坤的聪明他自然明白,陈平这次摊上大事了,被针对了,作为儿子的陈晓坤必定受其牵连,这辈子算是废了。

陈晓坤干脆拿起酒坛,朝自己猛灌酒。

“别这样,你何必糟践自己啊!”(金兰)

金兰想劝住陈晓坤不要喝了,就去夺酒坛,可毕竟是个女人,被陈晓坤甩开了,可没灌到一半,便一头栽倒在地,陈晓坤只记得他清醒时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金兰扶起他的模样。

以下情节请lsp自行脑补,也可前往网站参考日本动作剧情片!

皇城,国师府。

“前辈,你看这部小说《极品:铸器者》。哎哟,这作者好变态哦,简直是个老司机,这剧情写的,怎么形容呢,就像那句话: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太邪恶了!”魏三十拿着手机,津津有味的看着小说评价到。

“不错,我喜欢,这种变态的小说可以多看,但千万别投票打赏什么的。好了,今晚还有事情要办,现在也是时候了,跟我来。”魏南北评价着,站起了身飞出了窗口。

“是,前辈!”魏三十收起手机紧跟其后。

魏南北召唤来了一架穿梭机,载着魏三十明目张胆的在皇城上空飞行,但因速度太快,人们连影都不可能看见。

这里是海蓝星的最南端“极南冰岛”,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一架穿梭机毫无征兆的落在这片冰层大陆之上,魏南北两人跳下穿梭机,穿梭机自动飞回了宇宙空间站停放。

两人没走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处全是冰雕的城堡,奇怪的是一路畅通无阻没有任何守卫,直至城堡大殿处,只见一个浑身是毛的大汉坐在冰雕的王座之上,手握冰矛长戟,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哈哈哈,我们的冰雪之王,盖迪奥斯似乎有点不欢迎贫道的到来,真的是冒昧了。”魏南北礼仪性的鞠了一躬说到。

“冰岛大陆可以让给你们,但条件你们也必须答应我们。”盖迪奥斯用夹生的异族语说到。

“一,不得破坏这片神圣的土地;二,保证永远尊敬这片神圣的土地;三,给你们族人一片新的神圣的土地。没问题这很简单,贫道会找一个新的星球作为你们新的家园,不过那里可能更加严寒更加荒凉更加难以生存。”(魏南北)

“不,你要对天发誓,否则我是不会答应你们的要求的。”(盖迪奥斯)

“如果你早那么一两年或者一两个月提出条件的话,或许就答应了,但现在嘛,贫道拒绝。”(魏南北)

“你,你什么意思,你不讲信用!我不会答应你的!!”(盖迪奥斯)

“别给脸不要脸,极南冰岛的武装核心已经被我逐个击破!我猜得没错的话,现在整个乌巫里只剩下你一人还有战斗力,其他人全都躲了起来!”魏三十开口提醒道。

盖迪奥斯没有回话,只是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冰戟:英雄,我对不起你,冰雪王国最终还是断送在我的手上!

“魏三十,给冰雪王三秒钟的时间考虑考虑:是乖乖退出冰原大陆,还是被请出冰原大陆,不急。”(魏南北)

“啊!”盖迪奥斯如野兽般长啸一声,将手中的冰戟朝魏南北全力掷去。

魏南北不闪不避,冰戟也是不偏不倚的从他耳边飞过,深深的插在了身后的冰墙之上。

“怎么,连拼死的意志都没有了吗,这还是贫道认识的战斗种族吗?你们从前的戾气去哪了!”(魏南北)

“我请求你,放过我的族人。”(盖迪奥斯)

“不,三秒已过,太晚了......”(魏南北)

无量阿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