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人日常指南

第44章 两相敬酒最重心

袁忠留高二辍学,成了街溜子的一员。辍学的原因很简单,父死母离异又离家,只有一个爷爷打工,管不住他。

好在母亲离家的时候,没有将唯一的一个四十几平米的老式房子给卖了,因为卖不了,没产权。就是袁忠留爷爷在纺织厂工作的时候,分配的房子。后来下岗了,房子给他住,但是没产权,属于集体所有权,等哪天袁忠留的爷爷死了,这房子就会收回去。

当然等到旧房改造,可能最多拿一笔不多的安置费。

溜哥是袁忠留混的时候绰号,当然不是很出名,但也不会寂寂无名。只是被侯平安打了之后,有点儿混不下去了,名声传出去,有点儿罩不住人。

无奈之下只能是去跑外卖。

按照他现在这样的跑法,在县城里,一个月顶了天能跑四五千,大多数三千多点。县城跑跑外卖的潜力比常陵市差多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

有单没单的,都得在外面待着,不然抢不到为数不多的单,还瞎耽误事。就这样有一单没一单的跑着,都感觉很累了。因为抢到单了你还是得赶速度。

瘫在破旧的布沙发上,不想动。

“哥,吃了没?”

一个声音从单间的房门口传来,妹妹穿着洗得有些发白的睡裙站在门口。

“吃了,你怎么还不睡?”袁忠留皱起眉头。

“哥……要不……我不学了……明天还跟你去跑外卖。”

“放屁!”

突然之间的高声吓得小女生往后缩了缩,但是还是抿着嘴,有些倔的看着黄毛。太累了,她每次帮自己的哥哥去送外卖就能感觉到,特别是县城的老式楼房比较多,没有电梯,送外卖的时候,爬上爬下,一天不知道要爬多少台阶。

哥哥一个人太辛苦。

袁忠留如何不懂妹妹的心理?但是他现在混也混不下去,只能拍外卖来供妹妹去学音乐,开销真的很大。

“螺妹就说了,我唱歌还没有她好听……”

“真滴是放屁,就她那个公鸭子一样的声音?”

“她是母的……女生……”

“我说公鸭就是公鸭,她还能发出母牛一样的声音出来?扯淡……不去我打断你的腿。”黄毛开始威胁妹妹。

“打断了也不去……去不了!”

“扑哧!”黄毛被气笑了,一只手扬起来,但是又无力的放下。

“听话,我能找一个钱很多的工作,今天遇到的那个人……一直想我跟他做事,一个月6000多呢……”反正瞎吹,自己的妹妹又不懂。

“啊?”小女生吃惊,“那个……那个撞你的人?”很聪明的猜到了。

“是啊,一直找我,看到我都激动的不行,冲过来的时候,就撞到我了!”反正在自己妹妹面前吹牛又不是个什么事。

“那……那你还那样瞪他?”小女生也不蠢。

“我瞪他是因为他把我的饭盒撞掉了,大老板又怎么样?我才不吊他。我想去上班就上班,不想去就不去,所以你别想多了,我就是受不得拘束,才不想去上班的。”

“那……那就不去好了!”

“现在我又觉得送外卖很累,不想送外卖了,想轻松一点的事搞搞,又想去上班了。”黄毛看着小女生,“去睡觉,明天还要去补专业课。”

“那……那你是上班还是送外卖?”小女生要搞明白。

“送……上班,不送了,累!”

“那……那你要好好和人家说话,人家大老板请你……”

“知道了,烦不烦啊!”

“嗯呢,我去睡觉了。”小女生高兴起来,轻快的跑进了房间。

黄毛愣愣的坐了好半天,才在狭小的客厅里提出一床被子,铺在沙发上,一把小电扇放桌上,对着沙发吹,现在天气还有点热。

夜晚安安静静的,没有什么躁动。

侯平安在酒店里刷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魏冉歆给他发了一些照片过来,都是去旅游的时候拍的。

星期天依旧没什么事做,开车去驾校和检测站看看。

驾校在郊区,离城区也不远,十来分钟就到了,一个圈起来的大院子,看起来还不小。大门是电动的,保时捷一到门前,一个看门的五十多的男人跑出来,看侯平安。

“老板,搞么的?”

“来看看,开个门啊!”侯平安下车,递了根烟。

老头一看,和天下的烟,再看开的车,还是认得的,起身开门,看侯平安的保时捷慢慢的开进去,啧啧两声“有钱人”。

整个场地还算不错,各种科考的地形都有。科目二、科目三的场地设置都很全面。看来潘建军还真是没有坑自己。

将车停在场地外面的一排房子附近的停车位上,他下车,朝着外面挂着的财务室那边走去。门用塑料帘子遮住,掀开,里面冷气就冒出来。

“帅哥,找谁啊!”

一个长条形的大理石台面的柜台将里外隔开,侯平安就坐在台外的可以升缩的凳子上,看着里面的几个女的。

其中一个年轻点的主动打招呼。

“老板呢?”

“老板?找哪个老板?你要是报名的话,就去旁边的办公室,找一个叫潘建国的。他会给你安排好,办手续。”说话的是个少马子(少妇),身材还不错,脸上妆容也清淡,笑起来有点儿冰淇淋的味道。

“那行,你们忙着!”侯平安出门,从这一排房子数过去,中间隔着一个休息室,然后就是经理办公室,进去。

“老板找谁?”

一个四十左右中等身材的男人从办公桌老板椅边站起来,朝着侯平安笑。

“你是负责这里的?”

“是啊,怎么称呼?”

“姓候!”

“侯平安侯老板?”中年男人眼睛里露出光来,快步的走出来,朝侯平安迎上来。

“幸会,潘总是吧?”

“别,别,您这么叫可是糟蹋我了。”中年男人笑,伸出手和侯平安握了握,“潘队长给我老早就说过了,我可是盼着你来视察的。”

中年男人就是潘建国了,潘建军的老哥,在家里没事做,老早就被潘建军介绍到他朋友的驾校里管理驾校这一块。

都是朋友的关系,就一直干着,转让了之后,侯平安也没让他走,继续管着这一摊事。

“视察就算了,来看看,认认门,别让你哥笑话我,说连自己家的门都找不到。”侯平安这句话不动声色的就宣布了自己对驾校的主权。

潘建国肯定听得懂的,但不能表露出来。

“潘队也是这么交代我的,您的事就是他的事,尽心尽力就好。我想也是,您和我哥是同学,又是周老板的朋友,我哪里敢不尽心的。”周老板就是潘建军的朋友,这个驾校的前老板。

潘建国也是人精,赶紧的附和表态。

侯平安就笑:“那行那行,自己人。”

“老板,这都快中午了,中午您看怎么安排?您是第一次来视察,我们这边员工、教练都听您的。”

这是个态度,不能说自己来安排为老板接风洗尘,因为这就喧宾夺主了。哪怕是老板第一次来视察,也应该是老板做决定,老板来安排。

潘建国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这人是个会来事的,也是个精明的,而且也肯定得到了潘建军的告诫。

“那就一起中午摆几桌吧。你来安排!”

侯平安随意的摆手。

这是表明自己会放权,不用担心,这里还是你管事的信号。

潘建国果然很高兴,连连点头。这也是态度的问题,老板给的权力,不管大小,都要表现出感激和高兴的样子,这叫互相给面子。

依附于驾校,旁边已经有一家高档的餐馆了,两层楼还有包厢。

摆了四桌。

三十多个教练,七八来个工作人员,看起来这场面在县城里还是算不错的。

觥筹交错的时候,潘建国宣布了新老板,于是人人都过来侯平安这一桌,认认新老板,只不过从热闹的场面还有满脸的笑容上,还真看不出各怀心思的人。

酒足饭饱,侯平安也没宣布什么措施,直接就让众人散了,和潘建国一起去了办公室。

喝了酒,两人关系终究是亲热了一些。

说话就有些随意了。

“老潘,今天我们都是兄弟了,我和你老弟潘队是兄弟,我们也肯定是兄弟,是兄弟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驾校交给你我放心,给你分红。有钱大家赚,不赚就是王八蛋。”

“哈哈,老板爽快人啊,我这个人很少佩服人的,就冲您今天这么多教练敬酒,一个不落的全喝了,我特么的有二心就不是人,不好好干,就是王八蛋!”

这赌咒发誓,是表决心的方式。

不过酒后的这种赌咒发誓,听听就好,侯平安在前世混的时候,经常就当面赌咒发誓,背过身就敢偷奸耍滑,没什么底线的。

关键还是要看这人怎么做。

“这个不说了,改天我给你一个人,你帮我安置好。”

“行,您一句话的事!”潘建国是聪明人,果然位置摆得很正。

双洲lk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