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书生剑好凶

第3章 余老先生有着浓郁的文人风范

大乾宁阳府。

一条癞皮狗被主人遗弃,被迫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流浪。

被屠夫驱赶踢断了腿,被小孩用鞭炮戏弄炸断了尾,暑往寒来,受尽人间冷暖。

最后逃到郊外树林却误食某种毒果殒命。

癞皮狗怨魂未散反而因这种毒果诞生了些微灵智。

五十年后又在荒山破庙中偶获血祭之术,逐渐强大,化为狗精。

因不再满足于慢慢修炼,遂开始疯狂吸食凡人血肉魂魄。

不久,出现一个术士,甩出一布袋,将狗精拘禁。

……

常平伸手向小明肩膀上一按,原本依旧狂躁不已的小明慢慢平静下来。

“没事!”

他回头对身后几个村民喊。

那几人见状这才大起胆子一拥而上,将中邪的小明重新‘押’回屋。

原本村民是用藤条把小明绑在了木凳上,但那木凳已经被小明震碎。

常平只得让村民将小明绑到了灶房张氏磨豆腐的石磨上。

这个石磨是张氏唯一的营生工具。

张氏揪心儿子的同时又十分苦涩,饮泣着:“儿啊,你可不能将咱家吃饭的玩意儿弄没了啊。”

“嗯昂!”

这时,房外传来张氏家那头拉磨的驴的叫声,似乎带着一股悲戚嘶鸣。

常平瞥了眼张氏家毛驴所在驴厩的位置,暗自好奇,听这驴的叫声,倒是有几分通人性,不会是以为张氏要卸磨杀驴因而悲鸣吧?

“余先生,快啊,快救我家小明。”

张氏牵了牵余老先生的手臂。

此时小明双眼依旧赤红,虽是平静了许多,但依旧黑气布脸,青筋暴起,随时有冲破符纸封印的可能。

余钱抚须,老神在在道:“张嫂子莫慌,老夫适才观察,附体小明的邪物道行并不高,无需担忧。”

说完便看着自己的徒弟笑眯眯道:“常平,一会儿按照为师吩咐操作。”

常平一脸疑惑:“师傅,接下来要怎么做?”

余钱给了徒弟一个深不可测的眼神自己体会,然后才故作高深道:“陈二苟,去取些驴尿来。”

“好的,余先生。”

叫陈二苟的村民可是对这位余老先生深信不疑,麻溜地小跑出门。

“张嫂子,拿一根你家的绣花针。”

“嗯。”

张氏转身进房。

“常平……”

余钱吩咐自家徒儿:“用为师教你的替偶术引出邪祟魂魄再一剑斩之即可。”

常平好奇道:“师傅,驴尿有何用处?”

余钱微微一笑:“驴尿腥膻,浊阴之所降,有小毒,用作口服,以毒攻毒,对付邪物最为管用,平日里要多读书常平……”

呃……当我没问。

常平勾勾鼻梁,很想给某老凡尔赛翻个白眼……不愧是读书人,说话好高级,不就是催吐?

却见厨房内几个村民都是露出满脸崇敬的目光,显然,余老先生的一番话触及到了他们的知识盲区。

果然是读书人,懂的就是多。

不多时,陈二苟取来一碗驴尿。

张氏平日里做女红喜爱的粗针也取来。

余钱轻咳一声:“张嫂子,别看常平之前浑浑噩噩,但终是获得了一场造化机缘,在读书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病好的这大半年跟随老夫学法习文,如今已可独当一面,接下来,就让他替老夫的手,放心,出任何岔子,老夫自会兜底。”

张氏放心的点头,在妇人眼中,这位余老先生就是她的定心丸,有余老先生的这番保证自然心安。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作为徒弟,常平总不能拆自家师傅的台。

实际上,他认为,这糟老头子恐怕根本不擅长什么法术,尤以纸上谈兵居多,而他,自然成了那只小白鼠。

来到这个世界有快半年时间,无论是从余钱口中,还是从镇上说书人那里,他大致也是了解到了一些有关这个世界修行方面的信息。

这个世界的修行者统称术士,包含很广很杂,比如武夫,道人,小偷,歌女……旁门左道杂术都算在术士行列。

而在术士之外,则是鼎盛的两大神奇类别,文院和佛堂。

可以这么说,眼前这个世界,便主要是由这两股力量把持,术士次之。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较为混乱,听师傅的意思,最强的那一批也只有陆地神仙的说法。

大家的力量层次悬殊相对而言并不太巨大,妖魔鬼怪也就比较活跃。

前一阵,他还听说书人绘声绘色讲了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鬼故事:大概就是某地兰若寺有位赶考书生夜遇女鬼,经历一番爱恨曲折‘欲雨还修’……

“张嫂,小明的生辰八字给我。”

常平道。

张氏便即告知。

常平从腰间布袋取出一张白色的人形剪纸。

然后取出毛笔在那人形剪纸的各个部位开始画上深奥符号。

在完成对人形剪纸的加工后,小常先生就将人形剪纸平放在了地上。

纸人和小明的双脚相连,看上去,很像是小明被油灯照出自己的影子。

紧接,小常先生用绣花针扎破小明的食指,任由鲜血从小明的指上涌出,最后,滴落到那纸人上。

很快,几个村民还有张氏就看到小明身上开始发生变化,纷纷露出惊恐之色。

只见从小明被刺破的手指部位开始,一丝黑气从血液中冒出,仿佛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到了纸人身上。

“妖孽,还不现形!”

“常平,下猛药!”

这时,余钱厉声叱喝。

常平立刻拿过陈二苟手里的那晚驴尿,捏住小明腮帮子灌入。

“嗷!”

小明发出痛苦吼叫。

驴尿入口的一刹,几个村民直皱眉,这酸爽……

张氏别过头去,偷偷抹眼泪。

“啊!”

小明发出痛苦呐喊。

须臾,村民们则是目睹惊悚一幕,只见一团黑气迅地从小明身体中陡然窜出。

说时迟,那时快,余钱手臂一甩,又是一张黄色符纸飞出,狠狠地砸在了那团黑气上。

滋滋滋……

那团黑气被符纸上的一道金色光芒覆盖,仿佛置身浴火之中被炽烈炙烤。

黑气快速扭曲变形,看上去十分痛苦,正在被小明身体强烈排斥。

如此一来,那团黑气别无选择,只得朝地面纸人遁去。

“剑来!”

余钱再次出声。

常平抽出背上三尺青锋,稳准狠地朝地上纸人猛地刺去。

“向死而生!”

剑式看上去简单,实则奥义非凡,千变万化。

咻!

寒芒穿刺!

伴随一道圣光闪烁。

咔嚓!

明明是薄片的纸人却在长剑挥斩下的一刻发出碎裂声响。

村民定睛一看,地上纸人竟然变成了一堆石灰粉末。

敕天镜面文字显现。

“道行三年。”

“望魂术小成。”

常平意念一动,仿佛是与生惧来的本能,望魂术深深刻印在他脑海中。

“人有三魂,天地人。”

“三魂归一,万变其中。”

望魂辨气,定魂追踪,识人观物,管你魑魅魍魉,皆‘网’其魂!

……

“呕……娘亲……”

小明清醒了过来,张氏忙向小明扑去。

“余先生真厉害!”

“余先生太了不起了!”

几位村民知道,那附体小明的妖煞已被彻底抹杀,看余老先生的眼神无不充满崇敬之色。

“余先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张氏泪眼婆娑,激动地朝余老先生身上扑去,跪在这位余老先生膝下。

“好了,张嫂子,时候已不早,老夫就不叨扰了,暂且告辞,邻里乡亲的这些你还要感激一遍,有的累……”

余钱放开张氏,一脸正色,得道文人的形象很是立体。

几位村民不禁暗暗佩服余先生真是宠(冲)辱(乳)不惊,当世柳下惠,有着文人该有的浓郁风范……

“余先生,我家小明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有自家这豆腐还拿得出手,改日一定送去给你吃……”

临出门时,张氏还念念不忘要给观里送豆腐。

余钱险些一个趔趄,笑着回应:“好的,改日,改日……”

“余先生慢走……”

村民们便向着学问很大,本事也很大的余先生告别。

……

趁着月色,师徒二人走在回观的路上。

“师傅,你不觉得奇怪?”

半途,常平说出自己的疑虑。

余钱:“有何奇怪?”

“平日里慈航镇看着还是挺太平,怎么会有妖邪突然无端作恶?”

“妖魔鬼怪也分层次,即便这慈航镇有我这一位文人镇守,文气凛然,但是保不准会有拎不清的妖邪犯浑,不排除也有过路妖物随机作案,毕竟,慈航镇是枢纽地,走南闯北术士妖物出现几个不讲规矩的正常,稍后去问问小明白天的经过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

“是,师傅。”

转眼,知墨观的矮墙出现在视野中。

余钱正色道:“徒儿,你先回观,记得把门关好,别给陌生人开门,为师还要去镇上一趟。”

“师傅去镇上作甚?”

常平好奇。

余钱老脸一本正经:“把清风剑交予为师,此剑今晚沾了妖祟煞气,为师得去镇上洗剑阁洗洗,这事可耽搁不得,记住,关好门,为师去也。”

常平递上长剑,便见余钱迫不及待走向了慈航镇。

洗剑阁?

介个……他倒是略有耳闻。

听说,在慈航镇上是个挺有名气的地方……

兑酒當歌

作家的话
喜欢不要忘了推荐收藏,追读一下更好,你的偏爱奴家受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