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凡尘

第71章 槐岭阴云

“想要达成一件事,自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想要对付叶家,牺牲也在所难免。哎。”暮惊云望向远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暮晨顿住脚步,“所以从你假死开始,姜婆婆死了,林大叔死了,三爷爷死了,暮惊林也死了,甚至还有更多的人会死去,就为了你所谓的计划?”

“你说的都是事实,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想。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悲哀,如今也是。叶家的野心昭然若揭,没人知道下一个被屠戮的对象会是谁,若放任他们继续下去,不知又会牺牲掉多少人。也不能想象,如果真被他们统领了大陆,届时人们会面临怎样的境地。”

“有许多人汇聚在魂宗身侧,但是,这个旋涡下暗流涌动,大家的信念、理想各不相同,无非出于自保,为了推到叶家,而勉强汇聚在一起。各怀鬼胎的人们,就如同一只只被囚禁在铁笼中的野兽,若是没有食物,早晚会各自撕咬起来。”

“乱世之中,正与邪的界限早已被人们无限模糊,乃至遗忘。”

“虽然我知道,我大可什么也不做,安然度过一生,包括你,那么,日后呢?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的族人,我们所守护的这个现世呢?作为守护世间安宁的魂宗,我觉得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或者说我们必须做些什么。”

“想要打倒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有两个方法,第一,便是让他自己暴露出来,正面摧毁他们。第二,便是隐藏的比他们更深,慢慢的抹灭他们。显然,两个方法我同时运用了。”

暮惊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唯有让魂宗乱起来,让世间乱起来,他们才会更加肆无忌惮,才会暴露自己的弱点。所以,我和大哥商议,决定了我的假死,以及制造了魂宗的内乱。你的出生,是一个意外的契机。”

“所以我也只是你的棋子,不是吗?”暮晨冷笑。

“其实你知道的,你曾有过很多选择的机会,包括平淡的度过一生,包括种种,但你最后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这条最为艰险的路。我知道,你一直有所迟疑。”

“同样一条路,你本可以轻易通过,但当你以为他充满艰险时,却无论如何,也难以迈开脚步。”

暮晨转身,怒视着暮惊云,“那姜婆婆,三爷爷他们的死呢?你让我如何原谅你?”

“晨儿,我并不奢求你的原谅,我这一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姜婶的死,是让你脱离温室的必要手段,三叔的死,是让你独立面对人生的必经之路,这是我的选择,也是你的选择。而大哥一直心有愧疚,早就没有了生的欲望,为你而死,是他最想要的结局。”

“你不要怪他,让一个成长最快的方式,要么是爱,要么是恨。而他,成功将自己,塑造成了你最恨的人。”

“这么说这一切还怪我咯?”暮晨一声冷笑,“放我,我不怪他,我只怪你!”

“曾经的四大家族,姜家与曲家早已覆灭,中途叛离的张家名存实亡,被你们所救下的龙家虽说略有损伤,倒也无伤大雅,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转变。经过这些年的经营,已然有了与叶家抗衡的资本。”暮惊云没有回答暮晨。

“这么说,胖子也是你安排在我身边的?”暮晨的心里感到了一丝厌恶,他记得龙老家主说过,胖子便是被暮惊云救下的。

“那倒不是,留在无涯岛的他,完全是独立的个人,和你之间的情谊,是你们共同经营的结果。”暮惊云微微一笑。

“其实我并不想管什么世事安稳,现世太平,我只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够幸福安康,希望能够简简单单的度过这一辈子,可你为何要将我拉进这个旋涡,真的很宁人厌恶。”

“我知道你会怪我,但你身上流淌的血脉,早就注定了你不能如此平淡的度过一生,这是命,这是天意?”

暮晨凝神,唤出了体内的青冥玄玉,递到了暮惊云身前,“你是说它?我还给你可好?”

“不,它是属于你的。”暮惊云微微一笑,“你知道为何叶青云并不执着于两枚古玉,可以轻易的放你们走吗?”

未等暮晨回答,暮惊云淡淡的说道,“如今的他,已然炼体大成了,到达了这个境界,举一反三,魂力大成指日可待。而只要能够进入仙宫,抵达那个广场,能够参悟内心,自然便能成神。而抵达那个广场,并不需要什么古玉。同之前那位叶家的老祖一般。”

“你们不是应该进去过吗?”暮晨想到了第一次在千绝城看到暮惊云影像所了解的。

“那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以我们那时的修为,自是没有什么体悟。而且在那威势逼人的空间内,没有足够的实力步入深处,也难以有什么更加深邃的感知。你若回去,翻看师父的炼心诀或许能够明白一些。”

“师父?这么说你是……”暮晨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我就是师父座下那位神秘的大徒弟,你们从未见过的大师兄。”暮惊云看向暮晨和叶樱梦。

“难怪,入岛如此之顺,拜师如此之顺,就在书塔内,都能找到一些奇怪的线索,引导我前进,你当真隐藏的够深,安排的够全面呀!”暮晨一声冷笑,满眼自嘲。

“那你可能高看我了,师父的决定,我自是无法安排的,一切,全看他老人家的心意,我只是提供一定的契机罢了。”暮惊云摇摇头。

“你的事,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知道。”暮晨拉着叶樱梦的手,“樱梦,我们走。”

“我有一种感觉,仙宫即将再次开启,而阻止的进入叶青云,是关键。”淡淡的声音,自身后传进暮晨的耳朵。暮晨并未回应。

“好好活着,如果可以,不要让凝魄古玉现世。”

“啰嗦!”暮晨轻哼一声。

“不是对你说的……”

三人相继离去,并未有人,在意满心惆怅的叶樱雪。带着无尽的失落,回到了槐阴岭下的地宫内。一座已经被叶家废弃的宫城,早已空空荡荡。

从另一边下山而去,找到了从密道中出来的张梦笙三人。

“暮兄弟,樱梦……你们可算出来了。”在此处苦等了一日,张梦笙自是担忧异常。

“张大哥……”暮晨正欲言语,却突然被张梦笙打断。

“暮兄弟,我有话想对你们说。”张梦笙神情严肃。

“我思考了许久,发现了我自己的路,我是向你们告别的。前路漫漫,我还得一个人去追寻,去探索真正的我。多谢这些日子来的陪伴。”

张梦笙朝着暮晨两人拱手,随即看向流云两个小家伙,“近日的相处,我对两位小家伙甚是喜欢,他们也同意拜我为师,所以,我便带着他们一起上路了。”

暮晨摸了摸流云的头,暮晨本想自己收流云为徒,但想来他们跟着张梦笙也好过跟着自己。“张大哥一路珍重。”

“感谢暮兄弟这些时日的陪伴,让我体会了一种别样的人间真情。”说着,张梦笙看向叶樱梦,“从当初第一次在苍龙城见到你,便深深被你吸引。不过暮兄弟更适合你,我祝你们能够幸福。”

很多事,大家自是心知肚明,不过没有挑破。如今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倒也没什么需要介怀的了。

“多谢张大哥这些日子的照顾和帮助。”叶樱梦取下了紫霄身上,那根紫色的剑穗,“留个念想,我们这么些时日情谊的见证。”在她眼里,张梦笙一直便是大哥一样的存在。

“哈哈哈哈,好。”收下剑穗,挂在腰间,张梦笙带着两个小家伙,缓缓向远处行去。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在暮晨两人的注视下,一道洒脱的背影,渐行渐远……

独暮寒江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