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权臣的掌中妻

第39章 他生,我活

孟桐再次来到正厅。

章溫瑜身上的红衣如同从血中捞出来一样。

他的身下染红一片。

孟桐站在门口看了几眼,很快走进去。

孟桐身份特别,又是主人说的唯一的女主人。

没有人敢拦着。

孟桐来到跟前,仔细看一眼。

“夫人?”一月觉得天都塌了,女人还来添乱,更恼火。

孟桐盯着章溫瑜,“怎么回事?”

“夫人,你还是......”

“快说。”孟桐不想听废话,只想知道重点。

四月现身,说出事情大概。

章溫瑜被奇怪的暗器击中,御医在来的路上。

孟桐听到事情经过,和自己‘看到’画面差不多。

她提着箱子上前,看了章溫瑜一眼,“一月、四月留下,其他人都出去。”

“夫人?”一月怒了。

“我会医术。”孟桐说着,不看他们一眼,她已经熟练的将自己的箱子打开。

呈现在眼前的是各种奇怪的器具。

一月脸色不好,“孟桐,你已经是主子的人,这次主人也是因你受伤,你如果.......”

孟桐明白这人是什么意思,看向一月,“他生,我活,他死,我陪着。”

一月还想阻止。

章溫瑜突然睁开眼,“让她做!”

重伤快要死了,他也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她。

只要她愿意,就算现在要了自己的命,也会送上。

孟桐看向章溫瑜,伸手,轻轻的擦去他额头上的汗珠,开口,“不管到哪,我都陪着。”

章溫瑜相信她。

孟桐拿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放在章溫瑜的嘴边,“含在嘴里,不要咽下去。”

章溫瑜很配合。

一月觉得,他的主子,真是傻了。

这时女人说话怎么能相信。

孟桐这段时间一直在利用主子,把命交给孟桐,万一她医术不精,万一她有别的心思,主子没有活的机会。

这边,孟桐仔细看了伤口。

手边忙碌,解释道,“这东西像箭头,带倒勾,需要动一个小手术,取出东西,就没事了。”

章溫瑜感觉人有些陌生,确又有一股魅力吸引着他。

明明很痛,他不觉得,反而有种幸福感。

随着孟桐开始手术,一月不能淡定了。

“孟桐!”

孟桐扭头看了一月一眼,手边开始准备需要的器具,“他这伤不会危及性命,拖的久了,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病根,你确定你高傲的主子能允许自己以后拖着病体活着?”

一月沉默了。

“你可以站在旁边看着,如果我有不轨的举动,立刻杀了我。”

“一...月......”章溫瑜没有失去意识,对这话听到了,怒视着一月。

一月只能低头。

退后一步,他的手缺是放在剑上。

“夫人,主人是因为得到消息说你被掳走,着急赶回,才会中了埋伏。”

孟桐似乎没有听到这话,她已经拿着手术刀开始动手术。

手术刀划破章溫瑜胸前的皮肤......

章溫瑜觉得奇怪,女人已经动手,为何他感觉不到痛?

似乎刀子划破了别人的皮肉。

孟桐已经做好准备,冲章溫瑜解释,“师父,我要取出暗器,可能会有些痛,你要忍着,千万不要动。”

“嗯。”

章溫瑜以为会很痛,直到孟桐拿出所谓的暗器,让章溫瑜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器具里,她开始清理伤口。

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处理不好,伤口会感染,也会危急到生命。

孟桐许久没有做手术,她足够冷静,处理这样的事情顺手。

清理伤口之后是缝合。

刚开始,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正要看到缝合阶段。

看了一眼,那人楞在原地。

一月在看到来人,出声,“黄御医,你快过来看看。”

黄御医没有上前,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手术缝合。

孟桐的动作很快,三下五除二,很快缝合好了。

忙完,一屁股坐在旁边,看着章溫瑜,“你这条命是我救的,以后可要听我的。”

“嗯。”章溫瑜震惊孟桐的不同一面,下意识的出声。

不知道这个‘嗯’,他以后付出了多少。

“您是?”

孟桐看他一眼,“收拾东西。”

黄立听到这话,立刻上前,将摆出来的器具消毒之后,立刻摆放好。

一月看的傻眼。

孟桐的东西看起来很是奇怪,黄御医怎么会知道?

看着黄立准备妥当,规矩站在孟桐跟前,下跪,“黄立见过师叔。”

“还记得自己是谁,却忘记了祖训。”

黄立沉默了,只是跪在地上磕头。

孟桐没有再搭理黄立,处理好一切,命令一月二月忙碌起来。

孟桐照顾章溫瑜喝药,确定度过危险期,章溫瑜也疲惫到极点,缓缓闭上眼睛。

孟桐起身看向跪在地上的黄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

“是,师叔。”

黄立恭敬的送走了孟桐,到章溫瑜跟前小心守护着。

一月看到危险已过,拉黄御医到门口说话。

从黄立的口中才知道,黄立的师公布谷有两个徒弟,一个是黄立的师父邱游,另外个是神秘而又不被人知道的徒弟。

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只知道布谷有两个徒弟,大徒弟邱游,医术登峰造极,一脚迈进棺材的人,只要邱游出马,没有不活的道理。

二徒弟更厉害,身份太过神秘,到现在没有人知道是男是女。

一月没想到被人欺负都不知道还手的病秧子,竟是神医布谷的二徒弟。

黄立为了表现自己,他眼睛不眨的守在旁边。

关于药物,他更是亲自监督,让二月熬药,期间不能离开他的视线,更不能让任何人接触,水源和器具,黄立都要亲自检测,确定无误后才交给二月。

守在床前,看着章溫瑜,没想到章溫瑜会受伤。

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自己清楚,这人绝对不能有事,好在,有师叔在,不会有问题。

章溫瑜是放心了,他的问题来了。

自己违背了祖训,又遇到师叔,师叔已经动刀,意味着就是以后的谷主,不知道谷主会如何惩罚自己?

心里担心,他不后悔,只因那人还在宫中,他要保护她的安全,只希望谷主上位后,再给他一些时间,让他确保她无忧。

欣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