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权臣的掌中妻

夜行权臣的掌中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提亲

一个小女孩在玉兰树下捡起掉落的花瓣。

一边捡着,嘴里还念叨着,对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她竟然不知道害怕,还帮忙扶着进屋。

记忆再次重叠,多年之后,她忘记了曾经的他。

他却始终记得这个小女孩。

小女孩长大了,到了快要嫁人的时候,他知道有人意图,开始布局,引导孟夫人走到跟前。

多年来,她是他最费脑的一件事。

为了她,值得!

章溫瑜给足孟夫人面子。

这是他的面子,在别人看来,一直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似乎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在场众人中,孟桐最了解章溫瑜。

总觉得他这么‘好’说话,哪里不妥?

开始觉得章溫瑜为了给孟家撑腰,现在总觉得章溫瑜在算计什么。

她阅历太少,看不透。

很快。

在孟夫人的张罗下,菜一道一道准备好了。

众人聚在餐桌上。

章溫瑜坐在主位上,右手边孟桐,左手边孟夫人。

梦晴孟燕坐在下手。

吃饭时很安静。

章溫瑜只顾着喝酒,不吃东西,他的筷子没闲着。

一直为孟桐夹菜。

孟桐觉得不好意思,又在母亲跟前,桌子下面的脚不知道踢了男人多少次,男人没察觉,不停夹菜。

孟桐吃饱了,他还没有停下的意思,用力放下筷子。

章溫瑜看了女人一眼,“不好吃?”

孟桐:“......”我忍。

孟夫人心砰砰跳动,不敢吭声。

章溫瑜看到女人不听话,自己吃了一口,“味道还可以,你尝尝?”说着用自己的筷子夹菜到女人嘴边。

孟桐扭头,“我吃饱了。”

章溫瑜挑眉,不给面子。

孟桐干脆不看男人。

男人生气了,桌子下面的脚顺着女人的裙摆慢慢上移。

孟桐的脸色变了又变,想到男人大胆的举动,心里害怕,她噌的一下站起来,被男人拉着手腕逼着坐下。

“章溫瑜,你够了!”

孟夫人吓得起身,连忙跪在上。

梦晴、孟燕跟着跪在地上。

“呵——”章溫瑜笑了,“连师父都不叫了?”

孟桐看到母亲等人都跪在地上,心里难受,咬牙,“你想干什么?”

“提亲啊!”章溫瑜说的理所当然。

孟桐不能淡定了。

孟夫人等人以为自己耳聪,听错了。

所有人看向章溫瑜。

章溫瑜很是坦然,“我没说?”

很多事情,依照章溫瑜的性子,不需要走这个过程。

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孟家,是觉得应该给女人该有的重视。

瞧见女人眼底的小火苗,他施恩一样开口,“起身吧!”

孟夫人起身,看向章溫瑜,“章公子,小女她.....”阅历丰富的孟夫人发现章溫瑜说这话是认真的,同时,他的眼底也藏着杀意。

显然,今天这事,答应是满盘欢喜,不答应,是血溅当场。

“桐儿快要及第了,到时爷会娶桐儿进门。”章溫瑜说着,看向孟夫人,“夫人应该知道爷的脾气。”

孟夫人自然清楚,逆着章溫瑜的人通常活不到明天。

孟桐不愿意了,这是威胁。

威胁自己就罢了,威胁母亲,她一万个不愿意。

张嘴想要说什么,被一根修长的手指压在她的唇上:“桐儿,你只要等着嫁人便好。”

他不接受拒绝。

孟桐瞪大眼睛。

纯净的目光,激起男人内心深处的邪恶。

她好比一张白纸,他则是一张黑纸,他就喜欢将一张白纸涂黑。

孟夫人很疼女儿。

她意外‘提亲’,惧怕章溫瑜的能力,她只想让这人保护女儿,他想太多,女儿不愿意,她也不会做出让步。

“章公子,小女年龄尚小,嫁人的事情可以缓一缓。”

章溫瑜笑了。

他的大手转而捏着孟桐的下巴,“你也是这个意思?”敢拒绝,胆子不小啊,看来不知道自己面临的处境。

“嗯。”孟桐硬着头皮开口。

章溫瑜却是笑了,看向孟夫人,“也罢,既然孟夫人不愿当我没说。”

孟夫人心突突的跳着,这么好说话,反而不能淡定了。

章溫瑜推开孟桐,起身就要离开。

孟夫人连忙追上去,“章公子?”

“爷就这脾气,好与坏,是与非和爷没关系。”章溫瑜说完大步离开。

他话已经说的清楚,有人看不清局势,他何必管别人死活。

至于女人,应该给她一点教训。

孟桐一看事情不好,连忙冲着母亲行礼,快步追出去。

章溫瑜脚步太快,她一路小跑,到门口才追上,看男人要上马车,她心里太过着急,忘记门槛,绊了一下。

“啊——”

孟桐的身子眼看就要扑倒在地上,一条白绫飞出缠着她的身子,随着用力,直接拉进马车。

章溫瑜似乎故意的,将人带进马车,让她跌在马车上。

这一摔很疼。

疼的孟桐眼眶红了,眼泪流下来。

她干脆坐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一月驾车,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孟桐对主人不同。

孟桐干脆如同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瞪大眼睛看向章溫瑜,“你说你今天来提亲的?”

章溫瑜看她一眼,没有开口。

他想知道眼珠子乱转的某人在想什么。

他从来没有打算丢下某人,只打算有人吃些苦。

女人反映太快,他有些不舍。

梨花带雨的样子,看的心疼。

男人不吭声,孟桐也不端着了。

直接问道,“你喜欢我吗?”

“......”

“你喜欢我什么?”

“......”

“那么多女人,为什么是我?”

一月脑子发蒙。

这不是大家闺秀会说的话。

章溫瑜看到这样的她,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起将她狠狠欺负的画面。

大手一伸,把女人拉进怀中。

孟桐破涕为笑,“你说娶我是认真的?”

“嗯。”

终于有反映了,孟桐笑的更灿烂,“怎么娶?”

章溫瑜笑了。

能让他娶的女人,已经是给女人天大的面子,还提条件,胆子真不小。

“天下为媒,做我的妻!”

“就这些?”孟桐傲娇的太高下巴,似乎对这些不屑一顾。

章溫瑜伸手捏着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独宠你一人,生死不弃,白首不离……”说完,啃在女人的唇上。

一月听到这动静,飞快驾马车离开。

到豫园,一句话不说,飞快逃离。

主人的脾气,一月明白,再多待,死路一条。

马车停下好久,章溫瑜抱着女人进了卧房。

不久,章溫瑜出来,让一月带着所谓的聘礼送到孟府。

场面很壮观。

一条龙一样,从豫园走到孟府。

前面的人已经到了孟府,后面的人还没有从豫园走出。

这场面吸引很多人的注意。

很多百姓驻足围观。

欣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