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娇妃福气包

第62章 迷晕一两个,拖进来

“封锁京都城,禁止出入。”

良久,沈景琛终是下了命令。

“皇上,忽然下令封城,恐会引发恐慌。”安王爷不赞成道。

安王爷说这话的时候,刚好第一波文臣武将就赶了上来,正巧全听见了。

众人心中一惊,不知道什么事情足以让皇上下令封城,知道大概缘由的大臣也觉得仅仅因为难民就封城,是个不明智的决定。

可皇上向来决策公正严明,断不像是舍弃百姓生死之人。

想着,就有人装着胆子站到城墙边伸脖子向外面看去,紧接着整个人似乎是被弹出来的一样,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还不住地哆嗦。

众人心下疑惑,也跟着看去。

这一看不得了,差点没给他们吓歇菜。

毕竟都是身居官职的人,最多也就见个城里的小乞丐或者安安静静的难民,谁见过这个阵仗?

封城!

必须封城!

看看,看看,这些人眼睛都红了,进来不得咬死人?

再想一想刚才安王爷那番话,众人只觉得他说的是个什么狗屁。

这要是不封城,才会引起恐慌!

皇上明白安王爷的意思,他只是单纯认为,要找个不会引起恐慌的理由来封城,顺便封住百姓的嘴。

只是他向来不干正事惯了,自然也没人给他往哪方面想。

“那便像往常一样,对外称有重犯越狱,封城搜查便是了。”齐二爷说完,似灌了冷风,侧身咳嗽起来。

看得一旁的连轩是担惊受怕。

皇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代替兵马大将军来制衡文官的齐二爷,万一要是让人知道他的身子已经穷途末路,只怕会引来杀身之祸。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如今的朝野,并不似表现的那般宁静。

“爱卿可要注意身子,回去朕让太医去将军府给你看看。”沈景琛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其实心里是很紧张的。

就如同连轩想的一样,齐思域现在不能出事。

“谢皇上记挂,臣这病是老毛病了,许是操劳过度,歇息几日就无碍了。”齐二爷客套几句。

“既如此,皇上不如让齐将军休几天假吧,”安王爷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番齐二爷,只觉得他今日的脸色更苍白了些,“可不能把我们的镇国大将军累坏了,这国之安定,可全靠你了。”

嘶——

离得近的那些大臣,皆倒吸一口凉气。

心里忍不住暗骂安王爷是个没脑的,当着皇上的面说国之安定全在一个将军的手里,这怕是杀人诛心啊!

若不是他本身就是个没脑的纨绔子弟,众人甚至觉得,他是在搞齐二爷也说不定。

“安王爷此话折煞微臣了,微臣能有今日,全靠皇上的栽培。”

齐二爷嘴角挂着一抹极淡的笑容,对着安王爷行了一礼,清疏无感。

安王爷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不满,沉着一张脸,众人以为他怒了,却见下一刻,安王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了拍齐二爷的肩膀,“你还当真了哈哈哈哈哈!”

众人:......

不得不说,您的戏有点多。

而且,您不知道齐二爷最近身体抱恙吗?居然还那么大力锤他的肩膀?

也就是将军看着瘦,身子骨到底是强壮的,才受了您这几下。

连轩盯着安王爷的手,一双眼睛阴翳地似乎能滴出来水。

安王......

“都回去吧。”沈景琛忽地开口“今日城外之事,朕不希望再多任何一人知晓,如若不然,今晚在场的所有人都罪加一等。”

他的目光不怒自威,只一眼,就让不少人抖若筛糠。

“是!”

一众大臣忍不住擦了擦两鬓的细汗,一个接一个退下了城墙,等着皇上离开后,这才先后回了家。

回去的路上还碰见不少往城门赶的同僚,一想起皇上说的话,众人使出浑身解数将那群半路的人忽悠了回去。

他们是真害怕再多一个人知道!

只不过,在众人走后,吴将军得了命令,直接将城墙围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就算有人到了,也会被守卫们劝退。

可那些劝人的大臣们不知道啊,他们每劝走一个,这心里都忍不住放松半分。

第二日,早起出城的百姓就发现,城墙边放上了木栅栏,里里外外都是把守的士兵。

京都城倒处都贴着逮捕令,上面画着一个子虚乌有的在逃重犯。

这在以前也是有发生过的,百姓们不疑有他,只是不明白为何这次封城,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严格。

朝堂之上。

是一夜未睡的沈景琛和众文武群臣。

没错,刚回家的大臣们,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收到让进宫面圣的消息。

有人害怕,有人疑惑。

直到开了一夜的会,疑惑的那群臣子都害怕了。

好家伙,他们忽然很想失忆。

商讨了一夜的结果,便是开城门放几个百姓进来,找太医以及仵作研究,找出他们发狂的根源。

只是这似乎,不太好操作。

尤其是刚从城墙回来的林之源带来的消息,更让他们雪上加霜。

“皇上,经过臣一夜观察,外面那些百姓,只见到人的时候才会发狂。”林之源将自己的做法前后说了一遍。

只要有一个看见了城墙上的人,那么四周发狂的百姓都被向着被看见的那个人下面移动。

可若是城墙上没有人把守,站在内部,可以听见外面的动静慢慢变小,林之源偷摸看过,大部分都是静静地保持着一个动作,似乎在休息一样。

“听林将军所言,他们发狂的根本原因,就是看见了人?”

有一个大臣站出来问道。

林之源点点头,“目前来看就是如此,而且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发狂,势必引得四周的百姓发狂,锁定同一个目标。”

众人:......

都到这一地步了,说没有阴谋,谁信?

“那个......”安王爷犹豫片刻,对上沈景琛的视线后,便认命地走了出来,“能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迷晕一两个,拖进来?”

???

安王爷终究是安王爷,不得不说您这下三滥的方法用的真当是炉火纯青,实在是......

“高啊,安王爷这个想法实在是高!”

沈景琛:......

他听这群人吵了一夜,吵得他头都大了。

“众爱卿既然商讨出来了法子,那么接下来再商讨一下,派谁去做此事最合适?”

桑非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