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娇妃福气包

第39章 小七待你是不同的

楚竹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从他脸色看出什么。

可沈沫的脸,除了久病形成的苍白和病态,就只有那一抹淡然的笑容。

她不明白他的意思,也就没回话。

沈沫见她停下来,知道她在等,便继续道。

“小七的眼睛可真漂亮,就跟他的母妃一样。”

“亚妃有一双浅灰色的纯净瞳色,任何人只看上一眼就会觉得那是世上最美最圣洁的眼睛。”

“他的母妃很温柔,可就是这样一样温柔纯善之人,被冠以妖妃的名头,去世了。”

沈沫一边回忆一边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从那以后,小七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你看他的眼睛多美。”沈沫又绕了回来,“我时常看着还有一种看见亚妃的感觉。”

楚竹默默听着,也不做评论。

沈沫也知道她在听,忽地肺部的刺激让他脸色一白,握拳放在嘴边剧烈地咳起来。

楚竹忙走上前,伸手要去探他的脉象,却被沈沫另一只手阻挡下来,

“不用了。”沈沫咳完缓过劲儿,脸色好了些。

倒是楚竹愣了一下,伸出的手顿在半空,“你......知道?”

沈沫将上移的袖口抚了下来,忽地淡然一笑,“之前是猜的,现在确认了。”

“我自出生便身子骨弱,整日和药草打交道,久病成医,一靠近我就能闻到你身上淡淡的药香。”

不是单独的一种,而是多种繁杂的药草混在一起的香味。

有苦,有涩,有甘,有甜。

结合今天楚竹说是云岭山来的,所以他才敢往神医方面猜。

“我告诉你这些,也带着些私心,”沈沫苦笑道,“那样一双美丽的眼睛,差点被他自己毁了。”

沈沫永远也无法忘记,三岁的沈巳拿着长刀,潺潺的鲜红从他眼角流出,顺着脸,脖子,流到衣服上,染红了他脚下的土地。

从那以后,他的眼里就再也没有光了。

他的灵魂也没有了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楚竹皱眉,但是一想到沈巳差点亲手挖掉自己的眼睛,心里莫名地一阵抽痛。

“小七待你是不同的,我想亲眼看见他重新活过来的样子。”

楚竹身为医者,见过许多生离死别,一听沈沫这话,就知道他这病,怕是有点棘手。

棘手到,他都开始从别人身上找到活着的希望。

或者说,他怕是有了早解脱的念头。

楚竹没搭话,往后退了几步,淡然道,“四殿下,起风了,您身子不好,早些回去歇着吧。”

这算是逐客令了。

沈沫自知该说的都说了,楚竹怎么做他也无法过问,便骑上马,告了辞。

楚竹目送他离开,刚好看见沈巳的马车与他擦肩而过,楚竹下意识往后退,转身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就看见好几个丫鬟还在打扫,楚竹不由得眉头紧皱。

“让碧儿过来一趟。”楚竹对着一个小宫女说道,小宫女看着眼前戴着黑色大帷帽的楚竹愣了一下,还好反应迅速,立马应了是。

不过一会,碧儿就来了楚竹的房间。

碧儿在门口唤了一声,得了允许才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郡主,您找我。”自始至终碧儿都未曾抬头看过她,

这就是她在宫里受过的教育。

“把头抬起来,以后在我院里无需这般低声下气。”楚竹一只手轻轻地扣着桌子,等着她抬头。

碧儿也不是个死板的,主子让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很自然地抬了头。

可是碧儿一抬头,就看见楚竹戴了一条白色的抹额,左边绣着一枝梅花,小巧精致。

碧儿眨了眨眼,也没多问。

楚竹指了指桌子上的帷帽,“一会你托人把它送到未青宫,说是七殿下的。”

“是。”

碧儿应道,却没有急着起身。

“头都让你抬起来了还会让你跪着吗?”楚竹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等睁开眼睛再看去,碧儿已经站起来了。

神色从容,没有一丝害怕。

楚竹眼底略过一丝讶然,没想到碧儿小小年纪,情绪控制得这么精准。

“外面那些丫头一天打扫几次?”

楚竹能问到这个,碧儿一点也不意外,“回郡主,一天四次,晨起一次,晌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一次。”

楚竹知道她们一天打扫不止一次,也没想到直接四次......

本来她还想着两天打扫一次,这样怕是会让院子里的人惶恐。

“晌午和晚上的两次取消了,实在无聊就让她们多读书打发时间。”

楚竹今天烦的厉害,就示意碧儿退下,“哦对了,霜绛还不识字。”

“郡主放心,奴婢已经安排上了。”碧儿笑着道。

楚竹点点头,等碧儿关了门退下后,整个人直接颓了。

她起身走到床榻边,随意蹬下鞋子,就面朝里侧躺了上去。

窗外有鸟的叫声,一会就听见小宫女驱逐的声音,鸟扑腾翅膀的声音......

楚竹闭上眼睛,混乱的思绪让她无心睡眠,干脆就进了空间开始整理东西。

这是她的习惯,好像把东西理一遍以后,思路就能清晰一样。

空间里有楚竹造的好几间竹屋,用处各不相同。

她走进放着药材的屋子,在一排排药材架子,药材柜子面前穿梭,翻找,整理。

她在清点枯竺草,还有药膏的库存。楚竹很担心,若是这也频繁使用,可能她都熬不到月底国师回京。

最迫在眉睫的是,她找不到今天胎记突然频繁显现的原因。

她只是隐隐觉得,和沈巳有关系。

楚竹发愁,闻到枯竺草苦涩的味道,她就突然想到了沈沫。

是了,沈沫常常与药草打交道,或许有门道找到,不然,她还是得时不时去梧州城的魅影街去碰一碰无。

楚竹又想到沈沫的病,似乎是肺部的问题,但是他的面容总是惨白的模样,没有血色,根源又不像在于肺......

“与其瞎猜,不如找个机会好好问一问,小小年纪就心如枯槁可不行。”

楚竹脱口而出,忽然觉得自己这话好像听谁说过。

“齐南......”楚竹想起来了,也不知道齐南在云岭山怎么样了。

一想起齐南,以前在云岭山的生活就在楚竹的脑海里一遍遍翻过。

她有点怀念以前采药种药的日子。

种药......

楚竹愣了一下,忽地就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桑非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